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六回 初萌登龙志(二)

第六回 初萌登龙志(二)

    宋献策望了三人一眼,苦笑道:“若是在下说自己是来碰运气的,或者说李自成是属下的第一选择,不知道诸位是否相信?”

    一段旁白让刘谦父女吃了一惊,按照他们的想象怎么着,这位宋先生也会说的动听一点,以表达自己的忠心,没想到他会这么老实,两人不由的互望了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了事情的最终决定者李无庸,毕竟他才是宋献策的效忠对象。

    李无庸看了宋献策一眼,冷冷的回答道:“我相信。毕竟李自成的个人魅力是不可抵挡的,在现在的所有稍微有点势力的人当中,是首屈一指的,这点我不不反对,宋先生先前想在他那里施展自己的抱负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在下并不知道现在宋先生的意思是怎样的?”说完又冷静的望着宋献策的眼睛。等待着他的决定。

    宋献策毫不紧张的盯着李无庸的眼睛,道:“敢问阁下之志?”

    李无庸并没有直接回答宋献策的问题,而是缓缓的说道:“历史表明,以农民阶级领导的起义是很难取得胜利的,自秦朝以来,在我华夏历史上,发生过许多起义,但成功者不过一二,陈胜、吴广起义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内部不和;下一个就是汉高祖的起义,他是胜利,但秦朝是他打败的吗?不是,是以项羽为首的六国旧贵族抵抗了秦朝的主力军队,才让他顺利入关,再看汉末的黄巾起义,声势之浩大,拥护者有数百万之众,最后还是失败了,隋末起义,三十六路烟尘,七十二路反王,最后胜利的还是以河东贵族的李氏父子取得了江山;也就是我朝的太祖皇帝是农民出生,但他取得胜利的时候,元朝的势力也被别的人消灭的差不多了。农民阶级为什么不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呢?因为他们不能够保持起义的初衷,不能够把胜利引向胜利,一般的是建立了一个朝廷后,朝廷的那些大臣或者皇帝们就开始贪图享乐,讲究排场,内部争权夺利,再也不可能象原先那样富有热情,忘记了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取得真正的胜利,唐朝的时候,黄巢已经占领了长安,唐朝的皇帝仅仅带着数百人,狼狈逃往四川,这个时候黄巢和他的将军们只要稍微下的工夫就可以取得胜利,可惜他们忘记了,陷入了荣华富贵中,很快的失败了,而黄巢本人也被自己的手下所杀死。而那些取得胜利的人又能怎样呢,他们干的头一件事就是诛杀功臣,刘邦杀韩信,还有不久前的太祖皇帝炮轰功臣楼等等事情都说明了这一点。李自成非明主也。”

    李无庸一番话下来,听的三人口瞪木呆,没想到居然有人如此分析历史人物,奇怪的言论却把这些历史上的名人讲的入木三分,淋漓尽致。果然乃大才也。刘玲儿眼里尽是迷离的眼神,刘谦的眼里是欣慰,而宋献策的眼里是钦佩,自己虽然饱读史书,也曾分析过这些人物,却不能象这样的把这些人失败的原因讲的如此透彻。不由的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那先生之志?”

    “以史为镜,可知兴替。在历史上曾经有三次汉人被屠杀的事件,都是其他外族大规模入侵造成的人口损失为:蒙古灭金、宋人口减少四成,约五千万人;靖康之难减三成,约三千六百万人;八年安史之乱剧减二至三成,约二千万;五胡乱华在低谷中波动并几度显著减少。李自成不可能统一江山,镇守山海关的的吴三桂是不可能投降李自成的,以李自成的性格,攻占了北京后,他自大的性格也会马上暴露了,以关内的步兵来对抗满清的八旗精锐骑兵,那是在做梦。一旦清军入关,那简直是汉人的噩梦。作为一种后进的文化形态,当满文化取得统治地位之后,也同时陷入了先进汉文化的汪洋大海之中。如何去适应这样一种局面,即保持和巩固满文化的特殊地位,由进而使之与汉文化合流,最终维护新兴封建王朝,强制剃发易服、圈占民间田地、逼民投充为奴,落后的民族要想控制一个先进的民族,最有用的方法先是杀戮,然后再是安抚。我华夏虽然人口众多,但杀戮过度,则必然伤了元气,人们生活就会苦不堪言。”说到这里,李无庸不由的顿了下来,历史上的一副副文字呈现在他的眼前,是那样的震惊,是那样的血淋淋。

