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三十回 李自成招降吴三桂 多尔衮窥视中原地

第一百三十回 李自成招降吴三桂 多尔衮窥视中原地

    “陛下,河南急报。”在龙椅上还没有坐稳的李自成眉毛微皱。

    “陛下,李无庸于三月十日在台湾称王,并于次日举兵三十余万伐明,福建、广东如今都先后陷落,明史可法、刘良佐、黄得功所部的二十余万人与唐罗振东、姚启圣部对峙于江苏境内,而李无庸亲自率领的大军与刘启水师将南京团团围住,飞鸟不出,刘启的舰艇上的大炮每日由长江向南京城轰炸,马士英部死伤无数,唐军师宋献策随李无庸于上海登陆,率领大军横扫江苏、山东等地,隐约有进犯河南的意图,更有胜者,我军有人在天津入海口见到了唐军的舰队。”李岩声音越来越小了,而龙椅上的李自成脸色越来越黑,刚刚登基,夺得花花江山的喜悦被眼前这份急报弄的跌落谷地。

    “可恨、可恶。可恶的李无庸。”李自成不顾身份的叫骂起来。

    “陛下,李无庸此人一向狡诈,还是小心应付的好。”李岩皱着眉头说道。对如李无庸的那一枪,他可是记忆犹心,这些年来,他一直为着那一枪而寝食不安,他也为此多次收集关于李无庸的资料,然而现实中的李无庸的资料,要么就是风liu,要么就是要钱侯爷,要么就是民族英雄,要么就是乱臣贼子,却没有哪一份是关于李无庸军队的消息,但是在他心里面,他有理由相信,李无庸的大军已经大规模的装备了火铳,而且要远比京师三大营来的先进。

    “哼,权将军大概是多虑了吧!”刘宗敏不屑的说道:“陛下如今有兵百万,战将数千员,幅员辽阔,战略纵深远比李无庸强,最为有利的当然是民心了,民心所向,才是天下根本,李无庸何许人也,不过是个喜欢逛窑子的纨绔子弟而已。”

    “制将军此言差也。”牛金星忽然摇了摇头,下巴下的羊胡须翘了翘,对李自成拱手道:“陛下,臣虽然不了解李无庸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但是臣却敢猜测此人日后是我大顺的大敌也,陛下当重之。”

    “哦!”李自成闻言奇怪道:“那李无庸有何出奇之处,难道比朕还厉害?”

    “陛下,李无庸的为人臣并不知道,但是他的军师臣却知道,宋献策乃河南人,此人才高八斗,智谋无双,可以堪比三国时期的诸葛孔明,明王朝的刘伯温,李无庸有此人辅佐,可以为陛下敌也。”牛金星当然知道宋献策了,当初他还准备把他引见给李自成呢!只可惜那个时候,宋献策已经追随李无庸去了台湾,让他叹息了好久。

    “既然此人为我心腹大患,那就趁其立足未稳,剿灭此人。”李自成眼睛闪烁着杀机,如今他已经当了皇帝了,成为了中原的主人没,李无庸对于他来说,就是叛逆,既然是叛逆,就不用客气了,杀了再说。

    “不可,不可,陛下。”说话的是副军师,权将军李岩。“陛下,如今我军入了京城,京城民心稍安,但是我军的背后不到一天的路程,吴三桂的山海关可是驻扎着十万的关宁军,虽然关宁铁骑的战斗力逊于我军,但是他十万铁骑可是悬在我军头上的一柄利剑,一旦我军主力离开北京,把必为此人所夺,臣以为崇祯已死,南方也会为李无庸所占据,吴三桂也就没有效忠的对象了,此时我军要是招降吴三桂,可能性极大,这样一来,我军不但可以解决后方的不安,还可以凭添十万精锐的关宁铁骑,更可以把后金挡在山海关外,如此可以一箭三雕。”

    “李将军所言甚是,臣赞同。”牛金星也出列道:“还请陛下招降吴三桂,山海关关系重大,陛下可以不吝封赏,就是封个王也再所不惜。”

    李自成闻言微微一皱,当下道:“如今朕刚刚夺下江山,灭了暴明,诸位爱卿劳苦功高,朕尚未封赏,首先封赏的却是前明余孽,还要给予王爵,依朕看来,那吴三桂也是个明白人,当知道天下大势,只有投降大顺才有生存的地方,否则朕的百万大军一到,恐怕性命也难保。依朕看,不如给予他一个侯爵,然后给予金银珠宝以厚赏,让他给朕安心守护山海关也就成了。”王爵是不会封的,如果封了他做王爷,那以后不是要封许多的王吗?非李姓不得封王这是李自成在长安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谁也不可能破坏的。

    “谁人可以出使,招降吴三桂?”

