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五十一回 昭陵与福陵 (四)

第一百五十一回 昭陵与福陵 (四)

    第一百五十一回昭陵与福陵(四)

    “索尼,可有探马来报?”豪格脸色通红,当然是被羞辱的,几千人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守了九天之久,更重要的是最后居然让他们给溜了,等于在豪格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后,再吐了口吐沫,是何等的羞辱,豪格仿佛从那些士兵的眼睛里看出了嘲讽,他发誓一定要把这几千人给捉回来,然后残忍的杀死他们。当然这些都是在捉住他们之后才能做的事情。

    “探马来报,往山海关方向有大批的敌军出现,大约有一万人?”索尼皱着眉头说道。

    “山海关、一万多人?”鏊拜大吃一惊。前几日,有人说在锦州也出现了好几万人马,把锦州围的水泄不通,城下的大营也是蹄声大做,估计有好几万的兵力,再加上现在山海关方向的一万多人马。众人顿时一阵糊涂,在着大草原上到底有多少敌人。

    “王爷,奴才认为前去山海关方向的敌人并不是对方的主力,而在锦州城下的才是对方的主力,想对方行动如此迅速,一个晚上就能抵达山海关方向,我们的探马也只能根据马蹄印来判断,奴才认为,对方其实并没有多少人马,前往山海关的也仍然是这城下的几千人,只所以我们被迷惑,因为他们是一人双马甚至是三马,他们行动迅速,我们就是知道了,也追不上他们,山海关坚固,更何况对方敌将施琅尚有水师一部在附近,水陆互为犄角。进可攻,退可守,我们还是不要进攻的好。更何况前些日子传来锦州城下有大量地敌军聚集,奴才以为锦州才是对方的进攻的主要方向。奴才以为还是与敬谨亲王尼堪会合,共同击杀敌首谷振东为好。万一让他们继续呆在我朝龙起之地,我朝的损失也就越大,而摄政王也会对王爷您不满。”

    索尼的话让豪格冷静了下来。让谷振东继续留在大草原上溜达,不光对朝廷。就是对自己也是个打击,死对头多尔衮还不知道会用什么由头来对付自己。

    “点集兵马,锦州。”豪格拿起金刀大喝道。他要用手中的金刀,要用锦州城下的唐军主力来洗刷李无庸留在他身上地屈辱。

    然而,事情真的有他们想象地那样吗?骚扰,在中原的战争史上,经常被那些军事家们使用的无赖战法。高速的移动能力,先进的军事思想,让李丰这五千骑兵在锦州与宁远之间如鱼得水,三天的路程,豪格仿佛是过了三年一样,在宁远城下藏头露尾的,被怀疑赶到山海关地敌人终于出现,但他的出现。并没有给豪格带来幸运。每次就要扎营的时候,五千骑兵呼啸而过,利箭象乌云一样射象一群毫无准备的辎重兵身上;吃饭的时候,五千骑兵飞一般的在大营旁驰骋而过,利箭又是一阵厉啸,清军连个吃饭的安宁都没有;而晚上就更不用说了。豪格为了睡个好觉,不得不派出大量的士兵守夜,虽然李丰他们是没什么办法,但是清军第二天早上也没有丝毫地精神。

    而在锦州城下,满脸都是落腮胡子的敬谨亲王尼堪也皱着眉头望着城下的一片联营,而城门口处也同样是一片的难民。尽管他的手下有好几万人马,却不能拿下面的那一万多人任何办法,他进攻过,但是王廷臣等他前来进攻地时候,就拔营而走。根本不与他有任何的接触。而等他退回城里的时候,王廷臣又赶了回来。象个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缠住尼堪。尼堪也曾吩咐底下众人也是一人三马,亲自带兵去追击王廷臣,但是还没有到百里的地方,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骑兵,围住自己的两三万人马撕杀,火枪、连珠铳等先进武器打的尼堪狼狈而逃。等回到城里的时候方才发现自己中了对方的计策,那城下地一万多人只是一个幌子,yin*自己上当地幌子。想到这里,他一面向沈阳与宁远求救,一面坚守城池不出,反正你们也攻不进来。等你们的粮草用尽,等到援军地到来,在吃了你们也不晚。

    清军是天下精锐不错,但是满人人少,全民皆兵也不过数百万人,而在这个时候,兵不过三十多万,到后来建立了汉八旗,兵员方有所好转,但是汉八旗的实力根本不能与满八旗相比较,大概也只是比明军要好而已,随着多尔衮的南下,大清军队在关外除掉必要的守卫外,也不过十万人马多一点,反正关外是自己的老巢,满人众多,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人胆子大到敢到满人老巢去捣蛋。

