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一百九十四回 最后的辉煌 (一)

第一百九十四回 最后的辉煌 (一)

    第一百九十四回最后的辉煌(一)

    大军迤俪而行,福临的銮驾在多铎的保护下,朝山海关行了过去,而在銮驾内的大玉儿心里的不安正在逐渐的蔓延开来。作为李无庸的部下,尤其是第一批跟随他的步将,基本上都得到了李无庸的真传,无论是施琅、罗振川,或者是在荆襄一带打的大军狼狈而逃的曹百原,更就不提有恶魔将军之称的谷振东了,四大将军联手基本上是攻防兼备,而更有甚者的是在南京的帝**事大学中,集合了唐军手下精锐的优秀军事指挥者,最可怕的是这些人对自己知道的一切从来都是倾囊相授,李无庸和手下大将的一些“无赖”打法也成为这些人追求的最佳战斗指挥思想。眼前虽然主导战争的是李闯逆贼手下的李来亨,但是大玉儿却清楚的知道,任何一个帝王,是不可能放心自己手下最精锐的骑兵掌握在一个刚刚投降的将领手中,在他的手下必然有自己的心腹,暗中监视与掌控着这支军队的基层军官。

    不可否认的是,大玉儿也许不是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者,但是却是一个很好的谋士,对屠龙之术的研究,已经达到了顶峰,而对于整个帝国当中,论忠心,也许是那些从龙已久的几员大将,但是若是论绝对的忠诚,却没有哪个可以与南京紫金山下的帝**事大学出来的学生相比较。要是想拦住自己的这些队伍,李来亨只是一个很好的骑兵将领,以骑兵来防守。在军事史上还是一个没有出现地情况,更何况的是一个拥有火铳与大刀的军队。担任防守的必然是火铳队,而担任这项任务的必然是从南京帝**事大学出来的人,能够把火铳使用的象自己地手臂一样的灵活,这样地军队虽然没有骑兵那样的拥有很强的冲击力,但是若是论防守来说,只要是手中的火药没有用完。加上使用的恰当,那他的危害要远比那些来去如风的骑兵要恐怖地多。虽然如今有吴三桂的关宁铁骑断后。但谁知道,这些已经被抛弃的军队能够挡的了多久,这点连大玉儿都不知道。

    “王爷,有紧急军情。”正在沉思的大玉儿忽然被外面的探子紧急的声音所惊醒过来。本来就担心的心马上就被提了上来。

    “有什么情况?”大玉儿也不待多铎问话,就抢过了话头。

    “回太后地话。”那探子忐忑不安的看了一眼多铎,见他没有任何的反映,连忙回答道:“回太后的话。我军两侧有疑兵出现。”

    “还真的有疑兵。”大玉儿忽然冷笑道:“李无庸的手下胃口还真地大,居然想把我们的几十万人留在这里,他真的以为他有这么的大的胃口吗?”

    “太后英明。”多铎当然知道大玉儿这个时候说这些话的含义,如今时间就是生命,后面的李无庸的大军即将来临,吴三桂的残军是不可能抵挡的了李来亨地大军,就更不用提跟在后面地李无庸的大军了。这个时候一旦消息传出来,不但军心将会受到沉重打击。恐怕到了最后连逃亡地心思都没有了。振奋军心才是现在要做的。“我有大军几十万,前面的敌人也不过几万,我等吐口吐沫就能把他们淹的死,如今居然还想把我等拦在这里。简直是一件愚不可及的事情。”

    “摄政王说的对,我大清拥有无数的勇士,又何惧他几万人马。”大玉儿轻笑道。旁边的扈从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于是在多铎的率领下。大军缓缓而行,朝山海关不紧不慢的开了过来。

    “多铎倒是真的厉害,不愧是继多尔衮以后,大清的又一个顶梁柱,遇到这种情况,居然还这样沉着、冷静。可惜啊!身处敌国,否则真要喝上一杯。”孟熹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对身边的亲兵说道。

