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乱世龙腾 > 第二百一十六回

第二百一十六回

    第二百一十六回

    “陛下。刘将军已经到了辕门之外,是否让他觐见陛下?”秦严忐忑不安的望了上首的李无庸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

    “刀斧手何在?将刘启拉至辕门之外,斩首示众。”李无庸忽然冷冷的说道。

    “陛下!”李岩等人大吃一惊,见李无庸连面都不想见上一面,就要斩了刘启,赶紧劝阻。

    “不必再劝了,为将者有十戒,当初朕进兵巴蜀时也曾立下军令状,今日刘启不听军令,朕又为何斩不得,若今日不杀了刘启,朕又如何统帅三军,直捣成都,朕今天要是不杀了刘启,日后我大唐军中何来军纪可言,你们又用什么东西来治军。”李无庸指着众人冷冷说道。“你们谁来告诉朕,你们将会靠什么来治军?是金钱还是官位。”

    “陛下,刘启将军是不听军令,但是臣以为刘启将军还是功大于过。”马玉忽然说道:“且不说刘启将军最后杀了刘文秀,单说此次作战,我军是有伤亡,但是却歼灭了刘文秀主力,也就是说一夜之间,我军就破了张献忠两座大营,汉中防线也就是名不符其实了,从此通往成都的大门为我军所有,陛下也是领军之人当知道战场之上战机稍纵即失,刘启将军正是根据战场上的形势变化,果断的下令了合围刘文秀的决定,也同样有了今天的成果,所以臣以为刘启将军并无过错。”

    “按照你的意思是说他刘启不但无过,还是有功之臣。朕要是不赏他,恐怕是不合适了?”李无庸如今双眼通红,言语间已经越来越严厉,仿佛要吃人一样,大帐中人吃了一惊,纷纷祈祷着马玉千万不要惹恼了李无庸,君王一怒。可是要赤地千里地。

    “最起码不能杀一个有功之臣。”马玉毫不畏惧的盯着李无庸道:“臣在很小的时候,就曾听祖母说过在宋朝的时候……每次大将出征皇帝都会授予阵图,让这些大将按照这些阵图来摆阵,然后每次敌人进攻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防守,皇帝什么时候说进攻就什么时候进攻;更为可笑的是那些阵图不过是皇帝自己弄出来地而已,若是将领不按照这个阵图,就算是胜了。也是有罪之人。臣以为今日刘启将军的情况就是那宋朝有些相似,难道陛下想做宋朝地那些皇帝吗?”

    “放肆。”这下李岩忽然大怒道:“吾皇英明神武,岂是宋朝的那些皇帝所能比拟的。陛下也不是不知道战机的重要性,只是刘启将军不听军令行事而已,刘启将军固然有功,但是同样也有过,岂能用功来论过,要是这样的话。大帐中的每个将军都可以不听从命令,自己上阵杀敌,我大唐的军队不就是成了一盘散沙吗?哪里还有什么战斗力可严。”

    “好了。别吵了。”李无庸忽然冷冷道:“看你们俩一唱一和地,就象演戏一样,说来说去,还不是告诉朕。刘启这次虽然有小过,却是有大功吗?都把朕当傻子。李岩,这戏是你导演的吧!那你且说说如何处置刘启啊?”

    李岩尴尬一笑,拱手道:“臣知道臣的一点小聪明瞒不过陛下,臣以为刘启将军违反军令该斩,但是却因为刘启将军的到来,一下子就围困了刘文秀,最后使刘文秀全军覆没,刘启将军更是亲自斩了刘文秀。所以臣以为功过相互比较,不如罚刘将军一年俸禄。然后杖责三十。陛下。您以为如何?”

    “既然各位将军都认为刘启有功,李岩将军又为他说情。朕就暂且放他一马。来呀!压刘启下去,杖责三十,不可少了一杖。”李无庸挥了挥手冷冷的说道。不一会就听见阵阵木棍与**相互碰撞的声音。

    “李岩。”

    “臣在。”

    “三天后朕要回京了,如今这汉中防线已经攻破,张献忠手下的四员大将,一个被我军杀了,一个被朕擒了,汉中防线几乎是被摧毁了,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今夜或者明日,艾能奇就要退兵了,汉中也是我大唐手中之物了,朕已经命杨展等将军三面进攻了,朕料定汉中地战报一到成都,张献忠大概就坐不住了,曾英的大军这个时候应该出了重庆了,张献忠想由白帝城而入湖北的计划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杀回汉中,然后夺路西走,入甘或者西藏等等,但是都要经过汉中,他不亲自统兵前来与我军决战!张献忠乃是一介草莽,不配与朕做对手。昨日看大西政权的装备可以看地出来,此人轻视火器,你等可以在这方面下工夫。希望将军莫要让朕失望了。”李无庸飞快的说道。

    “臣遵旨。”

    “不要让朕再来一次巴蜀,要真是那样,朕恐怕也护不了你。”李无庸叹了口气。道:“朕再授你临机专断之权,这次西征的将领,你都有权调用,违令者你可以做出你的惩罚。”李无庸想了想又说道:“朕这次只带一万御林军上路,其余的都留给你了,望将军早奏捷报,朕必然会在得胜门下等侯将军的到来。”

    “臣,谢过陛下。”李岩忽然又问道:“陛下,李定国该如何去安排?”