    然而事情也不会有绝对的,李唐王朝在李无庸这个做事不按常例出牌的家伙的带领下,他手下的那些将军们也变的古怪起来,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越是有可能发生,剑走偏锋,四万人马深入多尔衮的老巢,从宁远开始,再到锦州,一步接着一步,把豪格牵的鼻子转。

    谷振东目标真的是锦州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对于他来说,无论是宁远还是锦州,都不是他的目标,这两座城池根本没有便宜可占,沈阳也就是清朝的盛京了,那里才是自己的目标。在打怕了尼堪后,又留了五千兵马继续迷惑尼堪,其余的三万大军马不停蹄的朝沈阳进军,守卫空虚的沈阳才是自己的目标,才是展现自己军事才华的舞台的。

    从锦州到沈阳,谷振东仅仅只走了三天的时间,当这只铁骑出现在盛京城下的时候,盛京城一片大乱,和硕礼亲王代善、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巽亲王满达海、端重亲王博洛、苏克沙哈、遏必隆等文武重臣也都慌做了一团,让敌人的兵马杀到了盛京城下,这可是自从皇太极定都盛京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更可怕的是盛京城内仅有的是御林军马一万五千人,四门提督两万人,汉八旗三千兵马,这些兵马也仅仅只够守城了。

    望着城外飘舞的雄鹰剑盾旗,以及那黑色洪流,正在敌楼上观看的年轻貌美的大玉儿,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她是很聪明,但是她的聪明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官场上。她胜在人心,她胜在权术,所以她能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皇位,她能使多尔衮老老实实的给她娘俩打天下,她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找到合适的方法收服他,或者是除掉他。

    她聪慧,尽管她是蒙古人,但是她却喜欢读汉家文化,对于中原的一切,作为皇太极的宠妃,也时常的听到一些,而这一点点对于她来说就足够了。对于大清朝最大的敌人,在皇太极在的时候,她就曾猜到,不是驿卒出生的李自成,也同样不是统治中原的崇祯,而是在大草原一役打的满清毫无脸面的李无庸。当知道李自成围困北京的时候,她就猜到李无庸要出兵了,果然没几天,她就接到李无庸出兵三十万,如同秋风扫落叶般的占据了整个江南。长期战争这个字眼跳出大玉儿的眼睛,在她认为李无庸也不会愚蠢的在自己地位没有稳固的时候,贸然的进行连自己都没有把握的战争。

    但看着眼前钢铁般的军队,她再一次认识到自己错误。远在南方的李无庸已经等不急了。懦弱的南明王朝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只手指头的问题。而在台湾的数年积蓄和江南无数的财富与安南那充足的粮草,中原大地和李无庸自己的声望,让他有充足的兵员,让李无庸在同一个时间里,同时进行两场战争。而这些都是大清朝不可能得到的,人口的稀少,汉满之间的仇恨,一个强有力的王朝这些都制约了大清朝的发展,防东击西,对李无庸进行防守,而对李自成进行不间断的进攻,夺取关中险要与粮仓,再伺机南下,这是多尔衮进关前两人一起商量的结果。然而这个不按常例出牌的李无庸让大清这个随时翻船的可能性大大增强了。

    大玉儿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来,对着跪在城墙上的众大臣道:“盛京是我大清的龙脉所在,盛京是我们大清子民希望所在,保护大清,就要保护盛京,保护了盛京也就保护了你们,盛京是我们大清人用钢铁铸造的长城,是摧不跨的长城,长城的坚固不是眼前这只残兵败屡可摧垮的,我们大清更不是眼前这只残兵败屡可摧垮的,摄政王以及分布在盛京周围的臣民们,不会让他们的皇帝被敌人俘获,在前往盛京的途中,有无数的兵马正在前进,只要我们坚守三天,城下的敌人就会被我们消灭。将士们,你们的皇帝与你们同在,你们的家人与你们同在。”大玉儿优美动听的声音如同兴奋剂一样,传遍了整个城头。

    年老的代善也站起身来,转过身,大声喊道:“坚守盛京,坚守盛京。”

    接着是苏克沙哈、遏必隆,然后整个城头上一片沸腾。好半响才静了下来,大玉儿又大声喊道:“各位臣工,聚集你们家的奴才、家丁,拿起你们的武器,都到城头上来,让我们看看我们大清的子民是不可战胜的。”

    “不可战胜,不可战胜。”整个盛京都沸腾起来。

    敌楼上的大玉儿看着群情激奋的人群,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当她看到城下阵行略微变动的唐军,得意的心情更欢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