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盖世群英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变相软禁

第七百六十一章 变相软禁

    三人凑在一起一分析,那两个亚圣更觉心慌了。苏傲天也觉得不妥,但却不像他们两人那样害怕。鲜于孛扬的动机不纯,这一点是稍微显现出来了,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事到如今,别说他不会实言相告,即便是知道也晚了,他们三人如今已经成了笼中鸟,网中鱼,跑不出去了。

    这座院落的禁制,方才随着鲜于孛扬进来时,苏傲天并未仔细探查,毕竟一座庄院可能就是别人家的山门驻地等等重要场所,布置下禁制是理所当然的,苏傲天也就没有太过在意。现在回过头来一探查,苏傲天就发现这禁制的威能不一般,圣人境界的想也别想破解开,就算是太玄境的修仙者,困在了这里也不可能轻易出去。

    当然这禁制难不倒他,然而破解起来也非一日之功,况且这里还有旁人,名义上是服侍他们这些人,倒不如说是防范监守。苏傲天还隐隐觉得有数个强大之极的气息有意无意间掠过这里,似乎是对这里的情况很感兴趣,或者说是格外重视,当是防范着出现一些意外情况。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而且看起来也没有回头的可能,苏傲天也就不再多想其它的了。他直截了当地告诉那两个亚圣,他们所谓的特殊才能并不足以自保,而自己所擅长的阵法,才能在短期内大幅度地提升能力,因此在这段时间内,暂时不要想别的了,先听从他的安排,演练熟阵法,以备不时之需。

    那两人频频点头,苏傲天说干就干,当即就教会两人一些基本的阵法知识,让他们抓紧时间掌握,然后就开始演练。三人互通姓名,这两人一叫吴征明,一叫胡一山,与苏傲天编造的东方白的身份背景大致仿佛,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家寡人,辛辛苦苦挣扎到了亚圣这个境界,而且基本上没有上升的空间了。

    或许是察觉到了隐隐中的那一丝危险,吴征明与胡一山都表现出了高涨的热情,学习起来极为专注。加上修仙者们强大的学习能力,对于五行相生相克等常识都有深厚的基础,因而上手很快,基本的方位步法等等都是一点就透。掌握了这些之后,就是加以演练,做到熟极而流,闭上眼睛都不会出错,在这个基础上,就可以进行相互配合了。

    在他们紧锣密鼓的演练中,鲜于孛扬又来过几次,每次都带来了人,都是找寻来的所谓特殊才能的奇人异士,修为最高的只是半圣,最低的则是谪仙境。低于谪仙境修为的,鲜于孛扬应该是看不上了,而且这样的人参与如此郑重其事的暮秋田猎,说起来就令人难以相信了。

    到了后来,不止是鲜于孛扬,还有其他人,也带来了一些暮秋田猎的参赛者,院落里的修仙者,陆陆续续变成了五十余人。这些后来的修仙者们,起初还抱着略有疑虑却是兴奋更甚的念头踏入了这个院落,然而在看到这里已经有了不少人,且每个人都与自己差不多,并无什么惊天动地、出类拔萃的,心里的疑虑立刻上升了。

    此刻苏傲天已经大致断定,鲜于孛扬果然不怀好意,这个所谓的暮秋田猎,十有八九是一个处心积虑的阴谋了。

    其中的利害关系不用过多分说,修仙者们都不是傻瓜,任谁到了现在都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因此在苏傲天告诉他们用好了阵法可以提高保命的机会后,学习的热情都很高涨。这些人里面,有些人对于阵法亦曾有过涉猎,在领教了苏傲天这方面的造诣后,无不深表佩服,进一步提高了苏傲天的威望和众人学习的信心。苏傲天也因材施教,交给这些人更高深的知识,并且委派给他们执事一类的职责,每个人负责部分修仙者的具体操练,这些小部分演练纯熟后,在合成一个大阵来演练,阵法的威力一下就提高了几十倍。

    不知不觉间时间就过了一年有余,修仙者们沉浸在阵法的学习演练中,几乎都忽略了时间的流逝,只有苏傲天自己有余暇来考虑暮秋田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等到有一天,鲜于孛扬再次登门,告诉众人暮秋田猎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三日后全体人员即将出发,去参加这场光明府最盛大、最隆重的盛会,让众人抓紧时间,养精蓄锐,苏傲天紧张期待的神经,忽然放松了下来,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阴谋,也快要水落石出了。

