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七十五回 大决战之狼狈为奸

第一百七十五回 大决战之狼狈为奸

    第一百七十五回大决战之狼狈为奸

    德州,位于运河与山东的接合处,属于北直隶一带,今日是过年夜,谢升与众人其聚谢府,进入谢府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大,大的离谱,周围几里都是他的庄园,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虽然与那北京城的皇宫有了不少的差距,但是在山东,与那前明的鲁王的王府也差不了多少了,家业之大,在山东也是首屈一指的了,他凭借他的财力在德州也算是个人物了,跺跺脚,德州也要颤上三下。

    今夜来德州拜访谢升的,当然并非都是一心给他来拜年来的,象衍圣公孔胤植的官衔还在他的上面,但这个时候却也来看他了,尽管他的名义是来看济王的,但是谁都知道所谓的济王不过是谢升的傀儡,谁都知道他孔胤植已经接受了北京那个皇帝的封赏了,谁都知道你已经把你家千年不变的衣冠给改了,头也给剃了变成了长长的辫子了。象淄川的孙之獬,同样是进士出身,同样是一个有钱人,尽管你手上的银子没有谢升的多,但是也没有必要跑这么远的路到德州来啊!

    不过谢升并没有计较多少,反而是大开中门,邀请众人到了大厅坐下,坐在他下首的就是他的同窗、前明兵部侍郎谢启光,然后就是孔胤植、孙之獬,然后就是鱼维新、刘君学等等,反正整个山东稍微有点地位的人都聚集在这里,这个时候,要是一把火烧了这里的话,恐怕山东地大地要抖上个把月。

    谢升虽然也已经有五十上下了。但是却脸色红润,不见一丝皱纹,慈祥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要是不认识的人一看到他,还以为是遇到了一个大善人呢,但是只要是了解他的人,无不敬而远之。笑面虎有的时候比老虎还要恐怖。一个吃人不吃骨头,而谢升却是吃人还要把骨头给吃下去。

    “诸位大人。请少安毋躁。”谢升望着大厅内正在议论的众人,双手向下压了压说道。

    而大厅内众人闻言也纷纷停下话来,都把目光集中在谢升身上,饶是谢升老奸巨滑,这个时候也变的飘飘然起来,这样地情景好象也是在自己中进士的时候才出现吧!四乡八邻地纷纷赶过来恭贺自己,好多年过去了。到了今天才出现这种情况。

    “诸位今日伪唐以及派大将谷振东领大军三万进入山东,奸贼傅以渐也跟在后面,一路上杀人无数,给我们山东的父老乡亲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更有消息传来李无庸已经派江阴闫应元为山东总兵,夏允彝为山东巡抚,嘿嘿,这两个人虽然名不经传。但是我们那些探子传来的说法,两个人都不是简单的货色,对于象我们这样的人,对于李无庸的那些政策,诸如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地事情,执行起来。恐怕不比李无庸亲自抓来的快。”谢升一脸的诡笑,眼睛带着狠毒的光芒望着众人。

    “谢大人说的是啊!”孔胤植在大厅上显的格外突出,俊秀而高大的孔子后人在这里显的是比较年轻点,其穿着打扮也并非象其他人一样,但也并不象其他地历代孔圣之后一样的峨冠博带,而是头上顶着一个西瓜皮,原本头上茂盛的头发也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油光闪闪的长辫子,活象一个猪尾巴一样。不过此人并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脸上神色顾盼神飞。得意洋洋。好象自己又变的年轻了许多。“想前朝地程朱几位圣人德高望重,其德可以直达天地。其才也不过仅逊于先祖,他李无庸是何等人也,不过一商贾而已,也敢与先贤相提并论,胡乱的改变圣人之道,文人习武,成何体统,如此人物要是得了天下,这天下还有我们读书人的份,也难怪此人要推行什么食甚一体纳粮一体当差,可怜我圣人的教诲被李无庸这个贼子抛之脑后了,天下也永无宁日了。”

