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吞噬神话 > 第六百零七章

第六百零七章

    ntent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目前我们大家都在明处,而那个黑衣人则是在暗处,大师姐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在这茅山堂守株待兔。”柏皓腾继续说道。

    “我觉得你们没有必要守在这里,这样只会把你们全部暴露出来,现在你们的处境是很危险的,我建议今天晚上你们几个就跟我住宾馆去,这里不能待。”张海波说完这话的时候,王鹤瞳与柏皓腾同时向林不凡看了过来,而林不凡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继续摆弄着签筒里的竹签,只不过二柱子有些生气,他瞪着眼睛脸色难看的看着张海波。

    “那林哥怎么办?”王鹤瞳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向张海波问道。

    “我现在只关心你们,他,我可管不了。”张海波摇着头自以为是的说道,他说完这话的时候用一种戏虐的眼神在看着林不凡。

    “你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我们也不需要你保护我们。”二柱子终于忍不住了,他开口对张海波说道。

    “二柱子,你闭嘴。”林不凡转过头没好气的对二柱子说道

    “师傅,他”二柱子指着张海波的手有些颤抖。

    “你现在给我上楼,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下楼!”林不凡严厉的对二柱子说道,此时二柱子感到十分的委屈,他很想推开茅山堂的门走出去,他也知道今天如果自己走出去的话,他所付出的努力都白费了,二柱子对着林不凡点了点头就往楼上走去。

    “鹤瞳,柏兄弟,张长老说的也对,我建议你们不要留在这茅山堂,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你们还是走吧。”林不凡微笑的对柏皓腾他们说道,张海波万万没想到林不凡会这样说。

    “别人走不走我不管,反正我是不走,我要待在这。”王鹤瞳撅着小嘴说完这句话就坐在了沙发上。

    “我听我鹤瞳师妹的,我鹤瞳师妹都不走,那我也不会走。”柏皓腾坐在王鹤瞳的身边说道。

    “你们俩如果不走的话,你们大师姐也不会走的,柏皓腾你鹤瞳师妹任性也就算了,这个时候你居然也跟着她任性,你有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张海波从沙发上站起来指责着柏皓腾说道。

    “可是我们不能把林兄弟扔下来不顾,我柏皓腾宁死也不做忘恩负义之人,张师兄你也不用多说了,就算鹤瞳不留下来,我也会留下来的。”柏皓腾严肃的对张海波说道,听了柏皓腾这句话林不凡这心里很是感动,林不凡也在心里暗暗的发誓,如果将来柏皓腾有事的话就算是让林不凡上刀山下火海林不凡也会义无反顾的去帮他。

    “柏皓腾,我现在以道教协会长老的身份命令你跟鹤瞳还有你们大师姐离开这里,因为你们现在完全是以身犯险。”张海波冷着脸对柏皓腾还有鹤瞳命令道。

    “从现在开始,我柏皓腾正式退出道教协会,你已经不是我的长老了,所以我现在完全不用听取你的命令。”林不凡万万没想到这个柏皓腾会为了林不凡辞去道教协会的身份。

    “张师兄,我也正式的退出道教协会,从现在开始你无权管辖我们!”王鹤瞳也跟着附和道。

    “你们俩做事能不能过一下脑子,鹤瞳师妹,师傅一旦知道你退出道教协会的话,他肯定会生气的,难道你就不怕?”张海波拿出鹤瞳师傅的身份去压她。

    “张师兄,你不用拿师傅来压我,我怕不怕师傅龙虎山的人都知道,师傅知道我这样做的话,他一定会支持我的。”王鹤瞳抻着脖子对张海波说道。

    “你们俩”张海波指着柏皓腾还有王鹤瞳说不话来,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等你们大师姐回来后,让她给我打个电话,就说我有正事跟她说。”张海波说完这话就气愤的走了出去。

