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一十七回 罗振川总领安南事 李自成自立大元帅

第一百一十七回 罗振川总领安南事 李自成自立大元帅

    “主公,安南有战报来了。”宋献策脸上带着一脸的忧愁走了进来,而身后的刘谦也失去了往日的从容。

    “都怎么了?俗话说世界上没有常圣的将军,胜败乃兵家之常事,本将军还是相信振东的。”李无庸漫不经心的打开文书。“咦,不是胜了吗?既然胜了你们怎么都不高兴啊!”

    “主公,在这份战报上,谷振东仅仅是提到了,‘安南北部以入囊中,扶莫氏幼子为王’十五个字而已,战斗的主要情况,以及那个莫氏幼子等情况都没有详细说明。”刘谦轻声说道。

    “怎么,又有人在说什么了吗?我就知道有的人对谷振东的作战方法不赞成,就想方设法的说问题,战报不详细又能怎么样,在汉朝的时候,大将军霍去病从来不写战报,汉武帝仍然对他信任有加,怎么,我们难道连古人也不如吗?谷振东打仗有一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这么大的成就,已经是很不错了,虽然没有控制安南全境,但是对我们来说,这已经够了,传令下去,谷振东的爵位再升一级,与施琅、刘启相同。谁能打胜仗,我就能赏他。”李无庸的言语已经有点不客气了。纵观中国史书,除掉唐朝,没有哪个朝代的武将有好结果的,宋朝的重文轻武很是有名,而成语“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不就是这种情况吗?到了明朝,更是奇怪了,太监做监军,文人领军,武将位于其下,要是能碰到袁崇焕这样的文人倒是不错,但是有多少文人能知晓武略?如今自己的得力将军打了胜仗,嘉奖令还没有下,就有人在后面使扳子,李无庸焉有不生气的道理。一代伟人说的好啊,黑猫白猫,只要能抓到老鼠的都是好猫。对于李无庸来说,只要等打胜仗的就是好将军。

    “主公,鹰眼传来消息说谷振东娶了安南王的姐姐为妻。”刘谦轻声说道。

    书房内一阵寂静,好半响,李无庸才微笑的说道:“好啊!振东也年纪不小了,是该找个人管一管他了,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啊!”

    “主公,谷将军的手下可有十万精锐,而且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论经验也只有施琅将军的手下可以与之相比拟。如今成了安南的驸马,远离台湾本土,而安南地形复杂,森林众多,环境恶劣,可偏偏的是粮草无数,这里可是个好地方啊!”刘谦眼睛里露出精光。

    “岳父大人可是怕振东会背叛我?”李无庸微笑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此事关系重大,属下恳请招回谷振东,另选一忠心人士前无安南。”刘谦仍然不放弃自己的观点。

    “军师,你是怎么看的?”李无庸望着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宋献策道。

    宋献策微微一笑,“知人知明莫过于主公,主公心中早有主张了。”

    “哈哈哈!”李无庸指了指宋献策大笑道:“军师你好滑头哦!振东是忠心人士,焉有反意,先不说这十万兵马,低级校尉都是由随营军校出来的,他们对我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凭着振东的一番话就反了呢!那他们在台湾的家人又该怎么办呢?其二,振东虽然不是残忍嗜杀之人,但是他在安南残杀安南百姓无数,安南百姓焉能服他,岳父,您多虑了。”

    “主公说的极是,自古君臣相疑可是大不好。”宋献策恭维道。但又突然说道:“但是既然谷将军小登科,按照道理应该休息一下,一方面可以当作是主公对他的奖赏,而另一方面,安南的条件不如台湾,这婚嫁之事自古也是由长辈做主,谷将军是位孤儿,而主公可以为之。所以属下认为,谷将军应该回台湾一趟,而既然安南莫氏即位,为主公藩属,就应该到台湾来朝见主公。方是正理。”

    “真的需要这样吗?”李无庸奇问道。

    宋献策与刘谦二人互望了一眼,齐声道:“不敢欺瞒主公。”

    “哦,既然如此,就让大都督府,哦,不,让参谋司的人写道调令,调谷振东回台湾,由…有罗振川总领安南,让他寻机把安南与大明交界的鸡鸣关给拿下来。另外由大都督给莫氏下令,让他或者他的姐姐来台湾。”李无庸吩咐道。

    “遵命。”

    “岳父,中原的李自成与张献忠可有什么消息了?”李无庸突然问道。

    “回主公,鹰眼来报,去年李自成去年攻陷开封,抢掠一空,如今恐怕已经南下湖北一带,至于张献忠上次在安徽被大军击败后,也朝湖北方向退去了。”刘谦皱着眉头道。如今中原已经乱的象一锅粥一样,如此好的环境,自己的这个手握雄兵的女婿却不见任何的动静,怎么不让他这个做岳父的心急呢?

