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女神的私人医生 > 再通知一遍新书!!! 《女神的医流高手》

再通知一遍新书!!! 《女神的医流高手》

    不是不写番外了,而是《女神的私人医生》的后续所有故事,都已经开始连载在新书《女神的医流高手》里了!

    杨砚的后江湖时代都在那里展开,所以番外以另外一个形式在不断的创作,这本书里的所有人物也将会出现在《女神的医流高手》里。

    我想写的是一个类似于《天龙八部》乔峰、段誉这样的架构,所以大家如果还是想看杨砚故事的,不妨移步看看《女神的医流高手》,还是我写的,还是在黑岩阅读。

    谢谢大家的喜欢,我相信不喜欢也不会在完本后还骂我不守信,但你们真的冤枉我了,我一直在延续着这个故事。

    下面附新书章节。

    ………………

    午夜醒转,清风透体。

    叶浅茗穿着轻薄材质的真丝睡裙下床,然后掀开纱窗往外望了一眼,寂静的长街外,灯光如繁星点点,可是却点缀出了这长夜透着几分落寞无助的滋味!

    抱着自己白玉无暇的双膝蜷坐在飘窗,叶浅茗止不住发出幽幽的一声叹息,心蓦地感到有种年龄大了的感觉!

    她幡然醒悟过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再也感受不到温暖了呢?

    是了。从爷爷去世后,整个家族离心了,爷爷在的时候,他是所有藤蔓缠绕寄生的那颗参天大树,可随着大树的轰然倒塌,其他人要么是把根移开独自成木,要么是寻找其他的大树继续缠绕寄生,毕竟失去了这样的一棵大树,其他的人早已自有家庭。

    每一个分出去的家庭都是如同蒲公英飞絮飘出去的种子一般,播洒在不同的土壤,开出不一样的花结出不一样的果实!

    叶家,散了。

    当这个念头在心头无法再否认的时候,叶浅茗觉得心有些荒芜。

    找出手机随意的拨动几下,竟然找不到可以在午夜畅聊的人,直到翻到周小鱼的号码,叶浅茗才苦涩一笑,拨出了周小鱼的电话。

    “小鱼……”

    当电话那头响起周小鱼迷糊却又诚惶诚恐的声音后,叶浅茗有些为难的说了一句:“你现在方便到我住处来一趟吗?如果你男友在的话,那算了!”

    “啊,我跟他没走到那一步,而且已经分了!”周小鱼急忙下床穿衣服,她有不喜欢束缚的习惯,所以每次都是什么都不穿直接睡的,“我现在过去你那边!”

    同样的夜色下,雪花簌簌夹杂在呼啸的风声里,拍打着一座大大的毡帐!

    燕山大雪里,雪色的毡帐只要隔着二十米外看不出来,五十米外哪怕是仔细的看,也会让人认为那是一座座雪丘。

    崔颖坐在暖炉前,帐门微开,她的毡帐位置恰好对着不远处那座在雪花里微微摇晃的毡帐,时不时从积雪从毡帐簌簌的跌落下来。

    熟透了的崔颖被暖炉的热气蒸红了脸庞,咬着唇的眼眸里,满满都是复杂难言之色!

    她很清楚,那毡帐为什么在晃!

    终于,毡帐停了下来!

    大雪依旧。

    可毡帐内却温暖如春,甚至弥漫着一股灼热的气流,吴晴晴汗流浃背的瘫在毯子,跟一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鱼似得,红着脸咬着唇朝躺在身旁正摊开自己似乎在享受无限余韵的杨砚嗔了一句:“喂!你跑燕山干嘛来了?徐洁不是快要生了吗?”

    “她那边有人照顾着,这里的形势危急,如果不能在我们最有优势的时候拖住西北狼在这边的步伐,以后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他可不是白玉京那种人,白玉京自己从不亲临这种乱地,但陈长安却是那种咬定青山不放松,除非得手的人物!”

    说起这个,吴晴晴也顿时蹙起眉头,翻过身子来牵过一片毛毯遮挡着胸口的一片沃雪,眼神忧虑的叹息道:“说起来这人确实厉害至极啊,我带着安全科的组员,崔颖和乔杉他们在暗出手,可是却始终没办法从他们那边占到太多好处,甚至越斗越让人觉得迷之神秘,因为这段时间随着我们损失的人手增多,他们应当损失了更多人手才对,可是他们的人手却跟用不完似得,源源不断!”

    “白天的战场你也查过了,有老外的身影!”杨砚咬着牙冷笑道,“我让双龙查过了,其有几个在战斗时很厉害的家伙,尸体被确定为加列大的黑手小组成员,属于杀手的高层次级别!”

    “加列大势力参与了?”吴晴晴蹙着眉头叹道,“要不然,我从安全科申请力量支援吧?”

    “陈长安估计巴不得你这样做!”杨砚冷笑道,“你从安全科申请的话,一来你此行的任务等于失败,黯然无光!二来是,安全科现在新任的几位大人物,都不确定向着我们一边的,说不定一来二去的,调派过来的人手先把崔颖她们当眼钉给拔了,那岂不是更让自己腹背受敌?”

    吴晴晴眼神微变:“这不至于吧?”