    令他稍显遗憾的是,这一天来得有些早,修仙者们的阵法虽然已经演练得颇为纯属,然而要达到圆融贯通,随心所欲之境,尚差得甚远;真要是到了这一步,苏傲就天有十足的信心,如果这暮秋田猎真的就是去狩猎通灵境的灵兽,也断然能够高奏凯歌,得胜而归。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第四天一大清早,鲜于孛扬就来了。他带来了五辆庞大的兽车,修仙者们十余人一辆,分别登车。苏傲天看这些兽车,外表虽然光鲜华美,然而强大的禁制气息隐隐波动,修仙者们一进入后宛如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气息全无什么也察觉不到,心想鲜于孛扬这一点倒是没有说错,这暮秋田猎果然是一件极为机密,不为人所知的事情,只不过这样的机密,从目前的情况分析,基本上可以断言,不是一件好事了。

    进入兽车,仿若与世隔绝,苏傲天不露声色,神识悄悄越过禁制向外探查,知道兽车离开了上京城,直向城南的鼎炉山行去。

    兽车进入鼎炉山后,七弯八绕之下来到了一个山谷,苏傲天察觉到山谷四周上下左右到处充斥着强横的气息,有不少比起那头通灵境的蛟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禁心中凛然,这里面最起码有太清境的强者了,看来这暮秋田猎的机密程度不是一般的高,如此郑重其事,连太清境的大能都在这里巡视守卫唯恐走漏风声,诚如鲜于孛扬所言,是光明府的最高机密了。

    兽车终于停了下来,苏傲天一下车,神识立刻被山谷中间的一座高台吸引过去了,这东西他太熟悉了,可不赫然是一座传送阵么!

    传送阵他不仅见过,而且自己就能构建,不过眼前的这座传送阵,神识一扫就令他心中震撼,内中构造精密庞杂令人瞠目结舌,绝对是出自于了不起的大能手笔,稳定异常就不用说了,关健是传送的能力太惊人了,苏傲天估计一次传送成千上万人绝无问题!

    这样精密复杂规模庞大的传送阵,以他目前的能力绝对做不到。除了修为不足,构建的能量力有未逮之外,关健是构建的材料,他是万万拿不出来的。构建这种规模的传送阵,绝对是那些光明府顶级的势力、世家,才有可能做到,这样的势力,放眼整个灵界,也是非同小可的存在!

    此时,这个山谷里,除了苏傲天他们这一群五十余人外,还有数百人已经先期达到了。这些人里,除了有寥寥数人的衣着较为统一,一望便知是如同鲜于孛扬这样的出身于宗门或是世家之人,其余的,全是衣着样式颜色不统一,看上去是由五花八门的各色人等凑在一起的,都是站在一两个宗门、世家弟子打扮之人身后,不问可知,也如同苏傲天他们一样,是被挑选来参加这次暮秋田猎的。

    山谷外,车粼粼马萧萧,兽车还在络绎不绝地往里进,一车一车地载着修仙者入场。不论是后来者还是先到的,他们从各方面来看,都与苏傲天这一组人有众多类似之处,都是由没有固定种类的修仙者组成,年纪都是不大不小的中年模样,修为全都在谪仙境到半圣这个范围之间。先后到达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千人,以亚圣修为者居多,占了总人数的七成左右,谪仙境修为的占据了三成。至于半圣,这样修为的算是凤毛麟角,总共也就十余人而已。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这些“受邀”来参加暮秋田猎的所谓“特殊才能的奇人异士”,心里都清楚了,这次的活动对他们来说,绝非好事,就凭这些“奇人异士”竟然有这么多即可判断出来。然而此刻,不说领着他们、跟在身后的那些宗门、世家打扮之人,都是些半圣、圣人的修为,那些明里暗里显示出强悍气息威压的,更是清楚无比的表露出了这样的信息“你等这些人此刻已经成为了砧板上的肉,就乖乖地静等发落吧,否则,下场如何,自己心里清楚。”

    终于在人数超过了两千之后,进入山谷的兽车开始稀稀拉拉下来,逐渐停止了。这些兽车在将人放下后,又掉头出了山谷,连拉车的巨兽可能都明白,这一趟只用送进来,用不着再将这些人送回去了。

    。

    盖世群英

    盖世群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