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元灵法则 > 第八百九十一章 寒域之内

第八百九十一章 寒域之内

    “那些灵兽,哦不,那恐怕不能叫做灵兽,只能算是强壮一点的野兽罢了。”简依擦拭着染血的剑锋,神色平淡的说道。

    在她的身后,顾时辛也是一样,不过她要比简依擦拭的更加的仔细,更加的认真,那种目光,带着一种虔诚。

    简依看着如此的顾时辛,轻轻笑道:“看来你这丫头真的是喜欢剑啊,也难怪你会为了自己的剑而不惜拼命,使用冻体。”

    “其实要说喜欢剑,我也不算吧,宫里弟子真正可以算得上喜欢剑的也就茹儿那丫头罢了,我只是习惯了剑的陪伴,小的时候,我就只有剑,那一柄剑,以及,这一柄剑。”顾时辛轻抚手中长剑,轻声的说道。

    那一柄剑自然是顾时辛当时破碎的,她自己的剑,而这一柄剑,说的就是她手中的剑,她师父的剑,小的时候,陪伴着她时间最久的就只有这两柄剑。

    “这样子啊,也难得你能撑得过来。”简依明白她的意思了,不禁有些佩服的赞叹道。

    “我本是孤儿,原本跟着乞丐以乞讨为生,是师父把我带了出来,我希望可以完成师父的夙愿,之前我让她失望了,现在,不会了。”顾时辛一下子握紧拳头,咬着牙说道。

    简依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顾时辛,随即说道:“丫头,要不要,跟我一段时间呢?”

    “啊?什么意思?”顾时辛听着简依的话,稍微的有些懵。

    “我们这一次回来,见证着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觉得,元魂大陆比创神大陆要更加的精彩,这里的很多事情,都是那边所没有的,所以我决定,留在这边一段时间,权当体验生活了,如果你相信我,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可以结伴而行。”简依看着顾时辛,笑道。

    顾时辛看着简依的笑容,稍微的有点愣神,然后反应过来,点着头应道:“好啊。”能跟着简依这位冰凌宫前辈,顾时辛求之不得。

    “哼哼。”简依轻轻一笑,然后站起来说道:“那便将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你去跟你的师父辞行,我们便去看看这个大陆。”

    “好。”顾时辛现在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这个大陆究竟是怎么样的?她也只是在书籍,话本已经别人的口中了解到的,还真的没有真正看过,所以,隐隐有些期待呢。

    说完之后,顾时辛突然间的起身,喊道:“雪宸,别咬了,赶紧走,往左边走,快。”

    又是一只之前巨大的雪白狮子,在几个冰凌宫弟子的帮助下,雪宸非常轻松的就将它解决掉了,之前还怀疑这是神灵兽呢,现在看起来,真的好弱啊。

    雪宸现在可不敢违背顾时辛,谁知道她会对自己做什么,所以乖乖的听话,改变方向,赶紧跑路,一骑绝尘,直接将后边还在的小豹子甩在了后边。

    简依也是突然间的想起来一件事情,问道:“我刚才就想问了,你是怎么判断方向的?刚才你就能带着我们找到雪宸,现在你还能克服这里的幻境,准确的找到出路,这是你的什么灵器吗?”

    “要真的有这种灵器就真的好了,这不是什么灵器,只是我找凤儿丫头要的寄存着破天之翼力量的剑佩罢了,当然,您要是认为y-i次忄灵器也可以。”y-i次忄灵器其实就是阵图,将阵图刻在物体上,可以给别人使用罢了。

    顾时辛说到这里,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情,看着简依问道:“简前辈,您知道师父崖乐谷吗?”

    “听过。”简依点点头,她在元魂大陆的时候,并没有乐谷弟子行走于世,不过对于他们的传说,她还是了解一二的,只不过不多。

    “这样子啊,有关他们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就不说了,反正啊,全是因为他们,我们现在才可以找到正确的道路呢。”自从星晓豪用破天之翼救了她之后,她对这阵图就有了一种莫名的自信,所以这才提前找了蓝凤儿要了这东西。

    “我明白了。”简依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前方,眉头微皱,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

    “他们走的方向是正确的......”贪婪听着弟子的汇报,神色并没有多少的改变。

    一旁的暴怒倒是非常的生气,怒拍了一下座椅扶手,吓了前方的人一跳,“她们究竟是怎么找到正确的路的,你不是说这个阵图是完美的吗?现在这种情况你怎么解释?”

    “很好解释。”贪婪无所谓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你怎么解释?”暴怒看着贪婪,期待着他的答案。

    “你可别忘记了,乐谷的三个弟子现在都在冰心阁里面,以破天之翼的效果,想要破开这个阵图,轻而易举,甚至不需要他们本人前往,所以,你还觉得奇怪吗?”贪婪淡淡看了暴怒,说道。

    “我......”暴怒一下子愣在那里,好吧,是他没有想到。

    “咳咳。”暴怒咳嗽两声来掩盖尴尬,随即问道:“那就让他们这么出去了?”

