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龙语法师 > 第三百零四章【大结局】

第三百零四章【大结局】

    极冰禁地,白天突然变成了黑夜,十二主神冰雕像瞬间破粹,远处传来山崩地裂声,整座极冰岛在疯狂的海啸中缓缓下沉。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仿佛是世界末日的来临,无边的黑夜吞嗜着一切。</p>

    正在这时突然天空中一声巨响,一道七彩闪电从天而降,速度之快令人难以想像。在这一瞬间七彩闪电划破了空间,穿越了时间。下一刻便到了星辰头顶,从七彩闪电的出现到星辰的头顶,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p>

    天地巨变,白天变成黑夜,即便是已经龙化的龙战士们也禁不住惊慌失措,这么短的时间连蓝儿都来不及有任何反应。死神刹那间降临到星辰头上。强大的力量使蓝儿本能地撑起了七彩结界,然而七彩闪电连一刻都没停顿,七彩结界瞬间破碎。</p>

    刺眼的七彩闪电照亮了整座缓缓下沉的极冰岛,在这一瞬间众人看到了远处的大海像是一头无比凶猛的魔兽无情地吞嗜着一切,数十米的海浪像是巨人的手掌拍打着极冰岛。</p>

    纵然星辰号称佣兵界的传奇,纵然星辰拥有神级力量,纵然蓝儿拥有创世神的力量。然而这时没人能救得了星辰,星辰匆忙间撑起的魔法结界甚至还没来得及凝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周围感觉不到一点魔法元素精灵。星辰引以为傲的龙族魔法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不能给予他一点点的防御。</p>

    死神终于来临了,面对着死神的召唤星辰却没有一点害怕,或许他一直在等待死神的降临,当他做出来极冰禁地决定的那一刹那他就预料到了这个结局,虽然他曾经以为蓝儿改变了这个结局,没想到蓝儿只是让死神拐了一个弯,最终又回到结局这个点上。</p>

    哈伯爷爷,我来了!骗子老头,竟然不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凯罗,诺娅,岳凌风的影子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最后星辰竟然想起了六年前帝都血夜后的那天晚上他做的那个奇怪的梦,神界最美的爱神。那个梦是那么的真实,这是星辰心底埋藏最深的秘密,这六年里星辰不止一次重复着这个梦,梦中的事是那么的荒唐,但感觉却又特别的真实。连他自已都有些奇怪,本以为他这时应该想着诺娅才对,怎么会想着那个梦?</p>

    不过现在不需要怀疑什么了,七彩闪电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帝都两次,加上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了,到现在他终于相信了龙神的话,他的确是命运之子,要不然七彩闪电的主人也就是创世神三番两次要取自已的命,这一次的力量远比上两次强大,看来这次他是下定了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自已。</p>

    强光令星辰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在闭上眼睛的一刹那突然感到眼前一片黑暗,紧接着感到一个冰凉的身体抱住了自已,一阵寒意顿时传遍了星辰的全身。星辰心中猛然一惊,这种冰冷的气息似乎很熟悉。</p>

    梦!</p>

    奇怪的梦,冰雪女神,神界最美的爱神,星辰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梦中。不!幻觉,一定是幻觉,难道我死了吗?迷迷糊糊中星辰看到了死神的样子,死神,对没错就是死神,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一张足以令天下女子无地自容的脸,苍白的脸上不带一丝血色。什么神界最美的爱神,什么冰雪女神,世上最美丽的女神应该是冥界的死神。想到这星辰一阵心神不宁,他是少数见过岳凌风真实面容的那部份人,武穆家族和冥界到底有什么关系?</p>

    岳凌风化身死神的气息分明是来自冥界死神的气息,为什么岳凌风和死神竟然那么像?至今他仍然没明白为什么罗兰大帝竟然相信武穆家族胜过自已的儿子二皇子亚文。</p>

    刹那间星辰的脑海划过无数念头,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强大的力量很快包围了他,现在的他根本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觉。死神的嘴唇轻轻吻在了他的嘴唇上,隐隐约约中听到像是有什么人在呼唤自已,紧接着星辰眼前一片黑暗,死神消失了,诺娅消失了,蓝儿消失了,无尽的黑暗包围了他,无论他怎么跑都跑不出这黑暗的牢笼。</p>

    “星辰!”</p>

    小佣兵们一声惊呼嘎然而止,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眼前,一直在星辰身边的岳凌风突然转身抱住了星辰,将他的后背留给了七彩闪电。</p>

    “少将军!”这是荆可的声音。</p>

    “猩猩!”</p>

    蓝儿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体突然变大,一头上古神龙出现在众人面前,紧接着蓝儿向七彩闪电冲去,龙爪一把抓住七彩闪电,空气中传来一阵焦糊的气味。七彩闪电和蓝儿在空中纠缠在一起。</p>

