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八十章 调兵

第六百八十章 调兵

    韩唤枝艰难的走到马车那边,从车里拉出来一个药箱递给虞白发,转过身背对着他,虞白发将韩唤枝的衣服用刀子割开,伤口很深,光是上药的话应该效果也不会有多好,b-i'sh0u尖细,伤口深的话处理起来很麻烦。

    “这一刀已经可能让你死。”

    “我还没到死的时候。”

    韩唤枝把剑柄塞进嘴里,咬住,含含糊糊的说道:“来吧。”

    虞白发从药箱里取出药酒泼在伤口上,韩唤枝猛的一颤,牙齿咬住剑柄发出令人不适的摩擦声,因为咬的太用力,牙齿缝隙里很快就变得发红。

    用药酒泼过之后,虞白发拍了拍韩唤枝肩膀:“忍忍。”

    他从药箱里取出b-i'sh0u消毒然后将韩唤枝的伤口豁大,刀锋很快,韩唤枝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虞白发将伤口扩大之后才能在深处缝合,至于有没有伤到内脏那就听天由命吧。

    缝合伤口分成两层,虞白发的额头很快就冒出来一层细密的汗珠,缝合一层吼把线往外顺了顺,然后开始缝合外面的伤口,韩唤枝一直忍着,终于等到伤口缝合完毕,剑柄上被他咬出来挺深的牙印,他面无表情的将衣服披好,然后拎着药箱往关柔那边走,虞白发慢慢的从车上下来:“她交给我。”

    韩唤枝在关柔身边留下伤药后走到信王那边,蹲下来看了看信王的伤口:“王爷忍一忍,会很疼。”

    信王苦笑:“我已经不是王爷了。”

    韩唤枝没再说什么,给信王处理了伤口后缝合。

    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就算处理了伤口会不会死于感染也只能交给运气。

    长安城。

    叶流云站在街边,白衣一侧已经被鲜血染红,一根袖箭钉进他的肋部。

    甄杀商落地之后保持着戒备的姿势,他似乎并不急,他算计好了时间,叶流云的手下支援过来最快也还需要一刻的时间,而半刻之后,叶流云就会因为伤流血太多而战力下降,甚至有可能因为伤了内脏而变得极为虚弱。

    叶流云侧着低头看了看伤口位置,然后看向甄杀商,脸色平静如常。

    “很了不起。”

    甄杀商语气之中有几分敬意:“不愧是流云会的东主。”

    叶流云开始往前迈步,走过的地方地上的积水会有那么一瞬间变得发红,但是很快血就会被积水稀释再也看不到了。

    “你急?”

    甄杀商向后翻出去问问落在一侧的墙头。

    “我不急,你的伤位置还算不错,我再等一会儿你就变成了半个叶流云,打一个我没有十足把握,打半个的话应该还不算有太大问题,我的袖箭上有倒刺,你最好不要把箭拔出来,不拔,万一你还能活着离开找最好的郎中给你切开伤口取箭,拔了,你活不了多久。”

    叶流云没有说话,只是走到墙边,一只手按住墙面。

    砰!

    墙体崩碎。

    甄杀商再一次翻出去,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议:“你居然还想着动手?照你这样发力根本无需我杀你,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自己死......其实你完全可以等着我进攻,万一你的手下来的够快你就不用死。”

    “我赶时间。”

    叶流云再次向前,他往前走的时候,倒在地上的碎裂砖石好像有了生命一样朝着甄杀商激射过去,甄杀商的长刀翻转,雨幕都被划出来一圈一圈的痕迹,所有激射过来的砖石都被他斩落,不曾落空一块。

    叶流云注意着那把刀,想着这样的刀法长安城的江湖里也没几个人能够做到。

    他两条胳膊向后一甩,大袖摆动,人激射而出,甄杀商没有想到叶流云居然如此不留余力,这样强度的运力只能让他伤口恶化加速,可他为什么不在意?那是他自己的命。

    迅疾而来的叶流云一掌拍落,甄杀商再次避开,掌落在旁边的院墙上,于是这一面墙就倒了下去。

    甄杀商没有反击,他翻身到了一侧的屋顶,叶流云的手按在墙上,半边房子随即轰然坍塌,甄杀商再一次掠开,身形飞起的同时刀劈砍出去,两块飞起来的碎石速度比连n-ǔ还要快一倍的朝着叶流云打过来,叶流云大袖一摆,那两颗石子被扫出去,砰砰两声打进不远处的树干之中,木屑纷飞。

    “好气度。”

    甄杀商落地,看了一眼叶流云的伤口位置:“比我预计的还要强,所以我不能等了。”

    他脚步踏前一刀斩落,这一刀速度并不是很快,所以看起来刀势也就没几分凶残,可是叶流云的脸色却变了变,他的手抬起来,手势变了三种,最终还是选择后撤不接这一刀。

    “好眼力!”

