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三十二回 两大臣争相招揽 大汉奸左右逢缘

第一百三十二回 两大臣争相招揽 大汉奸左右逢缘

    “军门,如今该如何是好?陛下已经归天,我山海关十万大军该何去何从,还请军门示下。”

    山海关上,吴三桂一身披挂,虽然如今也有三十多岁,但是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多少的痕迹,虽然他也不过是个总兵而已,但是在山海关,他就是皇帝,他就是天,在这里崇祯的圣旨也不见得比他的命令来的管用。

    大明朝是亡了,是他亲眼所见,当然也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自从连续接到崇祯的数十道圣旨后,按兵不动是他唯一的举动,他是个忠君的人吗?显然不是,否则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北京城下与李自成大战呢!他在等待,这个理由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也许在得到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就下了决定;也许是见到她的身影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李无庸总算反了,他称王了,数十万大军出台湾,很快的横扫整个江南,而此时此刻,北方的局势更是让这位胸怀大志的将军看到了自己的出路,虽然九公主很漂亮,但是却不值得自己去卖命,性命、权势才是自己想要的,而这一切已经不是崇祯这个没落的王朝能够给予的。在乱世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看看李自成是个反贼,如今却攻占了北京,俨然成为天下之主,那些文人士子们,心里早就盼望着开科取士了,在新的朝廷里博个功名出身的;那李无庸不也是叛贼吗?可是天下骂他的有多少的呢?关键是靠实力,胜者王败者寇,这是天下最浅显的道理,谁都明白。

    十万大军是什么?山海关是是什么?这就是实力。如今的关宁军已经不是以前的关宁军,这里没有广西兵,没有山东兵,也没有陕西兵,只有山海关外的壮汉,在军中,我吴三桂的话比谁说的都管用,关宁军这支以朝廷军饷建立起来的铁骑早就是我吴三桂的私兵。十万铁骑就是实力,就是资本。山海关是什么,是扼守关外与北京的钥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无论是关外的清军还是李自成,都知道它的重要性。吴三桂是汉人,他虽然也想过投降后金,但是很快被他否定了,因为如果可以选择,他还是愿意在青史上留下一笔好名声的;李无庸就不比考虑了,两人不但有仇,更重要的是离自己太远了,那剩下的就是李自成了,只要你能给我想要的,我投降你又如何?

    “传本将命令,两边戒备。”吴三桂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军门,后金来人了。”说话的是他的家人吴禄。“他说他是范文程。”

    “是他?”吴三桂一阵失神,没想到来见自己的居然是后金的一品大员,大清的重臣。“请他到总兵府。”想了想吴三桂还是想见一见这个后金说客。

    “清使者拜见山海关吴将军。”

    吴三桂望着眼前的这个瘦弱的中年人,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山海关军门,难道你没有看到我关头上还竖立的是“明”字大旗吗?

    范文程当然知道了,他如此说原因很简单,大明朝的皇帝已经死了,大明朝也已经灭亡了,你吴三桂已经不是明朝的将军了,是个无主的人了。

    “范大人所为何事?”吴三桂并没有计较这些,你会说又如何,在这个时代,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手中还有十万人马,大明朝灭亡了又如何?明朝存在已经近三百年了,朱元璋的后裔也不知道有多少,本将军随便找一个,照样能整出一个大明朝来。

    “下官是为将军送行而来。”范文程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吴三桂不屑的说道:“范大人也是汉人,应该是熟读史书了,在以前的一些说客,他们所说的第一句话基本上都是这一句,久闻范大人在关外也是一个智者,怎么也说这些没有趣味的话。”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范文程脸色微微一红,但是很快的冷静下来,脸上仍然是一副微笑的模样,好象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吴将军果然是当世豪杰,难怪我家摄政王想与将军结拜为兄弟呢!”范文程不经意中抛出了一个诱饵。

    “什么,多尔衮想与本将军结拜为兄弟?”吴三桂又有一种想笑的冲动,这个时代真奇怪,自己杀了那么多的满人,到头来,满人的王爷居然想与自己结为兄弟。

    “下官来的时候,摄政王殿下曾让下官转告将军,若将军在中原不如意的时候,不如到大清一游,他当与将军结为兄弟。”范文程对着北方拱了拱手说道。

    “先生真会说笑话。”吴三桂摆了摆手道:“先不说本将军与你家王爷乃生死大敌,就是这个在中原不如意这句话恐怕也有误,想本将军控弦十万,坐守山海关,中原的百姓能不敬佩本将军吗?”

