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九龙圣祖 > 第2675章 听说过鬼手凝香吗?

第2675章 听说过鬼手凝香吗?

    “二弟!”

    短暂的失神之后,蒋伯君终于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其口中传出,任谁都能听出他已是处于崩溃的边缘。

    蒋氏兄弟自小丧母,父亲也在一次和人争斗之中死于非命,因此兄弟二人相依为命,一路修炼到了圣脉三境,最终加入了苍龙帝宫。

    这是努力之下改变自己命运的典范,兄弟二人一起经历了无数次九死一生,所幸的是他们都挺过来了。

    在这种生死相依的过程之中,这一对同胞兄弟的感情愈发稳定,双方已经是谁也离不开谁了。

    而他们也一直以为,以自己兄弟的实力,至少人类疆域之中是没有人能杀得了自己的。

    就算是那些达到至圣境后期或者巅峰的存在,可以轻松收拾他们兄弟,但顾忌到他们身后的苍龙帝宫,恐怕谁都得好好掂量掂量。

    更何况蒋氏兄弟也很有自知之明,那些得罪不起的强者,他们都不会去轻易招惹,也就是欺负欺负像玉霄真人这样的同等级修者罢了。

    可是蒋伯君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兄弟竟然会死得如此莫名其妙,看着那从蒋仲臣前胸钻出来的剑尖,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个兄弟,肯定不可能再活了。

    “是那个小贱人!”

    随着蒋伯君视线的上移,终于看到在自己兄弟的身后,不知何时已是出现了一个身形纤瘦的少女,其手中正握着那柄短剑的剑柄。

    很明显这一刻是薛凝香及时出手了,以她幻阴鬼体配合暗刺杀手的手段,在出其不意之下将同等级的蒋仲臣一剑刺死,并不是太难理解之事。

    然而这在薛凝香,或是在云笑和赤炎心中很好理解的事,看在其他人眼中却又是极度惊世骇俗了,因为这根本就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暗刺杀手的暗杀艺术,就是如此惊艳,在敌人出其不意之下一击必杀,更何况刚才的蒋仲臣,还是被赤炎祭出的焚炎,逼得手忙脚乱的时刻。

    “小贱人,你是暗刺的人?”

    就算蒋伯君心中怒发欲狂,他也是先行将这些东西给压到了心底,然后口中的沉声,让得所有人都是心下一动,同时又有一丝恍然。

    如果那纤瘦女子真是暗刺杀手的话,做到刚才那一点,倒也不算是太过难以理解之事。

    暗刺这个杀手组织的手段,早已经深入九重龙霄每一个修者的内心深处了。

    很多时候一名修者脑袋都已经搬家,却是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九重龙霄很多的无头公案,最终都被认定是暗刺杀手所为。

    只是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云笑什么时候又和暗刺杀手纠缠在了一起,看那纤瘦少女的年纪,恐怕在如今的暗刺之中,也是最为顶尖的天才人物吧?

    由于薛凝香崛起的时间还不久,她那鬼手凝香的绰号也没有彻底传开,因此对于这个新近崛起的暗刺天才,很多人都是两眼一抹黑。

    薛凝香的实力早已经超越了年轻一辈,在这些外人的心中,她的名头,甚至是还没有那当年死在云笑手中的暗刺之星大。

    然而就算以前的薛凝香名不见经传,但经过今日一事之后,想必会瞬间传遍整个九重龙霄,成为新一代的暗刺奇才。

    要知道蒋仲臣可是一名至圣境中期的强者,能在出其不意之下将之击杀,就算是机会把握得极好,恐怕至少也要达到相同的至圣境中期修为吧?

    暗杀艺术固然是惊才绝艳,可要是实力相差太多的话,多半也不能收到意想之中的效果,对于这一点,诸多围观修者还是很清楚的。

    嚓!

    听得蒋伯君的见问,薛凝香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缓缓抽回了自己的透明短剑,然后蒋仲臣一个失去生机的尸身,便是无力地朝着下方掉落而去。

    看到这一幕,蒋伯君的眼角都是狠狠地抽搐了起来,强忍着才没有直接上去动手,甚至是任由自己兄弟的尸身掉落下方广场之上,发出一道大响之声。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终于是肯定,那个君臣兄弟之中的老二蒋仲臣,确实是死了,死在一个疑似暗刺天才的手中,不得不说可悲可叹。

    “你眼光倒是不错,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鬼手凝香呢?”

