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二百回 “马皇后” (一)

第二百回 “马皇后” (一)

    第二百回“马皇后”(一)

    有诗云: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晓苍苍。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满建章。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共沐恩波凤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

    诗中的内容描写的是君王早朝时的情景,在卯时时刻,众官员在有司官员的引导下朝见皇帝的情景。如今大唐帝国初立,随着南京的官员到来,早朝也就集中在太和殿里举行了。太和殿又俗称“金銮殿”,位于紫禁城南北主轴线的显要位置,明永乐十八年建成,称奉天殿。明嘉靖四十一年改称皇极殿。清顺治二年改今名。

    太和殿面阔十一间,进深五间,建筑面积2377.00㎡,高26.92m,连同台基通高35.05m,为紫禁城内规模最大的殿宇。其上为重檐庑殿顶,屋脊两端安有高3.40m、重约4300kɡ的大吻。檐角安放10个走兽,数量之多为现存古建筑中所仅见。

    太和殿的装饰十分豪华。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室内外梁枋上饰以和玺彩画。门窗上部嵌成菱花格纹,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殿内金砖铺地,明间设宝座,宝座两侧排列6根直径1.00m的沥粉贴金云龙图案的巨柱,所贴金箔采用深浅两种颜色,使图案突出鲜明。宝座前两侧有四对陈设:宝象、甪端、仙鹤和香亭。宝象象征国家的安定和政权地巩固;甪端是传说中的吉祥动物;仙鹤象征长寿;香亭寓意江山稳固。宝座上方天花正中安置形若伞盖向上隆起的藻井。藻井正中雕有蟠卧的巨龙,龙头下探。口衔宝珠。

    太和殿前有宽阔的平台,称为丹陛,俗称月台。月台上陈设日晷、嘉量各一,铜龟、铜鹤各一对,铜鼎十八座。龟、鹤为长寿的象征。日晷是古代的计时器,嘉量是古代地标准量器,二者都是皇权的象征。殿下为高8.13m地三层汉白玉石雕基座。周围环以栏杆。栏杆下安有排水用的石雕龙头,每逢雨季。可呈现千龙吐水的奇观。

    在大唐帝国中,只有王、郡王能在太和门等候,而所有的公以下的官员都集结在午门以前等候上朝,而如今大唐帝国中,诸王子年纪尚小,在太和门等候也就没有人了。而在午门前,卯时三刻刚过的时候。午门就等候了许多的官员,三三两两地集结在一起,不时的说着话,在以前的早朝中,都是卯时开始早朝,而李无庸却认为卯时太早,改在了辰时,一方面让众人能够免受寒冷之苦。另一方面李无庸认为卯时太早,皇帝这个时候一般都睡的很舒服,自己可以这个时候起来,但是后来的皇帝却是不能,一来一去之下,这些皇帝不早朝的情况也就出现了。所以也就改在辰时了。

    “看,国丈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声,众人连忙转头望去,果然见一群人簇拥着一顶绿尼大轿缓缓走了过来,而走在轿子前面的是一身紫色官袍,胸前补子上居然绣的是麒麟补子,眼尖地人马上就认出来是国丈刘启的家臣当朝一品大将军,左卫大统领、申国公刘启,在众大臣中,也只有刘谦才有如此的待遇。让当朝一品大将军当护卫的。

    随着轿门的打开。露出了刘谦的身影。

    “老爷,到了午门了。”刘启在旁边低声说道。

    “刘启啊!老夫都说了多少次了。你如今是当朝一品,又是国公之尊,不可对老夫如此。”刘谦叹了口气道。

    “小子不管有多少地成就,总是老爷门下出去的,护卫老爷也是应该的。”刘启仍然是当初的样子。

    “哎!”刘谦摇了摇头,自己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却没有任何的改变,刘启仍然是大清早的等在家门口,都是一品大将军了,连个轿子都不坐,还是骑着高头大马。也幸亏自己的主子是李无庸,否则恐怕早就被人参倒了。

    “参见国公大人。”“参见国丈大人。”众多的大臣也纷纷来到刘谦的轿前。刘谦也对众人拱了拱手,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人对他巴结,有的人是真心敬佩,但是更多地人却是想借着他刘谦这颗大树望上爬。

    “军师与尚书令来了吗?”刘谦望了望左右,问道。

    “两位大人并没有赶到。”刘启在旁边说道。

    “刘启啊!今日陛下恐怕要在太和殿点将出征了,你可要准备好了。”刘谦望了望左右,忽然对刘启轻声说道。

    刘启吃了一惊,虽然四川地情况自己也是知道一些,以前相互算计的张献忠地三个干儿子,这次罕见的联合在一起,实力一下子超过了杨展,杨展也呈现了不支的情况,告急的文书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一封。而李无庸仿佛根本没有出兵的意思,今日从刘谦嘴巴里得到消息,如何不让他吃了一惊。

