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吞噬异界1 > 第一集 新生于世

第一集 新生于世

    从茫茫的宇宙之中,飞来一颗奇怪的陨石。不知道它游荡了多少岁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一颗普通的陨石。至少在我们人类的认知领域里是这样。

    这一天它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后人称之为“阿尔法大陆”。这是一片平静祥和的大陆,大陆上还没有进化出智慧生物,不过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很多奇怪的动植物已经在大陆上繁衍生息,在日月的光辉下进化从未停止。

    打破平静的陨石直冲入大气层,只见一颗火球划过天际,之后便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陨石经过空气的摩擦之后个头已经不大,顶多大过西瓜。现在软着陆失败,硬生生砸进一座大山,居然形成了一个山洞。待陨石冷却之后,奇怪的事情也随着生。本该坚硬的陨石再也不是陨石,已经形成了一团银色的稀糊并开始蠕动。这分明就是个生命体,不过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能量。渐渐它停止了蠕动,如同一小滩水平静无波。

    ◆◆◆

    又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大陆上进化出了众多的智慧生物,而这里也被命名为阿尔法大陆。民间流传这片大陆是由神授予的,不过相信的人也很有限。

    总体来说大陆上的智慧生物分为四个阵营:联邦,半兽,异族,外族。

    其中以联邦阵营最为强大,占据了整个大陆南部。内部种族主要有普通人族,智人族,精灵人族,矮人族等。各族都有着自己的国王,他们属于一个联邦,总人口达到2ooo万。

    其次是半兽阵营,地处大陆北方。内部种族简直多如牛毛,而且由于通婚造成种族的融合,基本找不出一样。所以干脆就成了一个种族……兽族。当权者是个混血狼人,权利高度集中,总人口在8oo万以上,民风彪悍。

    最惨的就是异族,只生活在大陆西北角。由于地理位置特殊,稀有矿脉异常丰富,造成了人类与半兽的垂涎。大规模的战争都是围绕异族展开,不过人类与半兽为了削弱对方的力量,从未联合攻击过异族。异族的体外长着昆虫一般的甲壳,再有就是异族女王在王城不停的产卵,也如同蜜蜂中的女王蜂一般。而她的子民都是她的后代,长的几乎都一个样,且战斗力强大。这也是两大阵营久攻不下的原因,可毕竟给异族带来了大量损失。虽然是全民皆兵,但人口总量已经不足3o万。

    外族盘踞在大陆东北角,虽然与两个强大阵营时有摩擦,不过一直没引起大规模的战争。原因就在于外族是由大量少数民族组成,当中也有人类和半兽,甚至强大的龙族。统治区内崇尚自由管理,没有法律,当权者是个魔力强大的智人。人口总数不到4oo万,而人口增长以吸收其他两大阵营为主。口号就是“来吧,我们给你自由,给你权力,给你梦想!”。

    ◆◆◆

    阿尔法大陆历652年。一个1o来人的佣兵小队来到了异族边境,他们来自人类国度,这次的任务就是替国家收集异族情报。如果可能的话,抓个活的回来,另外还有报酬。打头的一个魁梧的中年人,看起来4o左右,一头棕色短,扛着一柄双手大剑,冲着其他队友喊道:“都给我精神点儿,现在已经到了异族地盘了,不想死就把拿手的本事都使出来。”除了一个金的1o多岁少年,其他人都没说话。