    “师姐……”杨砚没好气的揽着她纤细的腰身,笑道,“你还是不够了解人心!安全科里的现在局势诡谲,邱雨晴、凌轹全都被派出去执行对外任务了,我们压根没有耳目在安全科内部,等于瞎子和聋子,再加你也在这里,你觉得这是偶然的安排吗?”

    吴晴晴顿悟,忍不住叹息道:“原来还有这样一层说法在,这样说起来,安全科里是有人在顾虑和忌惮你,不希望你在安全科埋有耳目!”

    “谁说不是呢?”杨砚冷声叹道,“我退出安全科的决定,原本是为了降低他们对我的警惕,可是现在换人后,没办法揣测现在安全科那些高层的心思,所以如果陈长安想要硬碰硬,咱们跟他硬碰硬,如果他玩阴的,我也不怕他!”

    吴晴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嗔道:“是啊,玩阴的谁玩得过你嘛,你可是阴人的祖师爷哦……”

    “好啊!还学会诽谤夫君了,该当何罪?”

    “呵呵……别闹了……外面下雪呢!”

    “正因为下雪,才要暖和暖和啊!”

    “你会歪理邪说!”吴晴晴咬着唇,哭笑不得道,“真的快别闹了,咱们可是潜伏在雪山里,万一被人发现了,一梭子子弹过来都成亡命鸳鸯了!”

    话虽如此,可是吴晴晴怎么拗得过杨砚呢?

    崔颖坐在暖炉前,看着雪花簌簌跌落重新动着的毡帐,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直接倒头掀起被子一钻,蒙着自己的脑袋在被窝里,恼羞成怒的骂咧咧着什么答应了给她一个孩子,都到这时候了还说话不算数!

    大概杨砚已经忘了对崔颖的这个承诺,可崔颖可记得清清楚楚!

    鹏城。

    收到叶浅茗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六点半。

    我悄悄的爬起床来,但还是惊动了在旁边睡着的金雨荷,她拥着被子坐起来问了一句:“你走了?”

    我回头说道:“不是,我出去打个电话,你再睡会儿吧!”

    “我也不睡了!”金雨荷从身后抱住我,胸口蹭过来,语气温柔的贴在我耳边笑道,“你想吃什么早餐?我去帮你做!”

    “青菜粥吧!”

    “加肉吗?”金雨荷戏虐道,“昨晚损耗精力,不补补?”

    “我去,可以啊,荤段子都敢说了?”我转过头在金雨荷的唇点了一下,下床捡着衣服一边穿一边说道,“那你看着办咯,反正都补给你了!”

    “讨厌——”金雨荷露出少女般的娇嗔,也起身了。

    我出去在阳台外拨打了叶浅茗的电话过去,询问后才了解到,昨晚深夜她接到了消息,ik机构派遣的人员已经到了羊城,并且正式知会,申请参与管理决策层,另外一个消息则是,马椿峰正在准备将第二批股份转让给伦城的一家投资机构!

    “这次没办法用拒绝人选的办法,否则ik会直接申诉到国际仲裁,虽然有可能偏向咱们,但这样的招式拖延不了太久,反而会使得舆论对叶氏医药的指责声太多,而影响公司的声誉和信用,你也清楚……大公司对信用资金流还要看重!”

    我皱着眉叹道:“鹏城这边刚有进展,马椿峰收紧了脖子的套绳,看来他是打定了主意不给我们喘息之机,那你换个方式,继续斡旋,先拉ik的人进来开会,然后这边带几个人一起,假装需要研讨决策三天,但不拒绝……”

    “这样最迟三天后,ik的人会进驻叶氏医药参与管理和决策,三天后呢?”

    “三天后,针对于ik的人,先让他到最不重要的部门去参观考察!”

    “但这样依旧只能拖延他不超过半个月的时间啊,如果他请求调看公司的财务报表和一些资料…………”

    “这个也可以拖延,从ik的人员进驻叶氏医药后,你假装外出学习了,手下的职员没有权限允许为由,继续拖延!”

    其实这是老赖的做法,叶浅茗也清楚!

    但叶浅茗觉得无奈的是,即便如此,最多能够争取到个把月的时间,到时候ik机构的人绝对察觉得出来,而如果马椿峰第二批股份卖出去的话,那么会有第二个类似于‘ik机构’的外来者进来指手画脚,到那时候又该怎么处理呢?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叶浅茗忧心忡忡的叹息着问道,“你呢?在鹏城进展大不大?”

    “开局还不错,不过想要彻底的吞下沈平这些人的势力和资产,我还需要援助,所以我打算这两天再去澳口一趟,向蓝太家族求助!”

    “有把握吗?”叶浅茗问道。

    我淡笑道:“有吧,我手里至少还有几张牌是可以针对蓝太家族打出去的,如果蓝太实在不愿意帮忙的话,向天德留下的那张牌,我只能打出去了……”

    “那样的话,一旦买卖不成……仁义可也不在了呀!”叶浅茗显得有些忧虑!

    “放心吧,我会审时度势的,务必争取到蓝太家族的帮助!”我雄心万丈的笑道,“你这边只要把马椿峰拖住在羊城,我这边如果能吞掉沈平的势力,能够借助鹏城的这个跳板,彻底的拥有跟西北狼一战的实力了!”

    ------------------------------2019年2月2,风烟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