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十章 秦家
    云初净还有点不解之处,问赖嬷嬷道:“嬷嬷,祖母每逢五都要礼佛吗?”

    “回小姐,这是老夫人的习惯。所以逢五小姐都不用请安,小姐可以睡迟一会,不用着急起来。”

    赖嬷嬷恭敬回答道,上前将首饰盒放下打开,再收拢原来的首饰匣子收在袖中。

    云初净扫了几眼首饰盒,这些首饰比起匣子里的要精致得多,种类也比较齐全。

    她随手拿了支银镶碧玺蝴蝶钗把玩,就看见那钗上的流苏南珠坠子晃来晃去,不由得笑了。

    赖嬷嬷看她笑得开心,也放下心来,这七小姐虽然聪慧,可毕竟年岁还小,难免有点贪玩喜欢漂亮东西。

    等木香巧手梳好了双丫髻,云初净出了内室,就看见木萝正指挥着小丫头她们摆碗箸。

    现在她的早膳也不一样了,除了四碟精致的小菜,还有四种糕点和两种粥食。不像原来白粥馒头,这才是云家小姐的份例伙食。

    云初净坐下慢慢用餐,只见她动作舒缓,举箸喝粥无声,一举一动都优雅自在,良好的教养一览无余。

    等安静用完早餐,云初净发现赖嬷嬷有点怀疑的目光,笑着道:“嬷嬷,我这礼仪没出错吧?那几天,我的手可是都被打疼了。”

    云初净已经知道,小四和小翠都被发卖了,把些推给她们,也算死无对证。

    赖嬷嬷果然打消了怀疑,只在心里感叹,七小姐果然蕙质兰心,短短几天就学得有模有样。

    她哪里知道,云家在后世也是名门世家,云初净的礼仪习惯已经深入骨髓。

    “七小姐学得很好,只是行礼的一些动作,还需要多熟练。”

    云初净点点头:“嬷嬷,我初初回来,什么都不懂,一切仰仗嬷嬷。”

    “小姐言重了,这都是老奴的本分。”赖嬷嬷不敢托大,恭敬回道。

    云初净看小丫头们撤下碗碟,看了赖嬷嬷一眼,然后往内室而去。

    等赖嬷嬷进来,坐在床榻上的云初净才笑着说道:“嬷嬷,坐吧。”

    “老奴不敢。”

    “没事,这里又没有外人。我什么都不懂,有很多事要请教嬷嬷。”

    赖嬷嬷再三推拒,才在条凳上坐了,低头恭敬道:“小姐尽管吩咐,老奴一定知无不言。”

    “那嬷嬷就说说我母亲吧,我想知道和她有关的事。”

    ……

    云家在姑苏的宅子,位于江安北路上,气派肃穆的大门口,矗立着两头威武的石狮子。

    两匹骏马从街角飞驰过来,停在云府门口。两个年轻的男子翻身下马,来到门房处。

    其中一个长相粗犷,身材魁梧的男子递上帖子:“烦请通传一声,京城秦家人,求见云老太君。”

    门房里是个年轻仆人,打量了一下魁梧的男子,看他风尘仆仆,不过衣料还算上乘,堆笑道:“那您稍等,小的马上去通传。”

    年轻仆人转进里间,里面茶房坐着几个年长的仆人。

    “三伯,外面来了个京城秦家的人,想见老夫人,您看?”

    被他称为三伯的人,陡然站了起来,失声道:“京城忠武伯秦家?”

    “他没说忠武伯,只说是秦家,三伯,秦家是那门子亲啊?”

    “小兔崽子,快将人请进来稍等,别怠慢!”

    三伯抽过他手上的帖子,细看几眼后,匆忙从后门进院子,通报去了。

    消息很快传到了萱瑞堂,琥珀不敢做主,来到佛堂外,请示陪伴老夫人,守在佛堂外的袁嬷嬷出来。

    “袁嬷嬷,秦家来人了,要通传老夫人吗?”

    袁嬷嬷是老夫人的陪嫁丫环,闻言也是一惊,拿过帖子打开一看。

    帖子署名是世侄孙秦邦业拜上,略一思衬道:“等我通传老夫人。”

    袁嬷嬷匆匆进佛堂,附耳一说,云老夫人原本紧闭的眼睛,倏然张开。

    扫了眼拜帖,慢慢站起身来:“快将人请进正堂,传话给老二、老三,让他们去做陪。阿秀,陪我去换身衣裳,再让小七准备一下见客。”

    “是,老夫人。”

    等管事的仆人,将那两个年轻人迎进正堂,云二老爷和三老爷已经候在堂内。

    秦邦业上前一步,拱手行礼道:“晚辈邦业,见过姑父,世叔。”

    云三老爷满脸笑容,热情的笑道:“邦业都这么大了,上次见你,都快十年了。”

    转而笑容一敛,目露哀伤道:“你姑姑生前最喜欢的就是你,要是今天她还在,看见你不知多高兴。当年一听说秦家出事,她一时激动就动了胎气,孩子早产她人也去了。唉!”

    秦邦业并没有接话,只是垂眼遮住讥诮的眼光,旁边的云二老爷关切开口道:“邦业,我也听说雁门关那仗打得惨烈,忠武伯的伤没有大碍了吧?”

    “多谢世叔关怀,家父已无大碍,只是记挂姑姑和表妹,让我来替他给姑姑上香,看看未曾谋面的表妹。”

    秦邦业听出云二老爷的关怀之意,也恭敬回答道。

    云三老爷不甘示弱,也忙笑道:“邦业,现在你们一家也算是苦尽甘来,等姑父进了京,一定上门恭喜你爹,重得忠武伯爵位。”

    “多谢姑父。”

    云二老爷很是关心,又问道:“邦业,听说这次你们复爵,多亏平王殿下上言,才能得回爵位。那当年和你们一起,去边关的神勇侯他们呢?”

    秦邦业黯淡了几分神色,沉声道:“老侯爷前几年就已经过世,张大哥他们也在雁门关一役战死。”

    “可惜了,那张家的爵位可恢复了?”

    云二老爷得知消息,也有点难过,当年的神勇侯可是一员猛将,是坚定不移的太女党。

    秦邦业不着迹的瞄了眼,身后的年轻人,回答道:“平王殿下也上禀了皇上,只是张家已无后人,皇上只恢复了有后人的。”

    “也罢,没人就是空名而已,难为平王殿下了。这位小兄弟是?”

    看云二老爷相问,秦邦业略一筹措,那年轻人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木桓,见过云家两位老爷。”

    云三老爷想了一圈,朝廷好像没有木姓大家,并没有在意,略一点头,只和秦邦业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