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十四章 蠢妇

第十四章 蠢妇

    叶氏还想抵赖,嚅嚅道:“老爷,妾身的确不知道。”

    云文善看她还在狡辩,也顾不得给她留面子,怒喝道:“来人,将田嬷嬷和秀桃她们拿下,审一下东西去哪里了!”

    田嬷嬷可是叶氏乳母,叶氏如何肯干,干脆一仰脖子,承认道:“老爷,不用问了,去年我母亲过寿,那绣屏做了寿礼了!”

    “陆珍娘的双面绣屏价值千金!就连母亲也只是借来一摆,你竟然敢私下送礼!其他的古董,也是你私下送了?”

    云文善怒不可遏,这蠢妇平时顾娘家也就罢了,竟然敢私下拿这么多宝贝去充脸面!

    叶氏也愣住了,那绣屏竟然价值千金?当时嫡母私下赞叹了几句,她就悄悄包起,让人送了回去,没想到会这么值钱。

    “三弟妹,不光是陆珍娘的绣屏,还有顾斋道的玉罗汉,谢道蕴的寒梅图,吕轻侯的象牙塔,张四郎的紫砂壶……,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你怎么能私下送人?”

    这下林氏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叶氏了,你要送人可以用自己的东西,怎么能私下将夫家院子里的摆设送娘家?

    叶氏也是后悔不迭,不过她想东西送也就送了,秦氏人都死了,那秦家人还会一样样查?

    她定定神,豁出脸去大声道:“老爷,东西已经送了,总不可能再要回来,我们云家也丢不起那脸。反正秦氏已经死无对证,秦家人总不能来内院一样样查看,就说锁库房了!”

    云文善目瞪口呆,叶氏过门七年,虽然只是庶女出身,可她漂亮温柔。平日对自己又小意温顺,虽然有时话多了点,可生了一儿两女,自己也很满意。

    没想到她内里却粗鄙至此,一点规矩教养都没有,气得云文善指着她“你,你,你”半响,愣是说不出话来。

    林氏也没想到,叶氏居然这么不要脸,也忍不住道:“三弟妹!话可不能这样说。秦弟妹的东西,只有小七才能做主,就连三弟也不能随意动。这些嫁妆秦家都是有底单的,到时候少了一样,你和三弟都脱不了干系。”

    叶氏想反正已经没脸,顶撞道:“二嫂不用唬我,我是七丫头的继母,她还不能孝敬我几样?再说了,我给秦氏磕过头敬过茶,宝儿和晶儿也是她女儿,她嫁妆自然人人有份!”

    刚好得到消息的云老夫人过来,初进霁月院就听见叶氏的荒唐言。

    “好,叶氏你果然好!”

    云老夫人气得浑身颤抖,林氏和三老爷赶紧过来扶住母亲。琥珀已经眼疾手快端来一张圈椅,安置老夫人坐下。

    “母亲,不是儿媳不肯拿出来,只是都已经给老爷做脸面,拿来送礼了,总不能拿回来。那丢的,也是老爷和云家的脸。”

    叶氏看云母动了真怒,一下萎了,赶紧跪在云老夫人面前,试图打动云母。

    云老夫人深吸一口气,缓了缓气息,这才死死的瞪着叶氏,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氏,你娘家做寿摆酒,逢年过节,公中有没有按规矩送礼?”

    叶氏低头道:“有。”

    “既然你要给老三做脸面,那你该用自己的体己或者和老三商量,你商量过吗?”

    叶氏的头低得更低:“没有。”

    “叶氏,你可知道,要是你偷夫家的东西,私下贴补娘家传出去。不仅叶家颜面扫地,就连小八、小九以后也别想嫁出去。”

    叶氏愕然抬头:“这关叶家,宝儿、晶儿什么事?”

    “有你这样的娘,还有谁敢娶小八,小九?还有谁敢娶叶家女?就凭你这一条偷盗,我就可以做主,让老三休了你!”

    云老夫人无比后悔,当年不该匆忙娶了个庶女,没有精心教养过,才会做出这等贻笑大方之事。

    这下叶氏真的慌了,哀求道:“母亲,我错了。老爷,看在我为你生了三个孩子,求你们原谅我这一回,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云文善想到唯一的儿子,出自叶氏,也有点心软,看向母亲。

    云老夫人冷冷道:“你要是不想被送回叶家,就按我说的办。”

    “是,母亲,你尽管吩咐,是要去求七丫头,还是求秦家,你说就是。”

    叶氏抬起头,希冀的望向云老夫人。

    “老三,你马上派人,将这事原原本本说给叶老夫人听,再把单子给她看。她知道轻重,会把东西送回来。”

    云文善低头道:“是,母亲,儿子马上让大管家去。”

    叶氏还想开口,被云老夫人睨了一眼,又低下头。去娘家把东西要回来虽然丢脸,可要是阻了宝儿、晶儿的路,那娘家暂时也顾不得了。

    云老夫人继续道:“如果还有差的,老三你就找差不多的东西补上。秦氏所有的嫁妆一件也不能少,这些都是小七以后的嫁妆,谁也不能动。”

    叶氏一想到那么多好东西,都是云初净的,忍不住开口道:“那宝儿、晶儿的呢?”

    云老夫人毫不客气的斥责道:“云家嫁女儿,公中规矩都是一万两。你要想给小八、小九添妆,可以用你自己的嫁妆。谁让她们命不好,没有投到秦氏肚子里!”

    叶氏臊得无地自容,又不敢再造次,只能跪在哪里抹眼泪,心里又把云初净咒了一万遍。

    袁嬷嬷轻声提醒道:“老夫人,时辰差不多,该去花厅家宴了。”

    云老夫人这才站起来,看了眼老三夫妇俩和林氏,沉声道:“老二媳妇跟我走,老三你自己处理好过来,记住让叶氏把嘴闭上。”

    “是,母亲。”

    云文善送走母亲、二嫂,回过头吼道:“你还不去换衣服!记住母亲说的,要是再捅了篓子,我就送你大归!”

    叶氏瑟瑟不敢言,由田嬷嬷扶起来,匆匆回到内室换衣服。看见原本富丽堂皇的房间,现在空荡荡的,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低声怨道:“嬷嬷,那丫头怎么不死在外面,那东西都是宝儿、晶儿的了!”

    田嬷嬷看眼外间,小声道:“夫人快别说了,仔细有人听见,以后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