    “臣愿往。”说话的却是黄玉。

    “黄爱卿前往必定要好消息。”李自成大喜。

    “臣此去有两个要求。”黄玉道。

    “说。”李自成大袖一挥。只要不触及他的低线,什么都好说。

    “如今北京被我军攻破,山海关必定缺少粮草,还请陛下拨付臣十万大军一个月的粮草,以作诚意;其二,吴三桂尚有家眷在北京,还请陛下妥善安排。”

    “照准。”

    “那臣就去山海关了。”

    天下大势并非只有一个人知晓,山海关的重要性也不是大顺王朝一个人能看的出来的,李无庸也看的出来,所以他让人带领大军伺机夺取山海关,但毕竟聪明人有许多,中原的形势已经乱的一塌糊涂了,如今也是可以捞取一笔的时候,多尔衮是这样想的。自从他知道李自成拿下了居庸关后就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不断的派遣细作深入大明境内,昨天他终于得到消息了,李自成已经攻下了北京城,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死了,统治中原长达两百多年的大明王朝终于灭亡了。

    多尔衮迫不及待的召集诸王公大臣,崇政殿的龙椅上,多尔衮并没有穿上摄政王的龙袍,而是穿着太祖皇帝努尔哈赤的披挂,没有人说什么,也没有人敢说,如今的大清朝,多尔衮说的算,另一个摄政王老了,很久都没有上过朝了,虽然表面上是两王摄政,但是大家都知道实际上是多尔衮这位不是皇帝的皇帝统治着大清。

    “明朝已经灭亡了,李自成那个泥腿子入主了北京城,我们再不有点表示,中原那如画江山恐怕要落到他的手上了。”多尔衮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底下的众人也是脸上露出了喜色。

    “摄政王,恐怕你还忘记了一个人吧!”豪格突然说道:“难道摄政王以为台湾的李无庸是那么好惹的吗?据本王的情报看,李无庸也称王了,如今的兵马早就过了大海,登上了大陆,恐怕此刻已经与李自成接上火了。如今要是我军此时插足中原,按照中原人排外情绪,摄政王就不怕两家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吗?李自成与李无庸可不比崇祯那样无能。依本王看来,还是等他们打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是我军起兵之时。坐收渔翁之利。”自从山海关被李无庸逃脱后,豪格对于这个李无庸是咬牙切齿的恨,不但加强了军队的训练,期望着日后能在战场上狠狠的教训一下李无庸,找回自己的面子,更重要的是,从有限的俸禄里,节省大不部分,安排细作,专门打听李无庸的消息,可以说比李自成和多尔衮的详细多了。

    多尔衮冷芒一闪,望着低声讨论,脸上露出忧色的王公贝勒,心里一阵气恼,不但是他们,就是他自己也见识到了李无庸的厉害,如今的后金是闻李而色变,想自己的皇帝都是被他给气死的,何况其他的人了。

    “大阿哥说的不错。”多尔衮并没有反对豪格,而是表示很赞同。“按照惯例,肃亲王的方法是很不错,不过你也别忘了,等他们分出胜负来的时候,中原的大势已定,就算我等攻进了山海关,也将面对的是统一在一个羽翼下的强有力的统治,不论是李自成还是李无庸,他们将率领数千万的汉人来对付我们,先不说我大清是不是能对付的饿了,就是到了那个时候,山海关也不可能攻的下,李自成与李无庸不象崇祯那样无能,你以为他们还会象以前一样,让我们自由的出入喜风口吗?我们只有在这个时候,趁中原还没有定主的时候,快速的进击中原,并且占领黄河以北的领土,然后按照我们先人完颜阿骨打的战略,与李无庸隔河而治,长久计划,最后灭亡李无庸,统一中原。”

    “王爷说的轻巧,那山海关可是有十万关宁军,那吴三桂可是个将才,把整个山海关经营的如同铁打的一样,我大清要花多少力气能攻的下。”豪格不屑的说道。

    “不废吹灰之力。”在旁边听了好久的范文程突然说道:“两位王爷,此时中原无主,明朝已经灭亡,山海关的吴三桂是进退两难,进,则抵不过李自成的大军,退,他会甘心居于一个驿卒之下吗?观中原各路英雄,能取天下者不过两人,一者是李自成,而另一个就是李无庸了,凭借李无庸的手段,取中原恐怕不是难事,而吴三桂且不说有杀兄弑舅之仇,就是山海关外差点要了李无庸的性命这一条足可以让吴三桂对李无庸望而却步了,如今他只有一条路走了,那就是投降我大清。臣请命,前往山海关说降吴三桂。”

    多尔衮大喜,连忙道:“先生此言甚是,那就劳先生了,告诉吴三桂,只要助我军夺取中原,本王就与他结义为兄弟,并且封他为王,世袭罔替,永享富贵,决不食言。哈哈。”大殿中人闻言大惊,但都没有说什么,一方面固然是多尔衮的权势了,而另一方面,却是中原那如画江山的影响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