    既然决定跟着云笑与苍龙帝宫为敌,薛凝香就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而且她还有一些小心思,那就是要将“鬼手凝香”这个名头,做到九重龙霄人尽皆知。

    薛凝香虽是女子,但她骨子里却是不甘于平凡的,自从先天绝脉被云笑治好之后,她潜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些野心,才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

    尤其是后来再在云笑的帮助之下,激活了幻阴鬼体之后,薛凝香已经具备了名扬大陆的资格。

    这一次她从暗刺总部出来,就是为了将鬼手凝香这个名号打响。

    只是当初在定山城的时候,如果不是云笑和赤炎及时赶到,恐怕鬼手凝香这个名号,才刚刚打响第一炮,便要生生夭折了。

    此刻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薛香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不过鬼手凝香这个名号,现在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让得一众围观修者都是颇为茫然。

    好在暗刺杀手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些普通修者知道的,也就仅限于暗刺首领龙刺,还有明堂暗堂的堂主罢了。

    薛凝香的绰号虽然没有多少人知晓,但从她的话语之中,众人也终于是肯定了她暗刺杀手的身份,同时心头升腾起一抹感慨。

    这种感慨,既是对那蒋仲臣的可悲,更是对暗刺的魄力感到钦佩,这些围观修者们,可不知道这只是薛凝香个人的决定,和暗刺毫无关系。

    他们只知道以这鬼手凝香的天赋战斗力,在暗刺之中肯定身份地位不低,这是不是说明暗刺已经表明了某种态度,要和苍龙帝宫开战了呢?

    连帝宫巡察殿的执事都敢生生击杀,还有什么是这鬼手凝香不敢做的吗?

    有着一条人命,而且还是至圣境中期人命的仇怨,双方之间看起来已经是不可调和了。

    “小贱人,你这是在为暗刺招惹惹不起的麻烦!”

    蒋伯君心头暗暗惊骇,也只能在此刻将身后的背景搬出来了,他知道就算是强如暗刺,恐怕也会对苍龙帝宫有几分顾忌吧?

    这帝宫执事可不是傻子,他也知道那个鬼手凝香的实力,绝不在红袍青年赤炎之下,若是两者联手,他的下场不会和乃弟有什么两样。

    或许只有将身后的背景搬出来,才能有那么一线生机。

    这鬼手凝香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暗刺想想,难道他们就真的不怕苍龙帝宫的雷霆怒火吗?

    “老家伙,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就在蒋伯君话音落下的时候,一道喝声已是在他身后响起,紧接着一抹炽热倏然袭来,让得他不用看也知道是那火烈圣鼠一族的赤炎出手了。

    轰!

    一朵妖异的火焰突然升腾,围观众人都看得很清楚,是赤炎再次施展了焚炎,试图借此机会将蒋伯君焚烧至死。

    只不过蒋伯君虽然刚才是在和薛凝香说话,但他对赤炎却并不是没有丝毫防备,因此在身后火焰升腾的时候,终究还是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次的焚烧。

    “小心了!”

    然而蒋伯君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了这致命焚烧,却不料刚刚躲到这里的他,身后又是传来一道低叱之声。

    让得他全身的汗毛都根根竖起,一股凉意从尾巴骨冒将出来,直冲脑际。

    原来是薛凝香既然已经出手,就不会再顾忌赤炎的不满,暗刺杀手讲求一击必杀,她这一次也是在认定有百分百的把握之时,才发出的那一道叱声。

    只可惜薛凝香认为这蒋伯君和乃弟一样,根本躲不过自己这致命一击的时候,却不料下一刻,她手中就狠狠一震,似乎是钝刀刺到了一块牛革之上。

    噗!

    轻响声发出之后,薛凝香手中的透明短剑再也不能寸进。

    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是意识到蒋伯君的外袍之内,恐怕穿得有一件防御力极为惊人的软甲。

    “小贱人,去死吧!”

    就在薛凝香一愣神之间,蒋伯君眼眸之中陡然升腾起一抹极度的怨毒,他忽然发现这是自己替兄弟报仇的一个绝佳机会。

    暗刺杀手最擅长的是躲在暗中一击必杀,他们的正面战斗力未必就比普通的同等级修者更强,更何况是此刻这般的出其不意了。

    事实上蒋伯君外袍内确实是穿了一件防御力惊人的软甲,他当初在得到这件软甲的时候,就知道这件软甲非同小可,至少也达到了圣阶高级的层次。

    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刻,蒋伯君不由有些后悔,要是这件软甲穿在二弟身上的话,说不定自己的兄弟都能保得一命了。

    这些念头只在瞬息之间,下一刻蒋伯君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趁着薛凝香一愣神的当口,他右手之中忽然精光一闪,致命危险陡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