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三十七回 牛金星难解帝王心

第一百三十七回 牛金星难解帝王心

    第一百三十七回牛金星难解帝王心李无庸兵压史可法

    离开北京的第一天,李自成到了通州。刘宗敏和李过率领大约三万人马继续向密云前进,大顺皇帝的御营和第二批三万人马则在通州停留一夜。

    李自成如今在通州暂住的地方是明朝的一家官宦宅第,被他手下的将士们称为行宫,皇帝住的地方,除掉皇宫以外,其他的地方都叫做行宫或者行在,行宫打扫得十分干净。他要同军师牛金星商议的问题极为机密,所以不仅窗外不许有人,连庭前的天井院中也不许有人走动。他很动感情地低声向军师说道:

    “军师,自从崇祯二年起义,至今整整十六年了。这十六年中,孤身经百战,出生入死,可是很少像今日出征这样心思沉重。你是我的心腹重臣,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牛金星虽然对权势有着很高的追求,对功劳也是非常在乎,但是闻听李自成包含神情的话,还是激动的回答:“臣虽甚愚,但是忝为陛下军师,且蒙皇上隆恩,倚为腹心。今日御驾亲征,圣心沉重,愚臣岂能不知?陛下出征之前,臣曾经几次谏阻,也只为深蒙圣眷,欲在关键时候,直言相谏,以报圣眷于万一耳。今日已经东征,若再犹豫,必将影响士气,故臣考虑倘若战事不利,如何能够使局势不至于不可收拾。”

    李自成明白宋献策不惟考虑到战争不利,而且考虑到很不利,考虑到局面甚至坏到不可收拾。他的心头更加沉重,在心中暗想:可是人马已经出动了,未见敌人,匆忙退兵,会使天下耻笑,处处叛乱,整个大局溃烂,陷于不可收拾之境。李自成沉吟片刻,对军师低声说道:“军师,想我大顺有精兵无数,如今又占据北京,而对方崇祯已亡,大义在我方,那吴三桂虽然有十万人马,想来也不是我军的对手。”

    牛金星叹了口气道:“吴三桂并不可怕,如今这世上只有两个人是陛下的对手,其一就是南方的李无庸,而另一个就是关外的多尔衮,臣担心的是多尔衮如今也在向山海关进军,等到我军与吴三桂打的两败俱伤的时候,他的铁骑从后军冲出,我军将会陷入为难的境地。”

    “多尔衮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不是听说李无庸以一万兵马,把多尔衮的十三万人马打的丢盔弃甲吗?”李自成不相信的问道。

    旁边的牛金星一阵苦笑,心里暗想道:你以为你是他那个变态啊!那种情况也不是经常出现的,就是现在李无庸有几万人马,也不敢轻易的来征讨吴三桂。

    但不管怎么想,牛金星还是说道:“陛下,等我等到了山海关,还是不要主动邀战的好,我们有的是时间拖,只要北京城中局势好转,百万大军很快就聚集麾下,到那个时候,多尔衮也就不必害怕了。”哎,局势其实很明显,吴三桂若是离关南下,那局势对他不利,失去地势的他,在京城下有多大的能耐也只有天知道;而李自成一旦离了北京城,那局势就对他不利,以弱兵来碰撞山海关这样的坚城,恐怕也只有傻瓜才出的主义吧!话虽如此,但是李自成一旦下了命令,那就不得不遵守了,身为军师,这个时候所谋划的就是怎样的去取得胜利了。但是真的能取得胜利吗?连牛金星自己也没有把握。

    还没有等到李自成回答,屋外一位御前侍卫亲将在帘外禀道:“启奏陛下,刘体纯有紧急军情禀报!”

    “什么情况?”牛金星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据我军在山海关的细作来报,多尔衮的大军离山海关不足两天的路程了。”亲卫连忙说到。

    “这么快。”李自成不由的说出声来。“传令,今夜各营人马继续前进,争取明天早上到达山海关,不得有误。”

    “是。”牛金星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话。李自成与其相交数年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挥了挥手,牛金星不是他李自成,他不会理解李自成这个时候的心思。自己刚刚进入北京,虽然还没有登基,但是却是皇帝了,他才进入大明朝的心脏,这也就意味着,他李自成才是这个民族的主人,也只有他李自成才有可能统一天下,而当他进入北京城后,他的声望也确实涨到了颠峰,各地的文人士子都争先来投,如果这次东征还没有到达山海关下,还没有见到敌人就退回北京,那天下人会怎么看他,他的威望会跌成什么程度,连他都不敢想象。这一仗,必须要打,而且要打赢。

