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百花图卷 > 第九章 圣道
    说着用手一指,左首上方也现一张椅子,慈航上去坐了。

    下面颜倾城等人这才醒悟过来,看庄周,庄周不理,看慈航,慈航此刻闭了目,正在用元神祭炼离地焰光旗,也不理,又不敢主动问,只好站在一边不做声。

    下面本来该到程青衣,庄周却没叫她,先唤了天方诀出来,道,“天方诀,你可愿拜我为师。”

    天方诀还搞不清楚状况,只是她是被分身哄骗来的,当下听说庄周要收她为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变动,却也不奇怪,点了点头,道,“愿意。”

    说着便跪下给庄周磕了九个头,庄周道,“你上前来。”

    天方诀上前,庄周用手在她额头一指,也传了一颗元力种子,却是将九头氏玄黄道都传了,和当年地底他所得那颗种子一般,只是把九头氏的经历都去除了,就只一个完整的玄黄道在其中,由此修去,再和后土之心结合,便能成造化主,这是庄周想起天方诀身上可能有后土皇的血统,他自己专注星辰道,已经不可能再成造化主,此却是毕生最大的遗憾,便将九头氏的玄黄道都传了给她。

    又把息壤和大巫彭蠡氏一脉所传的巫门手札都给了她,也起了一张椅子,让她坐在慈航下首,在左首第二张。

    接下来程青衣上前拜见,她虽然是返虚期宗师,但如今只剩元神,却还在修元婴,庄周勉励几句,传了她玄玉炼制的三宝玉如意,此宝能滋养人精气神,能镇压心魔,有助修行,如今传给了程青衣。

    在天方诀下首,也起一张椅子,让她坐了。

    最小的却是孔雀公主,她也能走路,见庄周望去,忙又磕头,道,“老师圣寿无疆。”

    庄周点头一笑,道,“你有四象塔,也足以防身了,法器毕竟只是外物,要求大道,还是要多在根本处用功。”

    说着也起一张椅子,在程青衣下首,让孔雀公主坐了。

    庄周如今为圣人,开演星辰大教,门下亲传弟子,从李安以下,一共只有五人。

    为李安、慈航、天方诀、程青衣、孔雀公主。

    门中事务已毕,庄周便对钗儿和湛卢等人道,“你等都上前来。”

    将河图洛书所炼北斗神兵和四象神兵都传了,令钗儿立到钟毓秀身边,湛卢等人却是站到了自己身后。

    这才对叶知秋道,“贤妹,你也上前来。”

    叶知秋上前,庄周便将刑天剑还了给她,道,“此剑已经重新祭炼,可以放心修炼。”

    又道,“你有龙虎如意,如今又得这刑天剑,法宝虽好,但总需记得自己当日所说,修行第一要义乃是直指本心,不可被外物迷了心思。”

    叶知秋应了,庄周便在右首第一位起一张椅子,请她坐了。

    接着又将河洛神兵传给了易水寒和华彩衣师徒俩,让她们也在右首坐了,又将首山赤铜所炼的短剑,一人赐了一柄。

    事情便已做完。

    李安得了轩辕鼎,慈航得了离地焰光旗,天方诀得了息壤,程青衣得了三宝玉如意,孔雀公主自有四象塔,这是五大弟子。

    李安有刑天剑和龙虎如意,易水寒和华彩衣师徒得了河洛神兵,钗儿和湛卢等侍婢得了北斗神兵和四象神兵。

    钟毓秀则得了混元衣,因河图洛书已经毁了,从此只这衣上有完整的混元河洛大阵,其他地方都没有。

    庄周便道,“吾将往地球一行,短时间内便不回来了,你等若有事要问,便现在问吧。”

    众女现在都知道,庄周却是对俗事不感兴趣的,他现在已经是圣人,自然就更不感兴趣了,你便是问他,他也是不答的,知道他的意思,慈航便睁了目,她这时已经将离地焰光旗祭炼成功,精神焕发,道,“师尊,成圣人可有法。”

    庄周道,“无法。”

    慈航道,“无法师尊何以成圣。”

