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布衣神相 > 第五百四十八章嗤鬼

第五百四十八章嗤鬼

    “嗤鬼?什么是嗤鬼?”白湛的表情很不对劲,眼中满是戒备,如果他现在是狐狸的样子,那必然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这般戒备的姿态,让我稍稍放下来的心,有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就是被虐杀之后为了不然其魂魄变成恶鬼并阻止其轮回转世,从而将尸体与灵魂分别下咒埋葬,历经上百年的诅咒,尸骨犹存魂化死气。”白湛的脸色很是凝重,但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诊所的房间里,而是不停地张望着四周。

    “魂化死气?那便算不得灵体了。”死气,鬼气这些东西我还是知道的,但是对我们而言,所谓的气也不过只是气而已,从来没有听说过气也可以有意识,这已经脱离了我的认知范围。

    “废话,当然不是灵体,嗤鬼按理来说便是魂飞魄散之后的产物,因为诅咒的束缚,留下了强大的执念,以气凝体,说白了终究还是气。”白湛着急的解释道。

    听了这话,我便知道,我们做错了。

    白湛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气的特征是什么,无处不在的弥漫,纵使它被称作嗤鬼,纵使它可能有某种意识,但他最终仍是气,他没有质体,普通的驱魔之物绝对动不了他。

    “不对,之前在坟园二狗贴了两张符咒上去他便不动了。”这又该怎么解释?

    白湛无奈的瞪了我一眼,“嗤鬼不仅有意识,更是有智慧的物种,在形成之前不仅要历经魂飞魄散还要留下虚无的意识不灭,可想而知,那被诅咒之人是多么强大的存在,这种天下所有驱魔师和捉鬼师都不愿意遇到的难缠生物,可不是那么好想形成的。”

    “这下惨了,若真如此那这个村子……”听白湛的话意,只怕是连他也没办法收拾那鬼东西。

    嗤鬼在此之前我们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对付他了。

    那片坟园距离这村子少说也有二十里地,如果这嗤鬼本就来自那里,那坟园一定还留着什么可以束缚他的东西,可是却被我们连人带嗤鬼一起抬回了村子。【… 爱奇文学<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我懊恼的抓了抓头发,没有一点头绪,只能问白湛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对付他吗?”

    “办法当然有,关键是你和二狗都不会。”白湛垂着眼睛,神情冷峻,似乎在考虑什么。

    我一听有办法,顾不得其他直接拉着白湛的手腕进了诊所,“该怎么做你告诉我和二狗,哪怕现学呢,对了还有赤炎剑在手,这把剑不是可以吞噬任何东西吗?也许能派上用场。”

    “是呀,还有赤炎剑呢。”我不过随口一说,白湛顿时双眼亮了起来,见他这样我几乎快要绝望的心情终于舒缓了一点。

    然而我这口气还没有吐出去,就听道诊所内突然传来一声惊天惨叫。

    “发生了什么事?”我挑起帘子,只见病床上陈叔坐了起来张着血盆大口啃咬着

    自己的手,鲜血飞溅满屋子都是,一旁照顾他的护士,已经翻着白眼吓昏了过去。

    而二狗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我被眼前这一幕吓得愣在了原地,随即胃里一阵翻腾,我看到陈叔似乎在看我,他的两颗眼珠子暴起,好像随时都有调出来的可能性,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但是那种被什么盯上的感觉却异常的强烈。

    白湛已经跑过去扶起了二狗,他转头看到我还在愣神,气愤的冲着我喊道:“还不快杀了他,用赤炎剑,千万别让他跑了。”

    白湛的吼声震醒了我,我急忙拔出赤炎剑毫不犹豫的冲着陈叔就砍了上去,然而对方早有准备,抬起那只已经被他啃得血肉模糊的手臂挡住了我的攻击,黑血迸溅道剑刃上发出呲呲的声音。

    赤炎剑果然对他有效,只听他惨烈的嘶吼了一声突然就从陈叔的身体里跑出去了。

    我只感到眼前一黑,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陈探,快,快追!”二狗焦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猛然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二狗,两人拔腿追了上去。

    然而,我们出了诊所就茫然了,我设下的阵法没有一点响应,黑影速度之快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们甚至没来及看到他逃跑的方向,黑影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了以防万一,二狗早将其他人留在了另外的房间,那个护士算是自己倒霉,因为好奇偷偷在门外看,才被吓到的,万幸是她没有收到攻击,想必这应该取决于二狗的功劳。

    听到我们的吵杂声,村长,王婶他们匆忙从房间里跑出来,王婶直接进了诊室,在看到陈叔恐怖的样子之后,差点昏过去。

    “孩他爸!你不能死啊,你死了让我可怎么活啊,你醒醒啊……”王婶哭的撕心裂肺,我们却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看了二狗一眼,二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已经没气了。”

    我张了张嘴,本想问他陈叔的鬼魂呢,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我怕问出更令人绝望的答案,让众人特别是王婶痛苦。

    “大师,神仙,您救救我家老陈,求求您了,救救我家老陈,求求您了!”就在我思考该怎么告诉村长这件事只怕还没完的时候,王婶突然爬到我和二狗的脚边,咚咚咚就是一阵磕头恳求。

    我被吓了一跳却忍着没有后退,二狗皱紧了眉头,双手伸在半空中,“王婶,陈叔已经没气了,我们无能为力。”

    “死了,真的死了?那,那我也不活了。”王婶哭喊着就要往一旁墙上去撞,吴俊眼疾手快再一次牢牢的保住了王婶的腰。

    “婶,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三个孩子怎么办?”吴俊气恼的大喊道,周身的气势竟震得王婶下意识后缩了一下。

    村长也赶忙走到王婶身边紧紧的拽着她的手臂劝道,“就是啊,秀英,你可千万不能寻死,想想孩子们,你想让他们也陪着你们老两口去死吗?”

    “我……我可怎么活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