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九十三回 吴三桂之死 (三)

第一百九十三回 吴三桂之死 (三)

    第一百九十三回吴三桂之死(三)

    三更时分,北京城的宣武门,也就是前不久才改的顺治门大开,豪格一马当先,率领着残余的两蓝旗的兵马走在了前面,跟在后面的就是多铎率领的中军保护的小皇帝和后宫众人,虽然说是巡狩,但是众人都知道是兵败退回关外,但尽管如此,顺治皇帝的仪仗还是摆的很是齐全,丝毫没有落下的,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昭示着自己只不过是巡狩,而另一方面也是不屑,李来亨左右不过五万兵马而已,而自己却有十几万人马,若是加上跟随的满州人,却有几十万之众,每人一口吐沫就能把对方淹死的。

    抱着年幼的顺治皇帝,乘坐着八匹马拉的銮驾,望着逐渐要远去的紫禁城,大玉儿心里一阵悲凉,想当初进入北京城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可如今又是多么的狼狈,说是北狩也不过是骗骗别人罢了,自己心里都明白,这是被赶出北京城,更有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这座东方最伟大的城池了。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阵悲凉,李无庸啊!李无庸,难道你真的是我大清的魔星吗?难道朱元璋的那句话真的应验了吗?胡人没有百年国运?如今多尔衮已死,堂堂的大清朝再也没有一个可以顶梁大柱了,虽然如今众人都是齐心协力,但是众人心里都明白,当回到盛京的时候,一轮新的皇位之争又要起来了,现在因为外有强敌,李无庸的大军谁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杀过了来呢!这个时候性命最是重要。但是一旦逃离了险境,早就对皇位有野心地豪格会趁势而起,以指责多尔衮为名,暗示福临不够资格君临天下,而失去了多尔衮压制的多铎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的性命掌握在他人手上,而另一方面也早就有了登上那龙椅的那一天,福临、豪格、多铎三人又会使大清回到以前的争斗。

    而她不知道的是。断后的吴三桂此时心中更是悲凉,望着前面地銮驾和渐渐远离的北京城。吴三桂知道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北京城了,靠在自己身边地是自己的父亲吴襄和亲兵大将吴远,吴三桂望了望两人,见两人脸上都有不舍的神色,心里更加的郁闷了。到底是故土情节难以割舍。

    “父亲!”吴三桂轻轻的叫了一声。

    “哼!不要叫我。”吴襄大怒道。“想当初,我写信给你让你跟着李自成,你非要要那个平西王。现在好了吧!马上要把你自己给平了。想那李自成虽然失败了,但是他手下的那些大将死了几个人,如今都跟随着李无庸了。各个封了侯,李岩还封了公,想当初他在任蓟辽副督师的时候,你就在他地麾下,若是再投了他,最起码也是个侯爵了。如今倒好,十万关宁铁骑,还剩下多少,一万五千人。失去了手中的兵权,你这个平西王还能威风到多久?现在弄的好,连祖宗的土地都踏不上了。”

    吴三桂闻言。顿时满脸通红,心里暗骂道:“当初也不知道谁听到老子被封了王,高兴的跳了起来,当初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剪了头发,也不知道是谁整天的在自己面前唠叨着为多尔衮建功立业,想那建功立业,不死人行吗?”

    正准备开口反驳的时候,旁边的吴远差过口来道:“老爷,王爷也是为大公子和舅老爷报仇来地,想那李无庸无故的杀了大公子和舅老爷。您说如此深仇大恨。王爷怎么可以投到仇敌的麾下呢!”

    “哼!长白之所以投降满州,多半就是因为你在旁边拾掇的。想那个逆子和我那小舅子,兵败了不算,还投降了外族,帮着别人守卫大门,李无庸就算不杀他,老夫也要把他仗杀在棒下,李无庸杀了他反而是我吴家洗刷了污名。”吴襄气的花白胡须直颤。

    “够了,父亲,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那李无庸把你儿子的名字已经写入了什么贰臣传了,你没看到只要写入了贰臣传中地人,哪个没死。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也别想着李无庸会给你好日子过。”吴三桂对着吴襄就是一阵怒吼。到底是杀人魔王出身,一身的杀气很快的让吴襄闭上了嘴巴。

    “将军,您说李来亨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吴远望了望四周,不安的吴三桂说道。

    “你说他们会挡在我们的前面,用五万大军来硬抗十几万大军和几十万满人?”吴三桂摇了摇头道:“李来亨手下少有的运用骑兵如同自己手臂的人物,他手下也顶多只有五万人马,你说要是你的话,会那么傻吗?”舍弃骑兵的优越的机动性能,以五万骑兵来做守军,并且还要硬抗十几万大军和几十万满人,吴远想了想摇了摇头。

    “来了。”吴三桂轻声地说道。不光是他感觉到了,整个队伍地人都感觉到了,大地一阵颤抖,接着就是无数的马蹄声传入了耳边,“好大地架势啊!起码有三万兵马!”吴三桂望了吴襄一眼,忽然对吴远道:“吴远,本将对你如何?”

