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六十七回 大决战 (四)

第一百六十七回 大决战 (四)

    第一百六十七回大决战(四)

    武昌城外,清军大营,佟养性走进了大帐,此人为汉军旗总兵,总理汉军民事务,此次也是带领着汉八旗前来助阵的,否则清军哪里有那么多的兵马分布三个阵线。哪有那么多的兵马与李无庸相抗衡。

    “佟半朝,有什么事吗?如此紧急?”尼堪巧着腿坐在帅坐上,手上正拿着羊腿,在那里十分不雅的啃着。所谓的佟半朝,指的是天聪五年七月,佟养性仿红夷大炮成,上封红夷大炮为天佑神威大将军,以佟养性为汉军旗总兵,总理汉军民事务。时汉人已占金国人口大半,佟养性为名符其实之佟半朝矣。

    “王爷,左梦庚派人来报,遇到了史可法的袭击。”佟养性轻声说道。

    “他们汉人,除掉李无庸和他的手下几个将军还有点看头外,其他人也都是没有骨头的东西,想那左梦耿的老子,在中原也是个人物,没想到他的儿子却如此不中用,我们大军没到,就这么快就投降了,还说拿史可法的人头来请功,哼,仗还没打一会就来求救,这种人物还想封王,我呸,要是让这种人也来封王,我们族人个个都封了王了。”尼堪一脸的瞧不起的模样,仿佛自己答应左梦庚投降都是个错误一样。

    “王爷,来人说,史可法早有准备,而且带来的士兵也不只是五万人马,而是十五万,那李自成手下的大将郝摇旗与李锦两人在关键地时候,也加入了进去。双方已经撕杀了半夜了,那左梦庚的人马恐怕是真的抵挡不住了,否则,他也不可能来求救的。”佟养性在关键的时候,还是给左梦庚说了一句公道话,否则他怎么对的起左梦庚送来的十几万两地银子呢!

    “什么,你说对方有十五万之众。李自成死后留下的精锐也参加了大战。”尼堪丢掉手中地羊腿,油腻的大手也顾不得擦了。在大帐内走来走去,嘴巴里直嚷道:“这汉人真是弄不懂,想当年史可法的皇帝不是被李自成杀的吗?他们二人应该是生死仇敌啊!你看他们以前杀的那么欢一个,怎么到了现在居然联合起来了呢?真是他**的不明白?汉人的心思真是很难猜,就象那狡猾地李无庸和他手下的将军一样。”

    “那…那我们救不救?”佟养性连忙问道。

    “救?当然要救了,说不定还可以趁势捞上一把呢?”尼堪眼珠子一转。

    “王爷是说趁双方打的差不多的时候,史可法和他的大军打的筋疲力尽的时候。在他们后面偷偷的来上一下,好坐收渔翁之利?”佟养性眼睛睁地大大的,冒着精光。

    “不错,坐收渔翁之利,不错,就这个词,没想到你跟那些汉人呆的久了,也学会了几句酸诗了。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想左梦庚那小子虽然没有骨头,但是他手下也是有十万人马的,就是躺在那里让你杀的话,最起码也杀的你手发软。如今两人正在那里打了大半夜了,死地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只要我们稍微出一下力,也就差不多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用最少的损失,就夺了湖北之地。”尼堪得意的拍了拍佟养性的肩膀说道。“走,起兵出发。”

    “是,王爷。”

    “等等。”尼堪突然脸色凝重的喊住了刚要出去的佟养性道:“对面的唐蛮子可有消息?难道他们没有来拣这个便宜?”

    佟养性见状,连忙道:“刚才我军的探马已经探了个明白,那唐军的士兵正在那里发笑呢?”

    “发笑?”尼堪皱着眉头道:“不对啊!只要是稍微有点头脑地人。都知道眼前是个好机会。那个罗振川也不是个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呢?放掉这个好机会不要呢?”

    “大帅!”佟养性笑道:“想那些汉人之间不和很正常地事情。他罗振川见自己的敌人在那里窝里反,当然愿意看热闹了,等他们分出胜负地时候,胜的一方也没多大力量了,这样收拾起来不就快了吗?他怎么知道左梦庚已经投降了我军呢!”