    尽管众人对他把自己的头发剃掉了有些不满,想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孔胤植虽然是孔子之后,但是这样做就是孝道有亏了,众人看他的眼神尽管有些不屑,但是这个时候为了同一个目的,也不得不联合起来,那个刘君学也拱手说道:“听说在南京,李贼还设了两所所谓的大学,一个学文的,一个是专门培养打仗的人才,还坐落在紫金山底下呢!与皇陵隔不了多少,真是胆大妄为,还听说那些大学给让那些读书人学什么算、法等一些与圣人之道无关地典籍。如果再让李贼在江南呆上一两年,恐怕我朝文风鼎盛地江南也就不存在了。”众人闻言也都点了点头,纷纷表示赞同。

    “诸位,如今李贼手下大将谷振东率领的三万大军已经进入了山东,声势浩大,不知道诸位有什么好地办法没有。”谢升见底下众人无不是夸夸其谈的,虽然感念众人对即将进入山东的李无庸的势力都是抵触的心里,但是对于他们只知道说空话,不能办实事的模样,还是十分的恼火。当下毫不客气的打断众人,提出了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而众人闻言象是约好了的一样低下了脑袋。笑话,谷振东是谁啊?中原鼎鼎有名的杀人魔王,只要他率领的军队,无不是手上粘了十几条人命的家伙,在唐军中有人传出一句话来,“要想升的快,跟着振东转。要想赚的银子多,跟着谷大哥。”想那谷振东在关外的那一仗,把努尔哈赤的棺材板都给弄了回来,在锦州、宁远、盛京的城下,有着无数的白骨都是这位恶魔将军的杰作。而更为恐怖的是当初谷振东在草原上转了一圈,草原上的人口顿时少了一小半,千里无人烟。杀、抢、夺。是他的制胜地三**宝,成就了他不败的威名,但是同样也成就了恶魔的名声,草原上,每当有小孩啼哭的时候,只要有人在他耳边说上一句,“谷振东来了。”那小孩马上就不哭了。由此可见谷振东的威名了。

    谢升望了众人一眼。深深的叹了口气,刚才还说李无庸怎样怎样的不行。但是转眼间就被谷振东和他地三万大军给吓住了。要是真是李无庸亲自带领大军前来,恐怕在这里说话的连个人影都没有了吧!全都去巴结他去了,或者就是逃地远远的。

    “其实那谷振东也没什么可怕的以前之所以有那样的威名,也不过是对手弱小而已,他也只能杀一些贱民而已,想那刘启如何,也不是被我们山东人给赶跑了吗?现在只剩下一个只知道杀贱民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前不久。本官得到消息说,在薛城邹坞的地方,被邹坞地大豪薛成带领手下的义勇把谷振东的人马杀了三千多人,现在谷振东的人马不得的改道而行了,如此可见,他谷振东也不过是图具虚名而已。”谢升一脸的微笑,仿佛这件事情是他指挥的一样,而底下原本焉了的众人闻言大喜。有纷纷说笑起来,有地人还说明日就挥军直取金陵呢!

    而坐在他下首的谢启光却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作为谢升的同窗,加上同盟者,他当然知道其中的猫腻了,那哪里是消灭了三千多人啊。只是趁对方不注意,确切的是利用了对方同情老百姓地心理,把唐军的一个小分队三十多个人骗到家里,用下了毒的水给毒死的,而薛成最后的结局也不是把谷振东给打跑了,相反自己族人被谷振东给满门诛杀了。当然谢启光是不会说这些事情了,他以前也是前明的兵部侍郎,当然知道此话要是说出来,对己方的士气是个不可估量的打击。糊涂人也是糊涂人的好处啊!不知着无畏嘛!

