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零五回 清宁宫诸王公争位 吴三桂兵阻山海关

第一零五回 清宁宫诸王公争位 吴三桂兵阻山海关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报应的话,那对于皇太极来说,眼前的这种情况就是报应了。清宁宫内,剑拔弩张,而一代英主皇太极却躺在龙榻上,乌青的嘴角尚有一丝血迹,而原本孔武有力的手臂,此时也无力的搭在榻弦上,再看看跪在地上的痛哭的几个嫔妃。一代英主就这样被李无庸的一场战争而气死了。

    而更让人担心的是,一生雄才大略的皇太极却犯下了一生当中最大的错误,死前没有立下遗昭,偌大的江山居然没有指明谁来继承,这不由的不说是一大败笔。

    而更为奇怪的是,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此时的情景居然一十七年前同出一辙,十七年前,同样是这里,只不过躺在龙榻上的人不同而已,那个时候是努尔哈赤,地上的却是皇太极、代善、多尔衮、阿敏、莽古尔泰等大臣,那个时候的他们,也同如今一样,丝毫没有失去父亲的悲伤的意,他们所讨论的也是汗位,最终皇太极取得了胜利,努尔哈赤的棺梓也得以安入寝陵。

    只不过今天床上换了一个人罢了,从老子换成了儿子,皇太极躺在上面,下面的仍然是六十多岁的代善以及他的儿子,豪格、多尔衮、多铎、郑亲王济尔哈朗、英郡王阿济格、颖郡王阿达礼以及其他的王公贝勒,再到后面就是索尼、螯拜、苏克沙哈、范文程、洪承畴等诸大臣了。

    根据努尔哈赤有遗诏,规定皇位的继承要满洲贵族来讨论。有七个人的意见举足轻重:四个亲王,就是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还有三位郡王,就是英郡王阿济格,豫郡王多铎和颖郡王阿达礼。当时,最有希望夺得大位的是肃亲王豪格和睿亲王多尔衮。

    豪格的有利条件主要是:第一,为皇太极长子,三十四岁(比多尔衮年长两岁),正值壮年;第二,人才出众,容貌不凡,有弓马才;第三,久经战阵,屡获军功;第四,皇太极生前亲掌的正黄、镶黄和正蓝三旗大臣拥护豪格继位,尤其是两黄旗贝勒大臣更是誓死效忠。

    多尔衮的有利条件主要是:第一,是努尔哈赤第十四子,皇太极之弟,时年三十岁;第二,受到父亲的钟爱。而更重要的是努尔哈赤曾留下遗言:九王子(多尔衮)当立而年幼,由代善摄位。而代善鉴于当时情势,转而拥立皇太极;第三,多尔衮兄弟为正白旗和镶白旗的旗主贝勒,这两个旗支持多尔衮;第四,有二位胞兄弟阿济格和多铎的支持,在上述七王中,多尔衮兄弟占了三个席位;第五,多尔衮多次统军出征,倡谋出奇,攻城必克,野战必胜,屡立大功。

    八旗甲胄从实力对比看,豪格有正黄、镶黄和正蓝三旗的支持,多尔衮有正白、镶白两旗的支持。那么,其余三旗代善父子掌管的正红和镶红两旗、济尔哈朗掌管的镶蓝旗的意见就至关重要。

    大家正在吹胡子瞪眼睛,谁也不做出头鸟,大殿内顿时静悄悄的一片,偌大的一个大殿此时却显的沉闷不已。多尔衮眼珠望了望左右,心里不由的打了鼓,论势力自己好象有点势单力孤,更何况那个该死的流言对我也十分的不利,于是连忙对多铎使了个眼色。多铎见状,连忙出声道:“如此下去,大家都在争夺,不如立我。我的名字在太祖遗诏!”

    多尔衮佯怒道:“:“肃亲王(豪格)的名字也在遗诏里,也不只是你一个人。”

    多铎又说:“不立我,论长当立礼亲王(代善)!”

    礼亲王代善眼珠一转,连忙出声道:“本王老矣,不堪国事?肃亲王乃帝之长子,当承大统”。

    豪格问言眼睛禁不住露出喜色,心里暗道:“觉得有两黄、正蓝和两红旗的支持,大局可定。”当下摇了摇手道:“小侄福少德薄,非所堪当!”