    庄周道,“你以前也是佛门弟子,当知释迦有言,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皆如梦幻泡影,道门修行,至还虚成道体便可得长生不老,现三花更可与天地同寿,佛门修金身法相,成金身也可得长生不老,成法相则寿与天齐。”

    “然则由此法去,只可得五十六亿年清净,不为永恒,宇宙沧海桑田,以五十六亿年为一量劫,弹指间刹那而过,是为一劫,唯圣人能万劫不磨,其他所有,虽是佛陀,仍然灰灰。”

    下面众人悟性高的已经明白,李安便问,“老师,然则成圣人无法,却有路。”

    庄周点头,“善。”

    孔雀公主便问道,“敢问老师,路有几条。”

    庄周道,“成大道有三,成圣有二。”

    天方诀这时也明白过来,问道,“老师,圣人万劫不磨,永恒不灭,然则竟然还不完全是大道不成,除圣人之外,竟然还有大道。”

    庄周道,“善,大道有两重,一为鸿钧,为圣人,一为盘古,盘古不是圣人。”

    叶知秋便问道,“兄长,盘古能开天辟地,如何不是圣人。”

    庄周道,“盘古开天身陨,不为永恒,因此不是圣人,然则盘古与混沌同在,是先天生命,在天道之上,是大道。”

    程青衣也怯怯的问,“老师,那应该怎样证盘古。”

    庄周笑道,“问的好,证盘古只有一条路,效法当年东皇太一,先成无上鸿蒙天道,而后吞噬盘古宇宙,尽得盘古神通,自身便突破后天生命的极限,为盘古,有开天辟地大神通,然则虽为盘古,不为永恒。”

    庄周又道,“此是大道,凡存在的,都将消亡,凡是有的,都将归无,盘古虽是先天生命,有无尽无量神通,亦不例外,盘古若不开天,亦只有五十六亿年寿命,五十六亿年后,仍将重归混沌,不会再有盘古。”

    说到这里,大家便都明白了,混沌生出盘古来,便是让他开天的,盘古本身,其实亦是混沌真灵之一,他开天辟地的神通其实是混沌赋予,若是不开天,五十六亿年后,他仍要重归混沌,真灵是无法真正分割的,自然三清也不可能是盘古元神三分。

    成了法相或是出了三花之后,也一般与天地同寿,有五十六亿年寿命,哪里还有人愿意去证盘古,东皇太一当年的确是脑子发热啊,以为力量越大越好,硬要证盘古神通,结果被人围殴,陨落了,真是衰,无法形容的衰。

    知道证了盘古之后,仍然不为永恒,不是圣人,众人的心思便息了。

    慈航又问,“老师,然则证圣之路为何。”

    庄周道,“由无为法证圣。”

    “无为法有三重,至人无我,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此三重圆满,便可得永恒,为圣人。”

    这是庄周第一次传无为法,下面众人群情耸动,都看庄周。

    庄周便道,“至人无我为第一重,此重圆满,便能见本心,此本心自在永在,是为不灭,此本心虚空无物,是为性空,此本心历轮回万劫,是为生生,见此本心,便能辟因果,脱业力,得自在。”

    “修行第一要义,便是直指本心,上上者顿悟,明心见性,便是佛陀,次者尚需修行。”

    李安便问,“敢问老师,如何修行。”

    庄周道,“斩三尸是也。”

    慈航便问,“老师,三尸何指。”

    庄周道,“一切埋没汝本心之物,便是三尸,皆可斩也,三尸之说,出自道门,然则彼时阐教十二金仙尚且未斩三尸,可见道门于此无为法修行其实不擅,我观上古道书,于此所载俱都不详,可取佛门修行之法,为贪嗔痴,贪者有所求,嗔者有所失,痴者有所执,可用戒定慧转此三者,三者能转,便见佛性,见性成佛,无为法第一重圆满。”

    庄周又道,“汝等可先发道心,道心坚固,然后只以智光照破,管他山河大地,虚空世界,只用智光照破,自然便现本心,得自在。”