    “恩,说的也是。想来本王是被李无庸和他的大将谷振东弄怕了。”尼堪还是比较老实的说了出来。“出发。”尼堪非常威武的挥了挥手。

    而这个时候,史可法与左梦庚的战斗也逐渐分出胜负来了,战斗的天平随着联军的奋勇杀敌逐渐朝联军偏移。久不见笑容的史可法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在长期失败的同时,他史可法总算胜了一回,尽管对方也曾经是自己的袍泽。

    “王爷怎么还没到?”望着越来越近的联军,左梦庚颤抖了,害怕了。

    “罗兄,这战斗也快要结束了,尼堪要是再不来,恐怕他刚收下左梦庚见不了明天的太阳了,你的那个做狼的计划也难也实现了。”曹百原望了后面不安分的陈大戈,对罗振川打趣道。

    “最尊贵的客人总是最后到的。”罗振川并没有解释,相反还冒了一句经典出来。

    “你是在夸你自己是最尊贵的客人了?”曹百原非常不屑的对他说道。

    “听,他们来了。”罗振川突然说道。

    其实他不说别人也感觉到了,曹百原感觉到了,陈大戈也感觉到了,战场中的左梦庚感觉到了,而史可法、郝摇旗、李锦同样都感觉到了。

    骑兵,地动山摇,大地都在害怕的颤抖。如此多的骑兵,在中原很难见的到的,也只有关外的大敌清军才会有这么的骑兵。清军来了。

    左梦庚脸上一阵狂喜,尼堪率领他的十万铁骑在最关键地时候出现了。史可法已经是必死无疑了。以后自己就是平南王了。

    史可法的黑脸如今更黑了,郝摇旗这个时候也没有摇动他的大旗了,李锦也是脸色苍白,尽管自己手上还剩下两千多人,但是相比较对方的十万铁骑,根本就是九牛之一毛,更何况自己已经是杀的手的软了。对方随便派一个牛录过来,自己也许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督师。如今该如何是好?”在这里史可法的官位最高,而郝摇旗与李锦也是前来襄助地,这个时候也得听他的吩咐。

    “两位将军,如今贵我两军以疲惫不堪,对方有十万铁骑,又是以逸待劳,恐怕我等是在劫难逃了。如今武昌已经是破亡在即,大明也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我史某人当初在牢狱里见我左先师地时候,就发誓要为我大明而生,为我大明而死,如今大明灭亡在即,也是我史可法尽忠的时候了,诸位不是我大明的官员。大可以现在离去,也好保存实力,他日也可以东山再起,为我汉人留下一颗火种。”史可法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苍凉与悲伤。

    “史大人,我等虽然不是大明的官吏,但也是汉人。当初我们跟随大顺皇帝陛下反崇祯皇帝,那也是兄弟之间的争夺家产一样,如今,可是多尔衮这个外族人来侵略我等,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让我们走呢!要是这样的话,日后我李锦哪里还有脸面去见我们汉人兄弟。”李锦脸色涨的通红,眼睛里冒着熊熊地烈火。

    “对,史大人,我摇大旗的本来瞧不起你们这些读书人,今天看到了你。我郝摇旗敬佩你。老子也不个没蛋的种,今天就是死了。也是一条好汉。”郝摇旗挥舞着手中森冷的大刀片子,在黑夜之中发出劾人的呼啸声。

    “好,好,不愧是我汉家儿郎。”史可法眼睛里流露出的感动。

    “史可法,如今敬谨亲王的大军已经到来,你是插翅也难飞了,依本王看,你不如降了本王,也好保全一条性命。”左梦庚得意的说道。

    “我呸,老子好好地大好男儿不当,却情愿去当人家的奴才,左良玉恐怕在棺材里也难以闭上眼睛吧!”郝摇旗大骂道。

    “弟兄们,跟他们拼了。”李锦抽出战刀,大喝道。

    “和他们拼了。”史可法大吼道。

    俗话说狗急了还会咬人呢,更何况是一支心存死志的军队呢!这只疲惫之师为了生存再次爆发了他的威力。顿时把对面心神放松的左军杀的一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倒下了一大片,等到尼堪率领地大军到达现场的时候,左梦庚的周围也只有数千人了。尼堪不屑的望了一眼,满脸苍白的左梦庚,冰冷的哼了一声,然后对身边的佟养性道:“还等什么,先杀了这一帮人再说。”

