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六十五章 旧事

第六十五章 旧事

    端木桓三人只能摸摸鼻子,转而看楼下,女儿家的世界真心不懂。

    两人笑够了,蒋书梦这才想起端木桓也在房间,怯怯看了一眼,看他并没有不悦,这才放下心来。

    “蒋姐姐莫怕,小王爷和表哥他们都是看惯我疯的,不会大惊小怪。”

    蒋书梦听云初净一说,眼波一睨似笑非笑看了云初净一眼。

    这才悄悄把眼光,在端木桓和秦邦业身上微晃,有点羡慕还没开窍的云初净。这两个人可都是,京城排得上号的最佳夫婿人选。

    蒋书梦嗑着瓜子,小声问道:“云妹妹,我听母亲前儿唠叨,说大哥和你五姐姐的婚期,迟迟不能商议。怎么回事啊?”

    说起云初灵的亲事,云初净就想起云初珍的糟心事。

    她犹豫半响,才一边偷瞄着端木桓他们,一边期期艾艾的说道:“主要是四姐姐还没定婚期,所以五姐姐也定不了婚期。”

    “啊!她都定亲两年了,还没商议婚期?”

    云初净对蒋书梦的错愕无言以对,只能求助的看向表哥和小王爷。

    很快,端木桓和秦邦业发现,云初净清澈明亮的杏眼,频频往他们面前瞟,都有点莫名其妙,又不知原因。

    现在改吃松子的秦邦季,直楞楞奇怪道:“云表妹,你四姐定不了婚期,管大哥和小王爷什么事?你瞅他们做啥?”

    云初净涎着笑,长长翘翘的眼睫毛欢快的闪动着,定定的看向端木桓和秦邦业。

    那浓密弯曲的眼睫毛,如同一把小刷子,在端木桓他们心中刷啊刷啊,都感觉心软得不可思议。

    秦邦业率先投降,认命道:“云表妹,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表哥一定鼎力相助。”

    端木桓也难掩心中的愉悦,笑着开口道:“说吧,我能帮就帮。”

    云初净这才清清嗓子,有点尴尬的求道:“是这样的,许家迟迟不来商议婚期,四姐姐又不能和许少爷见面,就想请你们帮忙问问许少爷。看看他是不知情,还是另有打算?”

    秦邦业沉下脸,刚毅的脸板起来十分威武,说教道:“你四姐姐有祖母,有父亲,还有母亲,她的亲事有人操心。你管这些闲事做什么?”

    “四姐姐哭得可怜,我也不好拒绝,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尽管云初净认错态度良好,就连向来和善的端木桓也表示不赞同。

    “这种事情的确不该你们闺阁女儿管,就算我们帮你问了又如何?如果许家要退婚,你又能怎么样?也许你四姐还会怪你没尽心。”

    云初净也知道,这事吃力不讨好,可她现在逐渐融入云家,多少也有了点姐妹情。真做不到云初珍求上门来,置之不理。

    秦邦业觉得奇怪,自家表妹自己可以说教,但小王爷说来自己就觉得刺耳。

    再看云表妹怏怏不乐的样子,他威严的脸庞一笑,又变回狮子狗的模样。

    “好了,好了。我明儿就帮你问一下,菜都来了,快吃,快吃。”

    云初净这才喜笑颜开,主动帮秦邦业夹了不少菜,让本来也准备应允,却慢了一步的端木桓扼腕不已。

    冤家路窄,当云初净一行用过午膳,准备和蒋姐姐逛逛珍宝斋和锦绣阁时,又遇上从另一个雅室走出来的姚明秀兄妹。

    有端木恒在,哪怕双方曾有过龌龊,姚明秀兄妹也要上前行过礼,又寒暄几句才各自离开。

    等远远看着云初净她们,进了珍宝斋,姚明秀撇着嘴不甘不愿的念叨:“哥,你看那云七就是个狐狸精!以前迷得表哥神魂颠倒,现在又把小王爷勾搭上了。”

    姚雨泽在妹妹头上轻敲,无奈的告诫道:“小妹,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口无遮拦?要是被母亲知道了,你又要挨罚。”

    “哥,人家只是看不惯她嘛!不是说她会嫁回秦家?现在还在到处招摇。”

    看妹妹还是执迷不悟,姚雨泽也没有办法,只好反复叮嘱:“别再去找云七小姐麻烦,云家虽然不足为惧,可秦家那父子三人都是疯子。”

    “他们就该一辈子流放!怎么不死在关外?”

    姚明秀想起上次,她让哥哥绊住秦邦季,自己带人只不过想吓唬吓唬一下云初净。

    结果没想到云初净身边那丫头,居然是个高手。护着云初净全身而退不说,还一状告给了忠武伯。

    最后不仅秦成武大闹魏其侯府,而且等秦邦业从宫里值班出来,二话不说就暴打了哥哥一顿。

    害得哥哥三天下不了床,自己也被母亲和父亲狠狠训斥了一顿,差不多被禁足了半年,才能重新出门。

    姚雨泽叹口气,虽然妹妹又蠢又爱惹麻烦,可谁让她是自己的妹妹呢?

    “好了,小妹,看在哥哥面上,也别去招惹云七小姐了。那父子三人惹急了,真断了我的手脚,就是用他们的命来赔,哥哥也是废人了。到时候不是便宜了二叔他们?”

    姚明秀也知道,她只有一个哥哥,二叔家却有三个堂哥,要是哥哥真有个好歹,那爵位就是二叔家的了。

    上次秦成武那个老疯子可是说了,要是云初净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卸了哥哥的手脚。

    一想到那老疯子,姚明秀不禁打了个寒颤。

    魏其侯府那么多人,他单枪匹马加一把长枪,就差点打到后院。

    还有秦邦业都是疯子,还是不要去惹云初净得好。

    姚明秀思及此,很认真的向哥哥保证:“大哥,我不会去招惹云七了。”

    “小妹乖,哥哥带你去买你最喜欢的张麻花。”

    姚雨泽带着姚明秀离开水井坊,却不知道遇上他们后,云初净她们也在议论。

    “云妹妹,那姚小姐不是被禁足了吗?怎么又出来走动?”

    “蒋姐姐,谁家禁足禁一辈子?出来就出来吧,只要别再来惹事。”

    云初净说着,有点愧疚的看向秦邦业:“表哥,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去京畿大营。”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京畿大营多好,天高皇帝远,不像御林军,成天提心吊胆。那姚家人后来没有找你麻烦吧?” .