    五大弟子、叶知秋、华彩衣一起点头,都是听得明白,知道清楚,并无疑问。

    程青衣便问,“老师,第二重神人无功如何证。”

    庄周道,“此层其实是说神通,天人化生之道,若是人心与天心结合,便形同天意,有无尽无量神通,所行之事,无功无过,不沾因果。”

    “此重圆满,便是无上神人,唯需注意,只能与天心结合,不可与宇宙中任一本源结合,如神族五行大道,结合五行能量本源,本心便依附盘古宇宙,为盘古宇宙一部分,不得解脱,此木神句芒所以不为圣人。”

    他看一眼天方诀,暗道,却不知这个女孩子以后会如何抉择。

    庄周又道,“这第一重和第二重是互补的,一内一外,并无先后次序,至人可化解因果,神人不沾因果,于因果而言,便全了,至人能见本心,神人其实便是见天心,本心天心相合,便得无尽无量神通,为神人,其实第一重圆满,可证佛陀,第二重圆满,可证金仙,佛道都出玄门,同出一源,唯金仙和佛陀果位二者皆得,方是神人,若是能于自身修行一道彻证无碍,到乎尽头,则是无上神人。”

    下面叶知秋道,“兄长,佛陀见本心,金仙见天心,神人二者皆见,可是如此。”

    庄周喜道,“大善。”

    又道,“一切神通,都从此二心出。”

    这一问一答间,已经道尽一切修行的奥秘,佛道同出玄门一源,到此才真正合流。

    静默片刻,孔雀公主才问,“老师,如何证圣人。”

    庄周道,“无名天地始,无名即混沌,将本心寄托于混沌,便得永恒,是为圣人。”

    说着他反问道,“何为圣?”

    这话太奇怪了,慈航先答,“老师适才所说,得永恒者为圣。”

    庄周又问,“如何得永恒。”

    慈航道,“将本心寄托于混沌。”

    她忽然顿住,只因这话绕来绕去,又回到原地了,还是没明白怎么将本心寄托于混沌。

    庄周便瞑上双目,不再答话。

    五大弟子,叶知秋、华彩衣,都在苦思,却都不解,至于其他悟性差的,更不敢说。

    只钟毓秀一个人是轻松的,她见众人苦思,便笑道,“这有什么好想的,圣不就是又土么,又土为圣。”

    这解释也太简单了,众人都想笑,却见庄周坐正了身体,肃容道,“此言大善,尔等当牢记,又土为圣,此成圣之径,永恒之道。”

    又道,“我当沐浴更衣,净口焚香,为三界众生开示圣道。”

    说着离了座位,由湛卢等陪着,沐浴更衣去了。

    李安见状,忙道,“大家都去沐浴净身,再来听道。”

    众女都应诺,钗儿陪着钟毓秀先退场,接着其他人都退,各去沐浴更衣。

    有半个时辰,庄周沐浴更衣完毕,又净口焚香,由湛卢等捧着,出来,见众女都到,也都一般沐浴更衣,不由心喜,道,“甚好。”

    李安道,“请老师上座。”

    庄周道,“不可在此,你等随我来。”

    说着从星辰宫出来,一步一个台阶的走下来,直下一千九百九十九级,到汉白玉广场,这里是最贴近大地的所在,庄周走到广场中间朝南坐了。

    见他坐了,五大弟子,叶知秋、华彩衣都盘腿围着他坐了。

    星辰宗、素衣轩的弟子门人也在外围坐了。

    见庄周瞑目不语,李安便问,“老师,是否开始讲道。”

    庄周道,“等。”

    李安便不语,也学庄周瞑目。

    这时东边见七色霞光,漫天香云,天乐隐隐,有仙鹤鸣声在其中,异香扑鼻,氤氲芬芳,红霞遍地,无数仙人出现其中,跨鹤乘龙,足踏祥云,影影绰绰。

    西边也有金光,祥云朵朵,檀香阵阵,贝叶经文声袅袅诺诺,里面也有无数人影,都坐莲台,这是三千诸佛出了西天极乐,都来听庄周开示圣道。

    北边也有光,光成五色,赤白青黄黑,也有声,是荒禽荒兽咆哮声,也有味,是亘古洪荒悠远的气息,太古五族尚存的如今都到。

    南边也有人,大团血云翻滚,这是炼鸿蒙浊气的诸多外道,只是今日庄周是为三界众生开示圣道,他们也可来,此时无正邪,无善恶。

    见人都到,庄周便立起,对中天遥遥一稽,道,“请八位道兄上座。”

