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五十一章 怀疑

第五十一章 怀疑

    就连比较内向沉默的云初莲,也两眼亮晶晶的攥着拳头,紧张的看着比赛。

    不时尖叫道:“五姐姐,这比赛太好玩了!”

    眼看着还有十丈左右,迅速就是五丈,三丈,一丈!

    最后身穿黑衣的五城兵马司龙舟队,以小半个龙舟身的优势,率先冲过终点红绸,欢呼声差点响破云霄。

    “七妹妹!你赢了!你赢了!宗政世子赢了!”

    云初灵连呼带叫冲到桌边,将战况告诉坐在那里的冯氏和母亲,还有四姐姐。

    冯氏眼神复杂的看向云初净,笑道:“净儿果然厉害,对宗政世子这么有信心,今儿要发笔横财喽!”

    林氏也惊讶道:“不是说年年五城兵马司都是垫底吗?今年居然赢了?”

    “可能是宗政世子训练有方吧!”

    云初净也很高兴,突然有点与荣有焉的感觉。

    她开始希望自己快快长大,想试试谈恋爱的感觉,前一生没有试过的,她都想尝试一遍。

    渭河两岸欢声雷动,赢了的、输了的,都兴奋的看向赏舟台。

    已经上岸的九支龙舟队,整整齐齐的列在赏舟台下。

    开元帝满脸笑容,龙颜大悦,来到台边宣布:“今年端午龙舟赛第一名五城兵马司队!宗政晟上前领赏!”

    宗政晟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从侧边上了赏舟台,浑身的肌肉还处于隆起状态,将合身的劲装撑得紧紧实实。

    他跪地谢恩接过了开元帝的夜明珠,就被留在了台上。

    然后其余参赛的队伍,开元帝都给予了一定奖励,当所有人谢恩退下后,赏舟台周围才清净点。

    宗政皇后看开元帝看过来,对宗政晟笑道:“晟儿,来,姑姑这里也有彩头。”

    “宗政晟多谢皇后娘娘!”

    宗政晟刚谢恩,开元帝就爽朗笑道:“晟儿,你谢来也没用。刚才朕和你姑姑说了,她的彩头,要给压注压你最高的小姐。你猜猜是谁?”

    宗政晟一脸茫然的抬头,嘴角抽搐了一下,压注最高的小姐?

    哪家名门闺秀敢公然赌博,还下注最高?皇伯父怕是老糊涂了吧?

    不过看他笑得老奸巨猾,宗政晟有点不好的预感。

    说话间,河府楼的老掌柜来到台前,跪地恭敬禀报道:“回皇上,压五城兵马司队最多的小姐,是云阁老府上七小姐。她整整压了一千两!”

    开元帝眉开眼笑的看向惊讶的宗政晟,宗政皇后也有点吃惊会是云初净。就连原本神色自若的端木桓,也恍了一下神。

    “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魄力,不错!”

    开元帝刚开口称赞,宗政皇后还没说话,淑妃就娇笑道:“哎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皇上,臣妾也想见见,巾帼不让须眉的云七小姐!”

    宗政皇后略微蹙眉,不过看开元帝并没有阻拦,转而笑道:“淑妃妹妹莫心急,本宫马上派人去传她过来,你马上就可以见到。”

    随侍的女官会意,马上随河府楼的掌柜,回河府楼请云初净。

    宗政晟倒是无所谓,招手让伏矢过来,先把皇上赐的夜明珠盒子给他,让他去呈给母亲。

    张贤妃见此,轻笑道:“皇上,臣妾还以为,世子爷会把夜明珠,也送给云家小姐呢!”

    “贤妃娘娘,我为什么要把夜明珠送给小丫头?”

    宗政晟觉得张贤妃说话的口吻,十分讨厌,直接顶了回去。

    张贤妃偷瞧了开元帝一眼,看他面带微笑,似乎并没有在意。

    这才说道:“也是,夜明珠哪有世子爷精挑细选的东西珍贵?”

    宗政晟想了很久,才想通怕是那天,自己吩咐离弦送小丫头点东西,让人误会了什么吗?

    他正准备问问离弦,到底送了些什么,怎么这些女人阴阳怪气的?那边女官都已经将云初净请了过来,远远跟在后面的人是木晓。

    说实话,云初净还真有点紧张,果然是活久见,现在居然皇上也能看见活的了。

    而且自己虽然对福礼比较熟练,可跪礼还缺乏实践,也不知道会不会差评。

    再说那女官啥都没有说,就把她请过来,不光云家人懵的,就是她现在,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目不斜视上了高台,云初净均步走到正中,垂首屈膝跪地。左手按右手,拱手于地,头也缓缓至于地。再按照周嬷嬷的要求,手在膝前,头在后。

    然后深吸一口气,脆声道:“臣女云初净,参见皇上,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云初净觉得这话应该没错,还是周嬷嬷专门教过的。

    果然,开元帝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宗政皇后也满意的微点头。

    “平身。”

    “谢皇上。”

    云初净站在宝座六尺开外,眼观鼻、鼻观心,尽量保持端庄的站姿。而木晓则缩在台子边缘,低头垂面毫无存在感。

    宗政皇后看云初净进退得宜,笑道:“皇上,看来云阁老家教不错,你看这云初净礼仪出众,一丝不乱,还真是难得。”

    开元帝睨到宗政晟,正关切的看着这小丫头,而且素来冷清的端木桓,似乎往这边看的次数也不少。

    他心中一动,忽然多了几分期待,笑道:“嗯,云初净?抬起头来。”

    云初净下颌微抬,仰起头来,只眼眸微下垂,似是不敢直视开元帝。

    宝座上的开元帝神色大变,深邃的眼中有些许恍惚,这么像皇姐,是皇姐投胎了吗?

    他突然有点急切,声音也微微颤抖道:“你生辰何年?”

    云初净不知皇上何意,心想难道是自身身世出问题了?皇帝认得原主真身?

    不过还是恭敬回道:“回皇上,臣女是天启三十五年生。”

    “天启三十五年?”

    开元帝又重复了一遍,神色复杂的盯着云初净,似悲还喜,眼中的情绪如雾似霾。

    宗政晟最了解开元帝,看他神色不对,又不知他何意,而云初净站在那里又不敢动。

    硬着头皮开口解围道:“皇上,这小丫头年纪小,还不到七岁。不熟悉礼仪,还请皇上恕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