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二百零五回 御驾亲征

第二百零五回 御驾亲征

    第二百零五回御驾亲征

    “皇家商行行长?”金九两嘴巴里琢磨着这六个字,忽然神色大变,立马跪在地上,“草民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金九两,你的眼睛到底是毒啊!你起来吧!”李无庸摇了摇折扇,淡笑道:“都说人生有四铁:一铁是一起同过窗,二铁是一起扛过枪。三铁是一起嫖过娼,四铁是一起贪过赃,金九两,今天你与朕可真有一番缘分啊!”

    “陛下。”饶是金九两走南闯北,也被今天的情况吓了一大跳,大概他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居然会与当今圣上一起**吧!

    “你起来吧!你看看如烟来了!”李无庸抬了抬扇子,微笑道。

    那金九两闻言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让别人知道当今陛下在这里嫖ji,恐怕明天就会传遍整个天下,成为大唐帝国的一大笑谈,到时候李无庸的名声恐怕可以与宋朝的宋徽宗相提并论了。当下也就站了起来,不过却不敢坐了下来,当今天下谁敢与李无庸并排坐在一起啊。简直就是在找死,当下垂手站在一旁。

    香风徐徐而过,只见佳人莲步轻移,顿时就入了阁楼。李无庸这个时候才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佳人,饶是自己见识多广,这个时候也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好半响才惊醒过来,再看了看金九两见他比自己更是不堪,嘴角的口水都流了下来。

    “咳咳!”李无庸敲了敲桌子,那金九两吃了一经。对面的女人是谁啊?可是当今皇上看上地女人,自己如此形象简直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啊!当下吓的脸色苍白,眼睛再也不敢看着如烟。佳人扫了扫室内众人,脸色猛的一变,但仿佛是想到什么似的,娇颜又是一脸的喜气。

    “奴家见过大爷。”如烟对着李无庸福了福,然后站起身来。娇躯微移,莲步微抬。玉手带起香风,酒壶顿时就转移了对象。“奴家给您斟酒。”

    “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位大爷啊!”李无庸暗自佩服这些窑姐儿的眼睛,就是那么的毒。

    “大爷,您真会说笑话。”如烟也不待李无庸说话,自己坐在古筝前,正准备弹了起来。

    “老爷。老爷,我是秦九啊!”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李无庸大吃一惊,知道必然有要事发生,否则秦九是不可能打扰自己地,当下对金九两点了点头,那金九两见李无庸脸色凝重起来,当下也不敢怠慢,赶紧走上前去。打开了房门,一入眼帘的是秦九那紧张地脸孔。

    “秦九,什么事情吗?”这个时候作为上位者的威严也体现出来,杀气笼罩着整个阁楼。金九两也被吓的脸色苍白,而如烟也更是不堪,脸色苍白的看着秦九。

    “公子。南边有信了,货物受到了损失,正停在那里没有动弹。”秦九望了望李无庸一眼,好半响才说了出来。“管家与老大爷,还有各个主管正在家里等着您呢!夫人让您赶紧回家。”

    那李无庸闻言脸色一变,秦九口中的南部货物出现了问题,显然就是说李岩在安抚西南的时候出现问题了,而管家指的是宋献策,老大爷指地是刘谦,能够一下出现这么多人。显然问题已经不是小问题了。否则也不可能在快要下宫禁的时候,跑到宫里面去。

    “走。回去。”李无庸刷了刷折扇。正准备抬腿,望了望如烟与金九两,方说道:“金九两,明日我会派人接你到我家去坐上一坐的,你不要拒绝啊!”

    “谢…谢唐爷,我遵命就是了。”金九两神色一喜,自然听懂了李无庸言语中的意思。心中如何不喜。而李无庸却是看了看如烟,点了点头扇了扇折扇,径自走了出去。

    望着李无庸离去的身影,如烟轻声问道:“他就是当今圣上吧!”

    “姑娘果然高见。”金九两恭敬的说道。皇帝的女人谁敢染指啊!

    “说说是怎么回事?”南书房,李无庸沉着脸,手中的折扇不断地敲打着书桌。“前几天不是李岩已经向前推进了一百里了吗?怎么这一下子就损失了一万大军,连红娘子都受伤了啊!你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李岩打仗还打不过李来亨吗?”李无庸的声音是越来越高,也难怪他生气,十万大军对付李定国八万大军,居然那被别人打成了这个模样,连自己的老婆都受伤。

    “陛下,如今中原以定,张献忠手下的几个义子也放弃了夺位之争也缓了下来,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孙可望四个人首次联合,危国公不敌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张献忠可是把全部兵马都放在成都的门户上。”宋献策看众人一眼,率先站了出来。

    “军师言之有理,蜀道之险难于上青天,李定国死守栈道,却让刘文秀三人从背后给危国公来一枪,危国公能够稳住大势已经很是不错了。”刘谦正为与刘玲儿地一些话语心里正堵的慌呢!

