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隔空指挥的竹子(补昨天二更)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隔空指挥的竹子(补昨天二更)

    竹子并没来。

    但他定睛看着眼前的虚空,似乎看到了夜溪面对的一切。

    “有意思。”

    青翠竹叶在夜溪脸前跳动,忠诚的传达竹子的声音,一模一样。

    “收了它。”

    夜溪一慌:“你开什么玩笑,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想也知道,我若动它,我和我才认的新师傅分分钟滚出去都是最好的下场。”

    “你又认了个师傅?”

    “...”

    竹子倒也不吃味,闲闲的问:“教你什么?”

    “...剑。”夜溪硬着头皮回答。

    对面没声音,夜溪感觉头发根都竖了起来。

    半天。

    “呵呵。”

    夜溪心一慌,忙解释:“不是,我和我这新师傅穆昀比你认识的早,那时我才来仙界,他非得认我,还发誓这辈子就收我一个弟子。我没答应,随口一说不是仙王没资格当我师傅,他接着就回来闭关了。我也是被天雷刁难出经验来了,怕他渡劫会被我连累,不好欠人家的——这一来,还是连累了他,不认不好。”

    竹子:“仙王就能当你师傅?你真随便。”

    夜溪心不慌了,生气,什么叫做随便?

    “还教你剑?你真是越走越下坡。”

    夜溪翻了个白眼:“你一招都没教我,我可是败他手里了。”

    竹子冷笑:“你没用力吧。”

    “...切磋用什么力啊。”

    又不是敌人。

    “哼,算了,认了就认了,正好,眼前这小东西便是你的拜师礼了。”

    夜溪一噎:“什么东西?”

    竹子不耐烦:“你的缘法,没见这小东西赖上你了?呵,还真不笨,是感应到你身上有它渴望的气息了。认了吧。”

    夜溪:“不行啊,我亏心呐。”

    竹叶一晃,轻轻又狠狠的摔她一边脸上,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要脸不?你亏心?看看你干过的哪件事不该亏心?

    夜溪气:“不待打脸的。”

    竹叶爬到她的额头上,往头发里钻。

    预感不好。

    一把按住头皮:“你干嘛?”

    竹子没说话,但竹叶的动作告诉她了:开颅!挖晶核!

    “不是,竹子你不能这样,认就认,用神识就可以。”

    竹子冷眼:“心不亏了?”

    夜溪:“我想做个好人,是你逼我的。”

    竹子:“...”

    道:“你仔细看它,它就是奔着你来的,你收下它是成全它。”

    夜溪右手按着竹叶,左手上盘着小东西。

    这会儿不拉扯它,小东西又盘了回去,脑袋窝在她的手心里,小眼睛盯着夜溪,似乎目光在她的脸上和头上来回的转,确实有股子渴望在里头。

    “究竟什么东西?龙形的灵体,龙脉?”

    在她搜刮来的记忆里,一般天地形成的灵体中,有龙之形的,都是山里,地下,水里形成的龙脉聚形。

    “见面再说。挖块你脑袋里的石头,跟竹叶一起,喂给它吃。”

    夜溪:“为什么我丝毫感觉不到你对我好?”

    动不动就给你不记名的徒弟撬脑壳子,说好的我是你的唯一呢?

    竹子淡漠:“要我动手吗?”

    当然不行!

    夜溪立即乖乖坐好,意识在空间里选来选去,海水包裹的金色星子是那么的美丽,舍不得。半天,从最小的那颗星子上抠了一点点下来,拿出来也有拳头大了。

    她的精神空间妥妥的变异成不知什么鬼了,也不知道母体晶核拿出来会有多大。

    当然,并不想知道!

    一旦拿出,果断凉凉。

    夜溪一手托着晶核,留神观察小东西,竹叶一闪,钻入其中,小东西脑袋跟着一动,眼神很热切,嘴巴动了动,是在分泌口水吗?

    竹子:“喂。”

    连这个都要他指挥,这些年这人都做了什么?

