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一十五回 看史书君臣改计 挟天子以令诸侯

第一百一十五回 看史书君臣改计 挟天子以令诸侯

    局势也同样象李无庸等人猜测的那样,崇祯帝终于对李无庸为首的台湾采取了措施,派遣大军驻扎在沿海诸省,同样也对台湾岛采取了全面封锁,凡是内地的船只不得登陆台湾,同样台湾的一切也不能上岸,虽然事情是按照李无庸等人预测的一样,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是事情真来到的时候,才发现事情大条了,台湾的商人损失之大让众人吃了一惊,要不是台湾有了一些纵深的区域,海南也在开发,扶桑也早就成了台湾商品的倾销地,恐怕这个时候台湾早就乱了套了。

    “好个靖海令。”李无庸在书房里狠狠的骂道:“他就不怕我李无庸反了吗?他以为在江南的数十万人马能挡的住我的大军吗?”

    旁边的宋献策并没有出言,因为他知道李无庸不过是想出口气罢了,同样是个明白人,知道事情有轻有重,一旦这个时候与明朝开战,就算击败了面前的数十万军队,台湾军队也是强弩之末,而江南作为中原财源地,只要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是不可能让他落入别人的手中,到时候李无庸面对的就是崇祯皇帝疯狂的反扑了。

    “谷镇东打到了哪里了?”李无庸好半响才冷静下来。

    “回主公,谷将军前些日子来报,已经攻占了安南北部最大的海港云屯,所获的物资都已经运送到了台湾,而且已经登记造册。”宋献策赶忙回答道。

    “恩,不错,镇东深得我心也,有了安南的北方,我军就可以快速的通过高平,然后攻取鸡鸣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取广西全境,绕到敌人后面去,给予对方以致命的一击。”李无庸点了点头道:“他说了下一步的计划了吗?”

    “好象是安南北方的庯憲,是交州东南的一个城市,是北朝最大贸易城市。广东、福建商人主要经商与出没的地方。”宋献策露出喜色的回道。

    “哼,交州本来就是我中原汉家的领土,自从秦朝的时候,就安置了象郡,到后来汉武帝灭南越,并在越南北部地区设立交趾,九真,日南三郡,明朝洪武年间也曾对安南行使了统治。”李无庸冷哼哼的说道。

    旁边的宋献策忐忑的望了一眼,却被李无庸看见,不虞的说道:“我与先生相交数年,虽名为臣属,实以先生待之,先生有话何必放在心里?”

    宋献策心里一惊,站起身来神情激动道:“回主公的话,属下这些日子关注了安南的往事,也略有体会。”

    李无庸顿时来了兴趣了,招呼宋献策又坐了下来,微笑道:“军师请说。”

    宋献策抿了嘴巴,仿佛是在酝酿着措辞,好半响才回答道:“属下以为我们如今最大的敌人和最迫切的任务不是占领安南,或者说是不能把最大的经历放在那个小地方。”说完又偷偷的抬起头来望了李无庸,见他脸色平静,心里也就松了口气,要知道占领安南可是李无庸既定的战略,自己虽然是军师,但是抵抗李无庸的决策,他还是不敢的。

    “想来军师有更高明的方法了?”李无庸并没有生气,因为他知道一个人考虑的再多也有遗失的地方,这就是李无庸设置大都督府的原因了。

    “属下不敢。”宋献策惶恐道。

    “先生不必如此,接着说。”李无庸淡笑道。

    “谢主公。”宋献策欠了欠身子道:“属下这几日翻阅史书,在历朝历代不乏有雄才大略的君王都想收复安南,但是皆未有成者,在北宋神宗年间,交址曾经侵犯过宋境,攻陷了边境两个州,屠大宋边民五万,王安石曾和神宗讨论过交址问题,虽然那时北宋有严重的财政问题,北方又有战时,但北宋还是派兵去报复,而交址则倾国抵抗不过这场战役不怎么成功,北宋军被交址军阻于一条江边无法渡河,北宋因为财政问题一直没办法筹集到足够的军粮,最后以交址向北宋臣服为条件而撤军;再到后来就是忽必烈了,在他即位的时候出兵安南,攻破王都。安南国王陈日眨亡避海岛。蒙古兵因天气炎热不能久留,还师。中统初,安南国王陈光昺被迫称臣入贡,接受忽必烈的册封。元朝命钠刺丁充安南国达鲁花赤。过不了几年,忽必烈宣诏:以“君长亲朝”、“子弟入质”、“编民数”、“出军役”““输纳税赋”、“置达鲁花赤”六事相约束,企图进一步控制安南,但遭到对方拒绝,后来忽必烈准备远征占城,遣使征兵粮于安南,安南强烈反抗,并且派大军抵抗,双方在万劫江大战,安南战败,安南王弃舟揖甲仗匿山谷间,走清化府。同时调谴安南援军,到了最后陈峻聚船千余艘于万劫,阮盝在永平。元军师老兵疲,加上暑雨疾疫,死伤甚众。限于地形蒙古军马无法施展,只好放弃京城,撤兵北返。安南军乘机追袭。元军行至册江,未及渡,林间伏发,李恒中毒箭死,脱欢逃回思明州。唆都距脱欢驻营二百里,不知道脱欢北撤的消息,回军途中在乾满江被歼。虽然后来忽必烈再次征伐,但是还是大败而归。”

    “先生之意,我以知晓。”李无庸点了点头,安南的地形与众多的雨林决定着在安南作战困难多多,天时、地利、人和是战争胜利的基本保证,可如今地利这一条就限制了李无庸的大军前进的速度。

    “看来,对安南的策略要改变了。”李无庸眼睛里突然冒出一丝精光。

    “挟天子以令诸侯。”书房里两人相视而笑。

    “既然如此,就有劳军师传令谷振东了,如今安南南北分治,我们现在既然是进攻北方,那就安抚南方了,派个人到南方去谈谈,就说我李无庸承认阮氏政权,阮氏政权臣属于我李无庸,至于北方,就让镇东去那里给我好好的搜刮一下吧!”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