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零八回 宋献策忧心忡忡 李无庸左右平衡

第一零八回 宋献策忧心忡忡 李无庸左右平衡

    台南码头,人山人海,万人空巷,台湾上下文武皆站立两旁,眼睛也都望着远方,眼神中尽是兴奋之色,毕竟李无庸的归来,对于他的一干忠心的属下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不但避免了立嗣的危机,更重要的是李无庸的归来,对于以后的计划肯定有所交代。

    突然,码头不远的黑角崖上炮声隆隆,象是迎接着什么,又仿佛提醒着什么。

    “军师,主公回来了。”宋献策身后的顾炎武指着远方行来的一片黑影道。

    “是啊!总算回来了。”宋献策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宋献策在台湾风光无比,是大都督府的长史,李无庸不在期间,负责处理台湾的大小事务,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当李无庸战死的消息一传过来,台湾岛的局势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长子定朔、嫡子定疆,这两个未来的台湾之主的人选,让李无庸这位头号智囊一个脑袋两个大;而如今最让他担心的是台中知县史可法的逃跑,更让他这位军师大人感到事情的严重,一旦台湾李无庸的不臣之心为朝廷所知,台湾大军进攻中原要难的多,虽然明朝廷安排在南方的军队不是精锐之军,但是蚂蚁多了能咬死大象,左良玉、黄得功、马士英、刘良佐谁都不好惹,几十万大军把李无庸把守广东、福建也足足有余。

    “史可法跑掉了。”宋献策对身后的顾炎武轻声说道。

    顾炎武一听,心中一惊,史可法这个人他倒是很熟悉,甚至可以说是关系不浅,史可法的为人也是十分清楚,可以说是个绝对的忠臣,就算崇祯皇帝毫无理由的要了他的脑袋,他也会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双手送给崇祯手上,史可法的逃跑对台湾可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是何人放跑的?巡海的舰只是干什么吃的?”顾炎武大怒道。史可法在台中虽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但是监视他的人最起码有十几个人,要想毫无知觉的逃跑根本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台湾四面环水,没有岛内的帮助,如何能逃回中原。

    “是林府的一个下人,已经被逮住了。至于巡逻的人,想那台湾的海岸线那么长,防的了那里,防不了那里,再说林府的船只那些小卒子谁敢搜查,别忘了他可是我们伏波将军家里。”宋献策苦笑道。

    “这下主公肯定得罚我们了。”顾炎武也是一脸的苦笑。台湾法规森严,李无庸又是依照法律来治理台湾上下,王夫之对刑法这套可是研究的十分透彻,加上李无庸这个怪物,两人虽没有制定一个完整的法律条文,但是也算是比较完善的了,而更重要的是王夫之性格严谨,自从被李无庸任命为刑部司后,可以说是个六亲不认的家伙,就是宋献策这样的高官也不敢轻易冒犯,上次姚启圣在街上骑马速度较快,都让王夫之给罚了一百两银子,可见此人的威严了,如今史可法的逃跑,恐怕台湾上下的官员又有一批人要倒霉了。而宋献策也是首当其冲的。

    “主公回来了。”说话的是站在前面的刘谦。作为李无庸手下鹰眼掌控者,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了,只可惜此事被人做的滴水不漏,事情发生之前,连他都给瞒过了,虽然现在已经查的个差不多,但是还是让史可法给逃了。

    旗舰上,李无庸双目含泪,神情激动,面前的这个宝岛,寄托了他毕生的希望,寄托了他终生的理想。在这里有他忠实的属下,有他亲密的战友,还有他心中的至爱,这一切一切都是不可放弃的,哪怕是丢掉了性命。如今,他,李无庸终于回来了,终于可以开创他英雄的一生。

    “属下等恭迎主公回岛。”宋献策等人也是群情激动,马上抛弃了心中的顾虑,纷纷跪倒在地,大声喊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但是他们的希望,更重要的是天下百姓的希望。

    “诸位快快请起。”李无庸三步并做两步,把众人一一拉了起来。“李无庸久不在台湾,台湾的一切,无庸在这里谢过诸位了。”说完就深深的做了个揖。

    “属下等人也不过是按照主公的吩咐而已。主公愧杀我等也!”众人连忙闪过一边。

    “主公,一路鞍马劳顿,不若先回大都督府捎做安歇,明日再召集大家议事。”刘谦淡笑道。众人闻言才想起李无庸的情况,也纷纷出言。

    李无庸知道刘谦有话要与自己单独讲,而自己在接见群臣之前也确实要听听鹰眼的报告,这样才能分清楚台湾岛如今的情况。当下转身说道:“诸位暂且各自回府,三日后,各具表章,大都督府议事。”众人闻言皆以为李无庸急着与自己家人团聚,当下也纷纷告辞,只有宋献策望了望刘谦,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军师,你也随本将军来吧!”李无庸望了望一脸沉思的宋献策,想了想说了一句。

    “谢主公。”宋献策说道,说完就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士为知己者死,精通屠龙之术的宋献策当然知道李无庸回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而且他也知道李无庸在刑部司之外肯定还有一套监察机构,而负责这件事的,就是平日里显山不露水的刘谦。宋献策并不感到奇怪,帝王之术无外乎平衡、怀疑。文武平衡、武将之间的互相牵制,文臣之间互相猜忌,这些手段就是为什么李无庸放心离开台湾的原因。以刘启来牵制施琅,以谷振东来震慑文臣,刘谦这个外戚与顾炎武清流之间的牵制,而他宋献策虽然是个军师、长史,可以说除掉李无庸就是他了,可是在他手中无兵无将,只能充当众人的平衡点。

    而李无庸这次只所以让他看到最核心的机密,也同样是因为平衡与怀疑,长子与嫡子之争,让李无庸不放心由刘谦来掌握这么一个重大的机密,虽然这并不是说李无庸怀疑刘谦的忠心,但是这叫做防患于未然,毕竟外戚干政,外戚夺权的事情,在历史上发生的事情是太多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朋友新书:《异世之屠龙武士》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