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惊雷 > 第一千五百章 最后一次

第一千五百章 最后一次

    余默笙现在的话,就是告诉余惊鹊,绝了这个心思。

    因为地下党的渠道,已经没了,木栋梁都出事了,薛家现在都自身难保了,你说地下党还有渠道吗?

    可是地下党还在冰城战斗,那么随时都有可能遇到,类似的问题。

    而且每一次可能都非常紧张,都非常重要,甚至是事关重大。

    到时候怎么办?

    难道每一次都找余默笙吗?

    你有一千种理由找余默笙,因为事情很重要,牵扯很大,为了国家大义。

    但是余默笙却不能再帮忙了。

    因为再帮下去,真的会出问题的。

    余惊鹊是地下党,余默笙又不是,他是军统。

    帮一次还是担心余惊鹊会死,你让余默笙一直帮的话,余惊鹊还是会有死的可能,你觉得余默笙能愿意吗?

    一直帮,暴露之后。

    余默笙这一家子都要死。

    丑话要说在前面,不能因为帮了一次忙之后,余默笙就被绑到这上面了。

    看到余默笙说的认真,余惊鹊也知道里面的条条道道,他说道:“爹你放心,我知道。”

    按理说余惊鹊是应该感恩余默笙,毕竟这一次的事情,余默笙是冒险帮忙的。

    余惊鹊之后如果不感恩,还用这件事情要挟余默笙,要求余默笙继续帮忙,那么余惊鹊算什么儿子?

    余默笙都知道余惊鹊是自己儿子,为了余惊鹊的安全,冒险帮忙。

    难道余惊鹊就是冷血动物,不管余默笙的安全,就非要找余默笙帮忙吗?

    所以余惊鹊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和陈溪桥说一声,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能继续。

    余默笙点了点头说道:“不是我不近人情,也不是我不顾全大局。”

    “而是人多眼杂,没有不透风的墙。”

    余默笙的话,余惊鹊都明白。

    这一次转移,是余默笙手下的人负责的。

    可是手下的人也会奇怪,什么地方来的病人?

    你说是军统的人?

    看着不像。

    而且如果是军统的人,怎么可能出了城之后不远就有人接应呢?

    所以这些事情,大家都会在心里打一个问号。

    大家也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他们是不会去问余默笙,可是不表示心里就不怀疑。

    一次可以忍住好奇。

    两次呢?

    三次呢?

    次数多了,知道的人就多了,知道的人多了,那么就藏不住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做地下工作的,更加理解这句话。

    余默笙简单说了一下,就没有继续提,他知道余惊鹊已经明白了。

    今天是开心的事情,大家也就都没有再说这件事情,季攸宁准备了饭菜,大家一起吃了饭。

    吃了饭之后,余惊鹊就好好睡了一觉,这些天也是跟着提心吊胆的。

    不过余惊鹊打算找机会去见陈溪桥一面。

    一方面是告诉陈溪桥,事情到此为止,这里的渠道已经不能用了,组织要另想办法。

    木栋梁和薛小姐怎么离开冰城,那是组织需要考虑的,余默笙这里是不可能帮忙的。

    病人起码大家都没有见过。

    可是薛家小姐,和木栋梁,在冰城还是有人认识的。

    余默笙就算是安排手下的人送,手下的人难道看不到薛家小姐和木栋梁吗?

    手下的人看到两人,而且两人现在是地下党,冰城差不多算是人尽皆知,你让余默笙怎么办?

    所以余默笙哪怕是答应想要帮忙送,都送不了。

    如果事情是余默笙亲力亲为,他可以。

    但是不可能啊,一定是下面的人负责,所以是行不通的。

    再者见面之后,余惊鹊还想要询问一下,看看病人的情况。

    余默笙是将病人活着送给了组织,但是也不知道剩下了几口气,不知道组织的人能不能立马救活,所以这些事情都是需要去问一问的。

    不过余惊鹊没有着急,既然余默笙都告诉余惊鹊,问题不大,那么他自然是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去见陈溪桥。

    其实余惊鹊一直等的都是韩宸这里的消息,韩宸让自己配合行动,病人已经出城,余惊鹊的心思就放在了韩宸这里。

    他想要配合完韩宸的行动之后,再去见陈溪桥。

    但是接下来的几天,韩宸这里却没有要让余惊鹊配合行动的意思。

    看样子,行动一时半会还开始不了,应该是桑原茂吉还没有出来。

    眼看是这种情况,余惊鹊觉得自己还是先见陈溪桥好了。

    找了一天,抽了个空,余惊鹊跑去找陈溪桥。

    陈溪桥开门,让余惊鹊进去。

    之后陈溪桥就说道:“病人已经到组织手里了,虽然情况不太好,但是已经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接受系统的治疗。”

    “而且那些照片资料也已经带出去了,组织上面很满意这一次的行动。”

    “病人问题不大吧?”余惊鹊问道。

    “虽然折腾的时间比较长,但是现在有了系统的治疗,问题应该不大。”陈溪桥笑着说道。

    余惊鹊心里是开心,不过他却说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听到余惊鹊的话,陈溪桥微微点头说道:“你放心,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

    “我知道你明白,我怕组织不明白,组织如果以为你有渠道,下一次还要让你帮忙怎么办?”余惊鹊问道。

    “确实是个麻烦事。”陈溪桥说道。

    他明白余默笙为什么不帮忙,这些不需要解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可是他也知道,组织之后,一定还会让自己帮忙。

    毕竟送病人出城,还是在如此环境之下都成功了,那么之后的一些小问题,一些情报,在组织看来,更是不在话下才对。

    但是陈溪桥没有办法告诉组织,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他总不能将算盘说出来吧。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余惊鹊问道。

    “还是要说,我会和组织说清楚,我之后确实是没有办法了,让组织不要抱有这个心理。”

    “而且依靠他人是不行的,组织必须要重新建立起来渠道。”陈溪桥说道。

    “组织这里会接受吗?”余惊鹊问道。

    陈溪桥说道:“组织考虑的问题比我们全面,比我们要多得多,依靠他人,还是一个看不见的人,肯定是不行的。”

    “就算是我们不说,组织都要重新建立渠道,现在只需要我和组织说清楚,我这里确实是没有办法就行了。”

    “组织会相信我的,如果我有办法,我难道不想帮助组织吗?”

    陈溪桥的话,让余惊鹊放松了一点,他说道:“建立渠道,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可以告诉我,我现在的身份,多少能帮上一点忙。”

    “用得到,自然会找你。”

    “不过这一次的功劳,就是我一个人的了。”陈溪桥还开了个玩笑。

    余惊鹊笑着说道:“全给你,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