    “爽,真解气,气死这个死娘炮!”王鹤瞳从沙发上站起来拍着巴掌笑道。

    “你们俩有点太义气用事了。”林不凡走到柏皓腾他们俩的身边说道。

    “没有,其实我早就不想在道教协会待了,这十年来东奔西跑的,我早就累了。我今天说的这番话虽然有点生气,但是这也是我心里的想法,我想这次这件事处理完以后,我就辞去道教协会的身份回全真教休息几年。”柏皓腾认真的对林不凡说道,从柏皓腾的脸上林不凡能看出他的无奈。其实林不凡深深的能体会柏皓腾的想法,毕竟林不凡这也是抓了三十几年的鬼,林不凡也是累了。

    “柏师兄,你要是回全真教的话那我怎么办,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王鹤瞳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搂着柏皓腾的胳膊说道。

    “你回你的龙虎山,等我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去找你。”柏皓腾拍着王鹤瞳的头说道。

    “我不,我也要跟你去全真教,你去哪里我就跟着你去哪里。”王鹤瞳说完这话就把自己的头靠在了柏皓腾的肩膀上,看着他们俩现在的样子,林不凡这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看似幸福的两个人却要被一些世俗规矩所约束。

    “鹤瞳,你现在可以给暮道友打电话让她回来了,告诉她不用躲着了。”林不凡笑着对王鹤瞳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我大师姐出去是躲着我大师兄?”

    “毕竟你林哥我也是活了五十多岁的人了,有些事我还是能看出来的。”林不凡淡淡的笑道。

    “那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大师姐。”王鹤瞳掏出电话就给暮婉卿打了过去,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暮婉卿打了一辆出租车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师姐,你去哪了?”王鹤瞳站起身子问道。

    “没去什么地方,就是随便走走看看。”暮婉卿冷言冷语的说道,听了暮婉卿这么说,大家也没敢再细问。

    “大师姐,刚刚张师兄说的话有些过分了,他让我们扔下林哥去外面住,他说这里太危险,我跟柏师兄不答应,他就用长老的身份来压我们,我跟柏师兄刚刚跟他说了,我们正式退出道教协会。”王鹤瞳将刚才发生的事简单的描述给暮婉卿听。

    “那他是怎么说的?”暮婉卿面无表情的向王鹤瞳问道。

    “张师兄说让你给他打个电话,他有正事跟你说。”王鹤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观察着暮婉卿脸上的表情。

    “大师姐,要不你也跟张师兄闹翻吧,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忍过来了。”柏皓腾在一旁插了一句说道。

    “你们俩这一天天就像个孩子似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些孩子话,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想想去怎么去对付那个邪道黑衣人,而不是在这搞内讧。”暮婉卿这句话把王鹤瞳还有柏皓腾说的是面红耳赤,虽然林不凡讨厌张海波,但是暮婉卿的这句话说的没错,他们现在首先想的是怎么对付那个黑衣人。

    “我上楼给张师兄打个电话。”暮婉卿叹了一口气缓步的往楼上走去,暮婉卿此时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觉得大师姐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王鹤瞳嘟囔道。

    “但是张师兄说话实在太气人了,我是听不下去了。”柏皓腾觉得自己依旧没有做错。

    “暮道友其实说的没错,你们俩有点太年轻气盛了。”林不凡给柏皓腾还有王鹤瞳倒了一杯茶说道。

    “我张师兄他还真不如不来,他不来我们这些人过的还挺好,他这以来我觉得格外的乱套,真是讨厌。”王鹤瞳倒现在还无法原谅他张师兄。

    “你说你张师兄会不会到你师傅的面前告你的状?”柏皓腾打趣着王鹤瞳说道。

    “他不会,你别看我张师兄一天娘娘的,他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不嚼舌头,这一点我还是挺佩服的。”

