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八十回 山海夜话

第八十回 山海夜话

    黑夜下的山海关如同一条黑色的苍龙一样,威势着远方,守护着华夏文明,作为大明朝廷的最后一道屏障,崇祯皇帝自袁崇焕死后,一直注意辽东的防守,实际战线自锦州、宁远一线已经退到山海关了。为此山海关也由重兵把守,黑夜之中,无数的士兵在城墙上巡逻,用牛油制成的火把,把整个山海关照耀的如同白天一样,连地上的一只蚂蚁都能看的清楚,烽火台上的狼粪也准备妥当,后金铁骑一到,想不被发现也难。可以说山海关是当时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堡之一。

    黑暗之中,李无庸站在澄海楼上,独自望只远处的波涛滚滚,自山东到台湾,李无庸自觉自己如同神助,没想到快要到自己事业快成功的时候,居然被弄到辽东这个死亡之地来了,如今周围有十几万兵马,就是想跑也跑不了。

    “没想到李兄弟在这里,倒让洪某一阵好找啊!”正在沉思的李无庸回头望去,只见洪承畴一脸微笑的站在不远的地方。

    “此处风景不错。”李无庸又恢复了满面笑容,丝毫看不出心里有什么心思。

    “人一望见大海就忘记了忧愁,人一见大海,就心怀开阔,大海确实是个好地方,洪某以前来此,每当有事也会来此须展胸怀。”洪承畴摸着下巴下的胡须,高深莫测的说道:“不过黑夜中的大海却如同野兽一样,吞噬着一切,老朽就不知道李兄弟喜欢黑夜中的大海。哈哈。”

    “这正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李无庸若无其事的回道:“在下在台湾呆的久了,也就喜欢上了大海,在在下眼里,黑夜中的大海不但没有督师说的那么可怕,而且还能使人宁静,也同样使人忘记烦恼。”

    “哦,李将军有心事?”洪承畴眼里闪过一丝莫明的眼光。

    “督师大人,您不也同样有吗?”李无庸不甘示弱的回道。

    洪承畴闻言,转首望着大海一声长叹,“也不瞒将军,自从四川剿匪归来,老朽就有了满腹心思,如今陛下令我等出山海关,直捣黄龙,虽有气势,却无能力,洪某一介老朽,身死他乡倒也没什么,只可惜十几万大军有可能为他人所作嫁。如今陛下让将军入主辽东,老朽盼之久矣,将军今日言语甚有见地,足见将军英才,今日事急矣,还请将军不吝赐教,洪某感激不尽。”说完对着李无庸一揖到地。

    李无庸虽然不喜此人,但到底现在仍然在一条战线上,连忙扶了起来,长叹道:“督师大人抬举在下了,李无庸也不过一竖子耳,安有大才,如今海内不宁,一旦关外失利,我大明3江山恐怕也要让与他人了。”

    洪承畴也是聪明之辈,虽然他也明白眼前的这个家伙未必有什么好心思,但急切之下,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当下也只有让他说下去。

    李无庸也不理洪承畴,自语道:“陛下令我等出关迎敌,虽然是百死一生,却也不是说没有生还的机会,如果运用得当,弄不好还能很很的计算皇太极一番。”

    洪承畴大喜,连忙拱手道:“请将军赐教。”

    “声东击西,围魏救赵耳。”李无庸微笑道:“皇太极虽然也有二十多万人马,除却满族自己的十几万人马外,其余的都是蒙古诸族兵马,而他那十几万人马又分满八旗与汉八旗,论实际的战斗里,关宁军也可以与满八旗不相上下,超过汉八旗,也就是说只要令蒙古诸王公不出兵或者是少出兵就可以与皇太极周旋一番,就算我军出了关外,也没有什么危险。”

    洪承畴闻言点了点头,又急切的问道:“蒙古诸族与后金关系密切,又如何使他们不出兵呢?”

    “派人杀到他家门口去,你说他还有那个余力去管别人的死活吗?”李无庸阴森的说道。

    “深入大漠数千里,要面对无数的敌人,以及粮草等问题,可以说九死一生,又要统筹全局,指挥得当,这恐怕需要一位有勇有谋的将军统领,我辽东上下”说完望了李无庸一眼,意思很是明白,辽东上下只有李无庸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能力去实施这个计划。

    “在下知道,所以赶快在这里看看大海,也许以后是看不到了。”李无庸悠悠的说道:“虽然我李无庸也不是什么好人,可以说是心怀野心的家伙,崇祯皇帝猜忌我,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他不会明白我的心思,李无庸再怎么的,也是个汉人,他朱由检是没有能力实现我华夏民族的振兴,所以我要反他,此时此刻,我李无庸还是那样,我是个汉人,来这个世上,就是为了我华夏的振兴,虽死无怨。”

    “将军需要多少人马?”洪承畴猛的转首问道。仿佛是在躲避着什么。

    借着火光,隐约可见的是一丝泪水。李无庸并没有在意这些,冷冷的说到:“我带来的三千精锐,再在吴三桂标下抽七千,一万足以,八总兵愿意的可以随我一同出征。”

    “明日就配给将军。”

    “如此就有劳了。”李无庸淡淡的说道。眼神又瞟向了大海,身影如同一标杆一样,站立在那里。

    洪承畴沉思了半响,猛的笑道:“都说小侯爷风liu俊俏,如今夜已深,将军就不怕佳人久候?”

    “洪督师,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心你我的性命。”李无庸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陛下有一掌上明珠,唤做阿九的,人称九公主,洪督师在京城多年,不会不知道吧!”

    “九公主?”洪承畴满面苍白,也不顾李无庸嘴角那一丝笑意的意思,匆匆忙忙的跑下了城楼,想来是给那位九公主重新安排住处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