    四天都安静下来。

    那中天之上,现八尊圣位,都有人坐了。

    这便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八位圣人。

    八位圣人都现了头顶三花五气。

    圣位上看不见人,只见光。

    光分颜色。

    有四尊圣位都现青光,一尊坐在中天,三尊坐在略靠东首的天际。

    正中天那尊,乃是道祖鸿钧,鸿蒙开辟以来第一位圣人,为道祖,是大道源流。

    略靠东首那三尊,乃是太清道德天尊、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便是老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为道门三清。

    略靠北边有两尊圣位,一尊现五色光华,为赤白青黑黄,此乃天皇伏羲,另一尊呈玄黄色,乃是补天造人的女娲圣人,此二圣乃是人祖。

    靠西也有二尊圣位,都现金光,此乃是西方极乐世界二位圣人,接引道人、准提道人,接引道人便是阿弥陀佛,为万佛源流。

    这八尊圣位都在中天。

    庄周行礼,八尊圣位都是光华一亮,这是还了礼。

    庄周整了整衣冠,盘腿坐下,默坐片刻,便开口道,“我今为三界众生,乃至后来世一切众生,开示此圣道。”

    周天寰宇都肃。

    庄周道,“何为圣,又土为圣,何为又土,此二字实说的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两件大事,是无上功德,超胜其他一切,为成圣之径,永恒之道。”

    “又字,实说的是第二次辟地开天。”

    “自古以来,天有二重,一重为盘古所开,一重为太一所造,这便是开天,地是后土从海水中所分,此便是辟地,这便是第一次开天辟地,数百万年,此天此地,不曾变换,然则先有万年前共工撞不周山,天柱折,四维绝,后有五千年前,轩辕蚩尤大战,洪荒几欲碎裂,当时洪荒之中大神通者筹谋,便有第二次辟地开天之举。”

    “辟洪荒大地为星辰,开太一天界归盘古,此便是辟地开天,而后有如今星辰宇宙,从此人居星球,各安星系,自成世界,再无虞大战矣,此皆六圣之功。”

    说着庄周站起,对道祖鸿钧、伏羲、女娲、老子、元始、通天,六圣一一行礼。

    周天仙佛神魔都起,齐道,“圣哉,圣哉。”

    这些事情,也是庄周真正成圣之后才明白,之前只是猜测,但这时命运长河都在眼中,从亘古处流来,直到无涯之外,如今都在眼中,哪里还不清楚。

    在中国,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其实包含了三个人的事迹,分别是盘古开天地,当时天地间都是水,最初的生命是在水中出现的,等到东皇太一出现,他在天地之间又辟一重天,这便是后来神话传说中的天界,是第二重天,但大地上还是水,等到后土氏出现,才从海水之中辟出大地,她又在天上造出星辰,为日月星三光,在地上造出植物动物,最后后土氏身化六道轮回,将盘古所开世界补完。

    这便是第一次开天辟地。

    至于九头氏的造人,在中国却是直接向下被以后的女娲造人取代了,女娲是造了人,但只造了一部分,是黄帝部落的直接起源,其他五种肤色之人,都是人皇九头氏所造。

    这个过程,就是圣经中的七日创世。

    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吸收了天地二皇的部分,女娲造人的神话吸收了人皇九头氏的部分,最后盘古又被三清吸收了,三清为盘古元神,整个道门的神话体系就统一了。

    这其实还算是好的,圣经之中更过分,因为他把盘古、三皇、女娲伏羲的事迹都算到了自己的身上,都是他一个人干的,其实他干的最强大的一件事情,就是为大地立基,捡了被女娲斩断四只鳌足的那只玄龟身体,让它把洪荒大地给背负了起来。