    与次同时,一道黑色闪电狠狠劈向七彩闪电,两道七彩光和一道黑色闪电在空中像是三头条魔蛇,数息之后七彩闪电被七彩神龙和黑色闪电撕成数段。七彩神龙像是疯了一样,疯狂撕咬着七彩闪电,连最小的一段都不放过。</p>

    七彩闪电消失了,天空恢复了黑暗,直到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他们甚至没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远处的大海发出一阵阵“呜呜”的声音。</p>

    “砰!”</p>

    众人头顶升起一个小型的太阳,太阳照亮了极冰禁地,岳凌风静悄悄地趴在星辰身上,周围一片寂静,除了海浪声再无半点其他的声音。</p>

    “啪!啪!”</p>

    像是水珠滴在地上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密,紧接着“扑通”一声,诺娅摔倒在地。十三名龙战士像是十三尊雕像一动不动。</p>

    蓝儿两眼无神直勾勾看着星辰和岳凌风,嘴角流出一丝七彩液体。同时蓝儿身边还站着一位黑衣女人。</p>

    “唉!”一声低低的叹息声,黑衣女人蹲了下来,抓住岳凌风的手臂想把岳凌风和星辰分开,或许是她太过小心,怕弄伤了岳凌风的身体,又或许是岳凌风抱得太紧。黑衣女人竟然没办法将岳凌风和星辰分开。</p>

    “团长!”</p>

    “少将军!”</p>

    “团长!”</p>

    “哇!”</p>

    沉默中的爆发,众人终于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扑通,扑通”几名小佣兵晕倒在地。“星辰,凌风!”凯罗向星辰和岳凌风的尸体扑了过去,却被黑衣女人拦住了。</p>

    凯罗从来没这么愤怒过,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疯狂。骑士的典范,集人类所有美德于一身的凯罗第一次暴怒道:“什么东西!给我滚开!”同时一拳向黑衣女人打去。</p>

    拳头离黑衣女人身体半尺时却再也不能前进分毫,而这时凯罗也看清了黑衣女人的脸。“啊!死神大人!”</p>

    黑衣女人的脸是那么的熟悉,虽然他只见过死神一面,但这张脸他可不止见过一次,这是一张几乎和岳凌风一模一样的脸。这是一张世人最美丽的脸,这是一张世人所有女人都为之妒忌的脸。</p>

    凯罗“腾”地一下跳出几步远,同时拨出了长剑几乎是尖叫的声音喊道:“是你杀了他们?”</p>

    凯罗的一句话惊醒了众人,众人这才看清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谁,所有人都拔出了自已的武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死神围在中央,没有一个人后退,也没有一个人害怕,所有人从来都没这么坚定过。</p>

    同时一股强大的恨意在极冰禁地上空形成,强大的恨意竟然超过了刚才七彩闪电的威力,即便是死神这时也感到了一丝恐惧。虽然他们只不过是拥有普通神明的力量,而死神却拥有超越主神的实力,但在这一刻小佣兵的身影竟然比死神还要高大。</p>

    “不是她,是创世神那个混蛋。呜呜……”蓝儿一屁股坐在地上,胖呼呼的手背不停地擦着眼泪,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p>

    “哇!”</p>

    松懈下来的众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眼泪一下子嚎啕大哭起来,哭声竟然穿透了海浪,在无边的大海中没有一丝分散和减弱,在这一刻人界所有的人类在黑暗中都听到了令人黯然泪下的哭声。</p>

    “呜啦!”</p>

    血红的兰克尽管失去了声带,连哭都哭不出来,但他的声音比哭音更加令人揪心,最全身骷骼发出“嘎吱吱”的声音,身体涌出大量的血雾,等血雾完全消失,兰克也化为了一堆碎骨。</p>

    “请大人救救星辰和凌风吧!扑通!”凯罗跪了下来,紧接着“扑通!扑通”小佣兵们也都跪了下来。</p>

    “有生命就有死亡,这是创世界的法则,更是宇宙法则。即使我是死神也改变不了这个法则。”死神突然有股想哭的冲动,眼泪。死神抹了一下眼角却发现自已的眼睛竟然湿润了,她竟然哭了,原来她死神也是会哭的。</p>

    死神抹了一下眼泪,一团黑雾将岳凌风和星辰包围,等黑雾消失,星辰和岳凌风两个人已经分开并排躺在地上。凯罗还是不能相信星辰已经死亡,伸出手探了探星辰的鼻息,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p>

    死神缓缓蹲在岳凌风身前,右手轻轻摘去岳凌风脸上的死神面具,光滑的手掌在岳凌风白净的脸上抚过,两滴晶莹的死神之泪悄悄落在岳凌风的脸上:“真是可怜的孩子,你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女人,最伟大的孩子,最伟大的母亲。你的脾气为什么这么倔强?你为什么不放下你心中的包袱,你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扛在自已肩上……”</p>