    “那他应该不会把咱们俩今天的话告诉会长吧?”柏皓腾又说道。

    “其实你们俩完全不用为了我而伤了与张海波之间的和气。”林不凡不好意思的说道。

    “林兄弟,其实你也别多想了,这个张师兄我早就看不惯他了,这跟你没有关系,你别想那么多。”听了柏皓腾这句话林不凡这心里舒服很多。

    他们三个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张海波,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暮婉卿阴着脸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此时他们三个也不说话了,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暮婉卿。

    “看着我干嘛?”暮婉卿没好气的对林不凡们三个说道。

    “大师姐,我张师兄他怎么说的?”王鹤瞳开口向暮婉卿问道。

    “张师兄的意思让我们都撤出这个茅山堂。”暮婉卿凝重的说道。

    “你答应了吗大师姐?”柏皓腾紧张问道。

    “没有。”暮婉卿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在盯着林不凡看,林不凡知道这个暮婉卿是为了自己而不肯离开茅山堂的。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会答应呢。”王鹤瞳拍着高耸的胸脯说道。

    林不凡知道,如果是暮婉卿让王鹤瞳还有柏皓腾现在撤出茅山堂的话,即使他们俩再不情愿,也会撤出去,毕竟暮婉卿说的话柏皓腾还有王鹤瞳还是会听的。

    林不凡一脸感激的看着暮婉卿这冷艳的女人,自从暮婉卿来了以后,她对林不凡的帮助就很大,先是帮林不凡处理僵尸的事,然后留下来帮林不凡对付黑衣人,昨天晚上又帮林不凡将那个小阴灵从万晓芳的身上引出来,林不凡很想跟暮婉卿说声谢谢,但是林不凡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鹤瞳下午跟我去超市买菜还有油,盐,酱,醋。柏皓腾你跟我还有二柱子你们去买点米还有面,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就在这茅山堂做着吃了,以后尽量少出去。”暮婉卿有条不紊的安排着,林不凡几人没说话只是点头答应。

    下午王鹤瞳跟暮婉卿先出门打车去了超市,林不凡跟柏皓腾还有二柱子则是往附近的粮油店走去,二柱子跟在人们的身后一句话都没说,他心里还在生那个张海波的气。

    “二柱子,你这心态可不太好啊,做一个大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柏皓腾回过头对二柱子说道。二柱子还是一声不吭的跟在他们俩的身后,他觉得今天他说张海波的那番话没有错。

    “二柱子,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委屈?”林不凡停下脚步对二柱子说道。

    “没有,我不委屈。”二柱子口是心非的说道。

    “二柱子,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想想,如果你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的话,那你还是趁早回家吧,修道这条路不适合你。”林不凡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拉着个脸子,而是一脸微笑的对二柱子认真的说道。

    “师傅,我确实心里感到委屈,他凭什么那么说我们,我看不上他那个目中无人的样子,而且我发现他说话故意针对我们两个。”二柱子红着脸对林不凡说道。

    “二柱子,做人和修道都是一样的,要把心胸放宽广一点,不能太狭隘了。你走的路还很长,你要学的东西也很多,做事千万不要太斤斤计较了。”林不凡耐心的对二柱子说道。

    “师傅,这件事我错了,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以后不会让你失望的。”二柱子生气归生气,但是他知道林不凡说的话有道理。

    “孺子可教也,二柱子你师傅说的都是良言,你要听进去的话只会帮助你而不会害你。做人不要太抱怨了,有些人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因为全世界都财富只掌握在百分之二十人的手里,其余百分之八十的都是穷人,你觉得这个世界公平吗?有的人一出生就没了父母,还有的人一出生就是残疾这公平吗?所以说做人要看开点,别太斤斤计较了。”柏皓腾也在一旁对二柱子教育道。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在斤斤计较了,放心吧师叔。”二柱子喘了一口粗气微笑的回应着柏皓腾。

    “这样就对了。”柏皓腾对这个二柱子很看好,他总有一种感觉,他觉得这个二柱将来一定会超越他。ntent

    吞噬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