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三十四回 李无庸孝陵祭拜 吴三桂冲冠一怒

第一百三十四回 李无庸孝陵祭拜 吴三桂冲冠一怒

    炎黄七年七月六日,天大明,甲辰、龙月,干支壬午五行属木,二十八宿为参,月建为满,易祭祀,嫁取经络。

    唐王李无庸在众人的陪同下携带九公主朝紫金山下的明孝陵行去,明太祖乃是明朝开国帝王,在臣民士绅心中拥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关防大事甚是紧要,由不得李无庸不重视。想当初朱棣入南京前,郑成功围南京之时,都曾先往孝陵拜谒,以示对太祖的尊重。而在清朝的时候,康熙、乾隆每次南巡都会祭祀明孝陵,康熙皇帝更是对明孝陵实行三跪九叩的大礼,可见明孝陵在帝王心中的地位,祭祀明孝陵不光是对朱元璋的敬佩,最主要的是收服民心,李无庸刚入南京城,虽说南京城中的官吏与百姓暂时归依于李无庸,但是毕竟不是真正的心服,祭祀明孝陵一方面是显示自己的心胸宽广,另一方面也是安抚明朝遗老遗少的心。

    大清早,李无庸便在有司官员的安排下沐浴熏香,不进饮食。待吉时一到,与九公主上了龙辇,由明皇城正门而出,近卫军侍卫队在前面开路,从台湾赶来的文武百官紧随其后,队伍后面是宫廷歌舞队,而李无庸与九公主则坐在龙车上走在队伍中间阵容整齐,仪仗威武,再现皇家气派。在仪卫簇拥下自南京城而出朝紫金山而去。沿路官员百姓早得了音信,不论贤愚老幼,愿或不愿,皆用黄土覆地,清水泼街,然后鲜花香案摆放于门前,全家老幼尽出,远远见了唐王仪卫过来,尽皆山呼舞蹈,跪拜如仪。隔过黄幔望着周围跪拜的人群,李无庸不由的一叹。

    “你叹什么?”旁边响起了九公主冰冷的声音,自从成亲后,两人再也没有说过话了,也没有象这样的呆在一起,虽然九公主十分希望能嫁给李无庸,但是却不想自己的婚姻中搀杂着政治因素,更不想在那种情况下嫁给李无庸,然而事实就是这样,自己还是嫁给了一个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在熟悉又陌生的皇宫里,九公主一直冰冷着俏脸,与诸女也不说话,弄的皇宫中冷冷清清,李无庸也因为战事繁忙,两人接触的机会甚少。如今两人虽然在一起,却还是因为祭祀太祖皇帝,九公主也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主,当然知道李无庸拉她过来的目的,民心、士子之心,就此行的目的。

    “我已经接到情报,你那几个弟弟安王、永王都已经跑了出来,我已经派人去接了,太子虽然还在李自成手上,想来他也不会为难一个孩子的。”李无庸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准备怎样处置他们?”阿九心里一惊,玉手紧紧的拉了手中的绣帕。

    “放心,我会封他们为安乐侯的。”李无庸叹了口气,抓住那双冰冷的玉手,阿九抽了又抽,见李无庸抓的很紧,也就没有再抽了。

    “这样也好,让他们远离权力之争吧!这样还能保存我朱家血脉。”九公主当然知道李无庸这样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须知每代王朝灭亡后,他的子嗣是不可能有好日子过的。如今得到李无庸的承诺,朱九九脸上也微微松下了寒冰,倒更有一些皇家威严。让旁边的李无庸暗暗的松了口气,呆会祭祀的时候,朱九九整着一冰冷的俏脸,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明孝陵在南京城东郊紫金山南麓独龙阜玩珠峰下,茅山西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和皇后马氏合葬于此。陵墓的神道从四方城开始。四方城是一座碑亭,位于卫桥与中山陵之间,是明成祖朱棣为其父朱元璋建的“大明孝陵神圣功德碑”。其顶部已毁,仅存方形四壁,内有立于龟趺座上的石碑一块,碑高8.78米。碑文由朱棣亲撰,计2746字,详述明太祖的功德。明孝陵的朱红大门坐北朝南,正对梅花山,门额上书“明孝陵”三字。碑亭后原建有两御亭,西边叫宰牲亭,东边的称具服殿。甬道尽头有石桥,称大石桥,又称升仙桥,意思是过了此桥即为“仙界”。桥北是一座宽75米、高16米、进深31米的城堡式建筑,称方城。方城以大条石砌成,正中开拱门式斜隧道,有台阶可步入,计54级。出隧道东西各有石级可登城顶。城顶原建有宫殿式建筑明楼,明楼顶部及木质结构已毁,现仅存四面砖墙,南面有拱门3个,另三面各有拱门一道。在方城顶上极目远眺,东面有中山陵,南面是梅花山,西面有中山植物园,北面是“宝顶”,四周树木葱茏,松涛阵阵,不禁令游人发思古之幽情。宝顶是一个直径约400米的圆形大土丘,即朱元璋和马皇后合葬的地宫,它的四周有条石砌成的石壁,其南边石壁上刻有“此山明太祖之墓”七个大字。

