116文学 > 异界大祭司 > 章19 权钱交易

章19 权钱交易

    哈尔马斯为老皇帝威廉举行国葬时,石唐并没有参加,一幅空棺椁对于石唐起不到任何的意义,何况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

    石唐和艾丽斯两人来到皇宫殿上,刚好遇上值守的佩雷将军。

    佩雷见是石唐,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石唐殿下,莫不是您的新酒已经酿出来了?想要在下去品尝一番!”

    我靠!不愧是被称作嗜酒如命的家伙,自己刚一露面就知道自己要请他喝酒,佩服,简直是相当的佩服!石唐也是一声大笑,“佩雷将军,你简直就是神仙啊,居然连这个都能算到,石某算是彻底的服了!”

    一听真是要去喝酒,佩雷的大嘴咧开的更大了一圈,“石唐殿下,你身上可是带着一点酒香来的,我怎么会猜不出来呢?不过你刚才说的神仙是什么东西?”

    “呃……神仙,他不是东西,噢不,是打个比方,你刚才就像是拥有传说中的先知才能拥有的能力一样!我还没有开口,你就已经知道我来做什么了!”石唐的话也有些不利索,貌似这个世界确实没有人知道什么是神仙。

    佩雷根本就没有在乎这个,直接催问道:“什么时候去?”

    “今天晚上我准备了一场新酒的品尝宴会,佩雷将军随时都可以过去的!”石唐嘿嘿笑道。

    得到了石唐准确的答复,佩雷哈哈大笑着拍了拍石唐的肩膀,“好兄弟,我已经等你这个消息等了好久了!对了,你来这里不会是只想邀请我过去喝酒吧?”

    “皇帝陛下在么?”石唐小声问道。

    “我就知道你是来见陛下的!陛下现在正在后殿整理公务呢,我去给你通禀一下!”说着,佩雷给石唐递了一个会意的眼神,迈步进了大殿。

    艾丽斯在一旁笑了笑,“这位佩雷将军可是很精明的,就是偶尔会因为贪酒耽误事情!”

    “确实啊,没有点头脑能够做皇帝陛下的站殿将军吗?”

    两个人正在评论这位貌似五大三粗实则心细如发的站殿将军,佩雷已然从大殿内走了出来,佩雷的前面赫然就是新晋皇帝哈尔马斯。

    能够劳动皇帝亲自迎接,这也是莫大的面子啊!

    石唐见到这个情景,赶忙带着艾丽斯躬身施礼道:“见过陛下!”

    “行啦!现在谁不知道鼎鼎大名的龙神圣祭司是谁啊!”哈尔马斯哈哈笑着走上来,用手拉着石唐的胳膊,显得那么亲切。

    哈尔马斯的眼神不由得瞟向一旁的艾丽斯,眉头一挑,眼光又转向石唐,“图库元帅好放心啊,这么快就把女儿交给你了!”语气里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

    艾丽斯羞得将头狠狠往下低了一些,小声说道:“陛下怎么也拿臣下开玩笑呢!”

    石唐倒是很不客气,“陛下,艾丽斯现在还有些害羞,您也多多见谅哈,不过陛下您要是乐意,我也可以尽快帮您找一个合适的女子做皇后的!”

    哈尔马斯皱了皱眉,“还是不用了,好歹我也是一国的皇帝的。还能连个皇后都找不到吗?倒是你这个家伙,一定有什么便宜事要找我商议吧?走,我们还是去后殿去商量。”

    和聪明人讲话,永远是比较轻松的一件事。哈尔马斯何尝不知道石唐这次找自己的目的。几个人转到哈尔马斯处理大事的后殿。

    等到坐定了,石唐才咳了一声,“陛下,我的大力丸已经赶制出来了一部分了,您什么时候看着试验一下!”