    “军师,你可是来晚了?”正在沉思的刘启忽然被刘谦爽朗的声音给打断了。抬头一看,果见宋献策那矮小的身躯站在前方。

    “国丈,陛下仁慈,不忍我等受风霜之苦,把早朝时间推迟到了辰时,下官身子骨可是老了,不能与国丈相比较,所以来的晚了,不过尚书令可是比我等来的更晚啊!”宋献策笑道。

    “军师又何必拿下官来说话呢!”顾炎武满面红光的走了上来,年纪才三旬就已经成了帝国的宰相了,这在历朝历代中也是很少见的,年少得志啊!饶是他做事稳健,但是眼睛里也显示出他心中的兴奋。

    “鄂国公到”、“英国公到”、“危国公到”…随着辰时地接近,大唐帝国的大小臣工也纷纷赶到了午门前。等待着皇帝的驾到。

    “皇上早朝,众臣早朝。”太和殿前响起了秦九的大喝声。于是在有司官员的引导下,众人排成了两派,文武对列,文官前的是军师宋献策、侍中刘谦、尚书令顾炎武,而武将是施琅、刘启、谷振东等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和殿内响起了一阵山呼声,大皇帝李无庸御驾太和殿。开始了大唐王朝迁都北京后的第一次大朝。

    “有本早奏,无本退朝。”秦九扫了众人一眼。冷森森地说道。

    此时的大殿内,在京地六品以上的官员都集中在这里,但是在这里上奏的都是大事,一般的小事由三省八部就可以解决了。否则就算李无庸精力再怎么充沛也忍受不了那么多的奏章。而这些官员虽然也是来议事的,但大多都是个摆设,但是这种在大殿内议事,又何尝不是一种升迁的途径呢!只要自己地一道主张或者建议被皇帝所认同。升迁的速度将会是大大的有,也不用苦等三年一度的吏部考核了。

    “陛下,如今天下一统在即,仅有四川一带逆贼张献忠不服王化,臣叩请陛下早日发天兵,收复四川。”秦九话刚落音,兼管兵部尚书的中书令、军师宋献策就站了出来。

    旁边的刘谦大喜,见宋献策带头说了出来。也站了出来奏道:“四川总兵杨展数日飞报三省,告急文书也堆满了整个兵部,贼人贼多势中,自秦老夫人去世后,秦军逐渐势弱,士气也远输于以前。张献忠三子首次联合在一起,杨展不敌也是肯定的。陛下还是早做打算的好!”其余众人也都纷纷站了出来,武将们更是期待着马上要出兵一样。毕竟帝国快要一统天下,以后打仗地日子也不会太多,逮到一次就是一次。

    李无庸坐在宝座上,看着众人,嘴角上露出奇怪的笑容,道:“众爱卿,如今国家初定,民心思定。那张献忠在四川听说横征暴敛。不得民心。那巴蜀之地,山川险恶。朕虽想早日还四川百姓一个太平天下,但是恐怕战争日久,会不利我朝建设发展。”

    “陛下仁慈,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陛下为天子,则为上天之子,那川中百姓也为陛下子民,陛下怎可以区别对待呢!”刘启忽然说道。

    “哟,我们的忠厚将军嘴巴也厉害了啊!”李无庸笑道:“既然如此,传檄天下,朕要亲征四川。”

    “陛下不可。”顾炎武连忙说道:“陛下乃天下至尊,岂能冒箭石之危,至险境,如今我朝猛将如云,谋士如雨,施琅、刘启、谷振东等将军都是将帅之才,陛下可选一人前去就可以平定巴蜀,又何必亲自前往。”

    “那众爱卿以为何人前往的好?”李无庸望了众人一眼。

    “巴蜀道路难行,当以沉稳厚重之人前往,陛下曾夸赞刘启将军沉稳厚重,实为不可多得的稳将,臣以为可以担此重任。”李无庸睁眼看去,见是礼部侍郎袁三甲。

    “其他的各位臣工可有别地意思吗?”李无庸又望了众人一眼。

    “臣以为英国公可以出任大将军,收复四川。”高一功忽然出列说道。

    “英国公虽然每战必胜,但是四川是我汉家天下,张献忠也是我汉家子民,不可。”王夫之连忙阻止道。谁都知道谷振东打仗的方法,仔细寻思一下也确实如此。

    “军师,你看呢?”李无庸望着低头不做声的宋献策说道。

    “臣以为危国公可以出任抚远大将军。”宋献策看了看刘谦,然后低头说道。

    “恩,军师言之有理。”李无庸忽然点了点头,“封危国公李岩为抚远大将军统领左右卫大军十万,回合四川总兵杨展出兵四川。退朝吧!”说完甩了甩袖子就朝后殿走了过去,留下了一脸奇怪的众人。

    刘谦望了望上面的龙椅,又望了望马上要出殿门的宋献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也跟着朝外面走了出去,刚在殿门口就见一小太监走到身边手道:“国丈大人,皇后娘娘有请。”

    “皇后娘娘?”刘谦吃了一惊。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