    明黄色龙袍,束发金冠,李无庸由神道向上而登,由正门而入,过宝城、明楼,一直至崇丘而止。在早就搭好的祭台上,李无庸站在最前面,九公主落后半步距离,然后刘谦、顾炎武等文臣武将,然后就是南京城中留守官员钱谦益、黄道周、姜曰广、张慎言等人,高攀龙、吴应箕等国子监、太学等博士东林党诸人,其他各府、各道等官员以及南京城中的富商百姓等千余人位列其后。

    祭祀用的“少牢”(牛头、羊头和猪头各一个)放在陵墓前的案板上。一班和尚的法事活动拉开了这场祭祀活动的帷幕,法事活动之后,一位手持拂尘的太监尖着嗓子宣布唐王上香开始,然后李无庸从太监手里接过檀香,虔诚地下拜上香。上香不过是祭祀活动的开始,更复杂的祭祀活动还在后面,其后的跪拜、行礼、读祭文等活动,每一项都十分讲究,同时也很繁琐,仅一项跪拜就进行了两次,首先是李无庸和九公主跪拜“先皇先祖、地臧菩萨和过往神灵”等,在优美的文舞和虔诚的武舞之后,李无庸又率领百官分三次跪拜了九下。这就是三跪九叩,由此可见李无庸心之诚了,最后就是朗读祭文了,祭文也是李无庸等人炮制出来的。“崇祯十七年七月初六,甲辰,后学末进唐王李无庸谨昭告于明太祖开天行道,肇纪立即,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之灵曰:国家外患,振古有闻,赵宋末造,代于蒙古,神州陆沉,几及拜年.我太祖高皇帝本布衣,应时崛起,十有二年,遂定大业,禹域清明,污涤膻绝。廓清中土,日月重光,河山再造,光复大义,昭示来兹,再现我大汉辉煌,其驱除光复之勋,未有能及太祖之伟硕者也.后世子孙不肖,不能敪厥武,委政小人,自成祖以来,国家妖孽众生,上无有抚民强国之道,下贪污横行,宦官专权,正义之士陨于奸佞之手之手不计其数,到崇祯年间,内有盗贼作乱,外有强敌入侵,后学李无庸兴兵于台,紧以太祖为师,再造乾坤,定鼎河山,救民于水火,还我汉家辉煌。敬告,再拜。”

    “礼毕。”随着太监的喊声,李无庸此次祭拜朱元璋陵墓就这样结束了,然而它的影响却没有结束,在日后的几天里,南京周围的城市,浙江的一部,安徽的一部都已经归顺,只剩下史可法等人仍然盘踞在浙江一线,左良玉盘踞在武昌,刘泽清据守安徽,云南沐家仍然尊明为正统,史可法等人还尊兴献王嗣子朱厚形为帝,定都于武昌,史称“南明”。于是中原大地上就出现了四个王朝,李自成的大顺,张献忠的大西,李无庸的大唐,再加上关外的大清,历史上称为“五国争雄”。

    当然在这五国之中,实力却是南明与大西最弱,到底是谁能够定鼎中原,逐鹿天下,最起码现在还没有人知道,然而就在这僵持之下,局势顿时因为一个小小的人物给改变了。

    同样是山海关,吴三桂脸色铁青,在他的周围就是山海关的一干将领了,大厅中气氛十分的紧张,众人都把目光朝自己的统帅望去,显然等待着他的决定,吴襄被人打了,打的人就是李自成手下得意的大将,拜把子的兄弟刘宗敏,小妾王氏也被刘宗敏给欺负了,如此情况到底是继续投降李自成,还是象往常一样持观望的态度呢!难道自己真的要忍受这种屈辱吗?不,绝不,我吴三桂手中可是有十万精锐大军,难道还要忍受你李自成的欺压不成。可是不投李自成,难道还投李无庸或者多尔衮不成。‘

    “大帅,有南方的消息了。”吴禄突然闯了进来。

    吴三桂一听是李无庸的消息,连忙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崇祯十七年七月初六,李无庸与妃朱九九祭拜孝陵.,从者数不胜数…”

    “李无庸,我与你势不两立。”吴三桂虎目通红,目光中,仿佛看见李无庸搂着那娇小的身影在得意的大笑着。

    “大帅。”众人大惊。

    好半响,吴三桂才阴冷的说道:“李自成乃乱臣贼子,李无庸夺我妻子,本将与其势不两立,本将已经打算接受多尔衮的要求,借助清朝势力,来消灭李自成与李无庸、张献忠一干逆贼,还我大明江山,诸位以为如何?”

    “遵将军令。”想这些人都是与吴三桂沾亲带故的,关宁军又是吴三桂的私家军队,如何不响应。于是,在崇祯十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发生了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前山海关总兵吴三桂率领十万关宁军投降多尔衮,后金的数十万铁骑也随之入关。中原的局势再次大变。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