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三十六回 摘花小侯爷

第三十六回 摘花小侯爷

    闻香斋后院,大堂里坐着八位美艳如花的美娇娘,刘玲儿、寇白门、卞玉京、顾横波、柳如是、董小宛、陈圆圆、李香君八人围着一张桌子,只见桌子上都是一些东坡肘子、玉兔海参、龙池鲫鱼等二十多道名菜,香气扑鼻,让人忍不住想吃上一口。

    只可惜的是坐在桌子旁边的众人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好象都有着无穷的心思,各个脸上都有悲戚之色,倒是让董小宛费了不少心思弄的一桌佳肴,成了浪费。

    身为主人的刘玲儿望着众女娇笑道:“众位姐妹,这可是小宛准备了好半天才弄好了的,我们可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了,说到这做菜肴,我们这些姐妹可没有人能做出这么好的菜肴了,真让我这个做姐姐的羡慕了。来吃。”说着首先拿起了面前的筷子。

    “可惜玲儿姐姐,你以后能天天都吃的到了,我们是没那个福气了。”说话的是娇小玲珑的香坠儿。原先脸上调皮的神情也已经不见了,小嘴巴撅的高高的,可以挂上一个酱油瓶了。顾眉等人闻言神情更显得伤心了,纷纷把头低了下来。

    刘玲儿与董小宛两人互望了一眼,相视一笑。董小宛突然神情一变,眼睛一红,象要流泪一样,道:“诸位姐姐和妹妹,小妹其实也想与诸位姐妹同住,可是前天晚上,无庸说天下即将大变,而朝廷内外将无可用之兵,也无可用之将,而当今猜忌之心令人恐怖,如果不离开大陆,随时都有抄家之祸。现在南方暂时还比较安全,但要不了多少时间,战火也会波及南京,所以还是暂行躲避的好,迂回台湾,坐观天下成败,是为保存之道。”

    “妹妹,你倒是高兴,不但找到一个世外桃源,更是找到一个知心的郎君,姐姐们不过是听天由命罢了。”年长的顾眉黯然长叹。其他众女也是眼睛发红。

    “听说大文士余怀对妹妹心有挂念,南京名人刘芳更是对妹妹情有独钟,妹妹不若学小宛,离开烟花之地不是更好。”刘玲儿取笑道。

    顾眉闻言,粉脸一红,神色又是一暗,轻声叹道:“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刘玲儿点了点头。又对身边的李香君调笑道:“还是香坠儿好,闻名于南京,众豪杰之士趋之若骛,当今复社新秀侯方域更是对妹妹痴心不改,也不知羡慕了多少名门闺秀。”

    李香君小脸通红,拍着刘玲儿的酥胸道:“玲儿取笑小妹,明知道小妹不喜欢那个侯方域的,还来取笑我,他不就是会写几首花前月下嘛,有什么好的?”

    “哟,我们的香坠儿有心上人了。”董小宛在旁边娇笑道:“快说说,你心目中的大英雄是什么样子的,也让姐姐我替你参谋一下。”众女也从即将的别离中转了过来,纷纷朝娇羞的李香君望去。

    在众女的眼光下,娇羞的香坠儿更加不堪了,小嘴巴吐出一口热气,道:“反正不是那些只知道吟诗赋词的书生,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说那些阉党,却不能为朝廷为百姓做些事情。空空奇谈,有什么用处。身在乱世当提枪上马,纵横疆场,救民与水火,要么就…就…不要整天的只说不做。懦夫行为。”一时间,屋内寂静无声,顾眉等人没想到李香君的思想转变会这么快,以前的她不但对那些复社里文人尊敬不已,还曾经戏言说要找一个象复社里的为国请命的才子做伴侣。现在在她言语里,虽然言语中没有什么歧视或者是看不起的意思,但是意见的不同还是看的出来的。众女也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这一切是谁带来的,又想了想自己,脸上又浮现了一丝黯然。

    刘玲儿见着诸女的情形,心中一叹,知道她们也由于李香君的话想到了什么,而且想的都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个问题。

    “姐妹们,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董小宛猛的出声道。

    “妹妹请说。”刘玲儿不等众女回答,抢先说道。

    “其实这个想法小妹早就有了,但一来时机尚未成熟,二来小妹也不知道姐妹们的意思,无庸在福建也扎下根,而且军队也已经占领了澎湖列岛,明年就可以收复台湾了,我们也就有个安家之地,姐姐如在这里提心吊胆,还不如随我们去台湾来的好,虽然那里的生活没有南京来的方便,但一来我们姐妹之间可以说说话,二来诸位姐姐也可不必在过现在的生活,南京虽好,但毕竟不是我们的地方,而且总有一些纨绔子弟在纠缠不清,台湾虽差,但总是无庸的地方,我们也不会受到什么委屈,更何况,等移民过后,凭借无庸的才能,说不定把台湾治理的比南京更好也不是不可能的。等到天下太平之日,或者合适的时候,姐妹们想回来也是可以的。这样一举两得岂不更好。”

    顾眉等人互望了一眼,又朝刘玲儿望去。

    刘玲儿见状,知道众人都在等她的回话,虽然李无庸称刘玲儿与董小宛不分大小,但在外人看来,刘玲儿还是李无庸的正室,观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那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是在潜移默化中完成的。

    刘玲儿微微一笑道:“诸位姐妹,小妹虽然相交日浅,但十分佩服诸位的才智与气节,虽然不是姐妹,却甚似姐妹,今日邀请诸位姐妹前来,明说是为了我和小宛妹妹饯行,其实就是想把诸位姐妹带到台湾去,但又不知诸位姐妹的心思,所以才说了那些话。如果姐妹们愿意的话,明日就让无庸把姐妹们赎出来,后日一同上路,不止姐妹们意下如何?”

    “李公子他…”众女闻言一阵娇羞,粉脸羞的通红,个个默不作声,倒是胆大的顾眉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疑虑。

    “无庸他也不会反对的。能让你们幸福,他也会很高兴的。”刘玲儿一脸的笑意。

    “也许他现在心里还美着呢。哼哼。”董小宛故意做出一副吃醋的模样,惹的众女一阵娇笑。

    竖日,李无庸果然依约前往秦淮河,在无数可以杀人的眼光中,把众女给赎了出来,就是陈圆圆也被李无庸派人到苏州打着诚意侯府、福建总兵的旗号给要了回来。

    随着众女的离去,秦淮河一片沸腾,江南文坛更是哗然一片,叹惋者有之,嫉妒者有之,人生百态样样都有,一下子李无庸的名字响彻了大江南北,既“捞钱总兵”后又得了“摘花小侯爷”的称呼。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