    多铎闻言失声笑道:“本来就不准备立你的,既然你承认自己不行,那就更好。”

    豪格一听,脸皮气的发红,他本来是假意谦让,想让众人“坚请不已”,然后顺势登上皇帝宝座,如今却被豪格抓了把柄,如何不生气,当下口不择言的说道:“父皇是因为得到锦州失守的消息才病重驾崩的,一切都是李无庸弄的鬼,我们谁杀了李无庸就立谁为王。”

    话语一出,大殿内顿时议论纷纷,代善、多尔衮等王公大臣互望了一眼,也不由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了这个提议了,想来也是,无论这个时候谁来即位,首先要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皇太极报仇,就象皇太极当初即位一样,首先干的一件事情就是使用离间计杀了袁崇焕,这个时候也是同样的道理,谁杀了李无庸,谁能为皇太极报了大仇,谁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登上皇帝宝座。

    只是李无庸真的是那样的好杀吗?在人群中看了半响的洪承畴摇了摇头。虽然与李无庸相交日短,但也还是比较李无庸的,依照李无庸的狡诈,会让你们抓到吗?

    宁远城,李无庸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眺望着北方,突然听到罗振川那兴奋的声音喊道:“主公,探马来报,皇太极十天前驾崩了。听说是吐血身亡的。”

    哪里李无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只是淡淡的问道:“我们的将士们都准备好了吗?粮草可都烧了,战马可都带齐了?”

    “都准备好了。”罗振川连忙收起了笑脸。“两万多人,每人都有吗,每人都带了十天的干粮,跑到山海关没有问题。”

    “那还楞着干什么?等着别人来杀你啊!快走,后金人要杀过来了。”李无庸狠狠的敲了下罗振川的脑袋,笑骂道。

    硝烟渐去,还没有半日的路程,多尔衮与豪格带领的数万大军就来到了宁远城下,而迎接他们的是敞开的城门,城头上也没有任何旗帜,显然是敌人早就跑走了,好不容易抓个人问问,才知道对方上午就走了。豪格狠狠的抽了一鞭子。

    “追。”叔侄两互相望了一眼。

    没过多长时间,雄伟的山海关就矗立在众人眼里,望着关上那火红色的大明旗帜,饶是李无庸心情坚毅,也不由的吐了口气。

    “本将军乃蓟辽副督师李无庸,今日回朝,是哪位将军守官,还不打开城门。”李无庸大声喊道。

    关上的将士一听居然是李无庸回朝,顿时大惊,李无庸的事迹最近几个月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千里击大漠,巧计灭十三万联军,突出重围等等,端的是位英雄好汉,虽然崇祯帝对李无庸大加贬斥,但在民间有识之士却打心里赞叹他,一些民间说书早就把他编成了一部书,到处传说。先前众人原本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居然是活的好好的,如何不让人吃惊。

    守关将士不敢怠慢,连忙伸出头,恭敬的说道:“李将军,此事关系重大,让小的去禀报我家将军,大人还请稍稍等待。”说完头又缩了回去。

    不一会儿就见,一个年轻将军站在城头上,李无庸抬眼望去,不是吴三桂又是何人,李无庸心中一喜,刚想打招呼,哪知就听吴三桂脸色一变,大喝道:“你是何人,居然敢冒李督师的名讳,想李将军出兵之时,仅有一万人马,如今你怎么有两万多人马?分明有诈,依本将看,恐怕你是后金的奸细才是真的吧!”

    李无庸正待解释,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震动,喊杀声惊天动地,连忙朝后望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无数的敌军漫山遍野的杀了过来,为首的旗帜正是正黄旗与正白旗。李无庸当然知道是多尔衮他们追了过来。

    当下也顾不得身份了,大声喊道:“吴将军,还请看在往日同僚的份上,打开关门,放我等入关。”

    城墙上的吴三桂脸色狰狞,大声喝道:“还想狡辩,看看你们的身后,后金士兵无数,尔等分明是来诈关的,给我放箭。”周围的亲兵原来还在怀疑,如今果见后面跟着大队的清兵,也就信了**分,顿时城墙上箭如雨的下来,底下的李无庸士兵促不急纺,哪里能躲闪的快,一轮箭雨下来,就死了数百人,李无庸也是在众人保护下才出了射程之外。

    望着狼狈的李无庸,吴三桂心里不由的畅快起来:“李无庸,今日也让你尝尝死亡的滋味,当初你杀我舅舅与兄长的时候,恐怕也没有想到你会有今天吧!如今前有狼后有虎,你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看你如何逃出生天。”

    “主公,如今该如何是好?”罗振川着急道。

    李无庸望着眼前的这个天下第一雄关,顿时有种无力的感觉,又转首望着不断接近的后金大军,心里大呼:“难道天要绝我李无庸不成?”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