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八十七回 大决战之英雄迟暮 (二)

第一百八十七回 大决战之英雄迟暮 (二)

    第一百八十七回大决战之英雄迟暮(二)

    陕西的西安,在这里曾经是数代的故都,在几年前,李自成也曾经在这里称帝,建立了大顺王朝,但是却都是过眼云烟,不到几年的工夫,这位曾经颠覆了大明两百多年江山的枭雄也成了一堆黄土,他在长安建造的宫殿也为他人所有。

    尽管他的宫殿也是在以前的秦王府改建的,但是明末诸王,哪个不是有钱的主,只是在规制上小于皇宫而已,在李自成称帝后,这里的规模得到了扩大,也就成了真正的皇宫了,只是李自成自己也没有住上多长时间,就被他人所占据。如今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也只有清军的抚远大将军豫亲王多铎了,银安殿,也就是李自成时期的太极殿,大殿上如今坐满了多铎军中的大小官员。多铎坐在宝座上,下面就是洪承畴等文官,右边的是尼堪、吴三桂等武将,虽然品阶不同,但是脸色都是相同的。

    铁青着脸的多铎脸色灰败,没想到一年的时间没到,形势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转眼间半壁江山已失,连李无庸的兵马都已经打到了京畿的外围了,而在西部,罗振川与李岩的联军已经逼近长安东二十四里外的灞桥了。而在长安城内满打满算的也不过十二万残兵败将,而对方呢,将近有三十万人马,双方实力之差,连洪承畴也敢到力不从心。而更让他们害怕的是,前不久就接到了探报李无庸在大沽口耍了一个漂亮的回马枪,逼迫大玉儿把多尔衮地十几万大军回调京师驻防。放过了黄河天险,让刘启的十几万大军彻底的进入了河北大平原,朝京师逼了过去,这样一路下去,被他们逼到北京城下是必然的事情,那这些陕西的将士该如何是好呢!多尔衮他们可以退回东北老家,可是这些人该如何是好呢!

    “洪先生。你是个读书人,我兄长在来的时候。让本王多听听你的意见,你说如今该如何是好,是战是退?”多铎不得已把球踢给了洪承畴。

    “王爷,去年地廷寄不知道您还记得否?李无庸命大将谷振东率领大军三万入山东,已经占领了德州了,而从黄河北大营撤军回京师,必须经过巨鹿城下。巨鹿城小本来是没有什么,但是王爷,您看看,要是李无庸命令谷振东西进河北,如果卡住巨鹿这个脖子的话,这个时候摄政王就是前有大军,后了追兵了,若是李无庸再亲自带队南下地话。那巨鹿城就有了六万精锐,加上刘启的十几万大军,恐怕摄政王要经过一番苦战啊!而且奴才听说摄政王这个时候的身体好象…好象有些不适啊!”洪承畴说完后朝上面的多铎小心的望了一眼,见其并没有发怒的迹象,心里也安定了不少,他的话中流露地意思在坐只要有点军事常识的都知道。多尔衮在那种情况下,就算能生还,那么带回北京的兵马也没有多少了,而李无庸的大军一到,多尔衮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的通了,那就是放弃京师,返回盛京老家,而潜在的意思也是很清楚,这些被丢在陕西的兵马也只有被当作棋子给扔在这里了。

    “王爷,如今我大清虽然还占领着河北大部分的江山。但是却已经落在了下风了。若是京师被围,那些山西等省还不是跟着旗子倒。到那个时候,陕西可是海中地孤岛了,四处都是敌人了,还请王爷早做安排。”说话的是吴三桂这个年纪才三十多点的年轻人,脸上并没有一个王爷所具备的雍容华贵,反而显的有些落魄。想想自己起家的十万关宁铁骑如今只剩下两万人马了,想来都心痛,若是清军胜利了,就算他手上没有多少兵马,也可以做个太平王爷,只可惜地是,以前被自己看好的多尔衮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李无庸打的连老家都快要丢了,只可惜的是自己是没的选择了,从李无庸编写的《贰臣传》就知道,凡是在那上面的人,想个好死都难了,死后还要被别人唾骂了。如今唯一可做的就是抱紧多铎的大腿,争取退回东北,到了满人地老巢,就算没有往日地荣华,但是活着总比死的好。