    不过这个时候,在南方的南京城,那个被牛金星称为李自成的大敌的李无庸,他可没有李自成那么多的烦恼。从起兵以来,所有的事情都象他起兵前推测的一样。祯死了,明朝灭亡了,李自成也进了北京,吴三桂也同历史上一样,当了汉奸,自己的大军也都已经进入了战备情况,好象什么事情都是按部就班的一样,弄的李无庸也认为自己是个靠阴谋起家的皇帝,虽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然而俗话说的好,项羽之后再也没有帝王。自从汉高祖刘邦不是纯粹的靠自己的武勇来夺取天下后,历史上的每一位帝王在他夺取皇位的过程中,都充满了阴谋与狡诈,这已经是事实了,也为他人所接受。

    局势已经很是明朗,多尔衮参与中原的争霸这已经是个事实,虽然不知道他会在中原呆上多长的时间,但是李无庸知道,除非他不想要关外的土地,坐看关外的满人被自己的铁骑杀死,否则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乖乖的退回那黑山白水之间,继续当他的摄政王;而李自成,虽然他有着百万兵马,但瘟疫过后,北京城里大概也没有多少兵马了,其所有的精锐大概也是不可能抵挡的了多尔衮与吴三桂的合力夹击吧!在后金铁骑下的大顺军等退出北京后,势力也会大损;张献忠一直满足的是做他的四川王,自己要做的就是不让他在成都来个大屠杀而已,而南明,听说里面内部斗争比较激烈,想来也是那钱谦益几个东林党去了,想没有内部斗争都难,钱谦益,要不是孤王放你,你以为你能跑的出南京城吗?

    “殿下,臣妾给你熬了八宝银耳羹了,您尝尝。”刘玲儿仍然象以前一样温柔,只不过身上多了几分威严与华贵。

    “玲儿,你现在已经是唐王后了,以后这些事情交给别人做就行了。”李无庸微微皱了下眉头。

    刘玲儿并没有分辨什么,只是温柔的把瓷碗递了过去,李无庸知道这件事说了她也不会改的。

    “听说殿下又要出征了?”刘玲儿看着正在吃了八宝银耳羹的李无庸问道。言语间充满着柔情与不舍,自从与李无庸成亲以来,两人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多少,但是她并没有后悔,毕竟李无庸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李无庸了,而是天下人的了。

    “恩。”李无庸吃完碗里的“爱心”夜宵,点了点头答道:“如今局势已经很明显了,多尔衮快要入关了,虽然我也做了许多的准备,但是不管怎么样,快速的结束战争,还天下一个太平,让老百姓过上平静的生活,也可以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南明盘踞湖北、浙江一带,他们的势力最为弱小,就找他们开刀了,打通江南通道,把罗振川他们解脱下来,让我军有足够的兵力来应付以后的情况,就是眼下要做的事情了,史可法横在中间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

    “九妹妹那里去过了吗?”刘玲儿突然问道。所谓的九妹妹就是指九公主了,说来也好笑,李无庸的后宫共有九个人,刘玲儿因为是正室,被奉为老大,而九公主不但是最后一个来的,年龄也是最小,最奇怪的是她的名字也是叫阿九,真是天意。

    李无庸苦笑的摇了摇头,自从明孝陵回来后,九公主对他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多少,虽然有时也能与自己说上两句话,但是却不让李无庸进她的房,而如今李无庸要亲自出征南明的史可法,要知道宫廷里,消息并不是很保密,很快就被她知道了,这下对李无庸的态度就更差了。

    “也许时间久了,就可以改变一切。”刘玲儿淡淡的说道。

    “我走后,定疆监国,岳父与亭林辅政。”

    李无庸的话让刘玲儿心里一惊,以前李无庸不管什么时候,从来没有让哪位王子监国,而在称王的时候,也没有立过王世子,虽然这个时候李无庸有了三个儿子了,如今不过征讨一个小小的史可法,居然让王子监国,这难道是个什么信号不成。尽管现在李无庸还没有登基称帝,但是大家都知道李无庸称帝是迟早的事情,这个时候让二儿子监国,是不是就是意味着称帝后,李定疆就是太子呢?虽然刘玲儿是个好妻子,但也同样是个好母亲。李唐王朝的实力很是明显,日后统一天下的必然是李唐。皇帝这个字眼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落在自己儿子身上来,刘玲儿心里也不由的一动。

    三天后,李无庸果然下旨,起兵十万出征浙江,令二王子李定疆监国,国丈、吏部尚书刘谦、内阁大臣顾炎武共同辅佐。圣旨一下,果然引起了朝野震动。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