    “扑通!”</p>

    “你说什么?”凯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蓝儿一下子来到死神面前惊讶道。</p>

    “哈哈!”死神竟然哈哈大笑,悲伤的笑声中带着一丝恨意,站起身来目光扫光众人最后落在星辰的尸体上:“你们这群人类,口口声声说是凌风最好的兄弟,口口声声说是凌风最近的亲人,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还不知道凌风的真实身份?她为了你们受了多大的委屈?尤其是他。”</p>

    死神指了指星辰:“岳凌风究竟欠了他什么?为什么不明白她的心?真是笑话,你们人类真是可笑,他竟然认他自已的亲生儿子为干儿子,这是多么可笑的事啊!她为了她的家族,她为了她的帝国,她为了她的兄弟,她为了她的丈夫受了多大的委屈你们知道吗?”</p>

    “凌风姐姐!”良辰美景两姐连滚带爬哭着扑到岳凌风身上。</p>

    除了死神和良辰美景,在场所有人大脑都是“轰”的一下,像是被一记重锤狠狠敲在头上,大脑一片空白,刚刚醒过来的诺娅再一次昏迷了过去,幸好有芭芭拉才不致于摔在地上。</p>

    “什么?他们的副团长岳凌风竟然……”别说众人了就是荆可都不敢相信,最伟大的女人?最伟大的母亲?她为了她的家族,她为了她的兄弟,她为了她的丈夫?难道他们的少将军是女人?武穆家族的独苗,唯一的家族继承人竟然是女人?和他们朝夕相处的副团长,少将军,竟然是一个女人?</p>

    如果说死神的话他们不相信,但良辰美景刚才的一声“凌风姐姐”他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但良辰美景姐妹两个不是喜欢岳凌风吗?这事金币佣兵团的小佣兵没有哪个不知道的,但现在她们怎么叫岳凌风“凌风姐姐?”</p>

    “良辰,美景,凌风他难道真的?”凯罗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如果事情真如死神所说,那么他们亏欠岳凌风的太多了。</p>

    良辰美景没有说话,只是朝凯罗点点头又忍不住趴在岳凌风身上痛哭起来。</p>

    武穆家族三代单传,传到岳雪原伯爵这一代,竟然绝后了,好不容易等岳夫人有了之后,没想到生出来的却是个女孩子。如果武穆家族后继无人的事情传出来,对家族的打击简直是不可想象的。</p>

    为此武穆家族对外隐瞒了这个消息,除了家族少数几个人知道外,即使是武穆家族的将军也不知道,为了不让外人怀疑,岳凌风从小便被当做男孩子养,比男孩子要求的更加严格,十三岁就跟着岳雪原伯爵打仗,十五岁便能独立带兵。</p>

    正是这样的环境才养成了岳凌风的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武穆家族之外只有罗兰大帝才知道武穆家族这个最大的秘密,这也是罗兰大帝从一开始便怀疑二皇子亚文的原因。</p>

    试想一下,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一夜之间连抢十三名小女,并侮辱几位少女呢?这明摆着是诬蔑,所以罗兰大帝也就将计就计诱二皇子亚文上当,这也是二皇子亚文到死也不明白的秘密。</p>

    武穆家族绝对不可以无后,更不可以从此消失。岳雪原伯爵不幸英年早逝,这个重任就落在了岳凌风身上,既不能暴露岳凌风的真实身份,又要传承武穆家族的香火,唯一的办法就是借种。</p>

    自从和星辰相识后,岳凌风便被星辰吸引了,只是她的这种性格她使她鼓不起勇气向星辰表白,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那时是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的,后来星辰和诺娅步入爱河,岳凌风更加不能开口了。</p>

    帝都血夜后,岳凌风的性格使她不能向星辰表白,但她的性格却是使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一时决定的事决对不会更改,既然不能和星辰在一起,那就只有……。</p>

    那一夜过后的两个月,岳凌风的身体有了变化。虽然岳凌风借种成功,但她的身份是绝不能泄露的。武穆家族在那次政变中立下汗马功劳,做为一种利益上的交换,罗兰大帝把二公主嫁给了岳凌风,在外人看来这是一段多么美好的联姻,而苦处只有她们自已才知道。</p>

    谁也不会想到残缺的死神竟然是个女孩子,谁也不会想到金币佣兵团三大巨头之一的第二副团长竟然是个女孩子,谁也不会想到帝都名门美媛心目中的黑马王子竟然是个女孩子。金币佣兵团的小佣兵们打死也没想到他们的生死兄弟竟然是一个女孩子。</p>

    所有人都傻了,极冰禁地除了海浪声只剩下低低的抽泣声。</p>

    “尊敬的死神大人,难道您一点办法也没有?”诺娅醒了过来带着哭腔道。</p>

    死神摇摇头,突然凯罗一下子抓住蓝儿的肩膀惊呼道:“不对,星辰一定没有死,死神大人,星辰和蓝儿是签订过龙骑士契约的,如果星辰他……那么蓝儿怎么可能没有事?”</p>