    “诸位,此时谷振东的三万大军虽然有了些挫折。但是主力未损。而且都是精锐,百战地老兵了。比我们手下地成军才一年的,打仗地经历少的军队是没法比的,而且我们又分散在各地,真的要打起来,也只是被对方各个击破,形成不了对谷振东的威胁,依老夫看来,我等不如合兵一处,共同对付来犯之敌,等到打退了唐军,摄政王的大军进了山东,再把人马归还给大家如何?”谢升有说道。

    “那不知由何人领军呢?”说话的是刘君学,他的手下可是有三万“义勇”,在山东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力量。把这些人马交到别人手上,谁都不会放心的。

    “刘将军放心。”谢升老奸巨滑,当然知道刘君学的心思了,当下指着旁边的谢启光道:“谢大人曾经担任过前明的兵部侍郎,也曾打败过李闯逆贼部下郭志伟的人马,他来当这个联军的主帅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吧!刘将军手下有三万儿郎,这副帅当然就是刘将军了,其余的诸位同仁可以按照自己手下的人马多少来授予官位,这样一来,也可以等到摄政王大军前来的时候,朝廷给予的封赏也可以有个章程了,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谢升的话,在众人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凭借手中的兵力说话,也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是问题又来了,现在我手中的兵力是不多,但是只要本大人回去一趟,手下的兵力也可以翻上两三番了,谁让我别的没有,就是银子多呢?谁让当今天下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呢?且不说到了后来,联军中副帅出现了还几位,副将出现了一批,手下的大军居然也达到二十多万的数目,让人口瞪木呆。

    “谷振东的行军路线很简单,他之所以被派入山东,一部分是因为李无庸想要山东,但是另外一层的意思是从山东进入直隶,进攻摄政王的后路,而我军的主要事情就是把他们拖在山东,不要让唐军的一兵一卒进入直隶。从薛城、滕州、邹城、兖州、曲阜,过泗河,经宁阳,渡大汶河,泰安、平阴、东阿、聊城、临清,最后进入直隶清河。这就是谷振东进入直隶最短的路途,如果顺利的话,在路上谷振东灭一下土匪的话,顶多两个月就可以进入直隶了。所以我军一定要在进入其进入直隶之前,将他们挡在山东境内。”谢启光并没有说什么狂话,仅仅只是说挡住,作为曾经担任过前明的兵部侍郎,他也没有把握凭借匆匆上阵的联军能够抵挡的了唐军的进攻,他只希望多尔衮尽快结束与李无庸的对峙,率领大军进入山东,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大汶河,河流湍急,泥沙也较多,平常人踩在上面还有可能陷进去,就更别说是骑兵了,这里将会是我军阻击谷振东的最佳场所,本帅希望诸位在二月初三前将各自的队伍带到大汶河以北的戴村坝,而衍圣公的大军离戴坝比较近,这营寨还是由衍圣公来安排吧!”谢启光望着孔胤植说道。

    孔胤植虽然不满,但是这关系到自己的爵位问题,要是真的被李无庸得了山东,那自己这个受天下读书人景仰的衍圣公也不要做了,他的弟弟,李唐的太傅孔胤玉肯定会被封做是衍圣公的。还是先保住自己的爵位再说吧!那安营扎寨所需的钱财,只要自己还是孔府的族长,那点钱财还是不算什么的,可是丢了这个族长,可什么都不是了。

    “谢大人,本官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谷振东不战而退。”孔胤植突然眼珠子一转,说道:“山东贱民对谷振东与他手下的军队并不清楚,不如我们就遍地谣言,说他和他的军队是吃人的魔头,所到之处,鸡犬不留。这样一来,那些贱民不但不会帮助李唐军队,反而为了他们的家园和性命,与谷振东对着干偶有可能,杀?到时候别说是山东百姓反对了,就是全天下的人也不会放过谷振东的,也不会放过李无庸的,李无庸为了挽救自己的声望,不得不杀死谷振东,否则,他的声望全失,李唐也就差不多了。如果不杀的话,嘿嘿,只有乖乖的退出山东了。”

    高,谁说圣人之后都是圣人的,看看,别人是不害人,一害人的话,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刀。遍观历代王朝,哪个朝代的那些文人说的都是圣人之道,可是有多少人行的是圣人之举呢!看看这位吧!孔圣人的嫡系子孙,出起主意杀起人来,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确实是高人啊!孔胤植,你太有才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