    “看样子,李自成要称王了。”李无庸悠悠的说道。旁边的宋献策闻言神情一动。

    如今的中原也确实象刘谦所描述的那样,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一些精明的人都已经看出了明朝已经是腐朽的木头了,已经没什么作用了,有许多的文人也都纷纷把自己的宝压在了诸路豪强身上。而李自成的开封大捷,让李自成的威望上升到了顶点,有许多的文人豪客都先后前来投奔。

    崇祯十五年十一月,李自成率部攻下了汝宁城。至此,河南黄河以南地区全部被攻陷。朝廷实际上已无法控制这一地区,也不再设官,而百姓们则纷纷结寨自保,或降农民军,或受朝命,并互相吞并。中原祸乱,至此为极!

    李自成在横扫河南后,于闰十一月率部众四十万人,由河南南阳进入湖广,向襄阳(今湖北襄樊)进军。

    当时据守襄阳的是左良玉部。左良玉在朱仙镇被李自成、罗汝才大败后,逃回襄阳。经一段时间的恢复后,此时又有部众二十万万,号称三十万万。不过朝廷只给饷两万五千人,其余的粮饷只能靠自筹。说是自筹,实际上就是搜刮甚至抢劫,因此给襄阳地区造成了极大的灾难。军民关系自然是形同水火,十分紧张。

    此时的左良玉已非昔比,他再也不敢与李自成打硬仗。当他得知李自成、罗汝才大兵压境时,便于樊城造船,准备随时顺汉水退走东南。不料襄阳百姓对他已恨之入骨,竟放火烧毁了他的船只。左良玉闻讯大怒,下令抢掠民船,载运军资、家眷先走,自己则率部屯兵樊城高地,设阵布防,准备阻击。

    李自成部抵达城下,先遭左良玉部火铳阻击,后经当地百姓指点,绕过左良玉部防线,渡过汉水,攻击樊城。左良玉见势不妙,于十二月初三日拔营东遁,樊城随即沦陷,襄阳也于次日被攻占。郧阳巡抚王永祚护送襄、唐二王之子弃城而走。樊城、襄阳之战,充分显示了人心向背对战争所起的巨大作用。当时的百姓,已对朝廷失去信心,甚至是痛恨万分,人心思乱,一见风吹草动,便纷纷闻风而动,反过来支持农民军。十二月十四日,农民军占领荆门州,偏沅巡抚陈睿谟此前已护送惠王朱常润等弃城而走荆州。十六日,农民军占领荆州,执杀湘阴王全家。陈睿谟则护送惠王逃往岳州。荆州被占前,豪绅陆师贽曾主张抵抗,却无人响应,只得自杀。当时荆州城内的士绅百姓都纷纷迎接农民军入城。在荆州得手后,农民军又攻击承天府。承天府在明代有特殊地位。嘉靖皇帝的父亲兴献王朱祐杬的封地就在这里。当时因武宗无子,兴献王之子朱厚熜得以入继大统,做了皇帝。从此,钟祥就被视作龙潜之地,加上兴献王墓地(即献陵)在此,于是被升格为承天府,并设有2卫防守。当时,湖广巡抚宋一鹤、巡按御史李振声、总兵钱中选等都在此驻防。

    左良玉率部从襄、樊撤退后,也曾到过承天。饥兵抢掠,左良玉便向巡抚宋一鹤请饷。巡按御史李振声便说:左兵太多,何以给之?即使有粮,也不如养承天之民自守!宋一鹤于是拒绝供饷,闭门不纳。左良玉大怒,下令抢劫后率部扬长而去。如果左良玉部能呆在承天,情况或许会有所不同。

    崇祯十六年正月初一日,农民军攻克承天府。巡抚宋一鹤自杀,巡按李振声被俘,总兵钱中选战死,钦天监博士杨永裕投降。李自成令改承天府为扬武州。其后,臣僚劝李自成即皇帝位,牛金星、黄玉等以为时机尚不成熟,而李自成心动。于是李自成号“奉天倡义大元帅”,罗汝才号“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谋以荆襄为根本,改襄阳为襄京,改承天府为扬武州。李自成兄子李过、妻弟高一功迭居左右,亲信用事。以田见秀、刘宗敏为权将军,李岩、贺锦、刘希尧为制将军,张鼐、党守素等为威武将军,谷可成、任维荣等为果毅将军,凡五营二十二将。又置上相、左辅、右弼。其下有吏、户、礼、兵、刑、工六政府;喻上猷为吏政府颠倒乾坤郎,徐邱为郎中,顾君恩为从事;萧应坤为户政府侍郎,郭附龙为从事;杨永裕为礼政府侍郎;王家柱为兵政府郎中,傅朝升为从事;邓岩忠为刑政府郎中。孟长庚为荆州防御使,张虞机为荆州府尹,陈荩为扬武防御使,姚锡胤为安陆府尹,李之纲为襄阳防御使,朱铨为襄阳府尹,吴大雁为南阳防御使,刘苏为南阳府尹,黄阁为信阳防御史,金有章为汝宁防御使,邓琏为汝宁府尹,刘懋先为均平府尹。另任命一批州县官,地方政权亦随之建立。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