    庄周接着道,“土字,实说的是一个人名,此人被尊为后,乃是后土,曾辟大地,造日月星辰,植物动物,最后身化六道轮回,承载万物,此德至厚,当拜。”

    说着肃容拜大地。

    周天仙佛神魔都拜,中天八尊圣位上也是光华闪烁,此是圣人在向后土娘娘致意。

    庄周拜毕,才道,“知又字实说的是第二次辟地开天,土字实说的是后土身化六道轮回,明此二字,便知成圣之道,当日六圣辟地开天,炼地水火风,便见有无之分,判先后之天,得永恒之密。”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

    “此二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此道德经所载,其中无实说的是混沌,有实说的是盘古。”

    “混沌的本质是无,盘古的本质是有,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八卦演乾坤,此便是世界的起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便是生命的起源。”

    “凡是有的,都将归无,盘古生太极,便是大有,世界源自于有,五十六亿年后,终将归无,此是大道,然则生命却是源自于无,从混沌虚无中来,也终将归到混沌虚无中去,来这盘古宇宙,只是为了经历,是依托盘古宇宙的大有而显化出形体,这形体,便是有,是后天之物,终将湮灭,便是圣人,亦不例外,然则一切后天生命,都蕴含先天真灵,此却是混沌虚无中来,本质亦是无的,因此能与道同在,永恒不灭。”

    “圣人辟地开天,见有无之分,判先后之天,又者有后土身化六道轮回,补盘古宇宙之先例,圣人鉴此,便得永恒之密,后土身化六道轮回,是结合于有,五十六亿年后,仍将湮灭,若是能将先天真灵,结合于无,依托于大道,便能得不灭,此便是永恒。”

    “六圣见又土二义,明而行之,因此成圣。”

    “三界众生,乃至后来世一切众生,若能辟地开天,炼地水火风,见有无之分,判先后之天,将自身先天真灵寄托虚无混沌,便能得永恒,此成圣之径,永恒之道,吾今开示于此。”

    下面慈航听得明白,便问,“老师,圣道有二,如今老师只开示一道,还请老师慈悲,弟子为三界众生匐请。”

    庄周道,“大善,我便再开示一道。”

    他便又开一道,“天道唯一,圣道却在天道之上,有二,一为圣人无名,一为圣人无心。”

    “圣人无名者,将自身先天真灵寄托于虚无混沌,因此得永恒不灭,圣人无心者,先天真灵源自于大道,本身亦是无,若能返本还源至此,得无相心体,一样万劫不磨,永恒不灭,西方二圣由此而成圣。”

    说着也站起对接引、准提行礼,为开道之功也。

    此次却只西方天空相合,都道,“圣哉,圣哉。”

    慈航又问,“老师,佛陀见不灭性空,圣人得无相心体,二者何别。”

    庄周道,“有容曰空,虽名为空,其实仍有所恃也,汝进一屋,见室中无物,这便是空,然则房体仍在,便仍可坏,不为永恒,盖佛陀虽说无所住而生其心,其实仍有所住,佛陀住于菩提,住于般若,住于慈悲,此三者,成佛之资粮,成圣之毒药。”

    “若能尽去此三者,去慈悲,灭智慧,得无相心体,便是圣人无心境界,得永恒不灭。”

    慈航大惊,道,“然则此为无情道耶。”

    庄周道,“无情者不可成道,释迦无有大慈悲,不能成佛陀,接引不发大宏愿,亦不能成阿弥陀,此皆非无情者所能。”

    慈航顿悟,便拜谢。

    庄周开示圣道已全,一为圣人无名,一为圣人无心,便站起来,恭送八位圣人离开。

    见天上八座尊位都去,庄周遂道,“今日盛事已毕,各位可各自散去。”

    漫天仙佛神魔遂各归所在不提。

    庄周也是一笑,对李安吩咐几句,便自往地球而去。

    他出现在地球的时候,正好是夜晚。

    不远处的海边,一个小女孩正抱了膝望着星星发呆。

    天上星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