    这一声,是命令,又是蛊惑,小东西不待夜溪动作,自己伸了脑袋过去,啊呜一口咬在晶核上,尾巴不忘继续缠着她的手腕。

    果然是赖上了。

    晶核在变小,小东西的身子在变大。

    夜溪默默的想,应该死不了,自己把里头病毒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才抠下的。

    小东西吃的很慢,竹子没了耐心看。

    “我还要些时日,你自己注意安全。”

    “哎哎,你在哪啊——”

    没了声息。

    夜溪气的蹬腿,这什么师傅啊,果然自己认穆昀是个英明神武的决定。

    凶巴巴低喝:“快点儿吃!”

    本来人家就只是个崽子,正徜徉在美妙的滋味中,自己已经很努力了,被这么一喝——

    “嗝——嗝——嗝——”

    不得不中场休息,挺起半截身子无辜的对着夜溪打嗝,茫然又无助。

    夜溪一低头,无力:“你是灵体啊,又不是血肉之躯,打的什么嗝儿?”

    生理构造根本不同好不好?

    小东西更无辜了,张着小嘴,嗝~嗝~

    夜溪无奈一叹:“好吧,休息一下。”

    小眼睛一弯,尾巴尖还挠了挠。

    夜溪上下打量着它,摇头:“你这样不行啊,会被嚼了吃了的,变个别的样子。”

    无归肯定不愿意自己身边跟条别的龙,哪怕它并不是真正的龙。

    小东西无辜眼,表示听不懂啊听不懂。

    夜溪叹气,算了,等它长大些听得懂人话再说吧,自己还护不住个崽子了?大不了——嗯,扎个蝴蝶结。

    休息过后,不打嗝了,小东西才再咬上晶核,这次夜溪不敢吼它了,不耐又不得不耐心的等着它吃吃停停,停停吃吃。

    还是抠的太多了。

    然后小东西的身体慢慢的长大,尾巴尖从她的手腕到胳膊肘,再到肩头,再垂到腰间,地上。

    身体也从筷子粗到胳膊粗到腿粗。

    颜色从漂亮的纯白色渐渐变浅变透变晶莹如无色琉璃。

    龙的形象也更加具体,只是头上的小包包没有生长。

    稚齿妥妥的。

    哦,不对,嘴里还是没有牙。

    奶萌奶萌的。

    黑亮的大眼睛像极了婴儿,干干净净又傻乎乎。

    夜溪不由一笑,自己这是又要养孩子了。

    “叫什么名?”

    吃了晶核,小东西就是夜溪的了,心念相通。

    回答夜溪的是一阵啊啊呀呀。

    “...你是什么?”

    啊啊呀呀。

    “...”

    很好,妥妥养娃的命。

    那几个才长大che:n-g人呢,又一个奶娃砸过来。

    深刻怀疑是不是上头在算计她。

    难道她来到这方世界就是给带孩子的?

    报酬呢?

    啊啊呀呀。

    意识里传来依赖的奶萌音,变大的小东西半截身体仍盘在她左胳膊上,缠得密不透风,一半身体落在地上,大脑袋亲密的蹭着夜溪的头。

    夜溪被凉丝丝的触感拱得哈哈笑,拍着大脑袋:“太大了,太大了。”

    这次小东西似乎听懂了,定睛看着夜溪,身体上泛起一层晶核的光华,缩小到比夜溪胳膊略细,脑袋也变得玲珑小巧,正好搁在夜溪颈窝里,下巴抵着她的锁骨。

    好痒。

    夜溪哈哈笑起来,小东西得了鼓励似的,蹭。

    夜溪笑得越发没形象,跌坐在地上。

    这一幕,正好被终于安定下所有仙剑匆匆返回事发地的一行看到。

    无归脸罩黑气,撸袖子。

    凤屠惊奇眨眼。

    宫九清和一行老祖们一惊,仔细一看,脸色巨变。

    穆昀直觉要不好。

    “哇——”

    “宗主!”

    “九清!”

    夜溪一个激灵抬头,正看到宫九清两只胳膊都朝自己伸着,双手哆嗦着,鲜血喷洒衣襟嘴里还在往外渗,萎靡的往后一倒,如山倾。

    头皮一阵一阵的麻。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