    “此人非同别人,论兵法韬略,他可不比你差,如此人才,朕岂有不用之理。朕会带他回京,;让他见识一下我大唐的繁荣昌盛,也让他心里明白天下是没有人能够阻挡朕和大唐的崛起。”李无庸龙目中闪过金光。

    “臣遵旨。”

    “陛下,;京师真的很热闹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说道。

    李无庸看了过去,原来是刚才义正词严地教训自己地马玉。不过这个时候可没有一个将军的威风,反而是娇脸通红,一个小女孩地模样。“怎么,你想到京师去看看?”李无庸打趣道。

    “臣从小就跟在祖母身边,还没有去过京师。”马玉神情有些落魄。

    “既然如此,你就与朕一起回京吧!皇后很是喜欢象你这样的花木兰,有空你也可以陪皇后说说话。”李无庸微笑道。

    “陛下。那李定国该如何是好,陛下要见他吗?”李岩小声的问道。

    “恩。天色将明,将士们都奋战了一夜,都下去休息吧!另外去准备点酒菜来,朕要与李定国将军详谈。”李无庸淡淡的吩咐道。

    “陛下,李定国此人虽然在张献忠那里为张献忠所忌惮,但是无论何时都对张献忠忠心耿耿,要是想让他归顺。恐怕是有点困难了。”李岩小心翼翼地望了李无庸一眼。

    “李将军,朕说过现在就招抚他的吗?他要是真地那么容易投降,那样就容易屈服在朕面前,恐怕他也就不是朕想要的李定国了,也就不是李定国了。抓住李定国不过是第一步而已,只有抓住了此人,我军才能攻破汉中防线,只有先抓了李定国。才能先折了张献忠的一条臂膀,失去了李定国的张献忠,你们也可以轻松对付他们了。如今我朝初建,内部尚有不稳者,朕常离京师,恐防有变。李定国只能慢慢消化他,等你们消灭了张献忠,他李定国还会坚持他的主张吗?一年不行就用两年。朕先软禁他,直到他屈服了为止。”李无庸冷笑道:“若是我华夏统一了,他还没有归顺的话,那此人脑筋不会转弯,也不是朕想要的将军,思想僵化,朕日后如何用他。”

    “陛下圣明。”

    “你去安排吧!”李无庸挥了挥手。

    “李将军,我家陛下正在大帐内等着将军。”李岩不亢不卑地把李定国带到中军大帐后。就一声不坑的离了大帐。

    李定国看了看左右。也不过是两个卫士而已,防备根本就不算森严。脸上眉毛一皱,在他心里,在来之前,他就知道必定是李无庸要劝降自己,所谓劝降不过是示威、示恩、离间等几种而已,但如今帐外不过两个卫士而已,根本就谈不上示威。难道是剩下两种?李定国冷冷一笑,也不推辞,一手打开帐门就进了中军大帐。

    入眼的是一方桌子,桌子上也不过小菜四五个,酒一壶而已。在桌子的另一方正坐着一明黄龙袍的中年男子,面容刚毅,凤目中隐有一丝精光,流露着一丝威仪。李定国马上就猜测到眼前这个男子,就是建立了大唐帝国的李无庸了。

    “哈哈!李将军真是让朕好请啊!连续好几次相邀都不至,没办法,只能用这种方式邀请将军一叙啊!来来,朕已经备下酒菜,就只等将军入席了。请,请。”李无庸站起身来,面带笑容,热情的邀请道。

    “败军之将,何劳陛下如此厚爱。”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贵为一国皇帝的李无庸居然如此抹下脸面,心中也确实过不去,微微向李无庸拱了拱手,弯了半个腰,也就算是见礼了。

    李无庸也不介意,亲热地拉着李定国入了坐席。“军中艰苦,朕虽贵为皇帝也没有办法,能弄的到也就这几个小菜,等过上一段时间,朕再在京城好好的招待一下李将军。如何?”

    李定国扫了一眼桌上的酒菜,也确实只是平常的几个小菜,平常的连自己在大西军营中都比不上,也不知道是真地,还是做作。

    “将军,请。”说着就率先拣起一块兔肉道:“朕今日也是跟在将军身后享福啊!平日行军里,朕哪里有机会吃上兔肉啊!这不今天一听要宴请将军,后营特地的打了几只兔子,做为下酒菜。来,将军,尝尝我军的手艺如何?”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