    “喂,达尔斯。既然这么危险,我们干嘛还接这任务?回去睡觉多安全。”少年疑惑的问道。

    “科伦!你给我老实点儿,要知道谁才是利刃佣兵团的团长!再多嘴就把你……”这个达尔斯指着科伦的鼻子就嚷嚷,生怕这附近的人都听不见。

    “把我怎么着?”科伦根本不以为然。

    “臭小子,信不信我把你这张嘴撕烂了!”达尔斯气极败坏的叫道。其他人看着他们两个的表演并不感觉奇怪,似乎这天天都在上演。

    “哼。用嘴是无法把敌人击倒的。”科伦撇撇嘴,嘀咕了一句。

    “你以为我听不见吗?我今天就要给你个教训!给我站住!”还没等达尔斯说出“教训”两个字,科伦已经是扭头开跑。

    “别跑!给我回来!”达尔斯有点儿着急了,毕竟这是异族领地,乱跑可是要命的,于是紧紧追在后面。

    “回来被你扁吗?哈哈哈。”科伦根本没把这当成什么危险的地方。

    “好了,别闹了。赶快回来,我是教训不了你啦。你翅膀硬了。”追出几百米,达尔斯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嚷嚷着。他也怕越追离队伍太远,从而失去照应。

    “真没劲。你怎么不追了?”科伦摇头晃脑的朝达尔斯走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你也不想想。”达尔斯叹了口气。

    “异族领地啊,怎么了?难道你怕了?”科伦小大人似的指着达尔斯。

    “……”达尔斯脑袋上的青筋一跳一跳。

    达尔斯和科伦回到队伍,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中午了。佣兵小队正在准备伙食,这一上午在森林里处处小心,再加上科伦闹事,还没走出2o里路。达尔斯在想是不是应该把科伦绑上,这样可以省很多时间。

    下午又行了一段山路,其中也是有惊无险,没碰上什么高级别的魔兽或异族人。科伦简直就是个话筒,让大家一路上感觉有点儿象郊游。

    “好了。天要黑了,赶快准备宿营吧。”一天的翻山越岭也在达尔斯一句话后结束。

    “喂,达尔斯啊。我想问问你。”科伦又偷偷摸摸跑到达尔斯边上。

    “问什么?”达尔斯看了看科伦的脸,接口道。

    科伦看了看身边没人,小声问道:“我父母究竟是什么人?”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我不是老早告诉你,他们是商人吗?”达尔斯反问。

    “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你说的,只是想更了解点儿。”科伦心虚的回答。

    “算了,今天赶了一天路,去休息吧。”虽然科伦一百个不愿意,达尔斯还是把他撵走了。

    当科伦走后,天也黑了下来。达尔斯一个人茫然的看着夜空中的银月,似乎在追忆着过去的时光。不一会儿篝火被点了起来,几个队员围着篝火坐在地上聊天,其余不在的几个人都出去放哨了。科伦则一个人坐在树底下,摆弄着一把匕。这是达尔斯在上路之前买给他的,说是防身之用。其实这次的任务根本达尔斯就不准备带科伦来,因为实在太危险了点儿。不过也是拗不过科伦,“来就来吧,顺便让他锻炼锻炼。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带着他逃出去还是没问题的。”达尔斯是这么想的。自信来自实力。

    “科伦,你将来准备干点儿什么?”达尔斯主动找上科伦。

    “我?我还没想过。”突然的一问,直接问住了。

    “呵呵。你也已经14岁了,该想想了。总该有个大致方向吧?”达尔斯继续追问。

    “其实我并不想做佣兵,风险和报酬有点儿不太相符。不太值。”科伦使用排除法。

    “哦?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先提升一下个人的实力,当然是全方面的,并不只是战斗力,还有知识。”

    “不错。你还真挺有想法的。”达尔斯开心道。

    “嘿嘿。还不是您老人家教育有方啊。”虽然知道达尔斯不吃,不过一记马屁还是飘飘乎乎的拍了过去。

    “你还真够贫嘴呀……天已经不早了,你去睡吧。”达尔斯实在对他无奈。

    其实以科伦14岁的年纪,在同龄人中战力绝对排在前面。这也是有原因的,毕竟他1o多年一直跟随着达尔斯这个高级巨剑士,而且佣兵团碰上的状况也多的很,处理意外事件的经验至少还是学到些。不过达尔斯并没让他学习剑士的技能,而是让他和盗贼学潜行等逃跑技能。由于总是和盗贼混在一起,所以造成了科伦有点儿流里流气的。不过达尔斯也没枉费苦心,盗贼的基础技能被科伦学了个**不离十。虽然也只是初级盗贼,但只比身法度还是和高级的战士类职业有一拼的。