    听了凯罗的话众位小佣兵脸上一喜,诺娅“扑通”一声跪在了死神面前:“尊敬的死神大人,你就救救星辰吧,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p>

    蓝儿也猛然醒悟过来也学着诺娅跪了下来,拉着死神的裤角:“死神大人,你就救救臭猩猩吧,只能您能救他你要蓝儿我做什么都可以。”蓝儿哪里有半点上古龙神的样子,鼻子一把泪一把朝死神喊道。</p>

    “死神大人,你就救救团长大人吧!”</p>

    “扑通扑通”小佣兵们一个接一个向死神跪了下来。</p>

    “龙神大人,不可!”对于别人死神可以毫不理会,但现在的蓝儿可不仅仅只是冰系天龙使的身份,以他现在的地位完全可以和创世神,死神相提并论。</p>

    “不!您要是不救臭猩猩,蓝儿就不起来。”蓝儿坐在地上像哭闹起来。</p>

    死神唉息一声:“龙神大人,你现在看看星辰的肩膀,他身上的龙骑士印记是不是没有了?龙神大人苏醒后,你们的契约自然就无效了。”</p>

    凯罗大惊一把将星辰的袖子撕了下来,果然星辰右臂上的龙骑士印记消失了,凯罗“扑通”一声又坐在了地上,最后一丝期望破灭了。</p>

    “哇!”</p>

    “可恶的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蓝儿突然停止了哭声,小脸儿上显出不同寻常的表情,可爱的面容竟然有一丝狞狰,表现出来的那股恨意就是死神也不禁觉得有一丝害怕。</p>

    “不过!”死神犹豫道:“既然他是命运之子,在没有阻止创世神之前应该不会死的。”</p>

    “什么?你是说星辰还有救?”凯罗急道。</p>

    “我没有办法救他。”死神缓缓道:“创世神想要改变创世界和他的命运,既然星辰是命运之子,在没有阻止创世神之前应该不会有事才对。创世神不止一次想要杀死命运之子,但都没有成功,换句话来说即便是创世神也不能改变命运,但现在命运之子并没有完成任务,应该不会有事才对,我也不大清楚。只能看他自已了,如果他不能醒过来的话,就没有人能阻挡创世神了。”</p>

    “这个,能不能让我试一下,咳咳……”青风扬小心亦亦道,刚才的变化太令人吃惊了,纵然他是上古人类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p>

    “你有办法?”</p>

    青风扬小声道:“我也不知道行不行,让我试一下吧!”死神和蓝儿的力量远远超出了青风扬的想像,在他们面前青风扬可不敢再像以前那么狂妄。</p>

    “天地无极……元神出窍……急急如律令。”</p>

    青风扬站在星辰身边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动作像是一座冰雕。一个只有拳头大半透明的小人从青风扬头顶飞了出来。仔细一看和青风扬长得一模一样,众人自不知这是青风扬的元神。</p>

    青风扬的元神脱离他的**后径直飞进了星辰的体内,现在星辰的灵魂像是被关在一间牢笼里,无论他怎么飞也飞不出这无尽的黑暗,同时大量的信息通进他的脑海,一幕幕奇怪的影像牢牢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通过这些影像他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命运之子,也明白了命运之子的含义,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岳凌风的真实身份,所以星辰像发疯了一样在黑暗中茫目地飞来飞去,想要找到出路。</p>

    他非常清楚现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他不赶快出去,恐怕真的无法阻止创世神了。青风扬的元神像是在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给星辰指引了方向,在青风扬的带领下星辰终于冲出了黑暗。</p>

    “怎么样,怎么样?”</p>

    众人见青风扬的元神回到了他自已的体内,着急地问道,青风扬长出一口气瘫倒在地,元神出窍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元神就有可能再也回不到自已的身体,如果回不去他以后就只能兵解了。</p>

    “星辰他……”</p>

    青风扬还没说完就听诺娅一声轻声道:“辰,你醒了,吓死我了,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诺娅一头扑进星辰的怀里哭泣道。</p>

    星辰坐了起来,轻抚着诺娅的脸久久不能言语,凯罗等人见状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侥星辰。</p>

    “对不起!”星辰低声道,轻轻推开诺娅来到岳凌风面前,抚摸着岳凌风的脸,两颗眼泪滴在岳凌风脸上,顿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顿时打湿了岳凌风胸前的衣服。</p>

    诺娅看着星辰顿时泪流满面,她知道她和星辰是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她想说她其实不在意岳凌风的存在,如果可能的话即使是岳凌风复活,她也不在意,她可以放弃精灵使的身份,如果可能的话她甚至可以像莫妮卡姑姑一样接受精灵的惩罪,只要她能和星辰在一起。但这是不可能的,从星辰的一句“对不起”里面她听到了星辰的心声,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星辰,别看星辰表面很圆滑,但一旦他决定的事,谁都无法改变。</p>