    “就算在怎么冷静,也是很难逃脱灭亡的命运。”亲兵不屑的说道。

    “巨鹿一战,清军的有生力量已经被陛下消灭,剩下的也是不可能应付我大军压境。”孟熹淡笑道:“只要我军能够抵挡的了这些残余剩下的力量。陛下的大军就会很快的压上来。清军灭亡的时候快要到了。传本将命令。派遣十支小分队,呈阶级抵抗。把他们的速度给拖住,然后把他们引到我们的防线。”

    “遵将军令。”亲兵飞快的领命而去。

    “王爷,前面有大军拦路。”探马飞奔而来,直冲到豪格跟前。

    “去,告诉多铎。”豪格皱着眉头对亲兵说道。虽然自己祖父与父亲打下的江山即将有灭亡的危险,在这个时候,大家应该同舟共济才对。豪格不是傻蛋,他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对多尔衮兄弟仍然是心存恨意,在他看来,大清之所以会有今天,就是因为多尔衮的一系列的措施有着很大的关系,而多铎是个什么样的人,说的彻底点,就是充当多尔衮爪牙的角色,有了这个爪牙,多尔衮的一系列的措施才得到贯彻。

    豪格望着对面数百步外的简单的壕沟,冷冷一笑,自己的先锋大军共有两万人马,加上自己的一些包衣奴才,共计有五万人马,而对面也不过是个千人队而已。

    望着前面黑压压的大军,第一梯次的千人统领是一个叫唐的军的都尉,是大唐帝**事大学的第二期毕业的学员。

    “火铳准备。”

    “弓箭手准备。骑兵冲锋。”豪格挥舞着手中的战刀,那是努尔哈赤使用过的战刀,后来皇太极即位后,自己也曾经使用过,当豪格第一次上战场后,皇太极亲自把这把战刀赐给了豪格。从此以后。豪格就从来没有放弃过这把战刀,如今这次也是一样,他豪格今日要用自己祖宗的荣誉为祖宗打下地江山杀出一条血路来。

    “冲。”在豪格的指挥下,两蓝旗的大军跟随着他的统帅朝前面的阵地杀了过去。

    望着呼啸而来的清军,唐的军大喜。论火铳地情况,在帝国将军上下,也只有帝**事大学的人知道地最多。火铳的威力强大,其强大也是有限制的。对于骑兵,松散的阵型的火铳有着很大的限制,它是很难形成有强大的杀伤力,而如今地这种情况刚好就符合了火铳的优势发挥。“二百步,交叉射击。”

    “砰砰。”一阵象蚕豆似的响声从阵地上想了起来。两百步的距离不算远,但是在这两百步中,刚好是火铳威力发挥最强大的时候。密集的阵型和众多的火器让清军不断的跌落在地上。战马也不断地倒在了地上。清军阵地一下子大乱起来。

    豪格很快的发现了这种情况,显然发现了自己的指挥失误,手中的战刀也再次舞动起来,大声喊道:“松散阵型,进攻。”

    随着豪格的命令的下达,清军在这危急关头也爆发了自己全部地潜力,明明知道前面有危险,但是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摆出松散的阵型朝千人小队冲了过去。

    火铳的威力是很强大,但是当对方的阵型有了变化,而加上敌人众多,火铳的发射速度也慢慢的跟不上对方进攻的速度。两百步的距离也不算太远,虽然仍然有伤亡,但是到底还是让清军冲了上来。唐的军一见不对头。在集中火力打退豪格地又一次冲锋过后,毫不犹豫地朝后挥了挥手,千人小队很快的飞身上马,朝后面地奔了过去,只留下了一阵灰尘和千匹马屁股给了身后的豪格大军。气的豪格脸色发青,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扔在了地上。等到亲点下一人数的时候,知道一下子损失了千余人马,心中更是大怒了。只得派人告诉跟在后面的多铎,自己率领着剩下的大军尾随而上。

    豪格很是聪明,对方的人显然很难缠。不可能只有一个阻拦点。如果贸然的追上去,弄不好中个埋伏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大军缓缓而行。果然还没有到一里的时候,又发现了一条战壕,仍然象以前一样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豪格一看,也不敢犹豫,对于他们来说,时间真的是生命了。“松散阵型。进攻。”数万骑兵蜂拥而上,有的是正蓝旗的士兵,有的是正蓝旗的包衣等等,也有许多是属于豪格一系的奴才等等。

