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五十三回 昭陵与福陵 (六)

第一百五十三回 昭陵与福陵 (六)

    第一百五十三回昭陵与福陵(六)

    “振东,辛苦了。”李无庸身着金黄色盔甲,轻盈的战靴刚踏上山海关的土地,就见谷振东带领着一干大小将官迎了上来。

    “陛下也清减了不少。”谷振东神情也有些激动,毕竟与李无庸相离了半年,心里也有些感动也是很正常。

    “振东,你在关外的一些动作,朕在南京听闻甚慰!振东不愧是我大唐的虎将啊!与前朝的李绩相比较了。”

    李绩,唐初名将。本姓徐,名世绩,字懋功。入唐,赐姓李;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单名绩。曹州离狐(今山东鄄城西南)人,徒居东郡卫南(今河南浚县东南)。后来李世民即位后,建凌烟阁,被封为英国公,是二十四功臣中的第二十二位,李世民死后,又辅佐唐高宗。可以说是李唐王朝的三代元勋了。

    李无庸把谷振东比拟为李绩,可见其对谷振东的夸耀了。谷振东嗜杀,在他手下死的人数不能以四位数来计较,虽然这是他的战法所限制,但是这种人在历史上,不管是谁,都没有留下什么好的下场,最著名的莫过于秦朝的白起了,杀神白起一生所杀的人数,手段之残忍,虽然不是谷振东所能比拟的,但是自从晋以来,没有哪个王朝的哪位将军打仗的时候会用他这样的战法,仁义在历代王朝中,永远是站在最高层的,象谷振东这样的将军,现在不死。但等到大局稳定后,有朝一日,哪个地方走错了一步,就会被别人翻出旧帐来,到那个时候,想不死都难。事实上,也只有李无庸这样地人才能容许谷振东的存在。要是其他的帝王,也许在攻打扶桑的时候。就被人抓来杀了,更别说委以重任了。

    “陛下,这是臣的本分。”谷振东虽然在心里很是感动,但是他在表面上还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走,带朕去看看努尔哈赤与他儿子去。”李无庸乐哈哈的拉着谷振东那粗糙地大手朝关内走去。

    能够俘获一代枭雄努尔哈赤与皇太极的梓棺,他想不高兴都难,尽管他知道带回去放在南京城给那些中原人看看是一件不可能地事情。但是在多尔衮身上取得点利息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你不拿回去,你这个摄政王也就当到头了,尽管你现在的势力很大。

    这次李无庸的到来,就是为了狠狠的刮一下后金,最好能打的他们好几年才恢复过元气来就更好了,趁那个机会,李无庸也可腾出手来,把中原地各路豪杰都给灭了。最后集中力量与后金一战,但到底能从后金身上得到多少东西,那就靠李无庸的本事了。

    看着城头上升起的金龙旗,多尔衮也知道李无庸到了,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对于自己的老对手。多尔衮从来就没有轻松过。果然,就在傍晚的时候,李无庸就派使者前来,告诉多尔衮等人,明日清晨在山海关下,两军中间,各带兵马五十,商谈交换事宜。看着使者那得意的模样,多尔衮知道明天恐怕不是那么好糊弄过去的,狡诈的李无庸恐怕又要出什么妖蛾子了。与李无庸有过数次交手经验地他。当然明白李无庸可不象中原以前的那些皇帝一样。把礼仪廉耻挂在嘴边上,把仁义道德当作自己的行为标准。即使自己国家再怎么差劲,也会打肿脸充胖子,拼死维护自己天朝上国的威风,这点从以前自己的祖父进攻明朝廷的情况可以看地出来,当年自己祖父进贡的不过是些山货,明朝皇帝却反馈的是大量的金银珠宝,要知道那个时候国内百姓都要饿死了。

    而李无庸不同,他的行为准则与街上的地痞流氓差不多,只要有便宜就占的家伙,如今逮到这样的好机会,想不占都难。多尔衮这个时候仿佛看到了对面山海关内,李无庸得意的模样。

    次日清晨,李无庸并没有让多尔衮他们等多长时间,也就一个时辰的模样,当太阳升地老高地时候,李无庸终于带着商人出身的何斌,在近卫军地护卫下施然然的开了过来。

    看着一脸愤懑的多尔衮,李无庸忍住心中的笑意,跳下马来,也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一把抱住多尔衮,大声道:“老多啊!朕总算见到大清的皇帝了。”情真谊切,仿佛是多年没有见面的朋友了,可是被他抱住的多尔衮却吓的脸色苍白。大清的皇帝也有**岁了,这次也跟着来了,李无庸这句话并没有说错误,但是却是抱着多尔衮说的,这不是说明多尔衮是大清的皇帝了吗?尽管多尔衮权势通天,但是他也不敢自称是皇帝。四面望去,果见周围的重臣脸色有些不对,当看到女伴男装的大玉儿脸色平静后,神色才稍微缓和一下。正当与李无庸说什么的时候,却被李无庸一把推开,只听对方冷冷的说道:“至于赎金的问题,就由朕的商部尚书和你谈吧!”说完就自各儿坐在一边的小马凳上。

