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四十一回 收复台湾 (四)

第四十一回 收复台湾 (四)

    不一会儿,就见施琅与刘启二人,身披盔甲,不过盔甲上血迹斑斑,也不知道是何人的血迹,李无庸微笑的指着身边的两个椅子,道:“尊侯,刘启,你们辛苦了,坐下来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给别人吧!呆会儿我们来讨论一下进攻台湾城的事情。”

    两人也不客气,拱了拱手就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伸出双手就吃了起来,丝毫不顾及在座的还有几个客人,不过却没有人说什么,毕竟他们作战辛苦,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李无庸望着陈、蔡、林三大族长,端起面前的酒杯,笑道:“今日大军只攻下了赤嵌城,但主城台湾城却仍在荷兰人手中,也不能请大家到城内聚上一餐,还请诸位见谅。”

    林氏族长林朝松也端起酒杯,恭敬道:“李大人手下皆是精兵强将,一个时辰未到就收复了赤嵌城,那小小的台湾城想必也不在话下,草民就此恭祝将军早日收复台湾。凡天军在岛内所需,我林家虽是小门小户,但短时间还是可以支持一二的。”其他的两大家族也瞬间明白过来,也纷纷出言要支持李无庸一些粮草等物。显然都已经接受李无庸在台湾的统治,这个时候来个投资,将来也肯定有巨大的收获。

    李无庸哈哈大笑道:“李某奉旨收复台湾,乃行王命,大军前进,兵马器械、粮草钱财皆由朝廷来拨付,今日有劳四位前来劳军,都已经是麻烦诸位了,哪里还能让诸位自己掏银子来帮我李某养兵的道理,此法不通。既然是王师,当然行王事,为民做主是我等应尽的任务,此话休提,休提。哈哈,来,我们喝酒。喝酒。”三大族长互相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的尽是迷茫,而高山族的廖正凯却没有多说什么,只知道跟着李无庸吃酒。

    众人又坐了会儿,见施琅有不耐烦的神色,几大族长也识相的告辞而去。顿时大帐中尽是李无庸的人马,文有宋献策、何斌、顾炎武、王夫之、黄宗羲,刘谦也算半个,武将有施琅、刘启、罗振东、谷振川等一些军校的学生,也算略有规模。

    李无庸坐在上首,在他的后面就是何斌所献上的台湾地图。李无庸望着帐下众人一眼道:“今日我等收复了赤嵌城,也算是断了台湾荷兰人的一条臂膀,施琅等将功劳不小,等收复台湾全境后再行封赏,眼下我们的任务是收复荷兰人最后一个窝点,台湾城。何先生,你对台湾城熟悉,就由你来与我们讲讲台湾城内的布防情况。”

    “是。”何斌望着众人道:“台湾城城高墙厚,守备完善,城四隅向外突出,置炮二十尊;南北各置巨炮十尊。荷军火炮密集,射程远,封锁了周围每条道路,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接近,都会受到堡上炮火的轰击,可以说是易守难攻,最重要的是台湾城内粮草充足,荷兰人这些年搜刮的粮草都藏在那里,荷兰头目普特曼斯亲自坐镇,手下有兵一千八百人。”

    李无庸又补充道:“他们的守城炮不象我们舰队上的大炮,我们的舰炮是强于荷兰人的舰炮,但以防守在城楼上的大炮来说,也只有我们的大将军能与他相抗衡,而我们的大将军炮也只有十几尊,比不上台湾城上的,所以说此战比较难打。”众人闻言当下议论起来。

    “军师,你看怎么打?”李无庸望着一眼满面微笑的宋献策道。

    “海陆夹击。”宋献策道:“正面进攻和翼侧迂回、水陆配合。派兵一部从左翼侧逼近台湾城,派一部分将士渡海从南端进攻台湾城。如果不计伤亡的话,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拿下台湾城,如果减少损失的话,我们就长期围困。不知主公选用哪种方法?”

    “伤亡太大肯定是不行的,我们这些兄弟日后都有大用场,不能在台湾城这个小地方有所损失,我看就后天按照军师的办法先试攻一下,然后再做打算。”李无庸想了想道:“后天我亲自领一军正面进攻,刘启率领一军从海上进攻,尊侯,你率领水师一部防守来自海上的援军,我们在这边闹这么大的动静,荷兰人不可能不知道的,巴达维亚当局不可能不派援军过来。振东带领剩下的水师守住内江。明天把船上所有大将军跑给我下下来。军师,你看如何?”

    “主公安排的滴水不漏,属下佩服。”宋献策拱手笑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讨论下一个问题。”李无庸。

    “主公莫不是要讨论台湾的未来?”宋献策问道。

    “还是先生知我,不知诸位对台湾的现状怎么看?”李无庸皱着眉头道。

    “台湾人少地多,将军以后要建造一个小江南,恐怕还需要从内陆移民至台湾,但移民要需要大量的金钱,也需要大量的人力,将军要小心为好,移民本来是好事,但我等有一点准备都没有,恐怕会酿成大祸的。”黄宗羲拱手道。

    “先生言之有理,眼下我等积蓄也用的差不多了,对面荷兰人的仓库所有也只能供给台湾短时间的建设,还有几十万高山族人下山也要消费一下。至于以后在内陆移民,我看也只能先从福建沿海一带移民了,毕竟我们是来自福建,至于以后,等有了些积蓄后,水师有了一定的运输能力,在奏请朝廷,从河南、陕西、山西一带移民,也可以减少朝廷的压力。”李无庸皱着眉头道。

    “将军此言甚事,不但可以减少内陆的灾民,最重要的是减少了朝廷的内忧。”王夫之摸了摸胡须道。

    “我观将军之忧不在如此,移民都是远计,钱财不足,凭借将军控制的海上贸易,很快就能敛取大量的金钱。”顾炎武猛的出声道:“将军之忧恐在内。台湾现在的情况和以后的情况并不是地多人少,而恰恰相反,随着高山族人的下山,台湾南部的平原将会聚集大量的高山族人,他们要种地,而将军日后移民过来的人,也需要土地,但台湾现在大部分土地就在荷兰人身上,剩下的一部分就在台湾的三大家族身上,最后的一小部分才是在台湾的汉人身上。主公要实行土地国有,是担心那些大家族不交出手中的土地。这样一来,日后移民过来的汉人就没有了土地,也就不可能建造一个繁华的台湾。将军,不知顾某说的可对?”

    李无庸点点头道:“不错,本将军就是担心这件事,不知亭林可有解决之道。”

    “问题既然是在下提出来的,在下就言之一二。”顾炎武微笑道。

    “亭林请讲。”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