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劈天斩神 > 第三千章 你骗得我好苦啊

第三千章 你骗得我好苦啊

    在火祖宗毕方看来,既然逸尘和飘然两情相悦,谁也不能拆散,那就应该待在一起才对。

    飘然拥有凤凰血脉,迟早要被发现,危机必然随之而来。

    以飘然一个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应付得了各种压力,若是逸尘在或许会轻松一些。

    然而,通过自己的手段查探,火祖宗能够确定,逸尘不在南山地区范围之内,更别说是凤凰山了。

    即便飘然不会遭受困境,获得百鸟之王的称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此关键时刻,偏偏不见了逸尘的身影,甚至连飘然的具体行踪也查探不到,毕方又气又急,却又不方便亲自出手以免留下把柄,给飘然带来更多的麻烦。

    无奈之下,只能让火儿提前出动,尽可能的深入凤凰山腹地,给飘然必要的帮助。

    “我也想跟飘然在一起,可金收那个老家伙把我给扔到了通墟镇……”逸尘也很委屈,从来就没间断过打听飘然的消息。

    无论是陶书遥还是大黑,甚至炎燕等人,都知道逸尘在寻找飘然,也极力的帮着打探。

    只不过,通墟镇和凤凰山之间相距太远,逸尘所能得到的消息,几乎是没有价值。

    要不是大黑设法了解到南山地区的状况,以及飞升者联盟的行动,逸尘到现在也不一定能得知飘然的行踪。

    即便如此,逸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之间,就能从通墟镇赶到凤凰山的。

    “阿嚏……哪个王八蛋背后骂老子?”比逸尘更委屈的是远在天罗大陆的金收,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喷嚏,心里一阵紧张。

    飞升的事情,金收主要是登记以及查验对方的资格和身份,至于落在西元大陆或者其他地方,跟他没啥关系。

    没来由的被逸尘冤枉,要是金收知道,又得跟逸尘纠缠折腾了。

    “这个火祖宗也明白,可能是他心急之下就错怪你了。”火儿点点头,把逸尘从大鹏背上接到了山坡上。

    旁边有石桌石凳,坐起来倒也方便,知道逸尘对飘然的心思,火儿主动说道“我没见到主……飘然,但金甲见过。”

    火儿从南山地区到凤凰山,中间耽误了一些时间,以致于被金甲抢在了前头。

    按照金甲的说法,飘然目前没有重大危机,只是处于凤凰山深处,暂时不便出来。

    感觉到有人对凤凰血脉拥有者的不利行动,金甲和火儿商量了一下便分头行动。

    火儿在凤凰山相对外围一带,主动打听凤凰血脉的消息,并和有不良企图的势力进行周旋。

    不管遇到多大困难,火儿都不能把敌人带到飘然所在的方向,这也是火儿摆脱了鬼车之后,没有真正离开的原因。

    而金甲则坚守在凤凰山深处,飘然所在的附近,不允许任何外来人员接近。

    这些天来,火儿曾经遇到过不少,对凤凰血脉感兴趣的人,有的仅仅是好奇,询问一番毫无所获便没了兴趣。

    但鬼车和四眼不同,这二位像是跟火儿结了怨一样,无论火儿躲到什么地方,只要一露面就很快被他们盯上。

    大大小小的战斗,打了不下十几场,火儿没能获胜倒也不曾受到重创。

    每当鬼车处于被动之际,往往会有四眼暗中相助,导致火儿落于下风。

    这两天对方似乎消停了一些,火儿正考虑着,怎么把这二位引出来,免得他们往金甲那边靠近。

    忽然有了主人逸尘的信息,火儿便暂时按兵不动,静候逸尘的到来。

    大鹏在一旁听了几句,便把焰赤扯着来到稍远处的岩石边,问道“主母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

    焰赤看白痴一样的瞪了大鹏一眼,解释道“主母就是女主人。”

    “你的主人不是老大么,啥时候又有了女主人,不会是脚踩两条船吧?”

    “什么脚踩两条船,主人的女人就是女主人,我不叫主母叫什么?”

    焰赤在和小鱼儿混熟之前,实际上是非诚敦厚朴实的,连一句玩笑都不会开。

    尽管被小鱼儿带得有点偏,但对于逸尘的尊重,并没有半点改变。

    在秃鹫领地的时候,焰赤就公开称呼飘然为主母,虽然飘然本人不在场。

    大鹏的无知问题让焰赤很不屑,却又不得不解释清楚。

    “是这样啊,那我岂不是……”大鹏想了想,觉得不能忍。

    也不管焰赤一脸的鄙视,径直的跑到逸尘面前,很严肃的说道“老大,搞了半天原来你才是要抢百鸟之王称号,你骗得我好苦啊!”