    她更知道星辰现在心里的痛苦,岳凌风是最苦的一个,但她解脱了,永远也不会痛苦了。只留下星辰一个人默默承受这种痛苦,这种痛苦没人可以替星辰分担,就是她诺娅也不可以。</p>

    “星辰。”</p>

    凯罗欲言又止,他是怕星辰一时想不开。</p>

    星辰坐在地上将岳凌风抱了起来,轻轻磨擦岳凌风的脸,岳凌风仿佛是感到了星辰的呼唤,竟然流出两行眼泪,星辰的眼泪和岳凌风的眼泪融到了一起。</p>

    “命运之子……”死神低声道,她实在不想这个时候惊醒星辰,但她必须要这样做。绝对不能让创世神改变命运的安排。</p>

    “我知道了,别再叫我什么命运之子,你们放心吧,他是改变不了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发生过的事,他自以为他改变了很多,其实,他什么也没改变,这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好的,而我也不是什么命运之子,只不过是一块香蕉皮而已。”</p>

    星辰将岳凌风抱了起来来到凯罗面前:“凯罗,凌风我就交给你了,你们都回去吧,过不了多久人界一切都会正常,你把她埋在……。”</p>

    “你…你要去哪里?”</p>

    “我当然是要去阻止创世神,其实只不过是对他说几句话而已,阻止他其实很简单,你们就不用去了,有蓝儿和我去就行了。”星辰说完故做轻松笑了一下,只不过他现在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p>

    “不!团长,我们和你一起去。”小佣兵们尽管一忍再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他们这一哭所有人顿时都忍不住了。</p>

    凯罗流着泪道:“没有别的办法吗?你还会回来吗?”</p>

    星辰一边流泪一边笑道:“放心吧!你什么时候见我吃过亏?这一切在另一个世界完全发生过,如果我告诉你在另一个世界还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凯罗你相信吗?”</p>

    “我信!”凯罗坚定道。</p>

    “星辰道:“这就对了,我说的这些你们现在肯定不明白,但你们的后人会明白的,相信我,我们永远是不会分开的,凌风也没有离开我们,我们会一直重复着我们这些年来的经历直到永远永远。我们三个人的名字会永远在一起。”</p>

    “你不要…”凯罗“骗”字还没说出来便哭出声来。</p>

    “克洛斯!你欠我的债,这下两清了。别哭了,你可是矮人一族第一位龙骑士,现在的你就是一百个矮人战神也不是你的对手。”</p>

    “良辰,美景。你这俩丫头,竟敢想和我抢老婆。”</p>

    “团长!”良辰美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p>

    “步非烟,步非尘,回去之后记着把人家的祖传之宝还给人家,就这破玩意咱也不稀罕是不,不过得让他们出点血,他们要是敢不给,嘿嘿!恐怕他们也不敢。”</p>

    “是!团长!”步非烟,步非烟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只不过两行眼泪却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p>

    “塔吉斯,我看你回去可以做你们草原上的神了,到时可不准欺色我们罗兰人啊!”</p>

    “哼!混蛋,你要是敢不回来,我回去就带兵灭了你们罗兰帝国。”塔吉斯流着泪骂道。</p>

    “安吉!回去给我母亲大人说……”</p>

    “团长!我什么也没听到,我什么也没听到。”善良的精灵安吉第一次说谎话。双手捂面,泪水却顺着手指缝流了出来。</p>

    “法兰西,哈克尔……”</p>

    “荆可!”星辰看着荆可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荆可冷冷的看着星辰,只有他眼睛里没有眼泪,可是他的身体却不住地颤抖。往日杀尽无数草原人仍然坚定的手现在竟然连武器都握不住。</p>

    “你该死!”这三个字几乎是荆可咬出来的,慢慢来到星辰面前,突然扬起手“啪!”地一声,清脆的声音使众人清醒了过来,荆可一巴掌扇在星辰脸上,星辰的左脸顿时出现五根指头印。</p>

    “荆可你!”凯罗惊呼一声。</p>

    蓝儿瞬间来到荆可面前,星辰向前轻轻一迈便挡在蓝儿前面。</p>

    “我该死!”星辰的眼泪一滴一滴滴在岳凌风脸上。</p>

    荆可扑通一声跪在星辰面前:“团长!我没能保护好少将军,我愧对族长,愧对武穆家族千万将士。”</p>

    荆可泪流满面,右手突然龙化。</p>

    “荆可你敢!”众人皆以为荆可想要刺杀星辰,没想到荆可的右手却狠狠地**了自已的胸膛。</p>

    “你这是何苦呢?”</p>

    法兰西哭喊着将荆可抱了起来,堂堂男子汉如今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放心,我带你回家,带你回家。”</p>

