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历史编织者 > 第六十五章.弑兄弑弟

第六十五章.弑兄弑弟

    12 12kanshu.cc

    -

    莫石先生!润下贤者所见啊!您终于来啦,不过我要告诉您很多好消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青鸟兴奋地大喊大叫,情绪丰富,等到您的推进指数达到10%的时候,我的自动搜索和制导系统就能够解锁啦,到时候我再也不会离开您了。啊,您的手……

    莫石听着青鸟聒噪不休,并不觉得它吵闹。

    相反,他的内心感到愉快和平静。

    “百分之十可不简单。我们至今都还没有抵达百分之一。”莫石笑着说。

    法杖上的蓝宝石散发出微光,开始施展医疗术式。

    确实,百分之十听起来非常遥远。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并不如您所说的那样绝望。随着文明系统的自我运转,您所做出的任何努力都会产生链性反应。会有人研究更加强力的弩箭,会有人发明更加先进的织布机器,会有人受此启发研究更多武器和动力装置——这样一来,社会自然而然走向进一步的工业化,而那些文明指数也会累积到您的数据之中。

    “我很期待……”

    莫石的眼睛望着曼卡和曼锡那边。

    他们各自的卫兵正在厮杀,看得出来曼锡想要逃跑,但是曼卡追了上去。

    莫石先生,青鸟的话语顿了顿,莫石能从那种语气中想象到某人轻轻皱起眉头的样子,这种联想令莫石感到奇怪,就像模糊雾气里一晃而过的人影,您应该停止五等术式的持续施展了,您的魔法神经束正在负荷原作,这无益于您的伤口修复和身体状态。

    “什么?”他刚刚走神了。

    我说,先生,您应当停止持续施展五级术式。移物魔法中的「尘世不可近」并非良好的防御术式,也不是真正的结界术式,对现在的您而言消耗过大。

    “可是我……”他的目光缓缓落回自己的身边,“我很害怕,青鸟。”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的心里在说给自己听:我觉得自己就像是曾经在无菌房里长大的孩子,如今却要在充满过敏原和病菌的世界里重新生长——而我不想死,同时却深知自己的脆弱。

    这种感觉真的太……太可怕了。

    我甚至可能因为手掌上的伤口而感染至死,这简直是荒谬的……

    莫石轻轻摇了摇头。

    他试着回头去看,发现之前在这里进行的搏斗已经结束了。但他们似乎更像是离开了,而并非是已经将彼此彻底屠戮殆尽。地上散落着几具尸体,其中一个动了动。那个士兵仰起身体想要坐起来,血液如瀑布般滴落发出粘稠的声响。

    而他看到莫石时,颤抖地举起手指向法师,断断续续呢喃,恐慌不已,仿佛胜过死亡带给他的恐惧。因为战死是光荣的,而他所看到的法师则是:“邪魔!邪魔——”

    漫步而过战场,对飞溅的鲜血和砍向自己的刀刃视而不见。

    这难道不是邪魔吗?

    世界上难道该有这样诡谲而自私的法术吗?这是上神会允许的吗?

    神要世人互助,神要世人为自己赢得荣耀,神要世人洁净自身以抵达死后乐园。

    神厌弃妄自尊大,厌弃投机取巧。

    ——对于空轮的信徒而言,对于戴罪的雪行者而言,这是不敬。

    -

    莫石悚然一惊。

    与此同时,术式也下意识被解除了。

    据说在十九世纪的时候,被欧洲国家殖民的那些地区的原住民第一次看到火车时,认为火车是巨大可怕的怪物——中国清朝的官员甚至认为修建火车会‘损坏龙脉’。青鸟一本正经地说。

    “你直接告诉我,中世纪欧洲因为恐惧‘超于常规’的魔法,而举行过猎巫活动就足够了。”

    对于力量的恐惧与生俱来。青鸟说,特别对于尚处于较原始阶段的文明而言。为了克制过于强大的力量,因此会划分‘善’与‘恶’明确两个世界,同时不慎阻断探索与进步。但群体又总会趋向力量,最终引发变革——这就是推动。

    莫石摇摇头,甩开这些想法。

    他现在无暇去讨论什么社会学理论。

    他需要做的只是顺应命运洪流,想方设法获得属于自己的位置。

    他继续望向廊道另一侧的宫殿。

    现在那对兄弟在搏斗了,短兵相接。

    莫石回忆起很多关于兄弟的故事,《旧约》写道,该隐因为上帝不喜爱自己祭品而偏爱亚伯,因此杀死了自己的弟弟;《摩诃婆罗多》中,同母异父的兄弟在最后得知彼此的身份,但阿周那已经射下了迦尔纳的头颅;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伏击长兄,夺得江山……

    兄弟相残的主题,正如弑父这一隐欲,永恒盘旋。

    莫石朝那儿走近了些。

    要站在多年后回看自己此时的选择,可以说是突然“福至心灵”的选择,但要是说当下的感受,他觉得自己只是为了摆脱前一个话题、加入眼下正在发生的现实之中。

    他走得足够近了,近得能够听到那些兽人在激战时肺部迅速扩张发出的深深喘息声,但也没有近到会被当做刀剑所指的对象。

    无论是卫兵还是卫兵的主人,此刻都在酣战。

    专注于生死的时候几乎可以忽略其余的一切,因此莫石就只是站在那儿看着而已。起初他回想起小时候和朋友一起看电影的时候的感觉,觉得自己置身事外。

    但现实不是电影,受制于体力、运气、精神状态,以及战斗本身的残酷和决定性——以及不存在什么慢镜头、音乐、闪回之类的拖延手法,实际上发生在眼前的对抗更加快速,很快便有了定数。

    曼卡的长剑刺入同父异母王弟的右肩,将他钉在地上。

    “这样你可以安静下来了吗?”年长的赫雅尔艾法亚喉底发出嘶嘶声响,鼻梁与脸颊上的皮肤微微皱起——充分的犬类特征。

    兄长与次弟对视,是掠食者与掠食者之间的锁定和敌对。

    两双眼睛中同样没有丝毫温情可言。

    曼锡·金狮伸手紧紧握住剑刃,指甲与金属磕碰,仿佛害怕这柄剑会被继续刺得更深下去,斩断他的肩臂,或被突然拔出,刺往更加致命的地方。

    落败的国王次子深深吸气,双耳仍然竖立着没有低伏。

    “曼锡……”曼卡摇着头,呼吸慢慢平复,脸部的褶皱也恢复平静——他满身血腥,但依然是风度翩翩的王国继承人,“你做事为什么总是这样半吊子?”

    “凭什么你就不是半吊子,你就天然拥有那个王位?”曼锡从牙缝中挤出这些话,每一句都是深埋在他心里许久的真切的怨恨,“你是第一个王后所生,你比我早出生两年,就因为这样吗?!”

    曼卡松开握住剑柄的手,直起身子。

    他伸手拂了拂铠甲上蹭上的血沫,神情平静。

    “你将会被送到南方的黑石山地去,之后你会是‘乌林城堡’的主人,文书大臣会为你拟定新的公爵姓氏——曼锡,就这样吧,游戏已经结束了。不要再像小时候那样,因为被丢弃在密道之外这种事情,就大吵大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