    这时,午夜已过。林间一道黑影迂回的朝佣兵团的驻地前进,在即将进入佣兵团放哨的警戒线时,一道凌厉的剑气直劈黑影。黑影身形一虚,剑气透体而过,证明了他明显这不是实体。

    “可怜哪,可怜。当初的圣剑达尔斯*沃德现在居然沦落到高级剑士水平了。我该为失去对手伤心,还是为能杀了你而高兴呢?”一个黑袍人从后面走出来,动作无声无息。

    “哼。我就算是死也要给你留下个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达尔斯不紧不慢的应道。他们明显互相认识。

    “那让我看看一个高级剑士能把我这个巫妖怎么样。可别让我失望啊。喀喀喀喀。”笑声十分的诡异。

    “莱柯曼!你早就该死几百年了!”巨剑带着风声抡向对方。

    “谁提起这个名字才是真的该死!”莱柯曼伸出失去皮肉的干枯骨手。

    随后一声巨响,惊动了驻地里的所有人。这时每个人都手拿自己的武器围了一圈警戒着四方。

    “达尔斯呢?”科伦看了看大家,直接问道。

    “外面应该是达尔斯在战斗。科伦快过来,和我们在一起能安全些。”一个弓手朝科伦说道。

    “我们过去帮忙吧。达尔斯可能碰上麻烦了,以前可从没弄出这么大动静。”科伦指着声音的方向。

    “看来真的碰上麻烦了,兄弟们跟我一起去看看。各自警戒,小心前进。”这个弓手在达尔斯不在的时候就是临时团长,现在他也有点儿急了。

    当他们距离事出地点还有几百米的时候,一声怪叫响彻整个山林。“领域!凋零!”这分明就是那个莱柯曼声音。

    接着一个肉眼可见的紫黑色半球体笼罩了半径百米以上的空间。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天空中突然照下一道圣光,直击球体中心的莱柯曼。直接的效果就是莱柯曼的领域被迫收回防御圣光。再看这一分钟之前郁郁葱葱的树林,植物全部枯萎死去,动物直接化为白骨或干脆尸骨无存。

    莱柯曼也不好受,这记圣光来的太突然。本以为达尔斯只剩高级剑士水平,没想到还是可以强行使出圣级的招数,真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呀。吃了这个暗亏,现在身上还被残留的圣光炽烧得冒着白烟。

    再看达尔斯就更惨了,先是勉强抵抗了莱柯曼的领域,又强行动圣光之力。如果有人现在看见达尔斯,一定会认为这是达尔斯的父亲。相貌特征虽没什么改变,但已经是个满头白的老人了。

    “达尔斯!我们来了!”科伦由于心理有不好预感,使尽全力跑在最前面。

    没来得及看对面的巫妖,科伦已经冲到达尔斯身边。从地上抱起暮年的老达尔斯,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混帐!我要报仇!”科伦的眼睛恶狠狠的瞅向莱柯曼。

    达尔斯与科伦两个人虽然平时总是斗嘴,但之间却情同父子。达尔斯如今凄惨的模样直接刺激了科伦的神经。

    达尔斯使出余力推开科伦“快走!有多远逃多远!快!”

    “不!让我们替你报仇!”科伦嘶吼着。

    达尔斯勉强站稳,看了看远处冒着白烟的莱柯曼,朝自己的队员低声道:“快带科伦离开这,呆在这时间越久你们能逃走的几率越低。”

    莱柯曼正在驱散入体的圣光,由于属性的克制,使他损失的能量甚巨。远远的听不到达尔斯小声说话,不过也猜到些,于是怪笑着:“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喀喀喀喀!”

    达尔斯根本不理会莱柯曼的话,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塞给科伦。“这是随机传送卷轴,已经设定为只要打开就会启动。如果来不及逃走,那它就是最后的希望。赶快离开这,这是我对你最后一个要求。你想我死不瞑目吗?”