    众人忍泪别过头去,他们不敢再看荆可一眼,一个铁铮铮的汉子没有死在敌人的刀下,却甘愿死在自已手上。</p>

    “你们回去吧!把凌风埋在那个地方,那才是真正的我。你们回去吧!”</p>

    “不!我在这里等你,如果你不回来,我永远也不会离开这里。”诺娅走了过来。</p>

    星辰却是连看她都没有看一眼一狠心将岳凌风的尸体交给凯罗,转身向死神走去:“走吧!”说完星辰再也没有回头右手虚空一划,一道空间裂缝出现在空中,紧接着星辰第一个走进了空间裂缝。蓝儿和死神看了一眼众人也跟着进了空间裂缝。</p>

    “团长等等我!”</p>

    反应过来的小佣兵们朝空间裂缝飞去,可是还没等他们飞到宛间裂缝前,空间裂缝却突然消失了。</p>

    “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他。”诺娅擦去眼角的泪轻声道。</p>

    “我不走,我要等团长回来!”小矮人克洛斯哭着道。</p>

    “连小矮子都不走,我怎么会走?”史特林突然抱着小矮人克洛斯大哭起来。</p>

    “我想凌风她也肯定想看着星辰回来。”凯罗小声道。</p>

    …………</p>

    极冰禁地,两天后人界突然恢复正常,众人心中一喜,团长果然阻止了创世神,人界终于恢复正常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团长要回来了?</p>

    从人界恢复正常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目不睛看着天空,生怕错过星辰回来的第一瞬间。半天过去了,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p>

    可是星辰仍然没有回来,连蓝儿都没有回来,众人的心渐渐沉了下一步去。怎么回事,人界不是恢复正常了吗?既然是这样那星辰一定是成功了,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回来?</p>

    啊!有空间波动。</p>

    在场众人最少也都是拥有神级力量的人,天空间出现一阵空间波动,一道空间裂缝突然出现在大家眼前。众人心中一喜,诺娅激动的向空间裂缝飞去。</p>

    一道人影出现在大家眼前,是蓝儿!蓝儿低着头从空间裂缝里面走了出来。</p>

    “星……”诺娅刚喊了一个“星”字,就见空间裂缝突然消失了,诺娅眼前顿时一黑一头栽了下来,芭芭拉接住诺娅虽然蓝儿没有说话,众人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p>

    “凯罗!”蓝儿一下子扑到凯罗怀里大声哭起来。</p>

    众人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凯罗哽咽道:“蓝儿,星辰呢?你们……。”</p>

    蓝儿一直哭个不停止,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才讲了这几天的经过。</p>

    星辰,死神,蓝儿三人来到神界之后,依蓝儿的主意什么话也不用说直接杀死创世神,以他现在和死神的实力杀死创世神并不是什么难事。</p>

    但却被死神和星辰阻止了,死神知道的远比蓝儿要多,创世神是不能死的,一旦他死了人界也就完了。整个人界一完,整个创世神便会失去平衡而崩溃。</p>

    一座新建起来的创世神殿,创世神站在门口,周围一个神明也没有。星辰三人的到来创世神只说了四个字:“你们来了!”</p>

    星辰冷冷道:“你现在还认为你能改变命运吗?”</p>

    创世神面无表情道:“进来吧!”说罢转身走进了创世神殿。</p>

    “老不死的,我要杀了你替我爷爷报仇。”蓝儿瞬间变回本体。</p>

    “住手!”星辰高声道:“蓝儿,你们不能进去,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在这等我两天,如果两天之内人界没有恢复正常,你们可以杀进去,如果恢复复了正常,那你们就从哪来就回哪里去。”</p>

    “你有把握!既然你有把握为什么还叫我们来?”死神疑惑道。</p>

    星辰道:“叫你们和我一起来是历史上本来就是如此,我不想再起变数,该结束了。”</p>

    死神一皱眉,他还是不懂,蓝儿死活不同意,最后星辰以死相逼,蓝儿才不得不同意。</p>

    星辰走进创世神殿后,创世神殿的大门马上关闭了,蓝儿和死神就这样在创世神殿外待了两天,第二天创世神殿突然射出十二颗主神格,主神格转眼消失在天际,与此同时人界恢复了正常。</p>

    “他成功了!”死神欣喜道。</p>

    “我要杀了那混蛋!”蓝儿说罢就想冲进去。</p>

    正在这时,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创世神殿中涌了出来,以蓝儿和死神现在的实力在这股力量面前间然感到无法抵档,蓝儿和创世神瞬间被这股力量推出数百里。</p>

    强大的力量在围着创世神殿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形成了一个黑洞,创世神殿转眼便消失在黑洞中,而黑洞在吸入了创世神殿后也突然消失。</p>

    “臭猩猩,你又骗我!”星辰哭喊道冲向创世神殿的位置,但哪里还有创世神殿的半分影子,死神刹那间像是想通了很多。随即离开了神界,蓝儿在神界呆了半个月却一直不见创世神殿出现,最后只好回到人界。</p>

