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七回 筹划
    刘谦见李无庸已经立志救万民于倒悬,也欣慰的点了点头,面露微笑。作为一名世袭诚意伯,要在太平年间,宋献策如此劝李无庸,而李无庸也心存大志,恐怕他不但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还会把他们送给登州知府,来别清自己的关系,保住诚意伯这个封号,可是现在不同了,且不说现在天下不太平,群雄逐鹿中原,战乱四起,保不准哪天自己给别人给灭了,更何况李无庸天生奇相,善于望气的他当下推断李无庸就是真龙天子。人都是有一定yu望的,虽然每个人的yu望不同,或大或小,但也总是有的,刘谦虽然并没有当皇帝的yu望,但是让刘家光耀门楣的心思还是有的。刘谦仅有刘玲儿一女,而她又钟情于李无庸,两下算计下来,刘谦也毫不犹豫的支持李无庸争夺天下,若干年后,刘谦一想起往事,也乐哈哈的摸着自己的花白胡子暗自得意。

    刘玲儿的想法很简单,自己的爱郎不是普通的人,自然应该成就一番伟业,自己只要在他的背后默默的支持就行了,爱他就应该支持他。

    那宋献策见李无庸答应了自己争夺天下,立万世之基业,心里更是高兴不已。虽然他原先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见识一下紫气东来的是何等的人物而已,并没有下定决心要辅佐李无庸成就一番事业,在他原来的心理李自成才是唯一的人选。没想到,头一次见面,宋献策就把自己给卖掉了,李无庸的悲怜天人,李无庸对时局的分析,何为明主,李无庸是也。若干年后,有人问他为什么在第一次见到皇帝时就把自己给卖掉的时候,宋献策望了望左右,然后轻声道:“皇帝陛下有当皇帝的资本,因为他虚伪、狡诈,明明想坐拥天下,却把自己说的是那么伟大,救民于倒悬?是救美女于倒悬,看看他的后宫就知道了。”当然宋献策最后的结果是被皇帝李无庸莫名其妙的罚俸一年,让他后悔不已。

    李无庸在经过短暂的思索后,肃容道:“先生,我已经答应了救民于倒悬之中,但眼下我一无兵,二无响,三无地盘,如何实现我们的目标,还请先生指教。”

    宋献策闻言,眉头一皱,毕竟造反可是一件大事情,紧密的筹划当然是必须的了,虽然他一开始并没有认真考虑,但是顶级的谋士就是不同,眉头一皱,很快的想起对策来。

    “主公,属下有三策供主公选择,上策就是在山东举旗起义,与山东的王俊、李自成等遥相呼应,虽然山东境内总兵杨肇基率领十余万兵马镇守,但他的大部分兵力都放在大苍山、小苍山、花盘山、抱犊崮、尖山、几辈崖、胜山等九山附近,专门对付王俊,对登州的防备并不强,主公可率领两三千精锐就可攻取,到那时再以山东登州为根基,趁杨肇基大军在外,夺取莱州、威海卫,割据半个山东半岛,等待时机,坐观天下成败,在李自成与明朝军队对峙期间,迅速北上,夺取京师。中策就是投靠李自成,借鸡生蛋。下策就是暗中积蓄力量,广鸡粮,收取民心,必要的时候在朝廷中获得一官半职,甚至剿灭李自成起义,最后凭借主公的威望夺取天下。”宋献策说完后,朝李无庸望去,刘谦父女也朝李无庸望去,等待着李无庸的选择。

    李无庸眉头紧皱,低着头想了想,猛的发出一声大笑,指着宋献策笑道:“先生早有定计,何苦再来考我呢?虽然先生说有上、中、下三侧,但真正能实施的只有一策,而且是下策,不知我说的可对?”

    宋献策拱手道:“主公果然聪慧非常。虽然策献三策,但真正能很好的使用的只有下策了,这下策实际上就是上策,上策虽好,同样还能扩大主公的声望,但真正实施起来却是很难,其一,山东境内虽然有王俊拖住了杨肇基的十余万兵马,但王俊所盘据的大苍山等地,皆易守难攻,而登州等地就不同,不但易攻难守,最主要的是在主公创业初期,杨肇基是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境内有一支象主公这样的义军存在,其二,就是主公就算攻取了登州,甚至是山东全境,但与李自成比如何,李自成现在威望甚高,远远超过主公,到那时两虎相斗,恐怕主公会落在下风。”

    “中策主要是取稳,李自成雄才大略,虽然眼下他败在四川洪承畴之下,但威望仍是中原各路豪杰之首,均田免粮的口号深入人心,属下推测,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拥有数百万的兵力,主公若是投在他的帐下,依照主公的才能与属下的谋划,必然会zhan有立足之地,但是主公日后要是从李自成手中夺取天下,那主公的名声必然受损。”

    “属下的下策其实是求巧,今天下纷争,主公的威望名声远远低于群豪,基础几乎没有,丝毫没有发展的空间,就算一时攻取了登州,取得了一部分的粮草,但即将面临的是朝廷的反扑,那样主公就会陷入危机之中。属下观天下纷争,虽然结果未显,但是朝廷在五年内,仍然占据天下,这五年足够主公积蓄力量,练就一只精兵,待李自成与朝廷两败具伤之时,北上京师,夺取天下。”

    刘谦闻言,点点头道:“宋先生名不虚传也,这最后一策更是高人一等,有攻有守,潜于九幽之下,动于九天之上,不动则矣,动则一击毙命。刘某佩服也。无庸,当取此策也!”

    李无庸也微笑道:“先生果然不愧是吾之子房也,五年之内足够我等安心发展了,而且我也选定了两个地方,让我等坐观天下风云变幻,而我等仍可安枕无忧,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混乱中原。”笑容高深莫测。

    宋献策沉吟了半响,猛的失声道:“主公真是奇才也,有了那两个地方,主公的雄图霸业成也,哈哈,跟随主公乃策之福也。”

    刘谦连忙道:“是何地,居然有如此好处?”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