    守卫唐军第二条防线的是李来亨手下的亲兵李成的年轻人,他同李来亨一样,也喜欢使用“奇”兵,再他看来,如果使用单兵种的作战,唐军的火铳也确实是个防守的利器,但是是多兵种的配合自从人类文明史诞生以来,就在使用这种方法了。冷热两种兵器的配合使用,在这个时代,才能更好的发挥热兵器的作用。

    “传本将命令,左、右两翼不准轻易乱动,中军在两百步开始射击。”李成冷静的说道。

    “该死的南人。”豪格看着对面严阵以待的唐军狠狠的骂道。“进攻。”

    不过让豪格很奇怪的是这次的抵抗却远没有前次来的有力,给予了己方很大的杀伤力,虽然火力仍然是那样的强大,但是损失较以前要小的许多。

    看着快要到达自己阵地的清军,李成神色凝重起来,自己的作战方法虽然在自己的毕业考试的时候得到那些教授的认同,但是也只是在演习中得到过证明,但是若是论与敌人的野战,却还是没有得到过证明。

    “撤。”李成咬了咬牙齿,冷静的下了命令。

    “追。”豪格见状,心中大喜,暗想道:这唐军中是有着不少的能人,但是到底还是有不少庸才,眼前这种情况,双方追求的都是时间,谁能够得到时间的照顾,谁就能赢得最后的胜利。拖延战争的时间是唐军可以也是最应该做到的。而眼前的这个将领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保住有生力量或者可以说是逃跑才是最恰当的。

    “砰砰。”就在豪格大军进行突击的时候,左右双翼突然传出了一阵火铳的声音,两翼毫无防备的清军纷纷跌下马来。

    “有埋伏。”豪格心中吃了一惊。马头一转,果见两翼有着数百个骑兵冲了过来,人虽然很少,但是却给了清军很大的冲击。豪格大怒,什么时候连这数百人的小队伍也欺负到了自己的头上来了,当下脑袋一热,长刀挥舞,大喝道:“消灭他们。”清军顿时从中间分开,朝两翼扑了过去。

    而两翼的唐军见清军追了上来,当下赶忙胡乱的放了几下了,带走了几个新鲜的生命,又朝来路冲了过去。而豪格正准备追击的时候,李成原先溃退的几百人又杀了回来。

    “兵分三路,给我追。”豪格这个时候才知道对方不是胆小,更不是愚蠢,而是充分的利用了自己的性格,冲动的老毛病这个时候又发作起来。根本没有给予自己冷静的时间,不断的以骚扰的形式,拖住自己的时间,给予李无庸大军合围的时间。不过这个时候,豪格不知道的是自己又犯了一个重要的错误。这个时候,对方要拖住自己,而自己最需要的也是时间。最要紧的是兵力的大小,对方算起来也不过是两万大军,而自己却不同,就不算上自己的兵马,就是跟在身后的多铎也可以用吐沫子淹死对方。

    用兵之道,奇正相结合,奇兵虽然能在最重要的关头给予对方致命一击,但是正道才是用兵之根本。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势压对方,才是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而不是在这个时候追击这些散兵游勇。而等到多铎亲自率领大军赶来的时候,前锋两蓝旗的手下众人已经散的漫山遍野都是。

    望着不断追击的两蓝旗的士兵,多铎狠狠的瞪了一眼豪格,而豪格也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什么样的错误。

    “还愣着干什么?点集兵马,随本王追击。”说完狠狠的抽了下坐骑,飞奔而去。

    十道防线,一万兵马,呈梯次防御,豪格一道接着一道的打了过去。虽然一万人马很少,但是凭借先进的武器与优秀的指挥技术,数万两蓝旗不断的消耗,最后连多铎也不得不派出大军前去支援。

    经过大半日的艰苦奋战终于到达了最后一道防线,也是由孟熹亲自防守的阵线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