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吞噬神话 > 第六百零六章

第六百零六章

    “鹤瞳,有些事不是逃就能逃得掉的,这件事我必须要面对,不为别的,就因为我是张大狗的徒弟。”林不凡固执的说道,其实林不凡早已经看淡生死了,反而觉得死比活着更容易。

    “林兄弟你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柏皓腾拍着林不凡的肩膀说道,林不凡一脸感激的看着柏皓腾,在这个时候林不凡体会到了什么是患难见真情。

    “鹤瞳,柏兄弟,我觉得那个黑衣人最主要的是想要针对我,你们完全没有必要跟着我受连累,我劝你们还是回北京吧。”林不凡这话也是发自内心的,林不凡不想他们跟自己涉险。

    “林兄弟,你别忘记了,杀他师弟的事我跟鹤瞳也参与了,这件事我们俩也跑不了。”柏皓腾无所畏惧的说道。

    “林哥,我鹤瞳也不是个怕死的人,你不走,我也不走,我留下来保护你。”王鹤瞳此时表现的就像一个女汉子。

    “师姑,你还有没有妹妹年龄跟我差不多的,给我介绍一个。”二柱子眉开眼笑的说道。

    “你才多大,就着急找媳妇。”王鹤瞳笑着打趣二柱子。

    “我觉得我也需要人保护。”二柱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还别说,我们龙虎山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还真多的是,一个个张的是眉清目秀,比我还要漂亮。”当二柱子听到王鹤瞳这么说,他整个身子都要飘起来了。

    “真的假的,鹤瞳师姑你一定是逗我玩的吧?”二柱子心里高兴归高兴,但是他也不傻,他觉得王鹤瞳是在逗他。

    “你问你柏师叔,他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王鹤瞳将这个问题甩到了柏皓腾的身上。

    “你鹤瞳师姑说的没错,龙虎山像你年龄这么大的小丫头有很多,而且长得都很漂亮,道术也很厉害。”柏皓腾笑着说道。

    “鹤瞳师姑,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我要漂亮点的,性格好点的,不要那种凶巴巴的。”二柱子后面的那句话说的声音比较要是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就听不见。

    “你说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凶巴巴了?”王鹤瞳瞪着眼睛一副凶相的看着二柱子说道。

    “鹤瞳师姑可善良可温柔了,你一点也不凶巴巴的。”二柱子说这话的时候脑门子的汗都吓出来了,林不凡跟柏皓腾听到二柱子这么说后,他们俩瞬间木然了。

    “这还差不多,你等我下次回龙虎山的时候我带一个最漂亮的师侄女出来,如果人家看不上你的话,你可别怪我。”王鹤瞳很认真的对二柱子说道。

    “不怪你,不怪你......”此刻二柱子美的鼻涕泡都要冒出来了。

    经过二柱子跟鹤瞳的谈话,让他们几个心里的压力顿时减了不少,林不凡倒是没觉得什么,林不凡死不死都无所谓,林不凡就是为二柱子感到担忧,毕竟这件事算是林不凡拖二柱子下的水。

    晚上他们几个都上楼睡觉了,而林不凡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望着棚顶独自发着呆,林不凡现在没有想那个黑衣人的事情,而是想着从小到大跟师傅在一起一点一滴的事,想着想着林不凡也睡着了。

    早上起的最早的是暮婉卿,她五点半左右就从楼上走了下来,那个时候林不凡还在睡觉,她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林不凡后就往外走去,虽然林不凡在熟睡,但是林不凡的脑袋是清醒的,林不凡知道是她。

    六点左右二柱子也从楼上走了下来,这小子一边打着啊欠一边拿着扫帚开始扫地,他看见林不凡还在睡觉所以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动,等二柱子将楼下的卫生收拾完以后,林不凡也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你柏师叔醒了吗?”林不凡向二柱子问道。