    “我们回去吧!”凯罗对诺娅道,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诺娅。</p>

    诺娅脸上露出凄惨的微笑:“你们回去吧,星辰一定会回来的,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他的。”</p>

    众人没有再劝诺娅,谁都知道除非星辰出现,否则没有人能劝得了诺娅,众人一个接一个离开了,凯罗带着蓝儿抱着岳凌风最后一个离开,回头看了一眼诺娅,如今极冰岛只能说是一座冰山,大部份都被海水淹没了,冰雪天地中一道绿色的身影在峰顶耸立。</p>

    诺娅就这样站在冰天雪地里,伴随她的只有无边的大海和冰雪精灵,诺娅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尊雕像,一个月过去了,诺娅真的变成了一座冰雕仰着脸看着天空,在等待着丈夫的归来。</p>

    一年过去了,冰雕被大雪淹埋了,一颗大树从冰雕的位置生长了出来,为满天冰雪增添了一丝生机。</p>

    …………</p>

    武穆关,公爵府。</p>

    深夜。</p>

    岳林海伯爵的头发现在已经完全白了,武穆家族战后整顿的担心差点把他压跨,最令他担心的是三个月前冰雪关传来的消息,少将军岳凌风和星辰,凯罗同时宣布辞去金币佣兵团团长的职业,这令岳林海伯爵感到一丝不妙。</p>

    他不是没派人问过,相反三个月来,几乎每十天他都会派人去冰雪关打听最新的消息,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岳林海伯爵看着面前的族谱,武穆家族第一千八百二十三代族长岳关山的下面是第一千八百二十四代族长岳凌风,而岳凌风下面的第一千八百二十五代族长一栏还是空白。</p>

    “什么人!”房外的一声断喝惊动了岳林海伯爵,岳林海伯爵一皱眉,难道现在还有人敢惹武穆家族?</p>

    岳林海冷哼一声摘下挂上墙上的佩剑来到门外,顿时呆若木鸡,手中的长剑“哐当”掉在地上,两眼一黑要不是及时扶住门框恐怕早就摔倒在地。</p>

    院子里,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大人手里抱着一具尸体,虽然没有看到大人的表情,却听到一阵抽泣声,小孩见到岳林海伯爵后更是不知所措“哇”地一声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刚才断喝的士兵扶着墙泪流满面。</p>

    “伯爵大人!我……”凯罗扑通一声朝岳林海伯爵跪了下来,话还未说完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p>

    “扑通!扑通”不知何时院里跪满了士兵,黑夜里除了抽泣声再无半点其他的声音。岳林海伯爵缓缓来到凯罗面前看着“熟睡”的岳凌风,顿时老泪纵横,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而武穆家族短短六年就已经经历了两次。</p>

    “他呢?”岳林海伯爵是知道真相的,为什么不见星辰,难道星辰他不敢来?星辰不可能是这样的人,难道……?</p>

    凯罗和蓝儿当然知道岳林海伯爵口中的“他”是指的谁,岳伯爵不提还好,他这一提蓝儿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凯罗也忍不住哭出声来。</p>

    “啊!我可怜的孩子,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岳林海伯爵顿觉得天旋地转,几名亲兵赶紧上前扶住老伯爵。</p>

    “凌风!”</p>

    不知何时玛西雅公主出现在大家眼前,最可怕的是玛西雅公主身边还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看到小男孩在场凯罗“哎呀”一声将岳凌风的尸体放到地,随时抽出一名士兵的长剑,长剑顿时贯穿了凯罗的胸膛。一股鲜血喷在岳凌风身上。</p>

    “扑通!”凯罗摔倒在地。</p>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公爵府顿时乱做一团。</p>

    “父亲!父亲!”</p>

    不到六岁的岳长云看到岳凌风的尸体马上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扑到岳凌风的尸体上顿时昏迷了过去。</p>

    “哇!”蓝儿的哭声更大了,岳林海伯爵这时再也承受不了打击两眼一黑也晕了过去。</p>

    “少将军!”</p>

    终于有人哭喊了出来,哭声顿时像开了闸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整座公爵府成了一片哭海。</p>

    几道人影突然出现在院落子里,只是这时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p>

    已经成为风系精灵使的芭芭拉扑到凯罗身上痛哭失声,同时一道青色的魔法结界将芭芭拉和凯罗包围。</p>

    莫妮卡和雷欧冲了上来,将岳凌风和岳长云抱了起来……。</p>

    “吼!”</p>

    一声龙呤惊醒了武穆前的所有人,黑夜变成了七彩色,一头七彩龙神在武穆关上空不断地盘旋,天空中下起了红色的大雪,云层中传来一阵阵小孩的哭声。</p>

    第二天,武穆关的所有士兵都穿上的白色的军铠,武穆关的所有居民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所有人自发来到武穆关外的那片墓地。</p>