    “王爷,想这中原本来就不是我们满人该来地地方,我们还是应该回到那黑山白水之间过上我们的狩猎生活。”尼堪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多少了,他也是一个亲王,可不想死在这个汉人的土地上,城外的十几万人马这些天如同梗在咽喉中的雨刺,让人晚上睡不着觉。

    “可是我大军出动,那城外的几个人可不是个简单的主,一旦发现,必然会尾随追击,但时候我军兵无战心,如何抵挡对方的进攻?”多铎忽然朝洪承畴望了一眼。

    洪承畴黯然一叹,到底是汉人啊!要是老夫也是满人,大概你也不会让我来断后吧!要知道断后可是要毙命的差使了。长白啊!你还想做梦在大清有所作为吗?难道你到现在还没看出来吗?在满人的心中,汉人到底是不可信任的,满人的命永远是比汉人来的金贵,他永远是高人一等啊!长白啊!也许我洪承畴会死,但是却是死在我们汉人的土地上,而你恐怕要死在他乡了。相比较而言,老夫还是幸运的啊!

    “王爷,就由奴才来断后吧!”洪承畴仿佛是想通了什么,站起身来,面带微笑,仿佛自己承接是一个光荣的事情一样。

    “先生,真乃国之忠臣也,本王就留关宁铁骑一万人给先生做守城之用,如何?”多铎闻言从宝座上跳了下来,捉着洪承畴的双手大喜。而旁边的吴三桂却是一脸的吃惊与惊讶,论智谋,洪承畴要远超自己,断后就是死亡这点简单的道理。他不相信洪承畴没有看出来,可是他又偏偏自愿留下来,难道他已经有了二心了不成,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对于上了《贰臣传》地人,就算李无庸再怎么仁厚,也不会打自己的嘴巴的。

    望着离去的大军。洪承畴黯然长叹。他又想起了昨晚吴三桂那吃惊的眼神,他摇了摇头。心里暗道:“长白啊!你要好自为之啊!”

    后记:炎黄十年五月初三,唐危国公李岩、谯国公罗振川、勋国公曹百原克长安,《贰臣传》排名第二号人物的洪承畴也于炎黄十一年五月初五在杭州岳飞庙中被斩。

    而就在多铎撤离长安的时候,螯拜望着面前那低矮地巨鹿城,他与自己见过的那些大城来说,也许根本是不能比地,在那些大城面前。自己都可以攻城拔寨,毫不畏惧,可是在眼前的这个城池面前,自己却畏惧了,却害怕了。

    昨日在洪溢河一战,自己的损失达到八千多人,整个后军基本上算是损失殆尽,而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士气的打击也是很严重的。要不是自己见机地快,恐怕这些人连站在城下的力气都没有吧!

    望着城墙上的守军,螯拜顿时心里好多了,仿佛也抛开了仍然在四周游弋,随时有可能给予自己致命一击的骑兵。

    “满州的勇士们,你们看到那城墙上的人了吗?看看他们手中拿的是什么?全部是锄头镰刀啊!哈哈。还有木棍,勇士们,他们就是你们下一刻要屠杀的对象,告诉本将军,你们怕吗?怕这些农夫吗?”螯拜指着巨鹿城大笑道。

    巨鹿城也确实象他描述地那样,闫应元与傅以渐带领的守城士兵也确实是一些农夫或者刚刚放下手上活的青壮年组成的,手中的武器也确实是一些锄头镰刀之类的武器,但是他所看不见地是这些人眼睛中的仇恨与杀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百姓是最和善的,但是也同样是最可怕的。在历史上。哪个王朝的灭亡,首先吹响造反旗号的就是这些人。他们不怕死亡,当死亡这一刻要来临的时候,他们也许比那些文人或者是将军更加的顽强的,更加从容的面对死亡。

    “放箭!”螯拜大声喊道。论骑射,汉人就是拍马也追不上来,更何况他已经知道这次担任首将地不过以前是江阴地一个小吏,根本不是什么将军出身,螯拜有信心相信自己这一轮下去就可以消灭对方数千之众。

