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五十一回 《中倭江户新约》(五)

第五十一回 《中倭江户新约》(五)

    “主公,我们在这里都有十天了,扶桑的幕府怎么还没有进攻过来啊!”曹百原郁闷的说道。

    “振东,你是怎么看的?”李无庸惬意的坐在椅子上,在长崎的三天扫荡,让这位爆发户彻底的爆发了一回,四百万两白银,加上无数的稀奇珍宝整整装满了三大船只,和那些数万的慰安妇悄悄的运送到了台湾,让台北的顾炎武等人心里确实的吃惊了一把,心里直叹扶桑的富有。

    “主公,长崎是扶桑有名的大名,德川幕府不来相救是假的。”满脸忠厚的谷振东根本没有一丝恶魔的样子,让人根本感觉不到是那罪恶计划的执行者。

    “那你是说其中有阴谋?”曹百原道。

    “当然。”李无庸点头道:“我军劳师远征,最怕的是什么,就是粮草断绝,后勤不继,要是我是德川家光,就回放弃长崎,甚至说是可以放弃九州,我军一旦是深入敌境,各处的大小大名就会蜂拥而至,德川家光就会以主力拖住我军,以各地的驻军来干扰我军后方,截断我军粮草,然后瓮中捉鳖,把我们消灭在四国或者是中国地区。缺少补给的我军是不可能支持多少时间的。德川家光也是个人物。”

    “主公,给属下五千兵马,只要能给我充足的武器,属下就可以为主公打下江户去。”谷振东冷笑道。

    “不用,他们既然要我们占领九州,嘿嘿,那我们就依他们所愿。”李无庸嘴角一声冷笑,“不过他们好象不知道自己的缺点?”

    “什么缺点?”曹百原好奇的问道。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李无庸狠狠的瞪了一眼曹百原,指着面前的地图道:“扶桑国土狭长,四面临海,可偏偏有着无数的优良的海港,适合停泊大船,而同样的扶桑国土耕地面积较少,大部分人都是居住在海岸旁边,依靠捕鱼为生,许多大的城市都是建在海岸旁,我们兵力少,远不于扶桑的陆军,但我们的水师要远远超过扶桑的水师。扶桑自从德川家族担任征夷大将军后,就施行息武修文的政策,军备松弛,导致前不久的起义中损失惨重,而那些水师更是不堪,已经远远不复嘉靖年间的风采了,没有一只常备水师了,要是有也是一些大名自己所自己拥有的,也是用来维持海上捕鱼的持序的,真正用来作战的根本没有多少。”

    “主公的意思是利用我们的水师进行沿岸做战?”曹百原总算明白过来。

    “不错。”李无庸点了点头道:“这种战术叫做蛙跳,在碧叶连天的池塘里,青蛙灵活地在荷叶上跳跃前进,捕食最心仪的猎物;层层设防的敌阵中,攻击部队超越前线直入腹地,夺占一个个中心要点。两者的“作战机理”如出一辙。我们可以形象地把后者这种跳出了传统思维束缚的作战理论称为“蛙跳”战术。它就是水师的强大的运输能力,避开敌军的一线防御要点,攻取其战略纵深中守备较弱的岛屿,得手以后再以此为支撑继续开展进攻,从而使战争的进程大大加快。扶桑的地形可以说是施行这个战术的最好的实验田,既然他们在路上准备了各种安排,那我们就扬长避短,击其短,骚扰、攻陷、抢夺,快速的逼迫扶桑与我们和谈。”

    “主公英明。”李无庸毫不吝啬心中的军事韬略,而谷振东与曹百原也同样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两人在后来的作战中,都隐约着跳动着李无庸的一系列的军事思想。后来两人也都名列凌烟阁之上。

    位于江户的征夷大将军幕府,幕府上下济济一堂,上首的这一任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光,面容清瘦,三缕长须,细长白皙的手指,一副儒雅之气,不过此时的他,却是面带愁容,下首坐着德川家族的第三代十六神将了,酒井一郎、本多胜元、神原康子、井伊京远、松平忠、内藤五十二、平岩机、鸟居元兽、大久五次世等人,以及其他的德川家族的重臣。

    “这个李无庸不也是天朝的臣子嘛?”德川家光皱着眉头道:“执权也曾听闻天朝的大臣皆是满嘴仁义道德,行事都是按照圣人标准,以前我们前去天朝进贡之时,都会送予大量的金银宝物与我等,其价值是我们所进贡的十倍甚至是几十倍,我们只所以不与台湾通商,也是因为在天朝的《皇舆全图》上,称之为东番,实际上并不是天朝的领土,我等也是按照与天朝的约定而拒绝与其通商。这位天朝将军怎么会妄自兴兵,杀我子民无数。”

    “家主,家臣曾读天朝史书,在天朝的汉朝时期,有位大将军叫做霍去病的人,他的作战方法与这位李无庸有着相似之处,取粮于敌。”神原康子出声道。

    “那可有计策破解?”德川家光破不急待的问道。

    “坚壁清野。”一个冰冷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众人连忙望去,只见一个身着漆黑武士服的中年人。

    德川家光见状,连忙恭敬的喊了一声:“武藏先生。”而那位被称为武藏先生的只是大刺刺的点了点头,其他的人也纷纷回礼,显然武藏先生的地位声望之高了。

    武藏,本名为新免武藏,又叫宫本武藏,为扶桑有名的剑道宗师,创立了名扬扶桑的二天一流,为德川家光所重,让他来训练家中的武士。

    “霍去病的战术都是利用骑兵的速度,一击而中,不中则远远的逃逸,下一步出现在什么地方,让对手防不胜防,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武藏冰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李无庸所采取的战术也是有着同样的道理,李无庸水师的强大的优势,不断的打击将军的沿岸城市,一击必中,下一步打击的对象是哪个城市,我们根本无从捉摸,让人防不胜防。而李无庸比那霍去病更难对付,霍去病遇到敌人,不分老幼,都是全部斩杀,而李无庸不但不杀,反而用他们来进攻我们的城池,这样一来,他的实力不但没有丝毫的损伤,还大大的增加了。我们只有坚壁清野,用空间来换取战机,诱惑他们来到陆地上,才可以歼灭他们。”

    “不可。”德川家光摇摇头道:“这样以来不但损失惨重,就是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那就用另一种方法。”武藏仍然是毫无表情。“投降,答应他们的条件。”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