    清军入关,一遇抵抗,必“焚其庐舍”,“杀其人,取其物,令士卒各满所欲”,皇太极时三次深入畿辅、山东等地的屠杀抢掠在许多方志中有明确记载,皇太极掠济南,城中积尸十三万,运河之水变红。从顺治二年四月清军南下开始,满清即以民族征服者自居,杀戮立威,演出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屠城悲剧。大肆烧杀劫掠之后,多尔衮又竭力抹杀汉族的民族意识,清廷颁行“留发不留头”“剃发易服,不随本朝制度剃发易衣冠者杀无赦”“所过州县地方,有能削发投顺,开城纳款,即与爵禄,世守富贵。如有抗拒不遵,大兵一到,玉石俱焚,尽行屠戮。”的命令拉开了征服中国人的序幕。这是多尔衮代表满洲贵族发布的“屠城令”,有蓄发者立执而剃之,不服则斩,悬其头于剃头挑子所缚高竿之上示众。汉人激烈反抗,多尔衮则一意孤行实行民族高压政策,竟下令‘凡有为剃头、圈地、衣冠、投充、逃人牵连五事具疏者,一概治罪。‘汉人被迫改穿难看至极的满人服饰,使延续三千多年的汉族衣冠毁于一旦。“扬州十日”与“嘉定三屠”,因为有专书记载为人们所熟知。尔后就是血洗江南、岭南,屠江阴、屠昆山、屠嘉兴、屠常熟、屠苏州、屠海宁、屠广州、屠赣州、屠湘潭。此外还有,屠大同、屠四川等等,清寇甚至勾结荷兰殖民者,攻屠思明州(厦门)。这些屠戮和“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一样的血腥、残忍,都是义士百姓屠戮殆尽,尸积成山,血流成河,清军进四川,杀的更干净,“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昆山顶上僧寮中,匿妇女千人,小儿一声,搜戮殆尽,血流奔泻,如涧水暴下”,清兵的野蛮、凶残可见一斑!顺治六年郑亲王济尔哈朗占领湖南湘潭后的屠城;同年平定大同总兵姜瓖为首的山西反清运动,“朕命大军围城,筑墙掘濠,使城内人不能逸出,然后用红衣火炮攻破,尽行诛戮”,不仅大同全城军民屠戮殆尽,“附逆抗拒”州县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杀。顺治七年平南王尚可喜与耿继茂攻克广州时的屠城“再破广州,屠戮甚惨,居民几无噍类。…累骸烬成阜,行人于二、三里外望如积雪。因筑大坎痤焉,表曰共冢。”“甲申更姓,七年讨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极。血溅天街,蝼蚁聚食。饥鸟啄肠,飞上城北,北风牛溲,堆积髑髅。或如宝塔,或如山丘…”。汉人的大敌,满清是也,汉人的刽子手多尔衮也。李无庸眼睛赤红,杀机大现。

    旁边的宋献策三人猛的觉的大厅内,森冷严寒渗透肌肤,顿时大惊,宋献策心里更是一惊,铁血帝王也,也不知杀机对向何处,先让我试试再说,万一又是一个张献忠,还是早做打算。

    李无庸并不知道他的打算,猛的站起身来对着宋献策道:“宋先生,李某答应你了,不过在下并非是贪图这如画江山,而是担心那李自成守不住江山,让我汉人老百姓受那满清八旗的屠戮。是担心那李自成沉迷于富贵,忘记了我中华无数的百姓。”

    宋献策眼睛一亮,跪倒在地道:“属下拜见主公。”

    李无庸扶起宋献策哈哈大笑道:“先生乃吾之子房也。哈哈。”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