    “不知道岳父大人有什么高见啊?”李无庸面无表情的看着刘谦,看的刘谦心里直发毛。李无庸可从来没有对他如此说过话的,难道刘玲儿说的居然是出自皇上的意思?

    “这个…这个。”刘谦脸上冷汗突然冒了出来,这不是他想不出来,但是如今却是被吓出来的。

    “怎么,你说不上来吗?”李无庸冷冷的说道:“朕倒是听说你老人家现在忙啊!已经把自己的接替人都找好了,刘安世,名字是个好名字啊!真地人如其名吗?莱国公,你地继承人真的选好了吗?京城四虎,好大地威风啊!莱国公府中的小公爷啊!当朝皇帝的小舅子啊!皇后娘娘的弟弟,好大的官威啊!曹国忠、林启成、刘必达,号称京城四虎,前几天户部侍郎王赞只不过是在天香楼说了他几句话而已,却被曹国忠打的鼻青脸肿的,他哪里来的胆子居然敢打朝廷命官,刘谦,你告诉朕!朕的小舅子,皇后的弟弟?京城四虎,这些纨绔子弟。哼!”

    南书房内的众人闻言,吓的脸色苍白,宋献策等人互相望了一眼,也不知道李无庸从哪里听过来的,京城之中,如此之事众人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只不过碍于刘谦的面子,碍于曹变蛟救驾的功劳之上,也不与对方计较。没想到居然让李无庸知道了,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秦九,明天你到国丈府上去,他老人家有一样东西交给你,你自己拿到之后,送到朕这里来,朕告诉你怎么做。”李无庸扫了众人一眼。宋献策等人吃了一惊,心中以为是要刘谦的官印,却只有刘谦知道李无庸要拿的是鹰眼。

    “陛下,您要杀臣,臣无话可说,可是此事千万不能交与内廷,前明之事乃是前车可鉴啊!”刘谦象是想到什么似的,也顾不得身份,跪在地上不断的磕起头来,而宋献策与顾炎武等人仿佛是想到什么一样,也跟着跪在了地上。

    “此事朕自有安排!”李无庸望着刘谦官帽下隐有一根白发露了出来,心中叹了口气,当下说道:“岳父起来吧!你们都起来吧!传旨,刘谦、宋献策、顾炎武功勋卓著,赐御前就坐。”

    “陛下!”刘谦大喊道。

    “回去把刘安世送回家去吧!让当地官府细心看管,听说你府上的王必显忠诚老实,让他继到你的膝下吧!明日刻上玉碟,入了宗庙,加个礼部郎官吧!”

    “老臣谢过陛下。”在两个宦官的搀扶下,刘谦晃悠悠的站起身来。

    “传旨,曹国忠虽为忠臣之后,却欺君犯上,欺行霸市,殴打朝廷命官,无恶不作,着剥夺兖国公爵位,贬为庶民,交检察院、刑部、督察院严加审查,兖国公爵位由曹国民来替代吧!林启成,关入刑部大牢,一年后再放出来吧!刘必达,让他进南京军事大学特征训练班,不死的话,就让他见朕吧!”李无庸淡淡的说道:“设皇家商行,由金九两任行长,职位为正三品下,让他明天散朝后来见朕。”

    “陛下,那四川的事情?”顾炎武望了望李无庸道。

    “朕御驾亲征。”李无庸冷冷的说道。

    “陛下!”宋献策等人大惊。

    “不要说了,朕是从马上打的的天下,如今御驾亲征有错误的吗?”李无庸大怒道:“不但朕要御驾亲征,朕的子孙后代,只要膝下有子,帝国之中尚有即位之人,一旦战事爆发,皇上就可以御驾亲征,满清之所以能横扫中原,不是他的兵器好,也不是他们的战术先进,而是他们的士气高昂,他们士气为什么高昂啊!因为他们的统帅就是他们的皇帝,皇帝御驾亲征才能有如此的士气,朕还没有登基之前,亲征的时候,你们并没有任何言语,怎么等朕登基后,居然会有如此多的事情啊!明日传旨,二皇子监国,宋献策、顾炎武为辅佐大臣,侍中安抚东南,刘启、罗振川、曹百原随朕出征,御林兵马五万,左右骁卫,左右屯卫十万大军随朕出征。就这么办吧!都散了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按住心中的想法,连忙跪安。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