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 571、【标题变了看】

571、【标题变了看】

    认真地一个一个排除下来, 方以唯发现, 结合目前的财政情况和实际可利用资源……完全没有哪个魂宠符合条件啊!!!

    方以唯有些气馁,有时候先天条件太好也是种罪过啊……

    倒是温然, 想了想,道:“我想试试看毒刺水母。”

    在看过方以唯的毒刺水母之后, 他很想尝试看看, 以他的天赋, 是否能将毒刺水母用得和方以唯一样、甚至更好。

    “毒母?水毒属性……”方以唯一愣, 拍拍自己的头, 喃喃语道, “我倒是忘记了,就算是净水体质, 也不会排斥搭配了水的毒属性……那就用毒母吧!”

    敲定温然的魂宠种类,方以唯立刻点开限时特价兑换牌。

    除了固定不变的那些兑换表外,大赛方每天都会有一批材料和魂宠,只在当日标上折扣价, 但是时限在每天半夜零点截止,过了这个时间,明天是不是还在限时特价兑换牌上……那就要看瑞德拉贡决定兑换牌内容的人心情如何了。

    “毒母毒母毒母……水毒属性, 唔……平衡流没什么用, 果然还是强化法攻和速度吧……”一边念叨着强化方向,方以唯快速翻动限时特价兑换牌,寻找有用的材料。

    很快将今天限时提供的一百种材料全部看完,方以唯思考了一下, 把页面拉回到中间。

    可以用于毒母强化的材料一共六种,其中四种是非常常见并且价格也很亲民的材料,只有两种……

    方以唯的目光落在金线草和白尾矿上。

    金线草,400刀币。

    白尾矿,380刀币。

    这是打折后的价格……还是好贵!

    方以唯咬着嘴唇,两个都好想要……但是残酷的现实让她知道,自己一天之内最多扫下兑换一个的刀币。

    一般来说,一场同阶级之间的单人赛获胜,可以获得30-60个刀币,但是如果是不同阶级之间,那么高段选手获得的刀币和积分都会被砍掉大半——这是为了防止虐菜刷分刷刀币。

    一段是1200点积分,二段是1400点积分,三段是1500点积分,按照目前大赛人数和大致实力,上一段很容易,二段和三段就需要费点时间了——倒不是个人实力问题,而是迟雁行区整个赛区战斗力偏低,冲分冲段速度偏慢。方以唯知道,自己如果在这个时候选择冲段冲积分的话,一旦到了1400分以上,遇到的同段位选手数目就会锐减,很大可能会排到只有一段的选手。

    甚至零段也有可能——上午她第一次排单人赛,会排到快要升三段的上之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方以唯在这两个材料上停留的时间有点长,温然注意到了:“方方,你想要这两个材料吗?”

    方以唯点点头,目光在两者之间转来转去,还没想好到底兑换哪一个。

    忽然她用力咬了一下下唇,很有几分匪气地砸了一下拳头,不管了!先扫了再说!

    “温然你先去用毒母对战,我也

    要去排比赛了”她握了握拳头,“其他的先不管,我今天能扫多少刀币扫多少刀币,最少也要把金线草兑换下来!”

    白尾矿的矿脉遍布绝大部分练级地图,方以唯决定今天要是扫不够两个的分的话,就先给梅花喵做个初级强化,然后去丛林里自己挖——没记错的话,尼克尔城附近应该有一张初级练级地图,上面也是有白尾矿脉的,就是很少很少而已……

    “金线草?”并不是炼魂师,所以温然对这种材料非常陌生,只是看方以唯的表情,似乎是好东西。

    “是炼魂材料的一种。”方以唯说,“我们都知道,魂宠按照实力等级可以划分为一到九星,而每一个星级里,又根据其品阶分为灰、白、绿、蓝、紫、橙六种!”