    “我柏师叔早就醒了,他现在在屋子里打坐呢。”二柱子一边抹着桌子一边对林不凡说道。

    “抽屉里有钱,你一会出去买点包子回来,我上去洗把脸。”林不凡说完这话就往楼上走去。

    当林不凡来到二柱子他们卧室的时候,林不凡看见柏皓腾满头大汗的坐在地上调息体内的道力,有一丝青色的烟气从他的头上冒了出来,林不凡慢慢的走进洗漱间不敢有大的响动,林不凡怕打扰柏皓腾。当道家人将精神力集中修炼的时候,他很怕别人的打扰,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轻点的体内脏器受损功力倒退,重则直接爆体身亡。

    当林不凡洗完脸走到楼下的时候,林不凡看到张海波坐在沙发上拿着镜子正在梳理他的头发,他今天穿的是一套红色的西服,就连里面的衬衫还有领带也都是红色的,林不凡不由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娘炮”。二柱子看向张海波的眼神不是很友善,他恨不得将这个张海波给赶出去。

    张海波见林不凡从楼上走下来他只是轻蔑的瞄了林不凡一眼,然后继续梳理头发,他根本就没想着要跟林不凡打招呼,而林不凡也懒得理会这种人,林不凡坐在椅子上将抽屉打开拿出一百块钱递给了林不凡身边的二柱子。

    “去对面的包子铺买点包子回来。”林不凡对二柱子嘱咐道。

    “好的师傅。”二柱子接过林不凡手里的钱屁颠屁颠的跑到对面的包子铺买了十块钱的包子跑了回来,他把包子还有剩的钱全部都放在了林不凡的面前。林不凡这个人心比较大,林不凡所有的钱都放在了茅山堂楼下办公桌的抽屉里,而且也没上锁,二柱子也知道这里有钱,这小子别看他有点混,但是他手脚老实,没有林不凡发话他从来不翻林不凡的抽屉,这一点林不凡还是比较欣赏他的。

    “这剩的钱给你了,你留着买吃的。”林不凡将那九十块钱递给了二柱子。

    “师傅,我这兜里还有钱呢,你上次给我的钱还有好几百没花。”二柱子拍着他的兜对林不凡说道。

    “给你,你就拿着。”林不凡将那九十块钱塞到了二柱子的兜里。

    “寒酸样吧。”张海报坐在沙发上插了一句说道。

    “你.....”二柱子回过身指着张海波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很想骂这个张海波一顿,但是他心里知道这个人他骂不得。

    “算了,赶紧吃包子吧。”林不凡皱着眉头招呼二柱子吃包子。

    二柱子买的包子有酸菜馅的,有萝卜馅的,还有猪肉大葱馅的,当林不凡打开袋子的时候,整个茅山堂的一楼都飘着包子的香味。

    “这什么味,实在太难闻了。”张海波用手捏着鼻子看着他们俩说道。

    张海波越是这样子,二柱子越是讨厌他,干脆二柱子拿起两个萝卜馅的包子坐在张海波对面的沙发上就吃了起来,二柱子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张海波笑。

    “恶心死了,简直恶心死了!”张海波恶狠狠的看着二柱子说道,二柱子这小子也有意思,他一边吃一边把手伸到嘴里扣着牙缝里的菜,看的张海波直恶心,最后张海波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他站起身子就向外走去。

    “怎么不恶心死你,臭娘炮!”二柱子晃着脑袋开心的说道,对于二柱子的做法虽然林不凡不认同,但林不凡还是默认了,这样的人应该恶心他一下。

    “师傅我有件事不理解了,你说鹤瞳师姑还有暮师姑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师兄,他还说咱们恶心,我觉得他比咱们恶心多了。”二柱子愤愤不平的说道。

    “好了二柱子,适可而止吧,毕竟他是你鹤瞳师姑的大师兄,你多多少少应该尊重一下他。”

    “师傅,我不是我不想尊重他,是他根本就不尊重我们,我们俩早上也没惹他,他就坐在那说我们寒酸,说我们恶心,我真的烦死他了,这茅山堂要是我说的算我早让他滚蛋了。”二柱子没好气的说道,二柱子说的没错,这个张海波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尊重。