    吴远神情一振,拱手道:“将军待末将,虽名为主仆,实为兄弟,将军待末将之恩,万死也不能报答。”

    “好。我吴三桂今日能听到如此言语,虽死也无撼。”吴三桂说完反手一掌,砍在吴襄脖子上,吴襄顿时昏了过去,吴三桂抱着吴襄的身子,放在吴远坐骑前,拱手道:“我吴三桂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求过人,今日就求兄弟一次,带老爷返回江南,随便找个地方,过上平凡人的生活。那李无庸要的是本王的性命,对于你们却不会斩杀无辜的。就算他是我地父亲也一样,吴远,今日我已经是必死的结局了,你等会趁着我与李来亨大战的时候,离的远远的吧!好兄弟,照顾好我的父亲。”说着对吴远拱了拱手。

    “大哥!”

    “记着大哥的话,永远不要在现世了。好好地过个平凡人吧!”吴三桂说着转身向前,拔出手中的钢刀大呼道:“弟兄们。今日面对大军,只有死战方能得脱,将士们,狭路相逢勇者为胜!弟兄们,举起你们手中地刀,让我们一起杀敌,保护陛下返回盛京。”

    “吴三桂。你这个不知道廉耻、忘记了自己祖宗之人,有何面目在这里说话。”突然一阵大喝声传了过来,不过吴三桂听的明白,这不是一个人的声音,而是一群人的声音。吴三桂闻言神色一变,转身朝自己的士兵,果然众人再也不是以前的那种士气高昂了。在这个时代,也许忠诚不算什么。也许这些人可以拿任何东西来发誓,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拿自己的祖宗发誓地,关宁军虽然是吴三桂的私家军队,唯吴三桂的命令是从,这个时候虽然没有背叛吴三桂而倒戈相向,但是吴三桂却知道自己的将士士气已经受到了打击。

    “陛下有令。吴三桂背弃汉人祖宗,引胡人入关,残害我中原子民,实属罪大恶极,列贰臣传,排名第三位,杀。众将士,随我杀。”李来亨舞动着手中的兵器,带领着数万将士朝士气已经到了最低点的关宁军杀了过去,跟在他后面的仍然是旋风十八骑。手中的兵器或刀、或枪、或矛、或锤等等。十八般兵器抓在手中,跟在身后。如旋风般地朝对面大军杀了过去。

    “开火。”李来亨望着前面迎面冲来的大军,大声喝道。

    吴三桂猛的见对面的唐军要从怀里摸出什么的时候,心里猛的吃了一惊,大声喝道:“成松散队型,散开。”关宁军一听迫不及待地散了开来。

    李来亨见状,脸上出现一丝狞笑,大声喝道:“鱼鳞阵,有我无敌。”

    “有我无敌。”旋风十八骑大声喝道。很快的带领着自己的队伍,跟随在中军之后,象利箭一样从关宁军中穿插而过。手中的兵器不断的收割着散乱的关宁军。

    看着不断倒下的关宁军,吴三桂双眼通红,本来按照与唐军的经验,一开始来他们就会放上一阵的火器。与唐军打久了,关宁军也逐渐的掌握了其中地一些诀窍,例如要是摆上松散地阵型,唐军的火器威力就会大大地减少。可惜偏偏遇到了李来亨以前不重视火器的人,而孟熹主防守,两人一拍即合,五万大军的火器全留给了孟熹,而这边的大军则是清一色的冷兵器,也正因为如此,吴三桂才被狠狠的忽悠了一把。让李来亨率领的唐军精锐骑兵,把关宁铁骑杀了对穿。

    望着不远处已经杀红了眼的吴三桂,李来亨不屑的笑了,同样是人,只不过因为站的方位不对而已,差别也就变的大了起来,想当年对面的吴三桂也曾追的自己到处跑的,如今情况总算反了过来。

    “弟兄们,时间不早了,我们总不能等着陛下来给我们收尾子吧!”李来亨看了看天色,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也不知道孟熹那里的情况,要是跑了大玉儿,就算自己杀了吴三桂,自己的父亲恐怕也饶不恶劣自己。

    “杀。”李来亨吹响了吴三桂死亡的号召,狭长的雪枫刀不断的扬起,不断的收割对方的生命,战争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这里没有什么计谋,有的只是实力的对拼,双方你一刀,我一枪的撕杀,根本没有技巧可言。

    时间不断的推移,吴三桂在一个唐军士兵身上抽出自己的宝刀后,再环视战场,悲哀的发现,属于自己的士兵已经寥寥无几了。绝望顿时涌上了心头。

    “李无庸,你赢了,但是你却不能杀我,下辈子,我还要与你为敌。”战场上,响起了吴三桂绝望的声音。宝刀上扬,热血飞洒,贰臣传上排名第三的人物,一代枭雄吴三桂结束了他的短暂的人生。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