    当然这六种品阶的正式名称是暗淡、白板、优秀、精良、稀有、传世,不过人们发现对应着几个品阶的魂宠灵魂原石上,那个勾勒出魂宠模样的线条带着浅浅的颜色,正好对应灰、白、绿、蓝、紫、橙六个颜色,于是很多场合都以颜色来指代正式的品阶名称。

    “品阶越高,则魂宠潜力越强,一个三星紫级魂宠的价格甚至抵得上一个六星绿级魂宠!因为在绝大部分情况下,绿级魂宠的潜力根本比不过紫级!而魂宠的星级是可以通过御魂师的教导、和炼魂师的手段提升,只有魂宠的品阶,大部分情况下在诞生时就固定了,只有炼魂师能够通过特殊的炼魂材料搭配、来改变魂宠的潜力!”

    “而金线草,”方以唯说,“这是强化水系魂宠、提升其品阶的必备材料,特别是……”

    她轻轻点了一下兑换牌上金线草的图片,立刻,一株金线草投影出现在她面前。

    随着三百六十度旋转,一抹极淡的紫色从金线草的根部一闪而过。

    方以唯紧紧盯着那一抹紫色:“百年份的稀有金线草。”

    只有百年份的金线草,根部才会出现一根若隐若现的紫线,年份越久,紫线越明显。

    水系魂宠专用吗?温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金线草的模样,忽然觉得有点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

    温然越看越觉得眼熟,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的——但他确定自己肯定是见过,而且是比这个投影出来的更好。

    方以唯没注意到温然的异常,点了点兑换牌,把投影收了回去,轻声道:“这批金线草的品级正好,可以用来把白板魂宠提升到绿级。大赛方提供的绿级魂宠兑换要求很高,但是白板级魂宠不需要段位,只要20刀币就可以换了,再加上点炼魂材料我就可以把白板魂宠提升到绿级了!”

    温然本来还在想到底是在哪里见过金线草,闻言顿时连这个也忘记了:“魂宠提升?方方你?”

    看到方以唯利落的点头,他的惊讶没有丝毫掩饰。

    能够提升魂宠品阶的,只有炼魂师啊!

    可是方方她……她不是御魂师吗?

    不是御魂师,怎么做到让从来没配合过的魂宠催眠秒醒沸水两发两烧伤

    !

    “咦?我没说过吗?”方以唯不假思索道,“我是炼魂师啊!”

    虽然现在可以使用魂宠了,但是她的个人属性面板上的职业,可是清清楚楚地标明了是炼魂师。

    温然几乎是恍惚着目送方以唯进入对战间的。

    不过,即使是在被如此伤人的事实冲击下,温然依然注意到了方以唯在看向某几个材料时有些不舍的眼神。

    看了看价格,倒是没有金线草那么贵,不过十几个刀币十几个刀币地加起来,最后合计的刀币数也不少。

    方方好像很想要这几个材料啊……

    暗暗记下那几种材料名,温然也点开单人赛,进入排队。

    这个下午,迟雁赛区哀鸿遍野。

    才刚刚送走屠分狂魔上之南,还没来得及弹冠相庆,就见虐菜狂魔入驻赛区——特喵还不是一个!

    一来就来俩!

    来俩也就算了,特喵还死赖在一二段!

    尤其是那个叫弥赛亚的!

    偶尔上二段分马上输回一段!

    还让不让人活!

    ——因为大赛输比赛后只扣胜点积分不扣刀币的规则,方以唯很是无耻地利用这个漏洞,最快最节省时间地刷刀币。

    不过这也不能算漏洞,虽然刀币算是虚拟货币,但是这里还有一个时间成本。

    金线草也是属于比较基础的材料,就算是百年份的金线草,在联盟大部分地区,都属于大路货。

    只有千年份的金线草,可遇而不可求,拍卖行在淡季里收到时,都能拿来当压轴商品。

    可惜,目前某个炼魂师实在是穷得连十年份的金线草都买不起,才打起了刷币换材料的主意。

    等我回去了我一定跟亚伦道歉……方以唯一边这样想道,手下指挥魂宠把对手击倒。

    系统判定弥赛亚获胜。

    赢得干净利落。

    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对战平台的开启时间是早八点到晚八点,虽然还有四个小时,方以唯已经准备下线了。

    不刷了,再刷下去搞不好要被人举报恶意刷币了——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为了不惹人怀疑,她也是有在努力地演戏的!