    一直以破坏孔二愣子的计划为乐趣的大鹏,把逸尘拉过来主要是在孔二愣子面前示威,顺便嘚瑟一下。

    却没有想到,逸尘才是真正的觊觎百鸟之王称号的人,要不是见到了火儿,大鹏压根都不会往这方面想。

    “我要百鸟之王的称号干什么,何况我也没资格……”

    “刚刚焰赤还说的,什么主母主人的,你居然不承认。”

    “拥有凤凰血脉的是飘然,不是我。”

    “有什么区别,你们不是两口子吗?”

    大鹏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不是为了觊觎百鸟之王称号,而是觉得十分委屈。

    都说凤凰血脉拥有者很神秘,大鹏也以为逸尘根本就不认识,以致于逸尘几次开口提及,他都岔开话题。

    就是想着万一逸尘说出一些不妥当的话,到时候会引起尴尬。

    大鹏的出发点是为逸尘好,只是现在想起来有点可笑。

    “我早就想告诉你的,可你不愿意听……”逸尘显得很无奈,本身没想过要一直瞒下去。

    最多也就刚认识的那会儿,逸尘没敢交浅言深,是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等大鹏坦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并请逸尘帮忙的时候,逸尘就已经对他没有防范了。

    “我现在想听,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大鹏两眼一瞪,凶巴巴的看着逸尘。

    “我要去凤凰山深处寻找飘然,还要帮他获得凤凰真血,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不会中途放弃。”

    逸尘看着大鹏的眼睛,诚恳的说道“之前没有坚持说出来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从现在开始,你高兴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不会有半点要求……”

    “凭什么要求我?我们还是兄弟吗?”

    “当然是兄弟,除非你不愿意。”

    “真的?”

    “真的。”

    见大鹏态度慎重,像是要做出某种决定一样,逸尘也郑重的肯定道。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大鹏的性格脾气,已经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

    或许还有些傻不愣登,可逸尘绝对没有瞧不起对方的意思,相反,在遭遇危机之时,大鹏会主出手帮忙。

    能有这样的兄弟,其实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那好,我跟你一起去凤凰山深处,见证新的百鸟之王诞生。”

    “这个……”

    “你不是说了嘛,我高兴去哪儿就去哪儿,本大爷就想去你去的地方,咋滴,不行啊?”

    大鹏凶相毕露,一翅膀把逸尘扇翻在地,又在逸尘的身上挠了几下这才出气。

    焰赤和小鱼儿上前,被大鹏一巴掌轰开,又是翅膀又是巴掌的,以一对三稳占优势。

    “住手!”火儿说话的同时,一只金光闪闪的麒麟臂随即伸出。

    嘭的一声,将大鹏扇翻逸尘的那只翅膀,打得羽毛纷飞,使得大鹏站立不稳,失去了对逸尘的压制。

    “你们以多打少,卑鄙无耻!”大鹏气急败坏,狠狠地将小鱼儿摁在地上,一巴掌一巴掌的抽过去,嘴里恨恨然的骂道。

    要不是被金鹏施加了禁制,大鹏可以将逸尘这几位轻松搞定。

    眼下有火儿在场,大鹏能够欺负的也就是小鱼儿和焰赤了。

    焰赤若是启动火龙血脉之力,体型不比大鹏小到哪儿去,想要搞定还得大费周章。

    只有小鱼儿一般不愿意把身躯扩大,实力也比大鹏低了不少,加上这家伙油嘴滑舌的,大鹏早就想教训他一顿了。

    “好了,让你去行不行?”逸尘从地上爬起来,将脸上缠着的杂草抹去,无奈的说道。

    “行!”

    大鹏一听,立马松手,扭转脑袋对着逸尘咧嘴一笑。

    笑容还没完全绽放就凝固在脸上,并努力的憋着,跟便秘了好多天似的满脸胀红。

    “敢欺负我,嘿嘿……”

    小鱼儿猥琐的笑着,将戳进大鹏屁股后面的半根鱼刺扯出来,顺便把沾染在鱼刺上面的血迹抹掉。

    “你这条死鱼,居然……”大鹏看着小鱼儿手中,足足有一丈多长的鱼刺,明晃晃的跟利剑一般,腿肚子一哆嗦差点没给小鱼儿跪下。

    也就是大鹏的体型够大,都被刺得菊花飙血疼痛难忍,要是换成别人,刺个对穿之后,还能挑起来背在肩上。

    “我脸被你打肿了,牙也掉了好几颗,给你放点血,算是扯平谁也不欠谁了。”小鱼儿举起鱼刺,在大鹏面前晃了晃,再慢慢的收回去。

    “算你狠,你以后少惹本大爷,哼!”

    大鹏很难得的给逸尘面子,没和小鱼儿纠缠不休。

    主要也考虑着,要跟大家去凤凰山深处,不能为这点小事儿闹得没完没了的。

    “你们先走,我还要在这一带转转。”火儿忽然开口说道。

    劈天斩神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