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六十四章 麻烦

第六十四章 麻烦

    端木桓心中熨贴,知道云初净是故意转换话题,也就由着她话头,也不隐瞒。

    “你们想过没有,前年贵妃的侄女考上了,去年张贤妃的侄女考上了,今年宗政采薇和小妹平阳是一定能考上的,明年琉仙郡主也必能考上。”

    云初净明白了,可还是不解:“不是说芷兰书院不看官职大小,不论皇亲国戚,必须要真凭实学吗?”

    端木桓微叹口气:“皇太女已经死了这么多年,宗政皇后一年只留一个名额,已经是难得。”

    “皇太女?就是她们说的长公主?我实在搞不清楚,端木大哥能给我说说吗?”

    关于皇太女和长公主的事情,云初净好奇已久,就是没有人能解答。

    知道的人不会告诉她,不知道的人更加搞不清楚,一直以来就是个禁忌。

    端木桓难得看云初净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算什么大秘密,正准备告诉云初净,蒋书梦带着丫环水绮推门而入。

    “云妹妹!”

    结果发现雅室里还有端木桓,转而福礼道:“见过小王爷,秦大哥,秦二哥。”

    这些年蒋书梦经常和云初净结伴同行,和秦家兄弟已经是熟识,并没有特别避讳。只是少见端木桓,一时不防,吓了一跳。

    端木桓也没有架子,一如人前的温文尔雅,笑道:“蒋小姐勿怪,我刚好遇上邦业,所以也来凑热闹。”

    “不怪,不怪,高兴还来不及呢!”

    蒋书梦眼睛骨碌一转,曾经包子一样的圆脸已经出落成鹅蛋,嘴角两个浅浅的酒窝看起来可爱极了。

    云初净看蒋书梦来了,知道皇太女的话题不适合继续。看来,只有下次找机会再问问端木桓了。

    看天已到午时,刚好伙计进来相询,客气推脱一番后,云初净快速点了七八样,包含了大家都中意的菜式。

    等伙计要退下之时,蒋书梦默了默,凑过来对云初净小声道:“还有木瓜牛奶羹!”

    云初净这才想起蒋书梦的最爱,哑然失笑扬声道:“再来一份木瓜牛奶羹,一盅银耳莲子羹!”

    说完,才想起几年前端木桓也曾点过木瓜牛奶羹,自己还问他是否知道功效,一时向端木桓看去。

    云初净就发现端木桓似也忆起了旧事,说不定还已经了解了功效。因为他的两个耳垂尖尖绯红,似有点不大自在。

    云初净忍住笑,故作不知,这才打量今儿蒋书梦的穿着,发现她已经把最新式蝶影纱穿上身。

    只见她身上的玫瑰红万字流仙裙十分精致,头上戴了一套海棠花碧玺头面,看起来娇俏又可爱。

    “蒋姐姐,才到的蝶影纱你就穿上身了,还真不错。”

    蒋书梦忍不住脸色微红,小声道:“母亲那天上街,看见了就给我买了一匹,昨晚才做好。”

    “好衣裳就是要穿出来显摆嘛!我今儿也选了两匹,等淮阳侯老夫人大寿的时候穿。”

    一直留心云初净的秦邦业看过来:“云表妹,你们也接到淮阳侯府的帖子了?”

    “秦表哥孤陋寡闻,今年可是淮阳侯老夫人六十大寿,半个京城都受邀了,你不去吗?”

    秦邦业摇摇头,露出一口大白牙,憨笑道:“不去,我只有三日假,到时候已经回营了。”

    端木桓也知道五月二十二,是淮阳侯老夫人寿诞,她也算是福寿双全。

    她的大儿子淮阳侯汪傲南娶了代国公大小姐,也就是平王妃的亲姐白如灵,就是端木桓也要叫声姨夫。

    她的女儿汪夭梅嫁给了老越国公二子宗政陇,算是宗政皇后的二嫂。

    而她二儿子的女儿汪婧菁,又进宫做了淑妃,听说今年也会回来省亲祝寿,自然要大办特办。

    端木桓深知人多是非多,尤其是这种大宴,其中的幺蛾子更多。云初净又和宗政采薇、姚明秀等诸多过节,一时有点担心。

    思衬了一下,还是提点道:“云表妹,听说宗政二夫人的女儿宗政采珊身体羸弱,向来不外出,汪老夫人又最疼这个外孙女,她一定会赴宴。你们可别惹到她,她可是个纸糊的灯笼,碰不得。”

    云初净很快抓住重点,举一反三道:“宗政采珊身体羸弱不外出?那她和宗政采薇想必姐妹情深?”

    端木桓赞许的又看了她一眼,继续提点道:“不仅如此,汪淑妃有个胞妹,和你们年纪相仿。听说性格独特,聪慧过人,她最讨厌又聪颖又漂亮的小姑娘。”

    听端木桓这样一说,云初净心里生出一丝异样。

    端木桓身为平王府小王爷,如果清楚各家权贵子弟性情优劣,情有可原。可对各家小姐性格爱好都如数家珍,就有点奇怪了。

    云初净压下心头的疑虑,扬起笑脸假意懊恼:“小王爷,你说得汪府好似龙潭虎穴,我都不敢去了。”

    一直在旁边嗑瓜子的秦邦季,嗤笑道:“你也知道你得罪的人多啊?我怕你被人摁在荷花湖里。”

    淮阳侯府的荷花湖,远近闻名,出了名的珍品众多,美不胜收。

    秦邦业不是很理解后院的这些门道,瞪了二弟一眼,不悦道:“那里就那么危险?”

    不过转头马上对云初净叮嘱道:“云表妹,要不就别去了,万一要去就一定要带上木晓。出了什么事别怕,表哥没在,我爹就在前院,他一定会护着你的。”

    云初净看他絮絮叨叨的样子,“扑哧”一笑。

    “表哥别听他危言耸听,我是和祖母、大伯母她们一起赴宴。还有好几个姐妹一起,哪里来什么危险?”

    蒋书梦也嗑着瓜子,小心斯文的吐着瓜子壳,不怀好意的凑过来,笑道:“云妹妹,到时候挨我近些,万一出事,我也好通风报信什么的。”

    云初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佯怒道:“在你们眼睛里,我就是个惹祸精不成?”

    蒋书梦痛快补刀:“云妹妹不是惹祸精,而是惹祸怪,麻烦就喜欢聪明好看的小姑娘。”

    “说起来,好像蒋姐姐就成了大姑娘不成?”

    说着云初净和蒋书梦笑作一团,两人都笑得花枝乱颤,脸上晕染出粉红色的光晕,看起来健康又活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