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五十回 昭陵与福陵 (三)

第一百五十回 昭陵与福陵 (三)

    第一百五十回昭陵与福陵(三)

    “将军,你要的人带过来了。”李卫敬佩的对对面的李丰说道。用五千人马硬是压的对面的老将唐通不敢出城,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能做到的。

    李丰转身朝李卫身边的大汉望去,冷声道:“你就是那流民的头?”

    大汉眼光中充满着仇恨,毕竟对面的这个人毁了他们的家园,掠走了他们的牲畜与钱财,逼迫着他们往宁远就食,尽管是对面的唐通没有打开城门,但若要是论罪魁祸首,还是眼前的这个与自己同一族的汉人,如今仇人就在眼前,如何不让他愤怒。

    李丰见他不回答,并没有动怒,毕竟自己毁了他的家园,他们的死亡与自己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当下冷笑道:“你也不必如此看着本将,战争哪有不死人的道理,既然你们已经投降了满州人,那就是我们汉人的仇人,本将没有杀你们,就是对你们客气了。”

    听着李丰的一番狡辩,大汉冷笑道:“你这个禽兽,也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好,象我们这些人,手无寸铁,当初明朝的时候,朝廷无能,你们这些当兵的也是个没卵蛋的家伙,打不过满州人,满州人才有可能掠夺我们的妻子儿女,抢夺我们的财物,把我们当作奴隶看,亏你们还吃着朝廷的俸禄,你以为我们愿意做满州的子民吗?简直是可笑。我胡大海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礼仪廉耻也还是知道的。非我族人其心比异,但是我们手上有什么,能反抗吗?”

    李丰不由对眼前地这个叫做胡大海刮目相看起来,当下又说道:“哼,你说的是前朝,我们大唐的军队战无不胜,岂是前明那些垃圾可以比拟的。尽管你也是个血性男儿,但也不能屈身从贼。有了这一条,本将就是杀了你们也没有过错,皇帝陛下也不可能怪我们的。”虽然言辞间充满着杀气,但语气上却有着一些松动。显然他对胡大海中有些话还是比较赞同的。

    “将军,以小的看,既然我大军即将要撤离,大营也是没用。不如留给他们做个遮风挡雨地地方也不错,眼看隆冬将近,虽然对方从贼,但到底也是曾经是汉人,我大唐乃礼仪之邦,仁义之邦,以末将看来,不如把这个大营留给他们。也成就陛下的一番名声。”说话地是李卫,眼睛里露出一丝不忍。

    李丰闻言想了想,好半响才点点头说道:“李卫,你是我的弟弟,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依着你。你把营后的一些粮草发给他们吧!让他们驻扎在后营,不得擅自走动。”

    “谢大哥。”李卫高兴道。

    李丰又转首对胡大海说道:“今日我弟弟给你们求情,再说你们如今的情况与我们也是有一定的关系,反正我们现在吃的东西,也有一部分是你们的,你们连夜让城外地人搬进来吧!记着从后营进来,莫要发出声响,明天早上你们可以在后营自由活动。”

    “那就谢谢将军了。”胡大海脸色稍微好转,对李丰拱了拱手,然后又在亲兵的带领下走出了大帐。去安排城外的流民进大营。

    望着胡大海离去的身影。李丰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对李卫笑道:“弟弟。你刚才演的不错,偌大的一个大营,就我们的五千人马,要不了多久就会暴露,要不是唐通不敢出来,我们早就露馅了,明天豪格来了,情况就不同了,如果后营空荡荡的,想不让他们怀疑都难,现在有了城外地那数万流民,把他们放在后营,那豪格如何分的清楚哪些是兵那些是民。只要我们不主动出战,坚守大寨,必要的时候,让那胡大海来帮助我们,支撑个几天是没有问题的。”

    李卫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但很快就忍了下来。

    “记住慈不掌兵。”李丰低声说道。他当然知道等他们撤离后这些百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屠杀或者被送为披甲人为奴等等,都没有一个会有好的结果,但是这些都不是他所考虑地,他所考虑的是如何在此地坚守十天,为谷振东的下一步计划减轻压力。

    事情也确实象李丰想的那样,城头上的唐通见到城外的难民一夜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本来还感到好奇,但是又看到城下那满地的鲜血,还以为谷振东派人把他们都杀掉了,下一部就会集中力量攻城,心里更加不安了,不过令他心里比较自在的是豪格的大军下午就能赶到这里了,合计两蓝旗六万大军,再加上自己手中地一万人马,消灭眼前地四万人马,尽管他们不是靶子,但是兵力的多寡,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地。而现在谷振东凭借手中的人马,想用一天的时间攻下这座坚城,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对面的大营早就换了主帅,对面的大营只不过是由五千士兵与数万没有上过战场的百姓罢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要是大胆进攻的话,恐怕李丰也只有留下那些百姓跑路这一条了。

    说实在的,李丰之所以敢在谷振东面前立军令状,他是在赌博,他赌的是豪格在爱惜自己的兵力,因为他的两蓝旗不同与多尔衮的两黄旗,他的兵力补充必须得到多尔衮的同意,作为政敌,多尔衮会同意吗?这点恐怕连多尔衮都不知道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豪格除非是笨人,否则他是不会做的,对面了不是四千,而是四万横扫大草原的铁骑,杀了他四万,自己最起码也要受到同样甚至更多的损失吧!

    豪格当然不是傻蛋,自从当年被李无庸耍了一次后,暴躁的性格也变的稳重了许多,当进了宁远后,并没有点齐兵马杀出城去,而是在敌楼上站了许久,好半响才叹了口气,吩咐鏊拜,注意防守。因为他的计策很简单,冬季将临,四万人马的每日消耗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远道而来,只凭借抢劫而来的粮草到底能支持多长时间呢!以静制动,一个拖字,有的时候可以抵挡十万大军。

    然而豪格并没有想到的是水无长形,兵无长式。世间上的事情从来就没有绝对的一样。如果对面的敌人所想的并非是一个小小的宁远的话,那事情就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第一天,敌人没有来挑衅;

    第二天,敌人还是没有来挑衅;

    第三天,被对方用利箭射回,死伤数百;

    第四天,双方平安无事;

    第五天,接到探马报道,锦州城外有大军出现;

    第六天,冲进对方大营,却只发现数万难民,手无寸铁。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