    “不是已经将那些失败品全部放出去了吗,就让它们自生自灭吧,而且,我本来就没有想过困住他们,那是不可能的。”贪婪挥挥手说道。

    “那,那边怎么交代?”暴怒挠了挠头,问道。

    “你是糊涂了吧?”贪婪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们何必要跟他们交代,当初,这个阵图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我们都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他们也都知道,只拦住他们那么短的时间我虽然也没有想过,不过无所谓了,这不重要。”

    “再说了,他们不是自己也有准备吗?在这个阵图的外围,既然如此,那他们自己也要负责任不是吗?所以,不用理会,倒是有些人,我们需要管管,不然,后果会有些严重。”贪婪平淡的说道。

    “谁啊?”暴怒摸着后脑勺,不明白的说道。

    贪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暴怒,随即深呼吸一口,他怕自己会被暴怒给气死,随即便不去看他了,吩咐道:“你去通知所有人,让他们全部回来,集中在这里,迎接真正的敌人。”

    “是。”来禀告的弟子赶紧的起身出去,虽然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这么吩咐,不过肯定有他的原因,他只需要听命就是了。

    这边的暴怒还在想着究竟是因为什么,贪婪已经缓缓的走出去了,暴怒赶紧回过神来,喊道:“你等等啊,究竟什么事情啊,你跟我说清楚啊喂......”

    ……

    无边无际的风雪之中,即使是像冰怡茹这位冰凌宫主,即使是雪宸那样的神灵之兽,也要在这风雪之中迷失方向,这里的一行两个人却一点都不受风雪的影响,自由的行走在风雪之中。

    “哎呀好巧呀,又一块呢,真好看,既然是捡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呢。”一个女孩的声音如同银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响起。

    一个无语的男声紧接着响起,“切,明明就是有主之物,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吗,你还意思说是好巧吗?”

    “嗯,你说什么,这个环境不好,我没听清楚。”声音如同春风,可是,听在另一个人的耳朵里面跟边上的冷风没啥两样。

    “额,没,既然你没听清,那就算了。”感觉到了她的杀气,赶紧的闭嘴。

    “这已经是第三块了呢,不过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再找一下。”女子放过他,轻笑道。

    “嗯……”男子毫无乐趣的说道,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无聊了。

    “你们男生都是战斗狂,我觉得这样子挺好的呀,你竟然觉得这样子无聊,真的是很无语啊。”女孩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随即叹气道。

    “这当然无聊了……”男子附和道。

    “唉,算了算了,一会儿带你找麻烦去,你现在啊,就陪我多走一趟吧。”这语气听着就像是这个大姐姐在诱惑一个小弟弟一样。

    “额……”男子听出来了,但是没办法,只能应下,“是。”

    在他们走过的地方,两个黑衣人落在一个点上,看着前面空空的一片,其中一个非常愤怒的说道:“混蛋,这究竟是谁做的?”

    “我们已经以最快速度赶过来了,可还是没有碰到人,所以这究竟是有意为之,而是巧合?”另一个黑衣人倒是冷静的分析道。

    “我就不信了,一次两次碰不到,多次还碰不到,我们继续追,一定要追到人为止。”前一个黑衣人依然愤怒的说道。

    他的同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想也只能是这样子了,随即说道:“那就继续追吧,虽然,我不觉得可以碰的上……”他再一次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只是直觉,不过他觉得情况可能就是这样子了。

    “行了,我们走……”说着,已经朝着下一刻点赶去了,他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人,不,或者不止一个人。

    “唉……”他的同伴无奈跟上。

    ......

    有着顾时辛的提示,雪宸根本就不需要去判断方向,只需要快速的奔跑就可以了。一开始雪宸还会防备着其它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可是后来发现根本就不需要,索性就放开了,尽全力的奔跑,然后,就出事了。

    “砰。”正在狂奔之中的雪宸突然间的撞上了什么东西,那一声巨响,真的是将周围的风雪声都给盖过去了。

    雪宸的脑袋撞在什么东西上面,全身上下一瞬间僵硬在那里,从头开始,身体发出一圈一圈的颤抖,一直到它那硬的直起来的尾部,然后缓缓的滑落到雪地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身为神灵兽的雪宸都这样子了,那么在它背上的其他人会怎么样?

    虽然不是直接的承受撞击,可是她们就坐在雪宸的背上,那反震力自然会影响到她们,因为体魄的缘故,她们可以说比雪宸还要严重许多,身体直接的软在那里,动弹不得。

    “哎哟,这,是,什,么,啊......”李寒丹躺在那里,觉得自己脑袋在嗡嗡作响。

    “唔......”顾时辛虽然没有叫出来,可是并不好受。

    其他人也是一样,全身虚软,脑袋鸣震,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这一下子震碎了一样,究竟发生了什么呀?

    最先缓过来的是简依和聂小小两位前辈,两人拖着还是有些不适的身子,缓缓的站起来,相视一眼,她们必须去查清楚究竟是怎么东西,可是这里要怎么办?

    “两位前辈,你们去吧,这,这里,我,我来就好。”顾时辛这个时候缓缓的出声,可是身体却站不起来,当然,主要是雪宸这个时候起来了,不过是趴着的,他的腿也有些软,站不住啊。

    “那好。”她们还是相信雪宸的,毕竟是神灵兽,虽然现在状态可能不太好,那也应该要比现在的她们强,所以,一人一边,她们凌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