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二百一十回 阳谋离间

第二百一十回 阳谋离间

    第二百一十回阳谋离间

    “如今我军的防备如何?危国公,你说给帐中各位将军听听?”李无庸见处置了秦家的事情后,连忙把心思放到了眼前的大战上来。

    “回陛下的话,如今四川的张献忠虽然在臣这里占了一些便宜,但是在大势上并没有占有太大的优势,反而弄不好随时有灭亡的可能。张献忠的伪西政权和农民军,除了与前明朝在四川的残余军队对抗外,还要同四川的地主武装作斗争。而我军不光有大军云集在汉中城下,尚有王应雄驻守遵义,前明的四川巡抚马乾也已经归顺我朝,臣临时授命,命他暂代四川巡抚,他带领的数万人马也聚集在重庆城下,准备随时进攻重庆。再加上在云南的前明小朝廷,原川陕总督樊一蘅也与他手下的大将于大海、李占春、张天相有兵十万不断的在云南对张献忠发起进攻,张献忠实际上就是四面受敌,灭亡是迟早的事情。”

    “恩,危国公分析的是。”李无庸点了点头道:“传旨,升王应熊为大学士加兵部尚书总督川湖云贵军务,并赐尚方宝剑便宜行事,驻扎遵义,主持对张献忠作战。命四川巡抚马乾派副将曾英带兵攻打重庆,断其东去之路,命王应熊会兵遵义,副将杨展、屠龙、莫宗文、贾登联等收复川南。命陕西总兵王辅臣前去重庆攻取白帝城。”旁边的书记官飞快的记载着李无庸的每一句话,然后稍加润色后。赶紧令传令兵传檄四方,不敢有丝毫地怠慢。

    “李岩,告诉曾英,让他与张献忠手下的有个将军叫做刘进忠的人接触一下,此人早就对张献忠不满了,告诉他,归降了朕。朕封他为侯。”李无庸拍了拍脑袋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对李岩吩咐道。

    李岩闻言吃了一惊。虽然不知道李无庸是从哪里知道刘进忠必定会投降的消息,但是皇帝金口一开就是圣旨,就是错误的都得说是正确的,只得派人飞马报与曾英,至于是不是正确的,却只有曾英与刘进忠接触之后才知道了。那就不是李岩考虑地问题了。

    “李岩,知道李定国在哪个大营里吗?”李无庸忽然问道。

    “在西大营。刘文秀在南大营、艾能奇在东大营。王尚礼守汉中,孙可望留守梓潼,照顾后方,看守伪洗粮草。陛下有事?”

    “去找个胆大的,送一封信给李定国。”李无庸吩咐道。

    “陛下是不是在其中涂抹上几个字?”曹百原眼睛一亮,立马说道。

    “不是,上面一个字也不要改,上面可以替朕问候他一声。就说可以地话,朕请他明日来朕大营赴宴。”李无庸面带微笑。

    “陛下,这哪能起到离间的作用啊!”马玉失声笑道。

    “在信上涂抹,掩盖一些毫无意义上的字迹,这些在有些时候是有些作用,但是有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作用。那张献忠虽是个粗人,但是却喜欢读三国,那诸葛亮的那一套对他是没有效果的,古代有阴阳两种谋略,汉朝地时候陈平喜欢用阴谋,但是朕喜欢用阳谋,有的时候阳谋比阴谋来的好啊!朕在写给李定国的信中,就是用平常的语气与他话话家常,那张献忠恐怕才会疑神疑鬼,要是你们的话。你会相信一个处在敌对中人会写封信与你拉家常吗?”李无庸扫了众人一眼。

    大帐中众人扫了一眼。眼睛里尽是吃惊,没想到李无庸居然来上这么一招。果然是狠辣,恐怕汉朝的陈平也不会想到这些吧!

    “去执行吧!”李无庸眼睛里尽是笑容。

    “什么,李无庸派人给本王送信来了。”西大营,自从李无庸亲自带领大军赶过来后,李定国就再也没有睡过好觉了。他可不同其他几个人,根据以前的经验教训,任何小瞧了李无庸地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什么纨绔侯爷,最后就被李无庸一步又一步的坐上了今天的位置,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不过另李定国没想到的是,刚一来就写了一封信给自己。

    “拿上来。”李定国顺手扯了过了。只见上面写着:“朕久居江南,久闻将军大名,今日虽为两军对阵,朕想在交战之前,邀请将军与朕大营一会,与将军对饮,也算是了朕平生之憾事。敬盼。大唐皇帝李无庸亲笔。”

    “就这么简单?”李定国吃惊地问道。

    “不错,我家陛下明日午时在中军大帐备薄酒相侯将军。”送信的小兵一五一十的说道。

    “他在搞什么?”李定国暗思道。“你回去告诉唐朝皇帝陛下,就说我李定国与他乃是生死大敌,还是在战场相见的好。你回去吧!”送信的使者闻言也不说话,只是拱手告辞而去。

    “你说什么?唐朝皇帝刚才派人送了一封信到了西大营?”东大营之中艾能奇与刘文秀二人正在大帐中吃酒,闻听亲兵前来报道,吃了一惊。

    其中肯定有猫腻!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关于李无庸要厚赏李定国的消息在四川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如今在关键的时候,李无庸居然在这个时候送了一封信给李定国,天知道其中有什么问题在里面,要知道李定国手中可是有八万大军,而且都是大西军的精锐部队。要是被李定国带到李无庸那边去了,形势可就大不妙了,到时候别说汉中不保,就是成都也是难保。

    “走,我们去看看。”刘文秀虽然与李定国相交好,但是在大事大非上却是想的很清楚。当下也点了点头,当下带着亲兵,朝李定国的西大营驰了过去。

    “二哥,四弟,你们怎么来了。”大帐内李定国吃惊地望着二人。

    “三哥,听说大唐皇帝李无庸送了一封信给三哥了?”艾能奇也不待刘文秀说话,接了过来。

    “是有这是,他想邀请我去他那里喝酒。”李定国微笑道。

    “真地有这么简单?真的是没事请你喝酒?两军对垒,还有心思请你喝酒,嘿嘿,三哥,你真能说话,信呢?”艾能奇扫了大帐一眼,见书案上有一书信,立马抢了过来,一把撕开,扫了起来。见其上果之见只是请其喝酒。方冷冷一笑。道:“希望三哥还是以国事为重啊!哼哼,告辞了,二哥,我们走。”说着只是拱了拱手,就出了大帐,而刘文秀望了李定国一眼,也告辞而去。

    看着刘文秀眼睛中地怀疑,李定国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李无庸,你赢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