    “将军这十万人马盘踞山海关,不知每日所耗多少?”范文程缓缓的说道:“以前崇祯皇帝在的时候,对将军军粮是一粒也不会少,如今恐怕将军的存粮剩下不了多少了吧!将军还准备从哪里得到粮草来补给呢!失去了粮草的十万大军能发挥多少战斗力呢?”看着莫不做声的吴三桂,范文程一笑,又接着说道:“就算将军投降了李自成,将军以为李自成会信任将军吗?吴将军出身高贵,李自成乃是驿卒出身,来所反的就是将军这样的人,更何况的是将军控弦十万,坐守山海关,如同悬在李自成头上的一柄利剑,您说李自成能允许将军继续威胁他的后方吗?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要害暴露给敌人,将军的十万大军恐怕就在将军归降之日,就会被打散到各处,失去了十万大军的将军,您还有什么凭仗呢?我家王爷就不同了,将军只要献上山海关,摄政王不但与将军结为兄弟,而且在平定天下之日,会加封将军为并肩王,世袭罔替,将军的十万儿郎也可以继续跟随将军左右,为国拼杀。”

    吴三桂沉思了半响,大厅中气氛顿时异样起来。忽然大厅外的吴禄走到吴三桂身边,在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下首的范文程心里不由的露出一丝不安。

    果然吴三桂眼睛中蹦出凌厉的光芒,猛的站起身来,指着范文程怒骂道。“你也是汉人,难道让本将军投降异族不成,难道让本将军当贰臣不成?”来人,送客。”不等对方分辨,就有两个如狼似虎的士兵拖着范文程朝关外走去。

    而此时的吴三桂却站在滴水檐下,象是在等待着什么。不一会儿,就见对面施然然的走来一位儒雅书生,面如冠玉,漆黑的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白衣长袍,就缺一鹅毛扇,否则吴三桂还以为是诸葛亮再世了,没想到李自成军中也有这样的人物。不错,来者就是被李自成封为副军师,大顺朝的内阁大臣顾君恩了。

    “顾君恩见过吴将军。”到底是有求人家来的,顾君恩先朝吴三桂行了个礼。

    “顾大人远到而来,里面请。”吴三桂也不敢怠慢,自己的父亲老小还在对方手里呢!

    两人坐定后,顾君恩向南拱了拱手道:“陛下久闻将军在关外抵御后金,杀敌无数,保护我中原汉家子民不受胡虏的侵凌,十分钦佩,此次让下官送来粮草八万石,以犒赏诸军。”

    吴三桂眉头有是一皱,顾君恩的话里含义可就大了,先不论这个“陛下”等称呼,单这个“犒赏诸军”中意味就大了,犒赏这个词只能是君王奖赏自己的军队才用的词,如今如果收了这个赏赐的话,不就承认了自己的关宁军是李自成的属下了,自己也是李自成的臣子了?

    “顾大人,家父在京城还好吧?”吴三桂并没有接过话题,而是转向了自己关心的问题。

    “吴大人身体大顺,陛下也宽厚有加,将军不必担心。”顾君恩微笑道。然后又从怀里摸出一书信,递了过去道:“下官来的时候,吴老太爷让下官转给将军书信一封,呈将军一览。”

    吴三桂也没有客气,伸手接了过来,看了看信上的印泥,只见印泥完好无损,当下知道顾君恩没有看过,对李自成军的印象又好了些。

    掏出信纸,熟悉的字体顿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三桂我儿:大顺军陷城,为父与众臣已归降。家中无事,卢氏(卢玉英)亦平安无事。儿可准备投降大顺,但须观大顺如何待明室降将。

    吴三桂轻松地出了一口长气。“卢氏平安无事”最是令人快意了。

    降李自成?如果李自成真有天子气像,那自然要降,否则我吴三桂还能到关外降清?我或当梁山好汉不成?

    他对投降大顺并无反感。改朝换代的事,谁又扭转得了?良臣择明主,飞鸟择良木。万一将来李自成不信任我了,我就与玉英遨游山林去,这打仗还能当日子过……?想到这里不由的松了口气。

    “不知陛下有何交代?”

    顾君恩闻言不由大喜,连“陛下”这两个词都说出来,投降之心就昭然若揭了。当下说道:“陛下有旨,吴将军在处理山海关事宜后,进京封侯、领赏。”

    “进京?”吴三桂心里一动,当下面不改色的说道:“既然如此就劳烦大人回奏陛下,待臣整顿军马,三日后,返京觐见陛下。”

    “既然如此,下官就在北京恭候侯爷了。”连顾君恩也没有想到说降吴三桂居然如此容易。

    望着顾君恩的背影,吴三桂脸色一沉,招过吴禄吩咐道:“秘密返京,打探一下情况,顺便看一下老爷。”

    “是。”

    真是漫江撒下钩和线,从此钓出是非来。这一看,顿时把一个好好的大顺江山给看没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