    “举门板。”城头上指挥的闫应元突然大声道。不一会儿就见城头上就竖起了一道由门板而组成地盾牌,那清军的骑射是很厉害,但是面对凭空长起的盾牌却是毫无作用,除掉几个竖门板慢的壮丁或死或伤外,其余的居然没有半点损失。

    而城下的螯拜却傻了眼,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来这一招,就算自己再怎么有本事,也不能射到门板后面的人物。

    “火箭。”螯拜大声喊道。

    一支支火箭顿时朝门板上射了过去,那门板顿时烈焰滔天,没有防备的守军赶紧放下手中的门板,可惜的是又被后来的火箭给射了个透心凉。

    “杀。”螯拜见城头上一片大乱,心中大喜,连忙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命令着众军士进攻。

    “快,放石灰。”望着不断前进的清军,闫应元不慌不忙的下着命令,而韩武、韩文就充当传令兵跑了跑去。

    “总兵大人过真有诸葛遗风啊!看看,连上天都给用上了。”傅以渐望着城头上飘飘而下的石灰粉,随着北风朝前进的清兵卷了过去。原来在这个季节,巨鹿城盛行北风,想那石灰粉被北风吹起,那迎面而来的清军如何看的清楚。

    “近卫军何在!”跟随在李无庸身边的近卫军,哪个不是箭中能手,两石的弯弓他们还觉得不够,一箭过去,箭箭夺命。守军刚刚低糜的士气又有了回升,纷纷大声叫好,而原本得意洋洋的螯拜却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居然也是一个难啃的角色。

    “将军,我军又有三千人死亡。”螯拜心里一阵悲痛。

    “传我的将令,今日不攻下巨鹿,觉不回营。”

    “是。”

    “将军,北门已经有敌人攻上来了。”

    “韩武,你去带领五百近卫军给我堵上!不得放一个敌人进城。”

    “是。”

    “总兵大人,螯拜也是被将军给逼疯了,居然这么不要命的进攻,也不怕累着了。”傅以渐的额头上有一道口子,显然是被利器所划破。

    “他不是被我这个小小总兵逼的慌,而是被陛下逼的慌,也只有陛下走了一招妙棋,才把他吓成了这样。说真的啊!我闫应元虽然见识的少,但是还没有见过象你这样的状元,居然身临险境,眉头都不皱一下。”闫应元笑道。

    “那又怎样,军师大人不也同样是个文人吗?不光辅佐陛下开创了大好江山,更在前不久亲自前往四川,说服了杨展这个铁着心的想着明朝的将军,闫大人,你可不要小瞧了我们这些读书人哦!”傅以渐也开玩笑道。

    “不是小瞧,是佩服,哈哈,看看,螯拜又来了。”闫应元指着又在进行冲锋的清军大笑道。虽然城头上堆满的是守城的青壮,但是闫应元仍然是面带微笑。

    “可惜了又要死上一批人了。也不知道大战后的巨鹿还有多少青壮。”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螯拜发了疯的进攻,而巨鹿城也在拼死抵抗,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多抵挡一天,他们的胜利就多了几分,有数次,清军都已经攻进城里了,要不是闫应元亲自带领近卫军的将士拼死血战,恐怕巨鹿已经失守了。但是同样,巨鹿城的伤亡也到了令人难以接受的程度,连近卫军也损失数百之众。

    “要不通知谷将军在侧翼支援?”傅以渐望着在城头上一个接着一个倒下的巨鹿青壮说道。谁都知道巨鹿大战过后,巨鹿城中的青壮所剩无几了。这个时候如果有一支生力铁骑给予对方一击,肯定能挽救不少的损失。

    “不行,若这个时候让谷将军前来,那不就是前功尽弃了吗?还不如当初就让谷将军来守城呢!于磐,虽然我军已经死伤了无数,但是你以为螯拜还有多少力气吗?他也支撑不了多少时候了,陛下离巨鹿还有七天的时间,而多尔衮离这里还有六天的时间,也就是说他要在五天内攻下巨鹿,否则,就会落入我军的前后夹击之中。而谷将军这只虎狼之师,就是要在我军支撑不住,而螯拜又新力未生的时候出现,这样才能出现最好的效果。”闫应元忽然道:“于磐,我想这次大战后,奏请陛下让我来这里当个都尉,你看如何?”

    “你当都尉,我就来当个县令。”傅以渐大笑道。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