    从一开始多达三位数的围观数到锐减为只有一位就是很好的例子。

    不过那个剩下的到底是谁啊?

    居然场场围观……

    方以唯回忆了一下,那个id好像是一串乱码。

    如果是正常的id的话,她应该能记住,但是一串乱码,还是一串特别长的乱码……方以唯觉得,就算对方再次出现,她也不一定能背下对方的id。

    最多就是觉得id眼熟。

    话说那个人到底是谁?

    总不至于这么快就被裁判盯上了吧……方以唯自觉演技还是很不错的,放水放得不留一丝痕迹——至少在低分段比赛里,没有人能看出她放水了。

    胜点积分1295,总刀币数是435

    个,足够兑换金线草,白尾矿就自己去挖吧,刚好梅花喵也该训练一下了。

    虽然,没有强化过的梅花喵去初级地图,大概会很艰难吧……

    这么想的方以唯,却在晚上到温然那边蹭饭的时候,收获了一个惊喜。

    龙葵叶,茹兰草,草鹿角,菏泽岚矿……

    单买都只要十几个刀币,但是因为种类多,合起来也需要相当多的刀币。

    这些都是初初强化梅花喵时需要用到的材料,方以唯本来都已经准备放弃了——买了金线草之后,完全不够买其他了啊!

    “我看到你好像想要这些,所以打完比赛我看自己刀币够就买回来了……”温然有点不太好意思,声音却依然温温和和的,“我决定用白板魂宠冲上三段,所以暂时也不需要刀币买什么,这些你拿去用好了。”

    方以唯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闭上了。

    只是把这些材料抱进怀里的时候,她抬起头来,明灿水眸满是认真之色:“那我收下了。”

    听到这话,温然暗暗提起的心才放下来,不知何时攥紧的拳头也松开了,他笑得温和,跟平日没什么区别:“嗯,我送你回去吧。”

    方以唯没有拒绝,虽然她住的地方就在温然家隔壁。

    把这些材料放在桌上,方以唯站到窗口,看到那个少年单薄的身影回到小院。

    “喵呜?”跑出来的梅花喵微微拉长了声调,歪着小脑袋疑惑地看她,不明白从主人那传来的复杂又难以辨别的情绪是什么。

    弄不懂啊喵!

    方以唯摸摸梅花喵的脑袋。

    “就算是为了温然送的那批材料,小花你也要加油了呢。”

    被顺毛顺得很舒服的小花喵懒懒地喵了一声,不知道听懂了没。

    在方以唯清点材料准备强化方案的时候,季北辰刚刚回到别墅。

    才开门,一个黑影就窜到他脚下。

    那是一只约有半人高的大狗,披着一身金色长毛,它围着季北辰转了一圈,嗅了嗅,没闻到熟悉的气味,不死心地又想往外跑,被季北辰抓着脖颈间的项圈拖进了屋。

    “汪呜……”大狗的叫声很委屈,又黑又大的狗狗眼看起来很可怜。

    它总是试图把脑袋转往别墅门口的方向,不死心地想要到外面去嗅一嗅。

    说不定能嗅到那个熟悉的气味呢。

    季北辰关上了门,扒拉着落地窗张望了半天、终于意识到今天小主人也没回来的大狗焉了,慢吞吞地走到沙发旁,趴在季北辰脚边,看起来有点精神不振。

    这一个多月来,金毛没以前那么活泼,季北辰本来以为是没人带它出去溜的缘故——方以唯还在的时候,每天都会出门溜一趟狗狗,金毛的名字也是她取的,据说是因为长得有点像大灾变前一种叫金毛的狗。

    所以这段时间他特地让关绎心找人天天带金毛出去跑了一圈,但是看起来没什么效果。

    “金毛?”季北辰摸摸它的脑袋,大狗

    从喉咙深处发出几声呜咽一样的声音,垂着脑袋,神色萎靡。

    它在沙发边趴了一会,又站了起来,一溜小跑到门口地毯上卧下,两只垂下来的耳朵微微一动,似乎是在倾听外面的声音。

    季北辰坐在沙发上看着金毛的一举一动,平时他这个时候早已回到书房去,今天实在是因为发生的事太多,更有无法确定的焦躁,他下意识的就在客厅里多呆了一会,这才注意到金毛的一举一动。