    “杀。”佟养性大吼道。

    清军这一群从小就从马背上长大的家伙果然名不虚传,骑在马上,居然左右开弓,转眼间把自己身后的箭囊射的一只都不剩,而弓弦过去,利箭飞射,必然有一名联军倒在地上。十万人,数十万只利箭,在黑夜之中,也分不清楚自己射中了没有,其实也不用分清楚那么多,因为骑兵地速度决定着两军之间根本不可能有多少地距离,一瞬间的工夫,两军就接触上了,冲在前面地正是勇猛的郝摇旗与李锦,面对强大的敌人,两人再次奋起了余威,尽管知道凭借剩下的兵马已经是不可能取胜的,但是他们还是不甘心失败,就算是最后死亡,也要赚上几个人。

    两军不断的有人倒下,有的是清军,但更多的还是战斗了半夜,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联军步兵,兵种上的天生相克和奋起的余威,精神上力量还是不能跟现实中的力量发生正比,随着联军不断的倒下,郝摇旗那高大的身躯也变的不在灵活了,李锦也不见踪迹了,也不知道是死亡了怎么了。史可法知道大势以去,当下冷冷的说道:“鸣金,收缩防线,要死也死在一起。”

    远处的尼堪见对方鸣金,心里也知道对方的含义,一向瞧不起汉人的满族大将,眼睛里也露出一丝佩服,连忙朝旁边的亲兵吩咐了几句,正杀的过瘾的清军仿佛是得到什么命令一样,缓缓的退了回去。

    史可法望着旁边剩下的几千人,又看了一眼旁边满身是鲜血的郝摇旗与一只胳膊已经丢失的李锦,眼睛里满是痛苦,最后一只大明力量在自己手上灭亡了。

    “可以动手了。”在远处观战的罗振川也被眼前的战争给感动了,一向瞧不起明军的唐将此时也发现以前自己的观点有了些错误。

    “轰。”一阵巨吼打破了战场上的寂静,大炮过处,清军的铁骑被炸的飞了起来,接着几杆大旗出现在众人面前,出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杆金鹰剑盾旗,然后就是“罗”、“曹”、“陈”、“赵”几杆大旗。

    “唐军来了。”尼堪顿时吃了一惊。

    “大唐必胜。”象是证明给他看一样,十五唐军齐声大吼,居然把数十门大炮的声音都给压了下了来。

    “督师,是唐朝的将军来了。”李锦大喜道。只可惜的是史可法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喜色,就算来了又如何呢,自己手下的这些人已经再也没有作为了,而且很有可能,他们在旁边看了许久了,等到的就是这一刻。

    “轰、轰”。唐军阵地上不断的发出怒吼,一颗颗炮弹在清军中间爆炸,清军的战马也吓的纷纷乱跳,阵营一阵大乱。象这样大规模的火炮轰炸,在尼堪的印象中,好象根本没有出现过。而唐军的出现,再次打破了他的计划,在这个时候出现,显然是计算好的,自己的士兵虽然也都是精锐,但是刚才碰到的都是一些不怕死的,可是有好几万人马,打了那么久,自己的手下还有多少的战斗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砰砰。”这是李无庸特地从近卫军调来的火枪队的枪声。冲在前面的清军士兵一队接着一队的倒了下来。

    “真是不自量力,不给你点厉害,还以为骑兵真的天下无敌了呢!”曹百原望着不断冲过来“自杀”的清军冷笑道。

    “他们是在掩护主力撤退呢?”旁边的罗震川冷笑道:“居然花这么大的价钱来掩护主力撤退,尼堪也确实是个人物。”望着清军后军移动的罗振川说道。

    “现在该怎么办?”

    “带着他们,进武昌。”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