    甄杀商一刀落空,刀法展开,一刀一刀犹如长江大河,叶流云竟是被逼的不住后退,他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刀法,那刀明明在他面前,可他想往左的时候发现刀锋在左,想往右的时候发现刀锋在右,不管他往任何一个方向避刀子就肯定在。

    叶流云只能后撤。

    甄杀商连环劈落十三刀,叶流云向后退了十三步,后背触及墙壁。

    甄杀商眼神一喜,长刀往前一刺直奔叶流云心口,叶流云两只手抬起来啪的一声将长刀夹住,刀锋在他双掌之间继续向前,刀和掌心摩擦的声音居然也能那么刺耳。

    甄杀商松手,刀落在叶流云手里。

    可只是那么一瞬而已,甄杀商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刀柄上,本停在叶流云手心的长刀突然加速,被这一拳的力度砸的刺在叶流云身上,叶流云在千钧一发之际双手抬高,刀尖切进他的肩膀,随着刀子往前,肩膀被豁开的口子越来越大,白衣破,血染长衫。

    甄杀商刚要继续出手,叶流云夹着刀身的双手猛的往外一撞,太快所以力度炸裂,刀柄被敲飞出去砰地一声砸在甄杀商脸上,甄杀商往后翻避开叶流云的下一招,落地的时候抬起手揉了揉,脸上破了一个口子,连颧骨好像都被砸碎了似的那么疼。

    就在这一刻他猛的转身,一刀斩落,刀子劈开刀子,叶流云的车夫头顶上出现一条血线,然后人往两边分开,原本想趁着甄杀商后退的机会偷袭他的车夫被一刀劈开,尸体倒下去,内脏落了一地。

    甄杀商摇头:“差的太多,何必出手,人最应该有自知之明。”

    他看向叶流云:“如果你没有受伤的话我杀你会麻烦些,不被人打扰,一百招之后你必死,现在你受了伤,下一刀你就会死。”

    他迈步向前。

    突然之间从侧面屋顶上有一片寒芒打过来,速度奇快,甄杀商的刀子翻卷如云,所有寒芒被尽数击落,而出手的白衣人却落在叶流云身边,架着叶流云的胳膊向后掠出去。

    在甄杀商微微皱眉的时候,另外一个白衣人从侧面冲过来,他手里有一长一短两把剑,长剑横扫的同时短剑刺向甄杀商的小腹,甄杀商向后暴退,还没站稳,一条黑色的铁钎从墙角后边过来,电光火石之间甄杀商侧头,铁钎擦着他的脸划过,在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可他却没有反击而是大步后撤,人才刚刚离开,一杆血红色的长枪戳在他之前站着的地方,枪尖崩开了地上的石板深深炸了进去,火星四溅。

    甄杀商皱眉,流云会的人来的太快。

    某处角落,擎苍看了看形势选择向后退走,很快就消失在雨幕之中。

    甄杀商往左右看了看,本该出现的帮手却没有出现,他苦笑一声,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叶流云:“如果我身边也有你这样的帮手该多好。”

    他向后掠出去,持血色长枪的少年袖口里飞出去一柄剑,甄杀商一刀将剑斩落,人借助反震之力上了不远处的屋顶,长刀一扫,无数瓦片飞了过来将后面拿黑色铁钎那个人逼退,他在屋脊上加速狂奔,后边的人追了一会儿就看不到了他的背影。

    马车没有回迎新楼,浑身是血的叶流云还是出了城。

    在城外遇到了归来的那辆黑色马车,叶流云的马车车厢几乎都碎了,韩唤枝的马车车门也碎了,两辆马车在官道上停下来,韩唤枝看了看叶流云,叶流云看了看韩唤枝,两个惨兮兮的人相视一笑,然后同时倒了下去。

    东暖阁。

    皇帝脸色无比的阴沉,哪怕一言不发,那种压力也让站在不远处的代放舟吓得微微发抖。

    赖成小心翼翼的看着皇帝的脸色,想说话,又不知道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叶流云伤重还在抢救,韩唤枝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个人都没脱离危险,最主要的是陆王死了,信王也重伤。

    死了一位亲王,这事真的很严重很严重。

    “农场那边的官员是谁安排过去的?”

    皇帝问。

    “是未央宫内务院的小吏,十一年前就已经调过去了。”

    赖成俯身回答:“廷尉府正在调查那些死者的身份,在其中发现了杨东元......皇后的家里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赖成嘴唇都微微颤了一下,他很清楚自己这句话一说出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澹台。”

    皇帝看向站在一侧的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

    “调兵。”

    “臣遵旨!”

    澹台袁术大步而出。

    ......

    ......

    【这章是补的,我会继续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