    紧紧握着手的卷轴,科伦不知到底该不该听达尔斯的话。不过身边的利刃佣兵队员都站到达尔斯和莱柯曼之间,摆明了车马要死战到底。达尔斯也不想他们送死,但以他对自己队员的了解,劝他们逃跑简直就是侮辱了他们的尊严。

    “快走吧。莱柯曼快恢复过来了。我们不一定能顶住他多少时间。”达尔斯顿了顿继续说道。

    科伦无法拒绝达尔斯的最后一个要求,忍着泪水扭头奔向森林深处。“莱柯曼,不管你是什么,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身形消失在夜色中。

    也不知达尔斯等人是否已经遇害,也不知自己前进的方向,科伦一边躲藏一边穿行在林间。几日的餐风饮露,随身干粮早已经吃光,最近靠的都是野果维持着身体。对于一个1o几岁的少年他很快到达了身体承受的极限,如果他是个战士或许还能多坚持几天吧。又是一个傍晚,在来到一座大山的半山腰上,科伦实在是走不动了,坐在一个大石头上。他心里现在很不平静,担心着达尔斯和其他的队员是否平安,也责怪着自己力量的弱小。“如果我有足够的力量,我们就不会被人欺负了!如果我有足够的力量,我就可以回去找那个混蛋报仇了!力量,我需要力量!”突然他盯住一个在不远处的山洞,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他休息了一会儿才来到山洞前,打算看看这个洞是否兽穴。这可是异族的地盘,闹不好会被当作入侵者干掉。朝里张望了一阵,听了听声音,似乎里面并没有什么会呼吸的活物。不过越是离的近,这种想进入洞内的心理就越明显。

    “喂。”科伦朝洞里轻喊了一声。随之而来的便是洞内的回音“喂。”

    “你好,我是科伦。”他感觉里面好象有什么在等着他。回音再次传来“你好,我是科伦。”

    借着月光,科伦从倾斜向下洞内通道向里摸索。好奇心才是可怕的东西。

    当走了近5o米之后基本已经伸手不见五指,洞内似乎什么也没有。但隐约间他又看见了一小滩银色的水在不远的地面上,“难道这就是吸引我来的东西吗?”科伦想了想。突然,脑子里再次出现了一个念头“我需要力量!”

    “难道它能给我带来力量?”随着这个想法,那滩水出了淡淡的银光,如同在回应着他。

    “如果可以的话就让我们互相分享力量吧!”科伦从没象现在这样相信自己的选择,把手伸向了淡淡的银光。

    当他的手接触到银色液体的时候,异变突起。液体活了过来,直接覆盖在科伦的手上,并侵入他的皮肤,肌肉,骨骼。顺着手臂蔓延到全身,就好象是被科伦吸收了一般。地上水已经一滴不剩,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小坑。这时,科伦也失去了意识,昏到在地。

    第二天,科伦慢慢醒来,从地上爬起来一蹦老高。伴随着他的哈哈大笑。“哈哈!我是科伦!”

    “我为什么会这么说?”科伦突然感觉自己不对劲。

    “难道我不是科伦?”他来到山洞口,找了个大石头坐在上面仔细回想昨天那一幕。

    “我可能是被什么侵入身体了,但我现在感觉很好啊。”科伦不停的检查自己的身体,看看是不是哪不一样了。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简单的侵入身体,而是互相共享力量。液体生物没有自我意识,只有本能的寻找能量进行吞噬,不过在侵入科伦身体的时候共享了科伦的自我意识,造成了它现在就是保证科伦的**完整性,不会吸收掉科伦,因为自己就是科伦。而科伦则保证它的机动性,智慧性。他们现在已经是同一意识,同一**了。

    科伦也找到了答案,因为他居然能观察自己的每一个细胞。自己也被这一能力吓了一跳,不过开心的成分高些。

    “对力量的渴求,我们成为了一体。那就让我们去寻找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吧。吞噬它。”科伦踏上回程之路。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