    一座连夜修起的墓碑上刻着两行字:“武穆家族第一千八百二十四代族长岳凌风之墓。”</p>

    而就在同一天远在冰雪关的金币佣兵团总部哈喘团长一口鲜血喷在案桌上,紧接着一阵哭声从金币佣兵团传了出来。</p>

    三天后,帝都罗兰城,亚瑟王下旨,全国哀思三日。</p>

    同一天,赖达亲王在府中被暗杀,罪民各族的族长几乎是同时被神秘人击毙。</p>

    …………</p>

    半个月后,一行人出现在亚历山大山脉,为首的正是凯罗和蓝儿,蓝儿抱着岳长云,后面跟着莫妮卡,雷欧,岳林海伯爵,哈瑞,十二龙战士……。</p>

    山谷,星辰和蓝儿从小生活的山谷。</p>

    蓝儿小手轻轻挥舞,在山谷的一侧被蓝儿挖出一个大坑,渐渐露出金属般的光泽,最后一座巨大的金属建筑出现在众人眼前,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时期的建筑,说是建筑还不如说是一艘船来得像。</p>

    蓝儿破开金属,众人来到里面满眼尽是稀奇古怪的东西,在一个奇怪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身上穿的衣服也是非常奇怪,头上还罩着一个透明的圆罩,附近的金属似乎有被烧过的痕迹。</p>

    “星辰说这才是真正的他。”凯罗小声道。</p>

    在场众人包括凯罗都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莫妮卡低声抽泣道:“那就把他和凌风葬到这里吧!”</p>

    “他手里的是什么东西?”</p>

    “肯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一起埋了吧!”</p>

    尸体手上拿着一本书,只是这本书几乎已经被烧光,可能是书的封面纸质不同,封面仍然保存很好,封面上四个大字,可惜除了蓝儿没有一个人认识。</p>

    其实那是龙族文字,封面上的字是——龙语法师。</p>

    【后记:】</p>

    这个作为补充吧!</p>

    可能读者对整个书中的世界感觉有点乱,在这里我给大家作个补充。其实分为几个上古时期,精灵族曾经强大过,这算是一个,龙族也曾经强大过,这又是一个,接下来是人类的强大。这才是书的提到的上古文明。</p>

    龙族和精灵族毁灭后,人类强大起来,最后复活了龙族,和精灵族,可是参考侏罗纪。反正就是那个意思,至于龙族语言其实也就是上古文明人类的语言,人类创造了龙族,龙族学的当然是人类语言,精灵语,神语其实也是人类语言,但当时的人类并不是只说一种语言。所以设定时龙族是有东方人创造的,龙语其实也就是汉语。</p>

    至于命运这个设定。</p>

    最后一章说的不是很详细,其实并不是不想交待,而是想给读者留下一个想像的空间。</p>

    第一个想法:</p>

    你可以说主角是从未来回到了现在,穿越时空。也可以说主角是从古代回到了现在,当然这个设定是建立在整个创世界是以轮回的方式存在的,也就是说精灵族时期——龙族时期——人类时期——创世神时期——东西并存时期,然后再到头开始轮回下去。</p>

    第二个想法:</p>

    这个在卫斯理的《天书》有详细的交待。如果说每个创世界是以平行的方式存在的话,假如在每个创世界两端放一面巨大的镜子会出现什么效果?</p>

    你可以回忆一下在理发店里的情景,两面墙上都挂有镜子,你站在镜子面前,镜子里面就会有无数个你,按这个设定,就等于是有无数个创世界。</p>

    你站在镜子面前挥一挥手,镜子里面的你同样也会挥挥手,虽然看起来是同时的,但那只是距离太近,光速太快。如果你离镜子有一光年那么远的话,你向镜子挥挥手,那个镜子里面的你就要等到一年之后才能挥挥手。</p>

    按照这个设定,一个创世界发生的事,另外一个创世界必然会发生,只是时间上有些延迟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已经发生过的,根本就无法改变。</p>

    至于星辰和最后飞船里面的尸体,其实就是飞船失事后,飞行员的灵魂转到了星辰身体,只是记忆没有恢复。所以他一开始并不知道,直到最后一刻他才终于明白事情的真相,至于后面的那本书的封面,可以算是恶搞吧,也可以说是一本,也可以说是一本传记,记录着这次的事,所以星辰才会知道一切。因为这些是早已经发生过的,只不过重新又演了一遍。</p>

    说的有点乱,请大家见谅,结局大家可以想像,呵呵。</p>

    感谢大半年来大家的支持,说实话这本书虽然是按照大纲写的,但原本预计是一百五十万字的,很多战争场面没细写,只是一笔带过。原本我想了好几次战例,只是后来放弃了,因为书中强者的设定已经超出了普通人战争的范围,正像书中所说,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计谋只是一张纸,所以战争最后变成了强者之战。</p>

    好了废话也说了这么多,看看快够一千字了,再写下去就要收费了,呵呵,就此打住吧,本书到此为止,新作还在构思中,最后再次感谢读者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就没有本书。谢谢。</p>

    (本书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