    “真的?好啊!我已经期待很久了!效果会怎么样呢?”哈尔马斯呵呵笑道。

    “效果你就放心吧,不过并没有想开始想象的那样有什么后顾之忧,更不用担心战士因为使用了这个阵亡,现在我们作出来的这种大力丸,只有提升一倍体能的效果,而没有任何副作用!”石唐笑眯眯的望着哈尔马斯说道。

    听到这话,哈尔马斯更加感到高兴,能够不让将士伤亡,就可以达到这种类似于兽人狂化般的效果,这可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实现的一个奢望。不过看到石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心里马上起了警觉。

    哈尔马斯看着一脸笑意的石唐,小心的问道:“石唐殿下,你不会是要涨价吧?”

    石唐狠狠的一拍大腿,“陛下你真是太了解我的心思了,这些东西可都是我那些手下费尽心血才炼制出来的,我总要给他们一点奖励和补助什么的吧!”

    “好!你说个价吧!”此时的哈尔马斯皇帝的样子不亚于一个街上遇到大白菜涨价的大婶。

    “一百枚金币一颗!”石唐幽幽说道。

    “我靠!你宰人呢?我就是皇帝也没这么多钱啊?”哈尔马斯急得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向以沉稳著称的皇帝陛下现在嘴里粗口都爆出来了。

    “那一颗多少你能接受?”石唐脸色一暗,颇有些不情愿的味道。

    “最多五十一颗!再多了就是打死我也拿不出来了!”哈尔马斯狠狠的说道。

    “好!成交!按照陛下的价格来就是!”听到哈尔马斯报出这个价格,石唐赶忙答应道。

    见到石唐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哈尔马斯顿时明白自己上了石唐的当了,从心里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两口,却又不好反悔薄了自己这做皇帝的面子。正郁闷呢,忽然想到一个办法,猛的抬起头来笑道:“石唐,你这个也算商品,就一定要缴税的!”

    靠!不是吧!刚将这位皇帝陛下的那点本钱套进来,现在马上又要吐出去,让石唐感到很是不爽!

    站在哈尔马斯一旁的佩雷见两人僵持住了,赶忙上来给石唐解劝道:“石唐兄弟,我们帕萨的最高税收不过才到一成,你也不会差那么点金币的,是吧!”

    石唐稍一盘算,确实也不算少,更何况这位佩雷将军为了喝酒,已经将两成的税率硬给说成了最高一成,明显的是在袒护自己,要是连这个都不明白,也就太说不过去了,想到这石唐赶紧应口,“那我就再让一成的税给陛下您,这总行了吧!”

    哈尔马斯狠狠瞪了一眼多事的佩雷,刚想要说不行。石唐马上接着说道:“陛下,如果您要是不答应,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嗯?什么意思?”哈尔马斯也没有想到石唐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

    “我们的新酒已经酿出来了,基本上可以肯定的说,根本不会发愁销路,我们原本打算按照成本价提供给军队的!但是您如果真要将我们利润压得太低的话,我们就只有从酒里面找回来了!”石唐这会儿稳操胜券的慢悠悠的解释到。

    “酒按照成本价给军队?你们的成本价是多少?”哈尔马斯这次可小心了,先问到石唐的价格。

    “五个金币一坛,十斤装的!”石唐笑着答道。

    哈尔马斯今天彻底让石唐折腾苦了,听到这个价格又是一跳,两只眼睛都要冒出火光来了,“你是不是想榨干国库啊?”

    佩雷平常哪见过一位皇帝陛下和一个好歹也算臣子的家伙这么较真啊。这会儿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急得一个劲的搓手,简直是左右为难透。

    石唐见到哈尔马斯是真急眼了,赶忙站起来躬身道:“陛下,我知道你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资金,但如果您能答应在下一件事情,我可以将酒价压到三个金币一坛,但是对外还要卖五个金币!”

    “那你的酒要先过了我这关!”哈尔马斯恨恨的说道。

    “好啊!好啊!陛下,石唐殿下他们就是来请您过去品尝新酒的!”佩雷听到这话赶紧在一旁敲鼓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