    “行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两个师姑的面子咱们还是要给的。”二柱子听林不凡这么说只好点头,虽然林不凡不喜欢那个张海波,但是林不凡也不能纵容二柱子去调谑他,他张海波可以不懂礼貌,而自己不能不懂礼貌。

    当林不凡跟二柱子吃完包子后,张海波这才捏着鼻子从茅山堂外走进来,他瞪了林不凡跟二柱子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坐在了沙发上玩电话,二柱子坐在张海波的对面也回瞪了张海波一眼,林不凡心想这个二柱子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大约九点多王鹤瞳穿着睡衣从楼上披头散发的走了下来,当她看到张海波的时候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王鹤瞳扭头就往楼上走。

    “鹤瞳,你过来一下,我有话问你。”张海波冲着王鹤瞳喊道。

    “怎么了张师兄?”王鹤瞳不情愿的走到张海波的面前问道。

    “你大师姐呢,怎么没有见到她,她身体还不舒服吗?”张海波紧张的向王鹤瞳问道。

    “我刚睡醒,我大师姐没在上面,估计是出去了。”王鹤瞳揉着眼睛不情愿的应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大师姐她上哪去了?”

    “腿长在我大师姐的身上,我哪知道她上哪去了,况且我大师姐这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她去哪也不会跟我说,你想知道的话,你还是自己打电话问她吧。”王鹤瞳没好气的说道。

    “唉,你大师姐早就把我电话拉黑了,我换了好几个号给你大师姐打电话,她一听是我给她打电话,她马上就挂了,鹤瞳你说实话,你张师兄有那么讨人厌吗?”当张海波说完这话的时候,坐在张海波对面的二柱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师兄,我还没洗脸呢,我先上去洗脸了。”王鹤瞳也没有回答张海波的问题,她迈着大步就往二楼走去。

    “我真的有那么讨厌吗?”张海波说完这话的时候从兜里将小镜又掏了出来对着自己一顿照。

    林不凡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玩着桌子上的签筒,二柱子则是捧着符箓大全认真的看了起来,他们三个人谁都没有跟谁说话。

    一直到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王鹤瞳和柏皓腾才从楼上走下来,柏皓腾看到张海波坐在沙发上他心里也是一阵反感。

    “我大师姐,还没回来吗?”王鹤瞳向林不凡问了过来。

    “没有,她到底上哪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还没等林不凡说话张海波就先回答了王鹤瞳。

    “那我给我师姐打个电话。”王鹤瞳说完就掏出电话给暮婉卿打了过去,林不凡则是紧张的看着王鹤瞳,林不凡心里有点为暮婉卿担忧,这暮婉卿早上五点半就走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林不凡害怕她出什么问题。

    “喂,大师姐你上哪去了,我不放心你。”王鹤瞳打通了暮婉卿的电话问道。

    “啊,好了,我知道了。”王鹤瞳跟暮婉卿简单的说了两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你大师姐上哪去了?”其实这句话林不凡也想问,只不过被张海波抢先问了。

    “我大师姐说他出去办点事,没说什么时候回来。”王鹤瞳淡淡的说道。

    “哦,我怎么觉得你大师姐好像在故意躲着我。”

    “张师兄你想多了,我大师姐那个人什么样你比我们清楚”其实王鹤瞳真的很想说我大师姐就是在故意躲着你。

    “好了,不谈这个了,先说说这里的情况吧。”张海波一本正经的看着柏皓腾问道。

    “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林兄弟来说比较好,因为他了解的比较多。”柏皓腾望着林不凡说道。

    “柏兄弟,还是你说吧,我知道的那些你也都知道。”林不凡对柏皓腾说道,林不凡实在是不想在张海波那自找没趣。

    “好吧,你我来说,事情是这样,这件事要从变异僵尸说起......”柏皓腾将事情大致的跟张海波讲了一遍以及那个飞尸赵天罡的事情也都告诉了张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