    其实是在想它的小主人吧……

    季北辰放松身体,向后靠在软硬适中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说起来,即使两个人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他和方以唯相处时最多呆的地方,也是这个客厅。

    印象里,方以唯气色很少有红润的时候。特别是前两年,刚刚经历了那场无妄之灾,身子骨特别虚弱,就算是在开了中央温控的别墅里,方以唯一年四季依然都是长裤长袖,下楼来还要披件衣服以防着凉。

    稍稍吹风着凉感冒就能转肺炎进重症监护室的次数更是多得让那时候的季北辰头痛不已。

    不过,某种意义上也要感谢方以唯的废柴体质——如果不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不会让方以唯去做全身检查,也不会因此知道……那件事。

    了解实情以后,他更坚定地执行了自己分开方家兄妹的计划。

    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季北辰站起身来,俊秀出众的面孔上,忽然浮现出数道极浅的暗橙色纹路。

    下一秒,季北辰出现在距离数十公里外的郊区别墅地下室内。

    原本倚靠在门口的人在看到他出现的瞬间站直身体:“北辰大人!”

    季北辰点了点头,温和笑道:“不必这么拘谨,文克,情况怎么样了?”

    能够被季北辰安排这里的人,都是他和方宋霆的心腹,文克也习惯了季北辰的平易近人,放松了身体,只是听到他的问题时,面上带上了为难:“宋霆大人他……还是老样子。”

    他说着看向一边被透明玻璃隔开的房间,里面原本似乎是一间卧室,但是现在已经被摧毁得只剩下焦黑色灰烬——暴虐的雷电在房间里肆意游走,如业火红莲般夺目又致命的火焰时隐时灭,被这一切围绕的男子坐在唯一完好无损的拘束椅上,身体被束缚住,看起来像是失去了意识。

    “不管我们怎么呼喊,宋霆大人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回神,雷火之魂一反平日里守护宋霆大人的样子,一直在不断地攻击他本身……简直闻所未闻!”文克的脸上是不敢置信又难过的样子,他从来没想过,据说从出生开始就守卫着宋霆大人的雷火之魂居然有朝一日会反过来攻击其主人!

    就在文克说话的时候,一道雷火忽然闪现,直冲向中央的男子——但是从雷火来袭时,拘束椅上忽然浮现屏障,雷火之魂狠狠重击在屏障上。

    淡白色的光幕抖了抖,勉强稳住。

    季北辰的脸色很不好,因为有人在,他忍了又忍,才没把心里话骂出口来。

    他怎

    么会和这种人深交至此!

    方宋霆特么就是个蛇精病!

    雷火之魂随方宋霆心意而动,它的一切行为都是方宋霆潜意识导致的。

    现在,眼前的异常只说明了一件事。

    方宋霆想死。

    方宋霆从来不关心世界怎么样。

    如果十五年前那对夫妻没有生下他的妹妹,如果小唯没有出生,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异类孤零零的活着……

    方宋霆曾经设想过,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大概会很无聊吧。

    了无生趣的人生要怎么做才能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不知道。

    如果终究是如果,他最后还是在无趣的世界里等到了他唯一的同类,他的妹妹。

    多么神奇。

    曾经灰白的世界,在那个孩子出现的瞬间,变得多姿多彩。

    方以唯是方宋霆的鞘,是他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是他把这个世界放在心上的唯一理由。

    以唯,唯一。

    方宋霆从没想过如果方以唯出事了他会怎么办。

    而当他站在实验大楼的废墟前,确认方以唯的死亡时,答案浮现。

    查明真相,手刃真凶,带着方以唯的分一起活下去……任何一个选项都没有在他的脑子里出现。

    世界重新变成一片灰白。

    在时隔十五年再次降临的无趣世界里,方宋霆明了了自己的念头。

    他想死。

    黄泉路上多寂寞,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上路。

    别害怕,哥哥马上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