    何斌见状,抖了抖与自身不相协调的二品官服,然后从袖筒里抽出一白纸来,大声说道:“唐炎黄八年,清顺治二年,帝国皇帝与大清皇帝会谈与山海关外,大清皇帝感帝国皇帝之威,特现金十万两,战马五万匹,绢帛十万匹,粮食三十万石,帝国皇帝特送清太祖、太宗皇帝上好棺木一双。”

    敲诈,卑鄙等等字眼一一闪过大清众文武大臣的脑海,饶是准备被李无庸栽上一番的多尔衮也勃然变色,护驾大将鏊拜更是抽出了腰上的宝刀,就要砍杀一番。

    “怎么不对吗?”何斌神色不变的说道:“难道你们地太祖太宗皇帝没有这个价钱吗?难道你们要天下都知道,你们连自己祖宗的坟墓都保护不好吗?”何斌的话让多尔衮彻底的冷静了下来。难道说自己的父亲与兄长不值钱吗?要是这件事被中原的百姓听说了,那大清朝也别想在关内立足了。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个代价恐怕也太大了吧!

    “大唐皇帝陛下,可否由小女子说句话。”就在多尔衮等人为难的时候,一个天籁之声传了过来,多尔衮不由地舒了口气。

    李无庸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兵装扮地女人,又看了一下多尔衮等人的反映。心里一阵了然,当下笑道:“太后请说。朕还是很和善的。尊重女性。”靠,你和善吗。那天下就没有恶人了。

    大玉儿虽然很好奇李无庸是从哪里知道自己就是太后的,但是相比较而言,眼下的事情才是大事情,如果真要按照李无庸的要求去做的话,那大清朝永远不要翻身了,就更别谈什么饮马长江了。

    “陛下乃天朝上国地皇帝。在我们满人一向可以尊称为天可汗…”

    “哈哈,朕还没有自大到能与唐太宗皇帝相提并论的时候,不过等到朕一统天下,,福临做了朕的藩臣的时候,可以这么称呼了!”李无庸很快的打断了大玉儿的言辞,美丽的女人要么是花瓶,要么就是个厉害角色。眼前这个女人不光美丽,更重要的是厉害,拥有与男人不相上下地智慧。什么是谈判,谈判就是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看到李无庸不在乎什么虚名,大玉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想到李无庸在汉人皇帝中居然是个怪胎。不过李无庸如此好对付的话。也不是大清最大的敌手了,当下微微一笑,又说道:“不知陛下可记得两年前陛下到草原一游的情景,我大清可是送了陛下不少东西作为礼物的。”

    “哈哈哈,好东西朕不在乎多地,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朕还想再来几次,东西还是别人家的好啊!虽然我大唐美丽富饶,但窥视的人也不少啊!没有这些东西来保护,朕也没有把握让我们的子民过上好日子啊!”李无庸的话加枪带棒。丝毫不给大玉儿的面子。

    “大唐皇帝陛下。我大清之所以进关,也是受平西王所托。说实在的,我大清地小国弱,哪里有胆子与陛下为敌?”多尔衮旁边的一个中年文士说道。

    “你是什么人?”李无庸皱了皱眉头。

    “微臣清大学士范文程。”中年文士拱手道。

    “原来是文程先生啊!久仰久仰啊!”李无庸拱手道。

    范文程一听羞的满脸通红,身为汉人,当然知道这称呼里地问题了,按照平常,称对方为“范先生”,那就是对对方地尊称了,而称呼为“文程先生”,那就是骂对方没有祖宗了。如此称呼,范文程想不羞愧也难。

    李无庸不屑的望着退入人群中地范文程,转首对福临不耐烦的说道:“小皇帝,寡人耐心有限,交还是不交。”想那李无庸久经沙场,一身威严中带有杀气,哪里是一个十岁未到的小毛孩可以抵挡的。福临顿时吓哭了起来。

    “李无庸,你的条件太苛刻了,我大清做不到。”到底是母子连心,见福临被吓着,大玉儿往日的雍容与沉着也就没有踪影了,毫不犹豫的喊出了李无庸的名头。

    “哈哈,既然如此,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李无庸拍了拍身上的铠甲,作势要离去。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但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道理还是知道的,反正你们都是要还的,不如我的价格开的高点,这样我可以占最大的便宜。

    “陛下,小王有话要奏承陛下。”多尔衮见状,连忙喊了出来,他可不同于大玉儿,他是摄政王,所以的军事部署都是由他来安排的,今日局面他多尔衮有着重大的责任,假如今天要不回梓棺,他这个摄政王也就当到头了。只要王位还在,损失点东西算什么,东西没了,可以抢啊!黄河以北的地盘都是自己的,粮食也可以从高丽棒子那里去弄!王位丢了,想找回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李无庸望着神色黯然的多尔衮,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那是胜利者的标志。“摄政王殿下,这里风景不好,你我还是换个地方说话吧!”说着骑上旁边的亲兵送上来的疾风,对多尔衮道:“当年皇太极曾问明朝的使臣说,你们中原的皇帝能否骑马张弓,能否驰骋疆场,摄政王,请吧!”说完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多尔衮只得上了马背追了上去。

    后来据太祖皇帝的起居录记载:炎黄八年十一月,太祖皇帝与清摄政王会谈与山海关外,清摄政王感帝国皇帝之威,特献黄金五万两,战马十万匹,绢帛五万匹,粮食十五万石,帝国皇帝特送清太祖、太宗皇帝上好棺木一双。”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