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五十二回 昭陵与福陵 (五)

第一百五十二回 昭陵与福陵 (五)

    第一百五十二回昭陵与福陵(五)

    听着城头上不断呐喊的士兵,谷振东当然知道那个女人的一席话已经把对方的士气给激了起来,现在凭借他手中的几万人马想攻下盛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害怕吗?谷振东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奸笑,盛京可是满人盘踞了多年的地方,城墙的坚固程度与明朝的京师北京城也不相上下,他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凭借手中的这么多的兵马把别人的老巢给端了。不过既然来了,不带点东西回去是不符合大唐军人的本色的。

    金银珠宝对于这些整天把脑袋提在裤腰上的士兵来说,并不怎么吸引人,天知道你什么时候被杀死,死了之后你的这些珠宝也是留给别人了。军功、名声、威望这些是才这些铁血军人所想要的。

    杀到盛京城下,本来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这件功劳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吸引力了,此时摆在众人眼前的大功劳就是挖坟,这个坟可不是一般的坟,而是后金的大汗努尔哈赤和他儿子,也就是大清朝的开国皇帝皇太极的坟,挖了一个帝王的坟墓,天下哪有比这个更大的功劳呢!自努尔哈赤崛起以来,汉族子民没有哪一个不愿意不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的。试想要是把他们的棺梓运回南京,想不出名都难。

    福陵,位于盛京东郊浑河北岸的天柱山上,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和孝慈高皇后叶赫那拉氏的陵墓,因为位于盛京地东边,故又称“东陵”,福陵占地面积19.48万平方米,依山傍水。整个陵园由低向高巧妙的依山势而建,宝城、宝顶俱建在山峦之颠。福陵按其自然布局可分为三部分,即大红门外区、神道区、方城、宝城区三部分,从下马碑到正红门为第一部分。

    黑夜之中,无数的黑影悄悄的接近着福陵,弩箭飞射,刀枪呼应。不断的收割着守陵官兵,下马碑下。一个神色冷峻的青年正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眼睛中闪着狠厉的眼神,月光下赫然是大唐大将军谷振东。

    福陵大吗?当然大了。可是在这些虎狼之士地手里,很快的陷落,然后又很快地变成了狼籍一片。这个时候的福陵不过在草创阶段,地宫的坚固程度远远不能与中原的历代帝王陵墓相比较,一代枭雄努尔哈赤的梓棺很快的被抬了出来。然后很快的被运回大营。

    当天色渐明地时候,唐营大帐内停放着两副梓棺,一个是努尔哈赤和他刚死不久的儿子皇太极了。大概这两位帝王到了阴曹地府也不会相信,中原号称礼仪之邦,居然无耻到连死人也不放过。不过战争嘛!是没有几个优秀的军事家喜欢堂堂正正的,讲究礼仪风范的,要是有的话,也不能称的上优秀。当然项羽是另类了。以狮力搏兔,以大欺小,以诡计来赢得战争等等,只要能胜利,手段就是各种各样了。谁说挖人坟墓的事情做不得呢!

    两个皇帝地陵墓被挖的消息很快就被城内的人知晓,大玉儿一听当场昏倒。代善在崇政殿昏死过去,其他的文武臣工也痛哭流涕,想自己连先皇的陵墓都被别人给锹了,是何其的大辱,他们也没有想过,想当年他们也曾率领则着后金大军在崇祯皇帝地祖宗陵墓前驰骋过的,也曾挖了许多的陵墓,现在事情到了他们身上却怎么也受不了呢!

    盛京城中也是一阵大乱,对于自己皇帝陵墓被挖,想到对方的卑鄙无耻。满人不由的怒火上身。汉人都是很无耻的,满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本来在皇太极的时候,厚与汉人,盛京城内也繁华了不少,汉人也纷纷搬了进来,本来相处的就是很好,如今这件事的发生,顿时就成了导火索,不少汉人的商铺被烧毁,不少汉人被愤怒地满人给杀死,盛京城居然发生了骚乱。等到大玉儿醒来地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而这个时候,谷振东的大军已经撤离了盛京,三万骑兵带着两副梓棺朝山海关驰去,不管以后怎样,谷振东地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小半了,剩下的就是如何到达山海关了。毕竟前有豪格的六万大军,锦州的尼勘也有几万,而身后更是跟着大玉儿亲自带领的一万精锐。

    大帐中,大玉儿一身戎装,都说大草原上的儿女,一生下来就是战士,大玉儿这身装备自从她嫁给皇太极就再也没有穿过了,如今为了夺回自己丈夫的灵柩,挽回自己儿子的威望,又不得不穿上它。“诸位臣工,敌人就在对面,如今该如何是好?”匆忙整顿了盛京的局势,大玉儿一面飞驰多尔衮、豪格、尼勘等人,一面亲自率领大军追击谷振东。

    尽管谷振东的手下都是一人三马,但是加上了两副梓棺,速度也慢了不少,毕竟他想完整无缺的把努尔哈赤与皇太极给带回去。而同仇敌忾的大玉儿却不同轻车上阵,追击谷振东,她的目的不是夺回,凭借她手上的一万士兵显然是行不通的,缠住他,等到大军前来回合才是重要的。投鼠忌器,一代太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不光是她,其他人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豪格接到消息时已经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祖父、父亲会被别人从地底下给挖上来,放在太阳底下晒太阳。多尔衮也傻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在中原这边风水四起,自己的老家会被别人操的差不多了。当即从潼关一线调集大军朝大草原扑去,至于黄河边上的军队,他可是不敢动的,天知道那个不按常例出牌的家伙会打什么牌呢!这样一来,原本汲汲可危的李自成潼关防线也喘了口气。

    而远在南京的李无庸这个时候也知道了,自己的爱将的行动,除掉高兴外,他更多的是担心,一边令施琅加大对多铎的压力,一边亲自从海路赶赴山海关,接应谷振东归国,当然他还带着狠狠的刮上一笔的念头。

    谷振东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举动居然带来如此多的结果,他倒是不着急,虽然自己捅了个马蜂窝,但是却有尚方宝剑给护着,你要打行啊!先让我把你们的皇帝的骨头给拆了喂狗,看你们还有何面目立与天地之间。

    于是就在这样奇怪的氛围下,四万大军慢悠悠的撤回了山海关,而此时的山海关下也云集了大清的二十万大军,皇帝福临、太后大玉儿、摄政王多儿衮、济尔哈朗等满清的王公贵族,文武重臣也都纷纷赶到。

    战争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谈判也是正道。一向欺负别人的多尔衮这次也不得不派出使者前往山海关,商谈接洽事宜。而谷振东也非常牛B的回道等我朝陛下亲自前来商谈。大玉儿等人气的发抖,但是把柄在别人的手上,大玉儿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等待着李无庸的驾临。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