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两百零一回 “马皇后” (二)

第两百零一回 “马皇后” (二)

    第两百零一回“马皇后”(二)

    刘谦虽然奇怪刘玲儿为什么派内侍前来召唤,但是还是不敢怠慢,跟在小太监后明朝坤宁宫走了过来,走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到了坤宁宫的门口,正准备让人去通报,却见皇后身边的侍女翠儿走了出来,躬身道:“国丈大人,皇后娘娘有吩咐,若是国丈来了,自行进去,不必通报了。”尽管刘谦是刘玲儿的父亲,但是这里是皇宫,而不是他的莱国公府,进了后宫,就必须遵守后宫的规矩,刘谦也是一样。

    刘谦不敢怠慢,当下在滴水檐下正了正衣冠后方才进了去,进了正殿大门,就见刘玲儿正坐在绣凳上翻着一本书,显然正在认真的阅读着。

    “老臣刘谦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刘谦不敢怠慢,就算刘玲儿是自己的女儿也一样,恪守君臣之道,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父亲,在这里就你我二人,就不必多礼了。”刘玲闻言赶紧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把刘谦扶了起来,喊道:“给国丈端个坐儿来。”然后又轻声埋怨道:“父亲也真是的,你也这么大年纪了,还对女儿动不动就跪拜,做女儿的哪有接受父亲如此大礼的啊!”说完把刘谦推到了一绣凳上,并且亲自奉上了香茗。

    刘谦见状也老大慰怀了,端着香茗毫不客气的喝上了一口,微笑的解释道:“如今你也是皇后,一国之母。以前陛下所统治的也不过一长江而已,御使台地那些人就经常拿这些礼仪来参奏别人,如今陛下快要一统天下了,这些御使台的人更是不得了了,万一若是让他们知道为父见到了皇后娘娘,没有行大礼,恐怕陛下那里的弹劾奏章就可以把我这把老骨头给砸死了。”

    “哪里有那么严重。陛下也是一个孝子,您是他的岳父。哪里有那么多的规矩啊!前不久松儿还在他背上骑大马的呢!哪里有点做皇帝的样子啊!”刘玲儿娇笑道。

    刘谦闻言,眉头一皱,忽然问道:“我听太医说你又有了身孕了?”

    “不光我有了,九公主、柳妹妹也都有了,这几日陛下都歇息在香坠儿那里呢!”刘玲儿忽然娇羞道。

    “有了就好啊!有了就好啊!”刘谦忽然自语道。

    “父亲,您在说什么?”刘玲儿问道。

    “没有,没说什么。”刘谦忽然道:“不知娘娘今日叫老臣来有什么吩咐不成?”

    刘玲儿闻言。脸上地笑容忽然消失了,好半响忽然叹息道:“女儿自从当了皇后后,奉命总领六宫,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为了能使陛下安心朝政,自己边学边治理后宫,惟恐有不周到地地方,这些日子自己也寻找了不少前人的例子看看。比如说前唐太宗时期的长孙皇后,前朝洪武年间的马皇后。”

    “不错,女儿是应该好好看看她们的一些记载,长孙皇后贤良恭俭,她的‘居安思危、任贤纳谏’一直影响太宗皇帝一生,不愧是千古贤后。而马皇后虽然出身粗鄙,但是朱元璋称赞她母仪天下,慈德昭彰,所以谥号为明德,她们两个人的事迹是值得皇后娘娘去认真学习一番。”刘谦也点点头,饶是他是男人,也不得不佩服两位皇后巾帼不让须眉。

    “但是女儿却更喜欢马皇后。”刘玲儿忽然叹息道。

    “这是为何?”刘谦奇问道。

    “因为长孙皇后有个兄弟叫长孙无忌,是前唐地重臣,辅佐了两朝天子。而马皇后却没有一个亲戚在朝廷为官。”刘玲儿半响后方才回答道。

    刘谦闻言大吃一惊。长孙无忌,前唐代宰相。字辅机。河南洛阳人。其祖出自鲜卑拓跋部贵族。父晟。隋时名将;妹为太宗皇后。长孙无忌善于谋划。从小就和李世民亲善,太原起兵后。常从世民征伐,参与机密。唐武德九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他是策划和组织者之一。贞观年间,历任吏部尚书、尚书右仆射、司空,封赵国公,与房玄龄等同为宰相。贞观十七年太宗废太子李承乾,无忌以母舅和元勋的地位决策立晋王李治。二十三年,太宗病危,他和褚遂良受命辅政。高宗李治即位后,他为首相。永徽四年,房遗爱谋反,长孙无忌主审,李治借此杀死和流配诸王、公主、主婿等亲贵十余人,巩固了统治。永徽六年,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反对立武昭仪(即武则天)为皇后,未果。显庆四年许敬宗迎合武后意旨使人诬告长孙无忌谋反,长孙无忌被流放到黔州,被迫自缢死。而马皇后就不同了,她对娘家人极为怀念,每当说到父母早逝就痛哭流涕,明王朝建立初期,开国皇帝朱元璋大肆封赏功臣。朱元璋的老婆,时已荣任皇后的马氏及其娘家人在战乱年代跟随朱元璋出生入死,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理应在封赏之列。然而朱元璋在征求马氏意见时,马皇后则表示反对,说“国家的官爵应当加给贤能之人,我的亲属们,未必有可以用之才。”虽然一个显赫一世,以而另一个也只是追封父母而已,但是实际上两者的区别却有着天壤之别。

    “娘娘可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刘谦心里也微微不安的问道。

    刘玲儿摇了摇头,说道:“陛下是个什么样地人,虽然天威难测,但是女儿还是知道他不同于朱元璋,也不是刘邦那样的人物,他是不会干出杀戮功臣的事情来,但是前提是不能有其他的心思,前几天,他到我这里来吃晚饭,奏章也是在女儿这里批阅的,女儿不时的见他把一些奏章扔在地上,当下不忍心上前拣起来,却其中发现了不少地都是参奏父亲您逾制,更有的人说你要谋反。好在陛下信任你老,并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但是话要是说多了,天知道陛下会不会放在心上,天威难策啊!女儿还听说今天上朝的时候,礼部侍郎袁三甲奏请让刘启担任抚远大将军,出征四川,朝中的哪个人不知道那袁三甲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他今天奏请刘启,天知道陛下会怎么去想。”

    刘玲儿的一番话把刘谦吓了一大跳,大惊道:“玲儿,陛下经常到你这里来批阅奏章的吗?”

    刘玲儿见状,赶忙道:“那也不是,乱的很,有的是时候去贤妃那里,有的时候去淑妃那里,大多数都在南书房里,怎么,父亲有问题吗?”

    刘谦闻言方在放下心来,知道李无庸并非是借刘玲儿之手来警告自己,当下摇了摇头道:“官场上,不管哪朝哪代都是一样,其中不乏一些奸徒,这些人正期盼着踩着我们这些老家伙望撒谎能够爬呢!没什么大不了地,对了,皇上知道你今天把我叫来吗?”

    刘玲儿点了点头,道:“女儿已经与陛下打过招呼了。”

    刘谦猛地望了望左右,然后低声问道:“陛下在坤宁宫可曾提到过东宫的问题了?”

    刘玲儿摇了摇头道:“陛下在后宫从来不提这个问题,对每个儿女都是一样,并没有亲疏地区别,怎么,父亲有问题吗?”虽然刘玲儿也十分的大度,但是女人一旦有了孩子,丈夫也就排在了第二位了,更何况的一个帝国的继承者。

    看着刘玲儿紧张的模样,刘谦摇了摇头道:“大概是因为各王子年纪偏小,陛下也还没有确定东宫的人选,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陛下不会因为定疆是皇后嫡出,就会有所偏袒,本朝国号曰唐,陛下也不想走前唐的老路,但是他却不知道的是东宫不早点确立是有可能选出一个好的继承人出来,但是同样的也会导致诸王争储。白白的消耗朝廷的实力,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知道我们这位皇帝是怎样去想的。”

    “那该如何是好?”刘玲儿吃了一惊,历朝历代为了那把椅子,父子、兄弟反目成仇的比比皆是,哪一次不是弄的骨肉相残,成功者在登上那把椅子后对失败者进行无情的打压。刘玲儿虽然与众女的关系较好,如同姐妹一般,但是天知道日后她们的孩子会如同他们母亲一样亲密无间吗?

    “陛下既然设了这个局,恐怕也早有准备了,如今定疆还小,你平日里多加教诲,不要让他成了前唐的李承乾就行了,毕竟他是皇后所出,也还是大有机会的,立东宫无非是立长、立嫡、立幼、立贤、立能而已,如果定疆能够占据其中的三条,也就稳操胜券了。”刘谦眼睛里充满着睿智的目光,“到那个时候就算是陛下另有打算,也不得不考虑一下满朝文武的想法了。”

    刘玲儿闻言也不由的放下心来,当下又说道:“父亲,上次回京的时候,您向女儿提出的那两个兄长,如今可确定了哪个过继过来啊?”

    刘谦微笑道:“依父亲看,你大伯家的那个刘安世,人比较机灵,学问也还不错,你母亲舅家的表兄,人太老实了,不适合进入官场啊!”

    “只是一个世袭国公罢了,也不一定让他进入官场,官场黑暗,女儿现在虽然是皇后了,但是还是向往山东的日子。”刘玲儿叹了口气道:“到了京城,也不要让他们老是待在家里,有空到京城四处走走也好。”

    “这个是自然的了。”刘谦点了点头道。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